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少圈宠替嫁妻〕〔超级丹帝重生都市〕〔穿越之隐形装备栏〕〔仙君大大666〕〔篮球界〕〔极品女上司〕〔九零学霸小军医〕〔无限之主角必须死〕〔权路风云〕〔光明血裔〕〔太后的现代纪事〕〔神能大风暴〕〔顶级盛婚:亿万天〕〔穿越之欢乐农家少〕〔四爷心尖宠:神医〕〔美漫大火力修仙〕〔魔煞燃血〕〔斗破苍穹之水君〕〔人在木叶〕〔影后养成手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一章 虽远必诛(万更)
    就算崔永清上蹿下跳,气得要命,也只能重新誊写一份盟书,幸好内容都是记得的,就是花点功夫。

    李暄和秦绾却在别院里打猎骑马泡温泉,难得过了几天悠闲日子。

    李暄在自己房间里关了一天,把那四分之一的暖玉雕刻成了一朵盛开的桃花,花瓣洁白,花心处刚好带着暖玉本身淡淡的粉,用一条金色的细链子串了,做了条精致的眉心坠。

    当然,就这天气,秦绾再喜欢也没勇气戴块暖玉在身上。

    另外三块被简单粗暴地磨平了,重新刻上松竹梅的图案,其中两块被秦绾派人送回去给了江辙和陆臻,只留了一块梅花在手里,至于重新雕刻浪费的边角料?王妃表示,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心疼!

    “这个留给唐少陵的?”李暄了然。

    “嗯……唐家闭死关的祖坟太阴冷了,时间久了对活人不好。”秦绾皱着眉把玉佩放进锦盒里,打算等空的时候编个络子系上,再叫人送去鸣剑山庄。

    西秦第一世家的少主当然不缺质地上佳的暖玉,不过这是妹妹的心意——虽然是借花献佛。

    唐少陵对她太好,就算是亲兄妹,也好得……有时候都让她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惶恐。

    “别纠结了,那家伙分明乐在其中。”李暄笑着捏捏她的脸颊。

    “知道了。”秦绾拉下他的手瞪回去,“别老是捏我的脸!”

    “手感好。”李暄淡定地回道。

    “幼稚。”秦绾白了他一眼,把锦盒扔进放着绣线的竹篮里。

    “给我的?”李暄眼明手快地从篮子里挑出一个绣了一半的香囊。

    “还不是父亲三天两头暗示我,不能让摄政王仪容不整。”秦绾没好气道。

    “我觉得,这个挺好的。”李暄捏起腰间挂着的那个粉红色猪头香囊,一脸的认真。

    “那也旧了,这两天空着,就想重新做个。”秦绾从他手里拿回那个绣了一半的成品,遗憾道,“被姬夫人看见又该骂我师父了,女孩子家该会的东西我一样都没学好。”

    “挺好的。”李暄指着香囊道,“这只鸭子很可爱,我喜欢。”

    “……”秦绾无语地看他。

    “……鸳鸯?”李暄迟疑了一下才道。

    “那是大雁!”秦绾愤怒地把香囊朝他脸上摔过去。不就是自己画的花样子吗?

    “……”李暄黑线,张了张口,终于把那句“大雁为什么是黄色的”咽了回去。

    “算了,鸭子就鸭子吧。”半晌,还是秦绾先叹了口气,抓起描笔,在香囊上添了几笔,在那只大雁……哦,鸭子嘴里画了一条鱼。

    李暄苦笑,想说这香囊真的没比自己现在挂的这个猪头正经到哪里去——算了,紫曦高兴就好。

    “嗯?”就在这时,两人忽的同时有所感应,一起向外看去。

    “这里是皇庄,如此策马而过不减速的,只有八百里加急官报。”李暄沉声道。

    “执剑,去看看。”秦绾扬声道。

    “是!”外面的执剑答应一声。

    “走吧。”李暄拉着秦绾的手往正厅走。

    很快的,执剑就带了一个风尘仆仆的士卒进来。

    “参见摄政王殿下!”那军士也是一脸的喜色,没想到摄政王竟然不在京城,这若是扑了个空就更耽误时间了。

    “发生什么事了?”李暄沉声道。

    “启禀王爷,半月前,锦州沿海一带出现大批倭寇,袭击渔村,掠走钱粮女子,一旦出现官军,便退回海上,七日前,倭寇甚至袭击了锦州船厂!”军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说道,“小的王二狗,隶属锦州军麾下,奉锦州刺史柴广平大人和锦州军统领余啸将军之命,八百里加急向京城告急。”

    “倭寇?”秦绾惊讶道,“可是,现在应该是海上的风暴季啊。”

    “确实。”王二狗垂下目光,只看着秦绾的衣角,继续说道,“但是,那些倭寇常年在海上讨生活,对于海流、天气的各种变化烂熟于胸,最厉害的倭寇甚至能在暴风雨中继续航行,每年的风暴季反而是倭寇的劫掠季,因为锦州的水军……无法追出海。”

    秦绾皱起了眉,锦州的海岸线很长,倭寇来去如风,五万锦州军,除掉一万水军,剩下四万人被动防守的话,根本不够用。

    “往年也是如此?”李暄问道。

    “往年虽然有倭寇劫掠沿海村镇,但都是一团散沙,不成气候。”王二狗摇头道,“前阵子余将军抓住了一伙倭寇的小头领,可惜语言不通,也问不出什么来。”

    “有点麻烦。”李暄也觉得有些棘手,语言不通,又隔着一片大海,相当于整个情报线都是断了的,这仗就打得跟瞎子似的。

    “不麻烦啊。”秦绾睁大了眼睛。

    “嗯?”李暄一挑眉,“你知道谁懂倭寇语?”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秦绾眨了眨眼睛。

    “……”李暄沉默了一下,诧异道,“你?”

    “很奇怪吗?”秦绾一摊手,不等他发问,又道,“当然,还有一个楚迦南,不过他在南楚。”

    李暄无语,楚迦南和冷卓然不但要摆平北境的烂摊子,还要收复百越,这会儿当然不能因为倭寇就把人调回来。

    “所以,还是我最合适。”秦绾笑道。

    “这次不一样。”李暄犹豫道。

    他放心秦绾去云州、去江州、去南疆、去南楚,是相信以秦绾的武功,加上随行的高手,最不济也能保证她无恙归来,可倭寇不一样,茫茫大海之上,就算带着南宫廉当护卫也不会更安全半分。

    “我是摄政王妃,哪能真让我去危险的地方。”秦绾笑眯眯地道,“我答应你,不出海,只在锦州指挥,如何?”

    “……”李暄看着她不说话。

    “还有锦州的船厂,我和碧姨想要亲自去看一看,毕竟图纸只是纸上谈兵。”秦绾又道,“可惜慕容回飞花谷去了。”

    许久,李暄才无奈地一声叹息。

    他还是不愿意秦绾去锦州,可是他也知道,既然秦绾下了决心,那自己是阻止不了的。

    下面站着的王二狗满头大汗,他听到了什么?摄政王妃请命亲自去锦州处置倭寇,而不是摄政王?

    原谅锦州那个地方位处东华最东面,从云州水灾到猎宫之变直至和北燕南楚的战争,锦州军都没有参与,自然也还不知道这位摄政王妃的赫赫威名。

    “莫问,带他下去休息一晚,先行返回锦州。”李暄道。

    “是。”莫问应声上前。

    王二狗挠了挠头,退了下去,反正自己只是个报信的小卒,摄政王见识广博,肯定不会乱来的,何况……王妃不是说她懂倭寇的语言吗?或许王妃是去帮忙刺探情报的?

    李暄在厅中踱了几圈,又道:“通知顾宁、朔夜、叶随风、徐鹤,准备前往锦州,先不要声张。”

    “徐鹤就算了,他是典型的北方人,旱鸭子。”秦绾打断道。让一个旱鸭子将军去打水仗,也实在太难为人了。

    “不会就去学。”李暄板着脸道,“告诉每个人,不会水的立刻去学,学不会掉进海里淹死的本王不会追封。”

    “……”秦绾啼笑皆非。

    “通知言凤卿,水军出江陵,顺楚江东去入海,绕到锦州湾待命。”李暄又道。

    随着他的话,自有暗卫一道道命令飞速地传递下去。

    “锦州军统领余啸,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暄问道。

    他前二十年被困京城不得自由,对于京城的掌控力非凡,对地方却弱了,而曾经的欧阳慧正好相反,为了帮李钰夺嫡,几乎所有的将领都在她的观察名单之内。

    “平庸。”秦绾毫不犹豫地道,“不冒进,不孬种,无功也无过,是个守成之人,锦州受倭寇骚扰最严重,他有心无力,往年还能镇压得住,多半是锦州刺史柴广平的功劳。”

    李暄点点头,记在心里。

    “放心吧,言凤卿不是你亲自挑出来的水军统领吗?难道还打不赢一群海盗。”秦绾笑着安慰。

    然而,听了这句话,李暄看着她的眼神更深邃了。

    “你怕他还记恨我?”秦绾疑惑道。

    “不……”李暄幽幽地道,“我怕他把自己作死了。”

    “顶多我保证不会弄死他。”秦绾笑弯了眼睛。

    “罢了,沈醉疏也在言凤卿那边,嗯……你带着那个姑娘一起去,叫……邵小红的?”李暄想了想才道。

    “带小红去干嘛?”秦绾莫名其妙。

    “邵震会听你的。”李暄道。

    秦绾无言以对……我真不是去夺权的啊!

    “锦州有五万军马,加上言凤卿那里三万水军,兵力上是足够的,而且东华目前的财力也支撑不起另一场规模太大的战事。”李暄在心里算了算道,“这次从南楚战场上回来的那几个小子你带去,毕竟用得顺手。我拨王府的三千亲卫军给你尽够了,暗卫营那边我派一些人给执剑。另外你需要带上谁?”

    “再带上陆臻和苏青崖就足够了,还有碧姨大概要去。”秦绾笑道。

    “好。”李暄点头,一边迅速计算着,还有什么力量是可以调用的,许久才道,“知道南宫廉现在在哪儿吗?”

    “算了吧,庄别离是只旱鸭子,你以为南宫廉比他好多少。”秦绾失笑道,“上次请他保护你已经欠了人情,没必要就别越欠越多了。”

    “好吧。”李暄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那我让蝶衣和姝儿收拾一下,下午就回京。”秦绾说着,转身出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派人送信去飞花谷和鸣剑山庄。”李暄站了好一会儿才道。

    “王爷,西秦的消息,唐少主回到鸣剑山庄的当天就把自己关进了唐家祖坟,至今未曾出关。”一个暗卫出现在他身后。

    “如此……西秦那边便罢了。”李暄道。

    “是。”暗卫答应一声,再次隐没了踪迹。

    李暄有些奇怪,他见过唐默和唐演夫妇,知道唐家并非不通情理,若是不同意唐少陵帮着秦绾,只怕唐演早就亲自来抓人了,既然放任,就没道理过后再罚,不过这事不管事实如何都不是他能插手的,也只能先放下了。横竖秦绾那边稍晚也会得到消息的。

    ·

    第二天的早朝,消失了五天的摄政王夫妇再次一起出现在金銮殿上,顺便带来了倭寇扰边的军情。

    大臣们早就已经麻木了,从江州到南楚再到锦州,摄政王把自己的王妃当臣子用,而且是哪儿需要就往哪儿搬,特别好用的那种!这一次已经没人想不开再去争辩了。何况,话说回来,不让王妃去,满朝堂还真找不出一个会倭寇语的人来。

    接到出征命令的几人也是有喜有忧,尤其是徐鹤,整张脸都绿了。

    他不怕打仗,或者说,一个将军,有仗打才是好事。可那是水战啊,还不是江河,是大海!摄政王居然说,不会泅水就去学——学你妹!第二天就要出征了啊!

    军队只有三千王府亲卫,所以根本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住在驿馆的西秦使节团甚至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军情紧急,不过秦绾还是准备了一辆轻便的马车。倒不是她受不了骑马赶路,而是有些事要在路上做,因此马车里只有她和苏青崖两个人,连秦姝和邵小红也只是策马跟在马车旁边。

    这次秦绾没有带上蝶衣,猎宫之变时蝶衣受创太重,毕竟是一剑穿喉的伤势,锦州的盛夏气候闷热,海边又潮湿,不利养病,于是秦绾干脆把蝶衣和夏莲一起留下看家了。

    而执剑和荆蓝则是带着几个暗卫先大军一步快马加鞭潜入了锦州。

    秦绾从来不会百分百相信官方的渠道,而锦州那个地方她目前的情报网尚未铺开,也就只能让执剑带人先去查访一番了。

    “如何?”颠簸的马车中,苏青崖盯着秦绾的反应,眼中带着一丝凝重和紧张。

    “看起来轮回蛊胃口还不错。”秦绾一口口咬着手里颜色绿得诡异的“绿豆糕”,一边答道。

    实在是,这绿豆糕已经不用查就知道肯定有毒了,马车里若有第三个人,甚至要被那糕点散发出来的腥甜的气息毒晕过去。

    “也不知道我配的毒药够不够。”苏青崖皱了皱眉。

    要让轮回蛊进化,其实原理很简单,只要喂饱它就行。可轮回蛊吃毒,还挑嘴,非剧毒几乎无效,再加上抗药性,比起毒药的毒性,种类其实更重要。就算是苏青崖,要一下子准备那么多药性各不相同的剧毒也不是易事,所以在形状口感气味上就不能要求太多了。

    “不够也没关系,你没出过海吧?”秦绾一边嫌弃地咬着“绿豆糕”一边说道。

    “出海?”苏青崖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听楚伯伯说过,海里有很多陆地上没有的动物和植物,很多也是有毒的,到了锦州,还怕没有新的毒源?”秦绾耸了耸肩,很无所谓。

    这世上,想找救命的仙丹妙药或许很难,但要找能毒死人的东西却容易得很。

    苏青崖的眼睛果然亮了起来。锦州的战事其实不需要他,他跟着来是为了解决轮回蛊的,可若是海上能有大量新的毒药给他研究,倒是让他对此行多上了点心,也有了兴趣。

    “另外,听说那些倭寇的故乡在东面一个名为‘扶桑’的巨大海岛上,想必那里也会有许多有别于中原的草药。”秦绾又道。

    “难不成你想打回倭寇的老家去?”苏青崖诧异地看着她。

    “为什么不行?”秦绾很自然地在扳手指,“你看,中原的四大边患,草原部落迟早被北燕吞并,西秦正在进兵西域,百越各族也指日可下,就剩东华海外的倭寇了,我们东华怎么能落于人后呢?而且现在正好是北燕和西秦都没空理我们的天赐良机,虽然国库艰难,可打扶桑只需要水军,这点军费还是负担得起的。”

    苏青崖揉了揉额头,叹气。

    你一个女子,野心这么大真的没问题吗?

    “而且,《地理志》上说,扶桑有银矿——谁叫他们怀璧其罪。”秦绾一声冷笑,“倭寇常年侵扰沿海村镇,不仅杀人抢劫,还掳掠女子,那些海盗打散了之后正好发配去挖矿——矿工这么危险的活儿还是不要让我东华子民去做了。”

    “还不用付工钱?”苏青崖接了一句。

    “当然!”秦绾挑眉,随即又苦了脸,“真难吃。”

    “毒药比面粉还多,能好吃吗?明天你想吃这个都没有。”苏青崖冷哼。

    就这些“绿豆糕”还是出发前蝶衣做的——秦绾都不敢叫别人做这个,实在太毒了,就算不会误伤人,她也不想解释为什么要服毒。所以,就像苏青崖说的,明天连这个都没有,只能生吃那些味道千奇百怪的毒。

    “姝姐姐,你说王妃和苏神医在马车里做什么呢?”外面,邵小红骑马跑在秦姝边上,压低了声音问道。

    秦姝摇了摇头,眼底也闪过一抹忧虑。

    以前王妃的马车里若是留了男子,就算是面子上为了避避嫌,也会带上侍女,可这一次却特地交代了不要靠近,她要与苏青崖“密谈”,真是怎么想怎么奇怪。

    但是,面对邵小红,她还是一脸平静地答道:“王妃说过,苏神医若不是选择了医道,恐怕会是一位出色的谋士,想必是在商议锦州的局势吧。”

    “哦。”邵小红理解地点点头。

    秦姝苦笑,这话真就只能用老骗骗单纯的邵小红了,换个人肯定更奇怪商议军情为什么不找陆臻、不找几位将军,只找苏青崖一个人。要是邵小红再追问下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然而,到了晚上扎营的时候,秦姝就更不淡定了。

    因为苏青崖虽然有自己的帐篷,可一直留在王妃帐中,从用过晚餐后就再无声息。

    帐篷不隔音,也不像是行军途中的嘈杂,秦姝自问,以她的耳力,守在帐篷门口,就算自己不想偷听,至少也能听出有人在说话。可三个时辰过去了,里面安静得诡异。总不至于王妃和苏神医面对面坐着发呆,或者睡了?明明烛火还亮着呢。

    邵小红被她打发去睡觉了,然而秦姝自己却是毫无睡意,在帐篷门口走来走去。

    终于,帐篷的门帘一掀,一脸嫌弃的苏青崖走出来,皱着眉瞪她。

    “苏、苏神医?”秦姝干笑了两声。

    “吵死了,进来!”苏青崖没好气道,

    “哦。”秦姝讪讪地笑了笑,跟他走进帐篷,却见秦绾盘膝坐在简易行军床上正在运功。

    “安静坐着。”苏青崖压低了声音道。

    “是。”秦姝情知是自己在外面踱步的轻响扰乱了这里的宁静,赶紧坐下,尽量控制呼吸。

    然而,她的疑惑却没有丝毫减轻。

    为什么王妃这会儿才突然练起功来?怎么看行军途中也不是个好时机。

    许久,秦绾终于吐出一口气,慢慢睁开眼睛。

    “我回去了。”苏青崖不动声色地把捏在指尖的两根金针收回袖子里,拂袖而去。

    “王妃……”秦姝有些不安地叫了一声。

    “傻丫头。”秦绾一声叹息,也知道是自己让她担心了,温言道,“我最近的功力进境有些不稳,所以趁机调息一番,免得到了锦州才出事。”

    “那?”秦姝吓了一跳。

    “有苏公子在,会有什么问题?”秦绾轻松地笑道。

    “也是。”秦姝想了想,也放下心来。

    “很晚了,睡吧,我这里不需要守夜。”秦绾挥了挥手。

    “是,属下告退。”解决了心里的疑问,秦姝这才安心回到和邵小红共用的帐篷。

    秦绾只能叹气,吃了那么多毒药下去,轮回蛊倒是挺欢快,可吃下去的毒药是会转化成内力的,这些内力在身体里流窜,不仅浪费,还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只能拼命练功,尽量将四散的内力导入丹田了。

    如果在王府,她服毒的事还能隐瞒,可这般练功法是不可能瞒过枕边人的,这才是她想顺便在锦州解决轮回蛊的最大原因。

    ·

    锦州距离京城并不是太遥远,三千军马轻装简行,七天也就到了锦州治所锦川城外。

    来迎接的是锦州刺史柴广平,他年约四十,面白短须,微有些发福,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倒是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就算见到这支军队发号施令的人是个女子也没表现出太大的意外。

    秦绾命令三千亲卫在城外扎营,由徐鹤和叶随风负责。自己带着其他人随柴广平进了城。

    “王妃是暂住刺史府,还是下榻驿馆?”柴广平问道。

    “驿馆。”顾宁淡淡地答道。

    “是,这边请。”柴广平胸有成竹地一摆手,显然是事先就做了两手安排。

    他选的驿馆位置也好,距离刺史府只隔了半条街,驿馆内打扫得干干净净,闲杂人等都撤离了,却又贴心地留下了粗使杂役和厨子。即便是最挑剔的人,对他的安排也只能表示满意了。

    秦绾微微点头,由小见大,可见柴广平此人心思细腻,面面俱到,难怪在将领无能的情形下,还能保锦州多年无恙。

    “不知王妃还有什么吩咐?”柴广平恭敬地问道。

    “听说余将军抓了一个倭寇?”秦绾开口。

    “正是。”柴广平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道,“摄政王传来旨意,称王妃懂得倭寇语……”

    “不止是本妃。”秦绾耸耸肩,随手一指,“陆臻,你跟柴大人去一趟大牢,审审那个倭寇。”

    “是。”陆臻点点头,很有些摩拳擦掌的兴奋。

    “啊?”柴广平和一干随他一起来的锦州文官却都愣住了。

    不是说王妃来锦州是因为懂得倭寇语吗?

    “看什么?一个小小的倭寇,难道还值得本妃千里迢迢来见他?”秦绾一声冷哼。

    柴广平连道不敢,却觉得哭笑不得。

    既然王妃手下就有人懂得倭寇语,让那人过来即可,堂堂摄政王妃还亲自跑到锦州来做什么?

    秦绾斜睨了他一眼,不过执剑和荆蓝没回来之前,她也不想发作什么。毕竟当年李钰不缺文臣支持,一个小小的刺史还没被她看在眼里,不像是余啸,祖宗十八代都查得清清楚楚。对柴广平,她还了解不多。

    柴广平也不方便为王妃摆接风宴吸尘,又仔细问了秦绾的需要,这才带着属下告辞,陆臻也跟着一块儿去了。

    “王妃,我不喜欢这个柴大人。”秦姝低声道。

    “看着就不像是好人。”邵小红也接了一句。

    秦绾“噗嗤”一笑,情知她们是觉得柴广平圆滑世故,不够真诚,可在官场淫浸多年的老油条,哪个不是这样,比起来柴广平还算是知分寸,不会让人不舒服的。只要他真有能力,也算是个不错的官了,年底吏部考评,多半是可以升级的了。

    “王妃,然后我们怎么办?去打倭寇吗?”顾宁跃跃欲试。

    朔夜站在一边,虽然不说话,但眼神中也透露出渴望。

    南楚一仗,其实他并没有捞到多少作战的机会,所以这会儿的请战之心比顾宁更强烈。

    “急什么。”秦绾不以为意,“这会儿你去找倭寇,人家直接往海上一跑,你就干瞪眼去吧。”

    “还是要等言将军来?”顾宁叹气。

    “左右也就是三五日,你俩若是有空闲,自去练练水性,别掉进海里死得冤枉。”秦绾翻了个白眼。

    “王妃,我的水性虽然比不上沈世叔,但也算不错,不用练了吧?”顾宁眼巴巴地道。

    “暗卫营里,水性是必修课。”朔夜只回答了一句。

    “那你们去教徐鹤。”秦绾没好气道。没办法,既然李暄把徐鹤扔了过来,她总得为自家属下兼师侄孙负责,至少不能一掉进水里就等死。

    至于叶随风,一般来说,六大世家教出来的子弟,少有不会泅水的,虽然不见得有多高明,但水性这东西,其实一时还真练不出来,能会就行了。

    “是……”两人对望了一眼,垂头丧气地出去了。

    “姝儿……”秦绾又回头。

    “王妃,我也是丞相按照暗卫的方法培养的,泅水不在话下。”秦姝赶紧道。

    邵小红就只是笑了,身为原洞仙湖一大水匪头子邵震的女儿,邵小红水性不好才叫奇怪。

    “本妃只是想说,过几天碧姨会到锦州,你安排一个院子出来。”秦绾看了她们一会儿才道。

    ·

    陆臻回来的速度很快,还不到半个时辰。

    秦绾刚刚由苏青崖扎针疏导了太过庞大的内力——一下子吃的毒药太多,使得那些内力无法完全吸收,会把经脉撑爆,只能任其散去,不过,就算只留下十之一二,她也觉得功力精纯了不少。

    若是让那些辛辛苦苦练功几十年的江湖中人知道了她练功的法子,被气死的一定不在少数。

    “我去试试别的药。”苏青崖起身,和陆臻擦身而过,顺手关上了门。这一路上,毒药已经用掉了七七八八,可轮回蛊依旧是一副毫不餍足的模样,让他头疼无比。

    到底要吃多少毒,才能让那家伙吃撑了乖乖去休眠进化呢?

    “怎么样?”秦绾笑着递过去一杯茶。

    “谢谢姐。”陆臻也不客气,接过来一口气灌下肚,又随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把椅子往冰盆边挪了点儿才道,“轻松得很,其实那倭寇耐不住拷打,早就招供了,可是锦州没一个人听得懂他说什么,于是狱卒就继续打他,看见我,他简直像是见了救命恩人似的,恨不得把脑子掏出来给我看。”

    秦绾抽了抽嘴角,很是无语。虽然是倭寇,她都想同情一下了,真是个倒霉的娃。

    “姐,你猜他说什么了?”陆臻凑过去,故作神秘。

    “什么?”秦绾淡淡地问道。

    陆臻吐了吐舌头,似乎也觉得无趣,只好自己叙述起来:“他说,扶桑那个地方原本是连年战乱,很多打输了的军队失去了地盘,便去海上打劫商船捞一票,或是劫掠东华沿海村镇。可就在今年初,扶桑居然被人一统了!”

    “也算是个合理解释。”秦绾点头,扶桑一统,若是新王有能力有野心,那趁四国战乱东华无暇理会东南面的时候想干一票大的也情有可原。然而,她看看陆臻的神情,又纳闷道,“所以,你究竟在兴奋什么?”

    “姐,那个扶桑的新王,是个女王啊。”陆臻终于憋不住自己说了出来。

    “女人?”秦绾确实愣住了,好半晌才道,“我听说扶桑那个地方女子的地位很低,即便是正室夫人,在夫君面前的地位也与奴婢无异……”

    “所以,那样的扶桑居然出了一个女王,厉害吧?”陆臻兴奋道。

    “可那毕竟是扶桑的事,你兴奋个什么劲儿。”秦绾也是习惯性想泼他冷水。

    “没啊,姐,我就是想,姐夫不想上位的话,你当女皇,封姐夫做皇夫也不错嘛。”陆臻笑道。

    “闭嘴!”秦绾脸色一变,斥道,“多大的人了还口无遮拦,这话也能乱说?”

    “不说就不说。”陆臻捂住了嘴,用行动示意自己确实听话地“闭嘴”了。

    秦绾不是没看出他的不以为然,不由得叹息。

    这孩子虽然聪慧绝顶,可缺乏对帝王的敬畏之心,让他走上官场,只希望将来不会有祸患才好。

    “就这些?”秦绾转过了话题。

    “哦,我让他画了去扶桑的海图,那家伙自愿给我们当向导,不过希望王妃能放了他,顺便能给个官做做就最好了。”陆臻一耸肩。

    秦绾这才松开了紧绷的神色,认可地点点头。

    总算做事还是靠谱的。

    至于那个想当官的倭寇,秦绾冷笑,哪里都不缺背祖忘宗的叛徒,横竖打扶桑也是需要倭寇领路的。

    “派个人,去教他说说中原话。”秦绾吩咐道。

    语言不通,以后总不能让这人一直跟着自己和陆臻,那这个内应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

    “好。”陆臻点头答应。

    “王妃!”猛然间,刚刚离去的顾宁和朔夜却去而复返,两人推门进来,都是一脸的严肃。

    “怎么了?”看着他们的表情,秦绾也是心头一紧。

    “倭寇又来了,距离锦川不足三十里。”朔夜沉声道。

    “真是太大胆了吧!”陆臻惊道。

    不足三十里,这里可是锦州的治所啊?

    “余啸何在?”秦绾皱着眉问道。

    “余将军出去剿匪了,怕是赶不回来。”顾宁苦笑道,“五万锦州军,其中一万水军驻扎在锦州湾保护船厂,余将军带走了两万,加上在海岸沿线的布防,如今锦传城内只有五千军马,还担负着守护城池的重任。”

    秦绾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刚好是锦川城兵力最空虚的时候遭遇了倭寇突袭,可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王妃,出兵吧?”朔夜沉声道,“倭寇来去如风,水战高明,可陆战却不成章法,王府三千亲卫都是精锐,早一刻出兵,也能多救下一些人。”

    “走!”秦绾豁然起身,一边吩咐道,“姝儿和小红留下,保护苏公子,等执剑和荆蓝回来,若无紧急军情,就在驿馆等着。”

    “可王妃身边……”秦姝下意识地追了上去。

    “本妃身边还有暗卫,不妨事。”秦绾边走边说。

    很快的,就在柴广平闻讯匆匆赶来的时候,刚好见到几匹快马风一般飞驰出城。

    三千轻骑迅速整备妥当,汇合了秦绾一行人就出发。

    原本,一支三千人的军马顶多就只有一个副将指挥,可李暄却奢侈至极地扔了四个将军过来,秦绾将三千人分成四队,前后呼应,而她自己身边,不知何时也多了五六个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骑士——李暄派来的暗卫,若是军队交战,暗卫也没法远远找到要保护的人,一开始就紧跟在身边才是最好的办法。

    三十里距离在快马疾驰下转瞬即至,前方隐隐已经能听到惨叫声、哭喊声,还有火光黑烟冲天而起。

    秦绾脸上闪过一丝杀意,但语气却格外平静:“阿宁。”

    “在。”顾宁拍马跑上几步,跟在她身侧。

    “你不用管战场,带一队人下马,绕过去把倭寇的船烧了,烧船帆就行,小心船上留守的人。”秦绾吩咐道。

    “是。”顾宁挥了挥手,引着一队人离开了大部队。

    “王妃高明。”叶随风笑道。

    来去如风?先烧船,看你再往哪儿跑!有种游回去啊!

    再绕过一座浅浅的丘陵,已经能看到一座几乎被大火吞没的渔村,火光中,隐隐还有人在跌跌撞撞地逃命,仿佛一座人间地狱。

    “徐鹤为主将,杀。”秦绾喝道。

    “是!”几人答应一声,三支小队迅速分开,军旗挥动,从三个方向朝渔村冲过去。

    秦绾很清楚,真的带军冲阵她并不擅长,去了只是添乱,何况乱军之中再高的武功也免不了会受伤,她也不想给属下添麻烦,于是就和陆臻带着暗卫上了山丘,居高临下地观察着战场。

    “我也想去杀几个倭寇啊。”陆臻一脸的哀怨。

    “你是文职、文职!”秦绾没好气道。

    其实陆臻习武的资质也挺一般的,让他练武不过是在外游历能有自保之力,可东华的官制文武之间泾渭分明,陆臻这次依旧是以监军身份来的,让监军上阵杀敌是什么鬼。

    陆臻叹了口气,看看下面的惨状,又忍不住别开了目光。

    不是没见过战场,可下面的根本就是屠杀!

    连几个表情冷漠的暗卫都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马缰。

    快一点、再快一点啊!

    “不对!”秦绾忽然道。

    “什么不对?”陆臻一愣。

    “那些倭寇的动作太慢了,像是故意在等什么。”秦绾皱了皱眉,“倭寇袭村,报信到锦川,我们出兵,少说也一个半时辰了,这一村的老弱妇孺居然还没被杀完?”

    “会不会是渔村中的青壮反抗,或者……那些倭寇故意虐杀?”陆臻迟疑道。

    “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秦绾摇了摇头。

    “王妃,看那边!”一个暗卫忽的指向大海的方向。

    秦绾猛地回头,却见远处海天交接的地方,缓缓升起了一排白色的风帆。

    ------题外话------

    今天过瘾不o(* ̄︶ ̄*)o

    顺便推荐一下好友天泠的新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另外《盛宠之嫡女医妃》已经完结,可以去啃啦~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萌宝来袭:总裁爹〕〔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