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重生:小军嫂〕〔总裁爹地超给力〕〔无限流游戏〕〔原始部落大冒险〕〔送阴人〕〔枕上婚色:冷少,〕〔界心动物园〕〔别闹了可以吗〕〔毒妃在上〕〔剑网画长安〕〔隐婚兽爱:总裁老〕〔王者风暴〕〔清宫冷妃:臣妾做〕〔狩猎好莱坞〕〔鬼帝毒宠:惊世狂〕〔就是个普通人〕〔撩妻成瘾:叶少太〕〔万天龙帝〕〔医品谋妃〕〔今天过来吃糖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六章 没见过这么找抽的
    珍珠村一役大获全胜,大军回锦川的时候,百姓夹道欢迎,然而,秦绾却没有太高兴,反而心事重重。那种杀气腾腾的模样,就连跟她最熟的陆臻都溜得远远的。

    执剑没办法,只好去请了沈醉疏过来。毕竟,顾宁徐鹤等人和陆臻一样,都被王妃当成了晚辈看待,该训就训,也只有这位还能说几句了。

    “不是已经送信给虞清秋了吗?”沈醉疏安慰道。

    “这是事后补救。”秦绾苦笑,“不过,冉秋心应该不至于蠢得倾囊相授吧?应该是要留有后手的。我看今天的军阵,有很多小错误不像是训练不到位引起的,而是阵图本身错了。”

    “那不是很好?”沈醉疏不解道,“冉秋心想必也知道战阵之法流落到异族手里的后果,所以给出的就是错误的东西。”

    “天真!”秦绾一声冷笑,“冉秋心以为世上只有她一个聪明人?异族又如何,不和我们一样是人?谁也没比谁多长个脑子。那些倭寇缺乏系统的知识,无人指导,也无从着手,除了一股子血性,什么都没有。但是,冉秋心那个蠢材,给了他们火种。”

    “你是说……”沈醉疏的脸色也不禁难看起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秦绾垂下了目光,冷冰冰地说道,“人类从茹毛饮血到钻木取火吃熟食,谁也没有教导过他们,那是本能。只要有了火种,谁知道二十年后倭寇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怎么办。”沈醉疏觉得很棘手。从今天的军队看来,这星星之火很明显已经蔓延开来,再想要扑灭已经不太容易了。

    “去叫言凤卿来。”秦绾沉吟了一下道。

    “好。”沈醉疏点点头,也没喊侍卫,反正营帐之间距离不远,干脆直接过去把言凤卿拎了过来。

    于是,秦绾看见眼前的人也不禁一阵愕然,好半晌才道:“你就这么把他拎过来的?”

    “有什么问题吗?”沈醉疏疑惑。

    “至少让他穿上衣服啊……”秦绾扶额。

    “……”沈醉疏汗颜,半晌才道,“忘了,谁想到大白天的这家伙这副模样。”

    谁叫秦绾说的话太惊悚,让他一路走一路想,就没注意别的。何况,言凤卿也不是没穿衣服,就是……好吧,军容不整,打二十军棍的程度。

    下面是一条宽松的长裤,而上身……原本肯定是正常的衣服,可却被言公子把两个袖管剪掉了,直接露出两条晒成小麦色的手臂。腰间随便用了根布条一扎,就和码头上搬麻袋的苦力没什么两样。

    “我就说你发的什么疯。”言凤卿没好气道,“这么热的天,连个冰盆都没有,在自己营帐里光个膀子怎么了,少见多怪!”

    “本妃是挺少见多怪的,把言公子往倭寇堆里一扔,只要你不开口,恐怕倭寇都认不出来你不是自己人吧?”秦绾没好气道。

    言凤卿一声冷哼,也不在乎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往她对面一坐,一脸不爽:“什么事?说!”

    “扶桑本土,大概能有多少兵力,多少人?”秦绾没理他,回头问道。

    “这个么……”沈醉疏摸摸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才道,“我上次去扶桑有几年了,不过人口这东西,在战乱中锐减很容易,想回升却没这么快,那岛上大约百万人左右,军队不足十分之一,说是几十个势力,有些小势力总共也就两三千人,一座城罢了。”

    “也就是说,经历了一场一统战争后,虽然这些军队大半被编成了一股,但总数还是不会超过十万人?”秦绾问道。

    “应该。”沈醉疏谨慎地道,“虽然可以继续征召,但扶桑那个地方四面是海,地势多山陵少平原,适合耕种的地方不多,大半靠的还是捕鱼为生,若是青壮抽调太多,怕是养不活这支军队不说,平民也要饿殍遍野。只要那个女王脑子还正常,就不应该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

    “我知道了。”秦绾点点头,随即道,“有什么问题没有?”

    “问我?”言凤卿莫名其妙。

    “向导给你,还有详细的海图,你能不能带领水军抵达扶桑?”秦绾直接问道。

    “你想直接把扶桑打下来?”言凤卿脱口道。

    “趁着他们还来不及消化中原文化,现在不打,等着以后他们变成下一个北燕、西秦、南楚吗?”秦绾道。

    “向导啊?”言凤卿皱了皱眉道,“你抓的那个书生太狡猾了,在这里还好,若是回到扶桑,我们语言不通,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秦绾知道他说的是事情,也迅速思考着对策。下毒?可是用毒药控制一个人也是有风险的,那就是——首先被控制的人得怕死。她不知道冉秋心的手下怕不怕死,可绝不怀疑冉秋心放人出去,自己手里会不留下点什么,也许就是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

    “我记得,你有个手下懂扶桑语?让他加入我麾下,我去!”言凤卿道。

    “陆臻?”秦绾怔了怔,有些意外。

    “不行?”言凤卿斜睨她,显然是觉得自己出了个难题。

    “你自己找他,他若是同意,我没意见。”秦绾想了想,叹了口气。

    “这么爽快?”言凤卿愣了一下。他是知道那个少年叫她姐姐,想必关系很亲密,何况少年状元,前途无量,实在没必要冒这么大风险跟他去远征海外。

    “说的好像有血性的只有你一个一样。”秦绾丢了个白眼给他。

    她很清楚陆臻的性格,如果是为了这件事,只怕自己不同意她也是要去的。顿了顿,她又忍不住嘱咐道:“陆家几支就这么一根独苗,何况他的才能放在这里简直是浪费,你悠着点儿!”

    “放心,除非是在海上船翻了,否则本公子保证把人给带回来。”言凤卿大笑。

    “回头叫言冰给本妃当侍卫。”秦绾冷哼道。

    “挺好的,那傻小子是要好好修理修理。”言凤卿没有丝毫不悦,反而笑嘻嘻的。

    “什么时候滚!”秦绾道。

    “不急。”言凤卿正了正脸色,“看这天象,不日会有一场暴风雨,现在出海太危险了。”

    “暴风雨?”秦绾惊讶地看着他。

    明明晴空万里的,连乌云都没一朵,这是从哪儿看出来会有暴风雨的?

    “这个,相信他吧。”沈醉疏耸了耸肩,插口道,“这家伙看天象挺有一手的,不比钦天监那些老头儿差。”

    “要出海的话,这确实是个很有用的技能。”秦绾的脸色有些古怪。

    当初李暄把这么一个公子哥儿扔到洞仙湖去做水匪,难不成就是知道言凤卿有这方面的天赋?

    “本公子还没看错过。”言凤卿得意地笑,“最迟今天晚上,暴风雨的先兆就要来了。”

    “你不早说!”秦绾怒视了他一眼,当机立断叫来了徐鹤,让他通知各军,加固营帐,给粮草盖上防水的油毡固定,几乎是一瞬间,整个军营都忙活起来。

    “要是今晚没事,那些将军估计会摸黑来砍了你。”沈醉疏道。

    “本公子说的是‘最迟今晚’,他们要不动作快点,就要冒雨干活了。”言凤卿道。

    “所以,你早点说会死吗?”秦绾怒道。

    要是她今天没想起来找言凤卿,是不是要等到暴风雨来临大家才手忙脚乱!

    “又不是我的兵。”言凤卿瘫坐在椅子里,一脸的无所谓。他就带了百来个人,这会儿早就收拾妥当了。

    秦绾磨牙,没见过这么欠抽的,好想打人怎么办!不行,打坏了就没人去扶桑了,必须回来再揍!

    正在这里,营帐的门帘被一阵风吹起来了些,虽然风不大,却带着一股清凉,瞬间将暑气冲散了不少。

    “这风凉爽。”沈醉疏舒了口气。

    言凤卿伸出手,感受了一下风势,随意道:“顶多两个时辰。”

    “很好!”秦绾霍然起身,一转头,笑得无比温柔,“沈大侠,今天怎么说也是打了胜仗,应该庆功,咱们去驿馆找苏青崖一起喝两杯如何?我从王府带了几坛酒来。”

    “好啊。”沈醉疏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看了言凤卿一眼,还是不动声色地配合。

    “那么,言公子,告辞。”秦绾丢下一句话,连东西都不收拾,只拿了最重要的军报地图,随意一包,就要走人。

    “等等等等!”言凤卿这才反应过来,一个箭步窜过去,气道,“你要回驿馆?你不是统帅吗?怎么能抛弃这里的士兵!”

    “若是和倭寇血战,本妃自然与麾下将士生死与共,不过这刮风下雨嘛……”秦绾白了他一眼,冷笑道,“请恕本妃娇生惯养惯了,就不和你们这些大男人同甘共苦了!”

    “喂……”言凤卿一头黑线。

    秦绾不理他,出了营帐,随手将东西扔给门口的荆蓝,又吩咐道:“执剑,备马,回驿馆。”

    “是!”执剑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立即牵马去了。

    “真走?”言凤卿咬牙切齿。

    “好好享受暴风雨的洗礼,言、将、军。”秦绾朝他笑得仿佛身后鲜花盛开。

    言凤卿无语……谁叫他现在是正式的军职在身,要说锦州军的将士还有休沐日可以回家,可他率军来锦川是执行任务,连休沐都没有!白天还能出去转转,但夜不归营却是军法重罪!

    “王妃!”很快,执剑和顾宁并肩而来。

    “怎么?”秦绾疑惑道。

    “属下请命护送王妃回去。”顾宁一拱手,满脸都是纠结和怨气。

    秦绾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不过早上她确实坑了顾宁一次,这会儿心一软,也就点点头。

    “你敢走,本公子立刻就去把你的真面目告诉他们!”言凤卿怒道。

    “去啊,吕辉一定欢天喜地地欢送。”秦绾同情地看着他。

    就吕辉那个胆子,比谁都怕暴风雨吹倒了什么东西弄伤了她,她要回驿馆,只怕全军除了言凤卿就没有一个不高兴的。

    “……”言凤卿无语。

    “王妃,快走吧!”顾宁猛地脸色一变。

    秦绾一抬头,却见远处一个醒目的白色身影左顾右盼地往这边走过来,像是沿途在寻找什么。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荆蓝直接迎了上去,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南宫芸欢欢喜喜地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

    “厉害!”执剑比了个拇指。

    “我就是告诉她,刚刚顾将军去找徐将军议事了。”荆蓝笑道。

    秦绾微微抽了抽嘴角,敢情这是祸水东引啊!

    “王妃……”顾宁叫了一声。

    “行了,走吧。”秦绾看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禁莞尔。同时也有了决定,南宫世家里,虽然南宫旭还算是拎得清,但南宫芸显然是个麻烦,南宫杰宠女如命,显然也没法收为己用的,正好这次战斗他们也发挥了作用——毕竟在村落的巷战中,几个高手分散开来,有他们分担压力,使得普通士兵的伤亡减轻不少,就当是功过相抵好了,过了这场暴风雨,把人放了就得了,也省得顾宁看见她都一副想生气又气不出来的模样。

    ------题外话------

    三段倒时间……明天恢复11:10更新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