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五章 自作聪明
    安绯瑶现在的模样很狼狈,轻薄的衣裙上染了好几块褐色的茶渍,湿透的部分贴在肌肤上,显得若隐若现。

    这样子显然是没法出门了,秦绾便叫了安绯瑶的一个侍女出去成衣店买了衣裳,去隔壁的雅间里换了,顺便洗了把脸,用冷毛巾敷了眼睛,使得眼睛看起来没那么肿。

    这期间,又有暗卫来报告了一次。

    带着安绯瑶进宫的时候,秦绾已经心中有数,直接把人带到了流芳宫。

    “来这里做什么?”安绯瑶疑惑地问道。

    流芳宫是公主的居所,当然,像是舞阳长公主李惜和已故的益阳公主李惋那样生母身份尊贵又受宠的,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在流芳宫住过几天,都是随母亲居住的。不过,李惜从乔太后去世后,大约是觉得寝殿伤心,干脆搬进了流芳宫,她的伴读梅夕影也陪着。另外,就是上个月刚刚及笄的三公主李恬和才七岁的四公主李怜。

    四公主生母早逝,也没得过宠,死后才追封了一个嫔,三公主的母亲倒还在,可不过是个贵人,先帝驾崩后,马贵人就跟随其他嫔妃一起居住在慈宁宫后殿里,除了一个月能见一次女儿,就跟隐形人一样。

    不过去年猎宫之变里,皇子被清洗得太干净了,李镶就算原本跟这几个姐妹不熟,也有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对这几个异母的姐妹还不错。

    秦绾一行人刚走进流芳宫的大门,李惜和梅夕影就带着两个妹妹一起迎了出来。

    今时不同往日,就算是公主,谁又能比摄政王妃更高贵?

    “秦姐姐怎么来流芳宫?”李惜有些诧异地问道。

    前天她还收到秦绾托人送来的南楚特产,几匹珍贵的素色丝绸,若是秦绾今天要来看她,当时就会先通知一声,不会突然上门,弄得她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看起来气色好多了。”秦绾打量了她一番,笑吟吟地道。

    “总是要向前看的。”李惜无奈地一笑,又好奇地看看她身后的人。

    秦绾和安绯瑶——这个组合真是太诡异了啊!

    “王妃,不如进去叙话吧。”梅夕影行了礼,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她敏锐地感觉到秦绾的来者不善,就是不知道针对的到底是谁。可是……三公主刚刚及笄,还连个封号都没有,四公主更是才七岁,不至于能招惹到摄政王妃头上去吧?想着,她又有些忧虑地看了茫然不觉的李惜一眼。

    很显然,安绯瑶也有同样的想法,一双美目恶狠狠地瞪着李惜,几乎要将她的后背烧出两个洞来。

    李惜只觉得芒刺在背一般,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一行人来到正殿落座,两位小公主也上来见了礼。

    宫女送上了凉饮,是熬好的酸梅汤,里面加了冰块,瓷碗轻轻一晃动,冰块撞击碗沿发出清脆的声响,冰块的冷气一丝丝散入空气,让人一下子觉得凉爽起来。

    “秦姐姐尝尝,今天早上闲来无事,我和夕影亲自熬的酸梅汤。”李惜微笑道。

    “挺好的。”秦绾尝了一口,浅笑道,“清凉解暑,我记得这会儿王爷和丞相他们还在御书房里讨论南楚的事,不如请四公主送点酸梅汤过去吧。”

    “秦姐姐和摄政王果然恩爱。”李惜抿嘴一笑,对着四公主李怜招了招手,又吩咐了伺候李怜的张嬷嬷,“你陪怜儿去一趟,一路小心些。”

    “是。”张嬷嬷又是惶恐又是惊喜地应了。

    既然是摄政王妃的意思,那去送酸梅汤肯定不会被拦住的,自家公主身份本来就尴尬,若是能在摄政王夫妇面前挂个名,对将来的前程肯定有好处的。

    梅夕影冷眼瞧着李怜怯生生地被张嬷嬷牵出去,心下更是一沉。

    送酸梅汤什么的,只是个借口,如果李惜没有送上酸梅汤,也许就是让李怜去花园摘几支花了,总之就是要把李怜打发出去。那意思就是接下去的话不适合让李怜听到,理由嘛,大约是因为年纪太小了。

    安绯瑶也懂这个意思,目光在李惜和梅夕影脸上转来转去,怨毒之色溢于言表。

    是谁?是谁害她?

    或许是她的神色太过露骨,李惜也忍不住皱眉。

    她和安绯瑶算是表姐妹,以前交情不算好,就是点头之交,可至少无冤无仇吧?可安绯瑶今天看她怎么像是看杀父仇人似的!

    “王妃,小女是不是先告退?”梅夕影试探着问道。

    “不必,梅小姐和惜儿——就留下来做个见证吧。”秦绾看出了她的心思,轻笑着安抚了一句。

    梅夕影听明白了她的意思,长长地松了口气。作见证,那就代表不关她们的事了。然而,下一刻,她就愣住了,那不是代表了,秦绾今天是来找三公主的茬的?

    安绯瑶一脸不可置信地把目光从李惜身上移到了李恬这边,惊诧道:“是她?”

    “是什么让你以为,身为东华最尊贵的嫡长公主,惜儿有必要陷害你?”秦绾看她的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也带着一丝不耐烦,“怡兰,你也不小了,做事好好动动你的脑子,那不是个装饰品!”

    安绯瑶一口血涌到喉咙口,又被她硬生生地咽回去,心里不住地警告自己:冷静、冷静、冷静!

    “王妃,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李恬终于顶不住众人或是惊诧,或是疑惑,或是愤怒的目光,眼泪汪汪地站起来。

    “是啊,秦姐姐,三妹妹是做错了什么事?”李惜也好奇地问道。

    尽管她不觉得秦绾会故意找毫不相干的三公主的茬,但李恬才刚刚及笄,又没出过宫,除了每月去和马太贵人请安,几乎就一直呆在流芳宫,说句难听的,她想做错什么也得有那个能力。

    “前天,南阳侯夫人阚氏来看过三公主吧?”秦绾喝了一口酸梅汤,淡淡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三公主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的生母马太贵人是粗使宫女出身,先帝一次酒醉后误把人睡了,酒醒之后随手封了个贵人就再也没有去看过她,谁料马氏命好,就那么一次就有了。不过也幸好是个女儿,才让她平平安安养大了。而众所皆知,南阳侯夫人阚氏是奴婢扶正,出身同样低贱。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马氏和阚氏是表姐妹,连她们自己都不提。

    南阳侯夫人觉得表姐虽说封了个贵人,却被皇帝当成污点,三公主也不得宠,认了亲或许还招皇帝厌恶,而三公主又嫌弃阚氏那奴婢扶正的名声太响,带累了自己的清誉。

    不过,就算是粗使宫女,一旦进了宫,祖宗十八代都会查得清清楚楚记录在案,秦绾想知道,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已。

    李惜心中一动,和梅夕影对望了一眼,若有所思。

    前天阚氏突然来流芳宫看望三公主,她们还觉得奇怪,不过后来阚氏气冲冲地走了,她们也没太在意。难道说,是三公主联合阚氏做了点什么?

    “原来是你!”安绯瑶霍的站起身,紧紧捏着拳头,咬牙道,“是你让阚氏在京城散布谣言陷害我?”

    “我没有!”李恬急忙道,“我只是和她随意聊了几句,是她想让花解忧做我的伴读,被拒绝后就气冲冲地走了!”

    “你还敢狡辩!”安绯瑶气急。

    “我没有狡辩,本来就是事实。”李恬一脸的委屈,对比安绯瑶的咄咄逼人,更显得柔弱可怜。

    梅夕影摇了摇头,若非安绯瑶是秦绾带来的,肯定是占了理的那一方,否则就凭她这做派,任谁看了都觉得是她欺负了李恬。安绯瑶在闺秀圈子里人缘很差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三公主,需不需要本妃派人将你们说过的话,一字一句都重复一遍?”秦绾叹了口气。

    李恬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沉默不语。

    “你不说的话,反正这事本来也不需要什么证据,只要怡兰知道是你做的就够了。”秦绾一耸肩。

    一根筋有一根筋的好处,安绯瑶的性子,既然知道了害她的人是李恬,哪还需要有证据?就算她只是襄平大长公主之女,是郡主,而李恬是公主——可一个无依无靠的公主,还不如郡主呢!襄平大长公主就算再失势,借着长辈的身份,要对付李恬也是举手之劳。

    “我、我……”李恬紧紧抓住了膝盖上的布料,手背上青筋暴起。说到底,她是真没经过事,在秦绾的气势压迫下,根本连保持镇定都做不到。

    “怎么,想一个人顶着?”秦绾一挑眉。

    “不关我的事!”李恬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抽抽噎噎地说道,“我只是……不想和亲而已……呜呜呜……她、南阳侯夫人说,她能帮我,然后不关我的事!我在宫里也不知道什么流言!”

    “阚氏!”安绯瑶咬着嘴唇,气得浑身发抖。

    秦绾看了她一眼,无奈地摇摇头,又看看李恬,目光中充满了怜悯和嘲讽。

    “三公主,你这也……”梅夕影叹息道,“东华皇室血脉凋零,无论如何也不会轮到你去和亲的。”

    “可、可是……南阳侯夫人说……夏世子的身份,非公主……不足以……”李恬愣住。

    如今宫中的公主,李惜身份太尊贵,又是望门寡,无论如何都不合适,那么,适龄的公主不就只剩下她一个了?

    “你不可能,但她也是有女儿的。”梅夕影提醒了一句。

    李恬脸色一变,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

    李惜脸上也露出一丝同情,这孩子,分明是被利用了吧。

    秦绾的目光从她们脸上一一扫过,一声嗤笑,慢慢地开口道:“那么,三公主你告诉本妃,为什么是怡兰?”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禁一愣。

    安绯瑶猛然想起之前在茶楼里秦绾就问过,为什么是她,如今再一次提起,可她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是自己?

    李惜和梅夕影也不禁面面相觑,的确,怎么看安绯瑶也不是适合用来背黑锅的人,她是襄平大长公主独女,驸马府如今这种状况,分明是皇家有愧于襄平大长公主。如果让安绯瑶和亲,简直就是要了襄平大长公主的命!

    “那……大概是……大概,是怡兰表姐的年纪合适?”李恬支支吾吾地道。

    安绯瑶又是一怒,这不是摆明了说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只配和亲?

    “呵,难道不是因为三公主一句,‘听说襄平姑母正在为怡兰表姐相看’么?”秦绾慢悠悠地说道,“还是说,你以为本妃说的,把你和阚氏说的话一字一句重复一遍是吓你的?”

    “我、我……”李恬脸色一下子煞白,这回不是装可怜,而是真的被吓的了。

    “阚氏利用你是真的,不过,那也是你甘愿被利用。只可惜……”秦绾叹气道,“阚氏这事做的不够周密,当然,她也没能耐把事做周密了,只要本妃愿意查,肯定是能查出来的。你也知道这一点,反正你也是被利用的不是吗?黑锅只会扣回阚氏头上去。只是你怕阚氏太蠢,随便推个姑娘出来,本妃一查就有办法把流言压下去,所以你只能冒险提一提怡兰,果然阚氏听进去了。不管最后怡兰和不和亲,都和你没关系。你确实比阚氏聪明些,只是有些太自作聪明了。”

    “李恬,我和你有什么仇?”安绯瑶怒道,“就算你怕自己被选上和亲,想先找个替罪羊,可为什么是我?”

    “因为她和阚氏一样,同样有心无力,这件事……换成别人,她们做不成,所以只能是你。”秦绾答道。

    “……”安绯瑶茫然。

    “你是不是觉得,让怡兰和亲,本妃——会顺水推舟?”秦绾看着李恬,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安绯瑶闻言,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似的,寒彻心扉。

    这是阳谋……李恬根本不怕秦绾调查流言的真相,反正散布谣言的是阚氏,而流言造成的结果,李恬以为,秦绾应该会很高兴顺水推舟,把痴心于她夫君的自己送出去和亲。这件事最后除了牺牲自己之外,会皆大欢喜。

    “怡兰。”秦绾转头,忽的说道,“若是本妃现在说,以侧妃之位迎你入府,你答应吗?”

    所有人都不禁惊呆,然而,仅仅几息之间,安绯瑶更愤怒地瞪回去:“我是堂堂郡主,天之骄女!除非你秦绾自请下堂!”

    “听见了么?”秦绾又看向瘫软在椅子里的李恬,嘲讽道,“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愿意自甘下贱的,本妃虽然不喜怡兰,但也不会刻意为难她。”

    李惜有些恍然,这才想起,似乎从摄政王大婚之后,安绯瑶就沉默了许多,就算秦绾先一步离京,也没见她趁机追着李暄跑了。或许对于安绯瑶来说,多年痴恋,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她都会想争一争,可事成定局,她也从未想过要以妾礼入府。那么,听说襄平大长公主正在给她相看之事也不是传闻了。

    “来人,送怡兰郡主回公主府,传本妃口谕,怡兰郡主言行有失,禁足十日,由大长公主好生管教。”秦绾开口道。

    “什么?”安绯瑶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原本心里升起的一点感激也瞬间化为乌有。果然,这世上最讨厌的就是秦绾这个女人了!不对,这时候禁足,让她怎么去找李恬和阚氏算账?

    “郡主,请。”秦姝早就不耐烦她了,直接抓着她的手臂带出去,三两下交给了暗卫。

    “三公主……”秦绾对上李恬恐惧的目光,不觉微微一笑,“你确实是自作聪明,本妃再怎么也不能把先帝仅剩的骨血送去和亲,不过公主对先帝的孝心显然不够,那就手抄《妙法莲华经》百便,为先帝祈福吧。在抄完之前,公主就不要想别的了,否则用心不专,佛祖也会不高兴的。”

    李惜和梅夕影听得目瞪口呆。

    《妙法莲华经》一共六万九千余字,加上佛经的字体文理都很深奥艰涩,三公主那样的人连看都未必能看懂,说不得有些字都不认识,抄一遍都极耗功夫了,何况是百遍?这……应该说,三公主这辈子还有抄完的那一天吗?

    不过李惜也没想去求情,她从不觉得自己在秦绾眼里有多大分量,或许她还不如李悦,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何况李恬确实是做错了事,那就应该接受惩罚。

    秦绾没再看一眼脸如死灰说不出话来的李恬,对李惜点点头,走出门去。

    “秦姐姐!”李惜想了想,还是追了上去,好奇地问道,“你从哪里知道三妹说的那句话的?”

    要说秦绾派人日夜监视流芳宫……那简直就是开玩笑。图的什么?

    “事先确实是不知道。”秦绾也没觉得这话冒犯,低笑道,“只不过,三公主和阚氏见面,身边总不会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的,既然知道是她,审一审几个宫女有什么难的。”

    “……”李惜哑然。的确,以秦绾的身份,对付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委婉。李恬最错的就是,她以为自己是聪明人,却把别人都当成傻瓜。

    “放心,不关你的事。”秦绾顿了顿,又想起那个悲剧的乔太后,不由得心中一软,柔声道,“你现在也没个长辈为你打算,若是你能放下了,有什么打算,可以跟我说说。”

    梅夕影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赶紧悄悄拉了拉李惜的衣袖。

    李惜怔了怔,犹豫了一会儿,很平静地说道:“谢谢姐姐,婚姻大事……也没有我自己置喙的余地,但凭姐姐做主吧,横竖姐姐总不会害我。”

    秦绾莞尔一笑,握了握她的手。

    “花家,姐姐要如何处置?”李惜又问道。

    “既然阚氏对和亲之事如此上心,那就让她女儿去就是了。”秦绾毫不动容道,“花解语夫家牵涉废太子谋逆一案,花解忧和亲西秦,也算是为南阳侯府功过相抵了。”

    “姐姐说的是。”李惜转头,与梅夕影相视一笑。

    不管一些想往上爬的官员有什么想法,可那些姑娘们谁也不愿意去和亲。

    夏泽天就算人品再好,也是西秦人,现在是同盟,以后万一哪天打起来,嫁过去的姑娘要如何自处?世子妃算什么,没有娘家做后盾,要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如今有一个花解忧挽救东华无数贵女于水火之中,当然是功德无量。说到底,李惜也不是圣母,她总是要优先为自己和朋友们考虑的,比如梅夕影也在被选之列。为此牺牲一个花解忧又如何,何况那还是个自己作的。

    虽然花解忧的身世不光彩,可明面上好歹也是南阳侯嫡女,配西秦镇南王世子说得过去。

    秦绾觉得,可以提前为夏泽天默哀一下。

    花解忧,听说那可是比花解语更极品的存在啊……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