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一章 女控
    ,精彩无弹窗免费!

    瓢泼大雨中,秦绾站在锦州东城墙上,脸色一片铁青。

    她身上披着一件蓑衣,身后有执剑撑着一把大伞,即便是执剑尽量遮挡着,完全没顾及自己,她两鬓的发丝也被水润湿了不少。

    而这样的狂风暴雨中,若非执剑这样的高手,怕是连伞都撑不起来,就要连人带伞被刮跑了。

    秦绾身边,沈醉疏和顾宁根本连撑伞的工夫都懒了,只扣了顶斗笠,不会被雨水迷糊了眼睛就算。

    锦川城内的文官以柴广平为首,一个不落地都在——就算再恶劣的天气,可摄政王妃都来了,谁还能比王妃更娇贵不成?

    城下,如今已经成为一片汪洋,水漫起几尺高,连城门都被淹掉了快三分之一,城门内简直像个小型瀑布,水流从门缝倒灌而入,借道上虽然好点,但士卒都在齐膝深的水里艰难跋涉,可以想象那些普通的民居内部肯定也积了不浅的水。

    “言凤卿说是暴风雨,可暴风雨没那么夸张吧?这才几个时辰?”沈醉疏抹着脸上的雨水道。

    “不止是暴风雨,恐怕是海啸。”秦绾沉声道,“不幸中的万幸,海啸爆发的地点距离锦州不近,我们受到的冲击只是余波。”

    “这还只是余波,如果海啸发生在附近……”顾宁说道。

    “海水倒灌,这里早就没有锦川城了。”秦绾冷冷地替她说完。

    “不知道这水什么时候能退?”沈醉疏苦笑。

    “至少先要等雨停了。”秦绾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叹了口气。

    就算不懂天象,他们也看得出来,这暴雨一时三刻是停不了的,恐怕明天一早,城内的水还要深几分。

    “王妃,城头上有下官在,这么大的风雨,王妃是不是回去避一避?”柴广平苦着脸道。

    摄政王妃亲自站在城头,谁也不敢偷奸耍滑,可他们都是彻底的文弱书生,又没有一个高手能替他们打伞,光是斗笠蓑衣几乎派不上用,一群官员这会儿个个都是落汤鸡一般狼狈。

    “紫曦,你回去吧,我看着就是,如果水位有什么变化,我派人通知你。”沈醉疏也道。

    秦绾敏锐地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沉重,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紫曦,去年我在云州,亲眼见过洪水过后民不聊生的惨痛,后面要忙的事多着呢。”沈醉疏道,“幸亏有苏青崖在锦川。”

    秦绾沉默地点头。

    锦川还有城墙守护,顶多就是城内积水的问题,还不至于死人,但城外那些村落就遭难了,幸亏前日为了伏击倭寇,事先将沿海几个村子的村民都转移到了靠近内陆的地方,要不然灾情会更严重。

    何况,海啸比起决堤,虽然水退得快,可现在却是盛夏,而不是气候温和的春季,暴雨过后,人畜的尸体在烈日的暴晒下不用两天就要腐烂,更容易发生疫情。

    “王妃……”执剑也催促了一声。对他来说,什么海啸,什么百姓,都没有要守护的主子来得重要。

    “好吧。”秦绾一声叹息,望着沈醉疏,沉声道,“海啸也许还会有余波,千万小心。”

    “去去去,淹死谁都淹不死我。”沈醉疏一声长笑。

    “柴大人,你带人配合神将军,决不能让锦川城墙有损。”秦绾转头道。

    “是!”柴广平赶紧答应。横竖锦川若是出事,他这个锦州刺史也是做到头了,无法不尽力。

    “阿宁,跟我来,另外有事要你做。”秦绾先堵住了顾宁的话头,转身向城墙下走去。

    “是,王妃。”顾宁只能把想留下的话咽了回去,迅速跟上。

    “说起来,现在还会叫我名字的,也就只剩那个家伙了。”秦绾抬头朝城头扫了一眼,又不禁莞尔一笑。

    随着她和李暄权势日重,昔日的故交难免带上了一丝敬畏,连从前能亲密无间的柳湘君、凌霜华等人也无法再谈笑无忌,投身官门的顾月白、慕容流雪等人更是很清楚地摆好自己的位置,也唯有沈醉疏,一如既往,从无改变。

    “王妃……”顾宁一脸的尴尬。

    “不是你的问题。”秦绾笑笑。

    “不是……”顾宁无奈地指了指前面,“我是说,这怎么办?”

    他们此刻还站在下城墙的楼梯中途,然而,下方却是一片水泊。

    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有海水灌进来,但至少还能行走,可这会儿,难道要王妃和那些巡城的士兵一样,半个身子泡在雨水里跋涉吗?

    “走屋顶?”执剑提议。

    “你是想被天打雷劈么?”秦绾没好气道。

    这狂雷闪电的天气还走高处,加上他们几个身上都带着兵器,这是找劈还是找劈呢?

    执剑汗颜。

    “秦姐姐!这里!”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呼喊声。

    秦绾转头看过去,却见一条小船慢悠悠地飘过来,船上的人蓑衣斗笠,拿着一根竹竿,隐约可见下面一身鲜艳的红。

    “是邵姑娘?”顾宁惊讶道。

    “小红怎么来了?”秦绾皱了皱眉。她明明让秦姝和邵小红跟着苏青崖呆在驿馆里了,也不知道这丫头去哪儿找了条船来,这可是城里,谁家居然会有船!

    “至少不用游回去了。”执剑拍着胸口笑道。

    “秦姐姐放心,我从小在水里长大,撑船的本事保准比那些艄公还强!”邵小红笑嘻嘻地道。明明跟着出来了,可帮不上忙的感觉挺不好的,所以一看外面这水势,她就干脆弄了条船来接人,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嘛。

    秦绾一跃上船,虽然这一路行来,船里也积了不少雨水,毕竟还有个落脚之处。

    执剑和顾宁跟得很紧,头上的伞更是纹丝不动。

    “哪儿来的船?”顾宁好奇地问了一句。

    “是用来清理护城河里垃圾的,我就借用了一下。”邵小红答道,“这条街的地势低,水积得深,勉强还能行船,西城那边就真不行了。”

    “至少,在城里乘船而行,也是难得的体验。”秦绾道。

    “秦姐姐,我们去哪儿?回驿站吗?”邵小红问道。

    “去大营,行不行?”秦绾问道。

    “秦姐姐都这么说了,不行也得行!”邵小红娇小的身子猛地爆发出一股豪气,双臂一撑,船只在风雨中缓缓掉头,一边说道,“都站稳了,有些地方水太浅,船底可能会磕到,不太稳当……”

    “呯!”没等她说完,船下似乎碰到了什么,猛地一震。幸亏几人下盘都极为稳当,只是微微一摇晃,稳稳站在船上。

    邵小红不慌不忙,竹竿从水里抬起来,往路边的民居墙上一点,小船发出“吱呀”的声音,终于还是微微颤颤地动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变成了顺风,只需要轻轻一撑,船只就飘得飞快,在这样的天气下,远比步行来得迅速。

    城墙上,沈醉疏默默地看着远去的身影,一声低笑。

    那个追着他跑的小丫头,终究也是长大了。

    ·

    “本王要去一趟锦州。”御书房里,李暄冷着一张脸道。

    二品以上的官员这会儿都在,闻言无不面面相觑。

    前日收到锦州的军报,说摄政王妃带人歼灭了一支倭寇,让这些重臣都是又喜又愁的。消灭了倭寇当然是好事,可王妃一个女子如此彪悍,对李氏皇朝来说,真的是好事吗?

    何况,锦州海啸的奏折一到,摄政王居然就要扔下朝堂上一大摊子事自个儿跑去锦州——您若真有这空闲,当初还会让王妃去吗?不就是因为不行么!再说,发生了海啸的地方,多半伴随有暴风雨甚至地震,现在过去实在太危险了!

    然而,说不行?没人敢。连杜太师张了张嘴,都没说出话来。没见摄政王的眼神,要是谁敢说不行,他就要把人拖出去砍了吧!

    “王爷。”好一会儿,还是秦建云站出来道,“臣请命前往锦州,请王爷允许。”

    这话一出,众臣立即松了口气。

    秦建云是武将出身,上过战场,千年还替先帝巡视过南线大营,他去的话,肯定能处理锦州的状况。而且秦建云是摄政王妃的父亲,由他去的话,定然会尽力保护王妃的安全,摄政王也该放心了?当然,最最重要的是,摄政王就算再不满意,也不能把自己岳父拖出去砍了。

    李暄抿了抿唇,和秦建云对视。

    他能看得出来秦建云眼中毫不掩饰的忧虑和关切,但许久后,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行。”

    “王爷,之前您离京日久,京城这边积累下的事务不少,西秦使节也尚未归国,这时候再次离京不妥,何况臣也很担心绾儿。”秦建云耐心地劝说。

    “不见到人,本王不放心。”李暄固执道。

    “让他去。”就在众人一片焦头烂额中,边上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江相?这怎么行……”凌从威也忍不住反对。

    “有什么不行,你们留他在京城,他也没心思办公。”江辙一声冷笑,言语间很不客气。

    众人无语……这话还真是一针见血,直接说到点子上了。

    李暄也惊讶地看过去,却在视线相交的一瞬间,蓦然读懂了这个男人的心思,尽管还在担心,却不由得莞尔。

    “十天。”江辙淡淡地道,“京城的局面,本相尽力维持十天。”

    “多谢。”李暄深深一礼,沉声道,“十日之内,必回。”

    眼见事成定局,凌从威苦笑之余,也只能安排随行的军队。

    “王爷,臣请命随行。”秦建云道。

    “好。”李暄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如今秦建云在不在京城倒是影响不大,而紫曦……不管怎么说,秦建云都是她现在的父亲,至少现在的这一份关切并无虚假,紫曦看见秦建云不顾危险来找她的话,应该也会高兴的吧?

    “那么,今日就散了吧,本王不在的日子,丞相监国。”李暄看了所有人一眼,提高了声音道。

    “是。”众臣零零落落地答应着退出去,秦建云走得更是匆忙,他得立刻回府收拾东西。

    最后只有江辙留了下来没动。

    “岳父大人。”李暄这才卸下脸上的镇定,揉了揉眉心,露出一丝疲倦。

    “倒也不用太担忧,她不会有事。”江辙道。

    “那岳父大人还同意我去锦州。”李暄苦笑。

    毕竟,如果江辙这个百官之首的丞相不同意,他也是没辙,毕竟凌从威已经摆明了不答应了。

    “紫曦会不会有事是一回事,但……”江辙上下扫视了他一遍,一声嗤笑,“若是不能将本相的女儿摆在第一位,要你何用。”

    “……”李暄抽了抽嘴角,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御书房门外,凌从威默默地收回了想要敲门的手。他只是召集了一支禁军来复命,谁想听到这么惊悚的对话?好像摄政王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秦绾似的,可偏偏,摄政王还真不反驳。

    前面秦建云要去锦州还是正常地关心女儿,可江辙这个算什么。

    都说江相宠女儿,好吧,义女。跟秦绾比起来,江涟漪算是个渣?江相真的一点都没宠江涟漪啊。凌从威甚至觉得,如果当初是秦绾,就算是秦绾有错,可别说废太子妃了,李钰敢有这个念头,江相分分钟敢造反好么?这女控得简直是没救了。

    ------题外话------

    卡文卡得要死不活,还碰上悲催的周末o(╥﹏╥)o

    ps:520表白一下大家,墨墨爱你们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