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神话里有钢铁侠〕〔骗嫁之权臣有喜〕〔呆萌小厨娘:殿下〕〔纨绔小农民〕〔篮下我为王〕〔农家娇女香满园〕〔小农妇的田园生活〕〔我有田园与星辰〕〔青梅萌萌哒:竹马〕〔王牌大高手〕〔武步诸天〕〔机灵萌宝:给爹地〕〔一夫当官〕〔杀戮商城〕〔鬼帝狂妃:系统御〕〔早婚晚宠〕〔唯武独尊〕〔柔情万千痴爱成骨〕〔饥渴大刀之影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七章 早知如此
    “轰隆~”

    随着雷声,巨大的闪电如同白蛇一般撕裂漆黑的天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天地之威,让人颤栗。

    “这还没到酉时呢。”顾宁目瞪口呆地看着窗纸上被烛火映出的疯狂摇曳的树影。

    原本这时候应该还是烈阳高照,可这会儿几乎和半夜一样,外头伸手不见五指,风大得能把人吹跑。

    幸亏秦绾他们回来得早,吩咐厨下整治了一桌酒席,又搬来一坛桃花酒,才能如此惬意地一边看雨一边吃饭,可以想象这会儿言凤卿一定在苦逼地骂娘。

    军中使用的帐篷虽然牢固,不会被狂风刮走,但这么大的雨势,漫水却是没办法的事。

    荆蓝和秦姝、邵小红三个姑娘一块儿说悄悄话去了,执剑也去安排外面的侍卫和暗卫避雨。这天气里,刺客想要出没都不容易。

    桃花酒虽然清淡,但秦绾也就是略略沾了沾唇,顾宁自律,苏青崖也对酒兴趣不大,这一坛子酒基本上都落入了沈醉疏的肚子,不过秦绾会特地带上自己酿的酒,原本也是给沈醉疏捎的。

    “在一起久了,有时候确实觉得言凤卿那家伙挺欠揍的。”沈醉疏道。

    顾宁立即点头表示同意。要是言凤卿能早点通知大家会有暴风雨,就算大军不能撤,至少能多做点准备。说起来他都觉得心虚,原本只是想避开南宫芸,所以听见王妃说要回驿馆,赶紧请命护送,可谁知道王妃居然是回来避雨的……想想徐鹤等人现在大概在往帐篷外舀水,自己却安坐在这里喝酒,似乎很不仗义的样子。

    “阿宁。”秦绾忽然叫了一声。

    “啊?”顾宁回过神来。

    “说起来,那个南宫家的大小姐究竟做了什么,居然把你吓成这个样子。”秦绾笑道。

    “这个……”顾宁一脸的尴尬,一副不知从何说起的纠结。

    “不就一个女人吗?”沈醉疏也道,“你爹都回绝了婚事,大不了今天过了,以后不来锦州就是。你现在从军,想见你也不容易。”

    “女人……”顾宁苦笑。

    “怎么,看着还挺清纯的,就是缠人了点。”沈醉疏道。

    “清纯?哪个清纯的女孩子会给男人下药!”顾宁脱口而出。

    一瞬间,屋中一片死寂,只剩下外面的风雨声。

    “下药?”秦绾重复了一遍。

    既然说出口了,顾宁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苦着脸道:“在客栈里,她买通店小二在我茶水里下药,还好那个小二年纪太小,做了这种事心里恐惧,被我逼问了几句就招了。”

    “然后呢?就算了?”秦绾皱眉。

    “星霜跟我一起出门的……那个……”顾宁挠了挠脸,抬头看着天花板,一脸的生无可恋,“星霜一气之下,把茶壶和南宫芸房间里的换了一个。”

    “然后南宫芸中药了?”沈醉疏目瞪口呆。

    秦绾也是大开眼界,虽然从上次顾星霜给杜太师套麻袋还扒出了人家的风流艳史就知道这姑娘很彪悍,可没想到还有更彪悍的啊,而且那时候她才几岁?

    “嗯。”顾宁艰难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南宫芸中了药,大半夜地跑到我门口疯狂地敲门,惊醒了大半个客栈的人,不过,那天晚上我和霜儿连房间都换了,她敲的其实是霜儿的房门。后来这件事被南宫世家强行压了下去。只不过之后南宫家主就上门提亲,说是……影响不好。”

    “狗屁影响不好,都是他自己女儿做的孽。”沈醉疏没好气道。

    “回家之后我和霜儿还被爹一起罚去祠堂跪了三天。”顾宁很无奈,“不是我下的药,我也没怎么着啊,真冤枉。南宫家那女人简直就是害人精!”

    秦绾忍不住笑出声来。

    “王妃别笑啊,早知道我就不说了。”顾宁嘀咕道。

    “行了,回头那个南宫芸本妃帮你处理了。”秦绾憋着笑挥挥手。

    自己当笑话听听就得了,也不能真当热闹看,否则现在南宫芸知道了顾宁的下落,若是豁出脸面去纠缠,到时候顾叶两家脸上都不好看。拿玉瓶去砸老鼠,不值得。

    “轰!”又是一个闷雷,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震得门窗都一片跳动。随之而起的,是窗纸上印出的熊熊火光。

    “是雷击。”顾宁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狂风暴雨中,雷击树木居然能烧起来,可见那威力有多强大。

    “执剑?”秦绾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隔了一会儿,门开了一条小缝,一道身影迅速挤了进来,立即关门。但就是这么一会儿,屋里简直像是狂风过境似的,门口的地面甚至湿了一片——要知道,这大厅外面可是有回廊的。

    执剑在门口脱下蓑衣斗笠,整个人还是在往下滴水。他抹了把脸上的水迹,沉声道:“王妃,雷击落在城中一棵古树上,幸好并未伤人,火很快就能扑灭,不会蔓延到附近民居。”

    “那就好。”秦绾点点头,松了口气,又拿起一个空的酒杯,倒满一杯酒,笑着扔过去,“虽然不是烧刀子,但起码也是酒,去去寒,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别着凉了。”

    “谢王妃酒。”执剑一手接下杯子,一饮而尽,笑嘻嘻地道,“王妃放心吧,我们暗卫更艰苦的日子都过了,哪有这么容易生病,而且刚才风太大,驿馆有几间房间的瓦片被掀翻了不少,现在有些漏水,不巧有一间被用作了仓库,兄弟们正在抓紧时间挪东西。”

    “知道了,注意安全。”秦绾道。

    执剑放下酒杯,行了个礼,抓起蓑衣,又看看窗外的风雨,摇摇头,连披都懒得披了,直接蹿了出去。

    “这雨也不知道多久能停。”沈醉疏叹道。

    “是好事。”苏青崖终于舍得从书里抬起头来。

    “好事?”沈醉疏惊讶地看着他。

    “这场风暴很强,按照常理来说,风暴停息后,海上应该会有几天风平浪静的日子,正适合出海。”苏青崖淡淡地道。

    “说的也是。”沈醉疏想了想,也点点头。

    他是不懂海上的气候变化,不知道两次风暴之间的间隔一般会有多久,可就算按照几率来算,一次风暴后立即出海,显然能争取最大的时间差。当然,若是真那么倒霉,两次风暴接踵而至,那……只能认栽了。

    远远的,传来一阵阵隐约的雷鸣。

    “这雷声是不是有点太低了?”顾宁忽然道。

    “是海上的方向,希望这天气,下雨之前出海的渔民都回航了吧。”沈醉疏道。

    “不对!”秦绾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这不是雷声!”

    “不是?”几人顿时面面相觑。

    “房子塌了?可那个位置应该已经在场外,没有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的建筑了。”顾宁说道。

    苏青崖也放下了手里的书走过来,脸上一片凝重。

    ·

    京城。

    淅淅沥沥的雨将入夜的京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给盛夏里带来一丝清凉。

    李暄走进刑部大牢的时候,虽然有侍卫打着伞,但衣角还是湿了一块。

    “王爷。”叶云飞迎了上来行礼。

    “废太子清醒了?”李暄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

    “是。”叶云飞跟在后面,一边说道,“原本,废太子的情况,只有从睡眠中醒来的时候会有变化,而他今天一天浑浑噩噩的,智力如同三岁小儿,可刚才突然就清醒了,非要见王爷不可。下官见他神志清明,似乎真有话要说,这才派人前来通传。”

    “废太子牢门外,是有狱卒看守的吧?”李暄问道。

    “正是。”叶云飞苦笑着点点头,“因为废太子情况特殊,里面还有一个江氏,江相也吩咐过,不能让他们死了,所以牢门口始终会有两个狱卒守在那里。”

    “那么,废太子恢复清醒之前,那两个狱卒说了什么?”李暄沉声道。

    “这……”叶云飞闻言,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嗯?”李暄淡漠的一眼看过来。

    “启禀王爷。”叶云飞心头一颤,赶紧说道,“狱卒常年在大牢深处不见天日,闲来无事,也就说一些京城茶余饭后的话题——”

    “谁给他们的胆子,私下议论王妃。”李暄一声冷哼。

    不用细查,他就能猜到那两个狱卒说了什么了,现在的李钰,若是还有什么事能把他刺激道这个程度,那就只有——欧阳慧!

    叶云飞深深地低下了头,只觉得背后冷汗涔涔,浸透了官袍,在阴森的大牢里,通体发寒。

    沉默中,一行人走进天牢最深处。

    或许是因为摄政王要来,李钰的牢房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点了一支熏香除味,李钰本人也梳洗过了,一身青布衣袍,仿佛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书生,只是一段时间不见,他的两鬓竟然满是星星点点的霜白,连眼角都有了一丝皱纹。

    两人隔着一道牢门,对望了许久无言。

    “有什么话,你就对摄政王说吧。”叶云飞干咳了一声。

    “你们全部出去。”李钰站得笔直,声音也很平静。

    叶云飞皱了皱眉,转头去看李暄。

    “都出去吧。”李暄点点头,制止了想要去搬椅子的狱卒,淡淡地道,“莫问,你也出去,让暗卫都不要靠近,本王和他……有话要说。”

    “是。”众人答应一声,鱼贯退了出去。

    莫问打了几个手势,示意暗中的人把守好天牢的各个通道入口,确保不会有人打扰。至于王爷……全须全尾的李钰也就只配让王爷单手耍着玩,现在还隔着牢门,手无寸铁,难道还要担心他能对王爷不利吗?

    “可以说了。”李暄说着,手指一弹,一缕劲风打晕了隔壁老房的李键,附近清醒的人就只剩下了他们俩,以及只有一口气的江涟漪。

    “慧儿没死。”李钰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蹦出了四个字。

    “哦。”李暄只是应了一声,冷眼看他,“然后呢?”

    “你不反驳?”李钰惊讶道。

    “你都已经认定了,本王需要反驳吗?”李暄一声嗤笑,眉宇间隐藏着一丝不耐,“所以,她没死,又如何?”

    “……”李钰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脸上的肌肉扭曲,仿佛皮肤之下有一条条小虫在钻动。

    是啊,没死,又如何?

    原本,“欧阳慧没死”这个事实如同一盆冰水,瞬间将他从哪个迷迷瞪瞪的世界中拉回了现世,他像是疯魔了一样,只想马上见到她问个清楚,可又害怕面对,于是只能选择去见李暄。然而,他确实没想过,见到了之后又要怎么办?难道就只是为了确认一下,欧阳慧还活着这个事实吗?

    “早知如此……”李暄摇了摇头,转身举步,“若你要说的只是这些,本王不会再来。”

    “等等!”李钰脱口而出。

    “还有事?”李暄背对着他,轻轻一挑眉。

    “我知道了……春山图真迹的下落。”李钰道。

    “本王爷知道。”李暄毫不动容人。

    所谓的春山图真迹,被慕容流雪送给了秦绾之后,就像是一幅普通的画作一样,随手插在她书房的画筒里——和一堆赝品一起。

    “不,我说的是,欧阳家的那一张。”李钰的声音很低沉,却成功地让李暄的脚步为之一顿。

    ------题外话------

    三步倒,终于调整过来了!以后每天更新还是11:10哟~

    另外,姑娘们都加一下正版群哦,笔上烽烟:。验证名写你的潇湘会员名,我会后台自己查。书城读者请在验证里说明,进群后提供全文2/3以上的订阅截图。

    群里有大量的资料和福利、周边等物,而且公告什么的,我会在群里通知。

    潇湘现在公告章节不能删除,对强迫症来说,一个公告发一个章节太难看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