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三章 归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鸣剑山庄。

    踩着清晨的曙光,修长的黑衣青年一步步踏上蜿蜒的石阶。

    “吱呀~”沉重的大门被一根手指点开。

    “少主?”正在前院扫地的小厮楞了一下,一抬头,随即一声欢呼,丢了扫把大呼小叫地往里跑去,“总管!少主回来啦!”

    很快的,宁静的鸣剑山庄就热闹起来,唐英的脚步明显有些匆忙,却是满脸的欢喜:“回来就好,老庄主前几日还在念叨着呢。”

    “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急什么。”唐少陵抱着双臂,一声嗤笑。

    “那么,少庄主这次出去,可曾遇见合心意的姑娘?”唐英笑眯眯地问道。

    “姑娘啊……”唐少陵顿时想起秦绾身边的那几个,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嘀咕道,“一个比一个可怕,还是算了吧。”

    名门闺秀笑不露齿,柔弱得一根手指就能戳死,而习武的又太彪悍,要是洞房里就打起来就不好了,而且一个一个小心机多得要命,怎么就没有娘亲和妹妹那么温柔美好的呢?秦家的那个小女娃倒是挺可爱的,就是太小了点,三岁还是四岁来着?嗯……会被妹妹打死的。而且现在可爱,也许长大了也就和外面那些女人一样了。

    “少主啊,你不小了,老庄主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庄主都已经开始习剑了。”唐英语重心长地道,“去年英雄宴来过的那位任老英雄的孙女就不错,长得漂亮性格温顺,武功也不差。”

    “任琴琴?”唐少陵思索了好一会儿终于从记忆里搜出了那姑娘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冷哼道,“装得倒是挺像回事的,上次出去的路上看见她把一个饿得受不了了想偷她钱袋的小乞儿吊在树上抽,那是真温顺。”

    唐英闻言也皱了皱眉,心里暗暗记下,任老英雄一世英名,却不料下一辈教养成这样,看来要提醒庄主渐渐疏远了。

    “哦,对了,我觉得她这么抽一个孩子肯定是因为不知道被抽有多痛,所以我把她吊在树上抽了一顿。”唐少陵继续说道。要不是那姑娘边哭喊边自报家门,他还真未必记住了任琴琴是哪根葱。

    唐英抽了抽嘴角,好吧,不用提醒了,怕是任家那边就要先兴师问罪,毕竟任家第三代七个兄弟,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自幼就被宠得如珠如宝。

    “唐爷爷,放心吧,她不敢。”唐少陵打了个哈欠,闲闲地说完,“我告诉她,要是敢回去告状,以后我见她一次抽一次。”

    “……”唐英彻底无语。

    若非这是自家少主,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唐英都忍不住想揍他。任家小姐对待一个孩子手段太过狠辣固然有错,可你对个女子显然更狠辣——特么的你们俩半斤对八两,干嘛不赶紧滚去成亲啊!

    好半晌,他只能安慰孩子到底是自家的好,又道:“夫人这些日子也看了几家的姑娘,倒是挺喜欢碧湖山庄的千金,说是那姑娘看着就是个好生养的,说不定马上就能抱孙子了。”

    “好生养?”唐少陵睁大了眼睛,脱口道,“我去!那我干嘛不去找头母猪成亲!”

    “你这样下去怕是连母猪都不愿嫁给你!”回答的是怒气冲冲走过来的唐演。

    “爹啊,一大早的谁惹你生气了?”唐少陵问道。

    “除了你还有谁!”唐演怒道,“我也不管你在外面干了什么,总之既然回来了,就好好收收心,这次不管你说什么,都必须把亲成了才准再出门!”

    “成亲?”唐少陵睁大了眼睛,诧异道,“新娘是谁?”

    “你自己挑。”唐演冷哼道,“就算你看中了公主,你爹也能厚着脸皮去给你求回来。”

    “公主好稀罕的么,还不是上赶着找没脸。”唐少陵不屑道。

    “……慎言。”唐演顿了顿才道。虽然他也看不上夏婉若那做派,可再怎么也是皇室公主,不是他们可以随意编排的。

    “得了吧,太子殿下都知道他妹妹什么德性。”唐少陵挥挥手,又嘀咕道,“可惜东华的那个小皇帝没成年,否则趁着这次联姻嫁过去就清净了。”

    唐演揉了揉额头,权当没听见,只道:“这也是你娘的意思,就算你说看上了东华的公主,相信你妹夫也不会不给唐家这个脸面。”

    “爹,您真是我亲爹!”唐少陵哭笑不得地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东华的公主都要叫李暄叔祖吗?这能忍?”

    “就是打个比方。”唐演指了指书房道,“桌上放的画像,都去看完了,挑一挑合眼缘的再看别的。”

    “这个真不行。”唐少陵干咳了两声。

    “那你就准备在庄里修身养性吧。”唐演道。

    “我不但要修身养性,还打算闭死关来着。”唐少陵却道。

    “什么?”唐演愣住。

    “这次出门刚好感觉到了瓶颈的松动,所以我才匆忙赶回来,打算闭死关顿悟!”唐少陵一本正经道。

    “……”唐演被噎住了,盯着他的眼睛,却只看到了满满的真诚。

    “爹,你不能耽误我的武功进境。”唐少陵道。

    “你打算闭关多久?”好一会儿,唐演才问道。

    “嗯……”唐少陵想了想,答道,“先闭个两年吧。”

    “咳咳咳……”唐演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唐家闭死关的地方是祖坟,那里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纯然的黑暗,连蜡烛都不许点,很少有人是自愿进去闭关,多半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扔进去受罚的。当然,在里面闭关也不是没有好处。祖坟内部有一间剑室,是唐家祖先练剑的地方,墙壁上布满了剑痕,据说蕴含着剑术的奥义,唐默年轻时曾在里面呆了半个月,出来时自创了三招剑法,于苍山之巅一战成名。

    唐演也进去闭关过,却没什么大的效果。反倒是儿子,自从那次被父亲抓回来丢进祖坟闭了半年死关才放出来后,但凡有什么想不通的就会跑去祖坟呆几天,他也习惯了。

    可是……这次他说的是什么?先闭个两年?也就是说,两年还不一定够?

    “庄主。”就在这时,一个小童一路小跑着过来。

    “清风?什么事?”唐演看见父亲身边伺候的童子,有些疑惑。

    “庄主,老庄主说——”清风喘了口气才道,“说,如果少主回来说要闭关,就让他去。”

    “啊?”唐演目瞪口呆。让他去?父亲大概是猜到了少陵想闭关,可猜到了他想至少闭关两年吗!

    “那我这就去了,对了今天的晚饭让娘来送啊,我好久没看见娘了!”唐少陵丢下一句话,一溜烟跑了。

    清风见状,行了礼,也回去唐默那里复命。

    好半晌,唐演才反应过来,苦笑道:“唐叔,你看那混小子是不是怕我罚他才干脆自己去闭关?”

    “庄主还能罚他比闭两年死关更重?”唐英反问。

    唐演沉默了一下,叹气道:“我的孙子怎么办?”

    唐英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

    庄主……确实没老庄主看得开啊,儿孙自有儿孙福,操这么多心干什么呢。

    ·

    京城。

    因为主人即将归来,留守摄政王府的李少游吩咐下人将府内彻彻底底打扫了一遍,被褥也全拿出来晒过,床帐窗纱都换上了新的。

    整个京城都有百姓自发地打扫街道,准备迎接凯旋归来的大军。这次可是灭了整个南楚啊,东华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胜利!连小皇帝李镶也挺高兴的,虽然没他什么事,但毕竟是他在位期间的功绩,将来他在史书上总不会太难看了。

    杜太师是喜忧参半。战事大胜他当然是高兴的,可他也知道,有了这一场胜利,再想把李暄从摄政王的位置上拉下来就难了。臣子功高盖主,将来皇帝成年,真的还能拿回权柄吗?

    然而,就在全城官民翘首以待的时候,李暄和秦绾再一次抛弃了大军,只带了一支亲卫小队就到了京城。

    随行的只有他们的贴身侍卫,原本顾宁叶随风都想护送,却被秦绾拒绝了。

    这一战必将名垂青史,回京述职的将军们理应随大军从正门进城,接受百姓的欢呼,没必要衣锦夜行。

    于是,早朝时分,摄政王夫妇突然出现在金銮殿上,把所有朝臣都吓得半死。

    秦建云都在暗自埋怨女儿不给他先透个信,真是对心脏不好啊!

    好在最近早朝无大事,李暄也只是吩咐了筹备一批粮草和银子,运往楚地北境赈灾。

    “最近你可能会有些忙。”散朝后,一边往宫外走,李暄忽的说了一句。

    “为什么?”秦绾一愣,怎么说她也是女子,不可能比李暄还忙吧。

    “知道为什么我把顾宁、叶随风、徐鹤、朔夜、凌子霄、君琅这一干年纪轻轻前途无限的小将都调回京城吗?”李暄问道。

    “啊?”秦绾一头雾水,表示不理解这和自己会很忙有什么关系。

    李暄挥挥手,示意跟在后面的莫问和执剑离他们远些,又低笑道:“自古以来,那些冥顽不灵的老家伙总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只要没成家,不管多大年纪了,总是不能独当一面的。”

    “知道了。”秦绾也笑了起来,“看起来当年你刚开始理事的时候也没少被为难。”

    毕竟,李暄也是一直没有成家立业的,也幸亏他辈分够高,皇叔,这才压得住。

    “先帝的国孝快过了,这时候低调些相看,等出了孝期就能立刻着手办喜事,这些日子应该会有不少人找你。”李暄道。

    “嗯。”秦绾点了点头,也明白他的意思。

    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摄政王有扩张的野心,未来武将的地位还会提升,何况这些回京的少年将军是摄政王嫡系,前途无量,能与之结亲也是对家族的保障。不过,国孝未过,行事还需低调,何况若是求到摄政王跟前,一旦被拒绝就伤了颜面,不如先让后宅的夫人们带着女儿到王妃跟前露露脸,探个口风。

    “放心,最近也没什么大事,正好做一回红娘。”秦绾笑眯眯地捏捏他的手,忽的回头道,“你们俩要不要本妃赐婚?”

    莫问吓了一跳,额头都冒出汗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执剑一脸夸张的大惊失色:“王妃可别啊,属下还年轻着呢,何必找个婆娘来管着自己。”

    “喂……”莫问忍不住擦了把汗,这话也太没大没小了吧。

    “好啊,那本妃把荆蓝许给别人了,朔夜就挺好。”秦绾笑道。

    “跟她有什么关系。”执剑的眼神闪了闪,嘀咕了一句,好像有些心虚。

    “那就愉快地决定了。”秦绾点点头。

    “……”执剑张了张嘴,还是一扭头,去看路边的铺子。

    “别逗他了,要是当真了就不好了。”李暄轻笑道。

    秦绾忍不住笑弯了腰。执剑和荆蓝在一块儿久了,虽说平时看上去荆蓝更像是姐姐,总是压着执剑,但那也是执剑乐意哄她开心,或许执剑开窍得更早一点,就算不管他们,迟早也会修成正果的。只是秦绾觉得,既然是两情相悦,又有什么好拖延的,嫁了呗。又不是成亲之后就不能在她身边当差了。

    “醉白楼……饿了吗?”李暄忽的停下了脚步。

    “有点。”秦绾摸了摸肚子,“好久没吃醉白楼的点心了。”

    “那走吧。”李暄牵着她的手走进去。

    “见过王爷、王妃。”掌柜看见他们,赶紧放下了算盘,笑眯眯地迎上来。

    “老规矩。”秦绾笑道。

    “是,王妃楼上先坐,小的去厨下催一催。”掌柜答道。

    “好。”两人上楼,来到专用的雅间坐下,李暄又接下去说道,“对了,西秦的使节团已经出发了。”

    “夏泽天倒是真迫不及待想娶世子妃。”秦绾没好气道。

    李暄笑笑,谁也不会把这句玩笑话当真,然而,他看着秦绾,忽然说道:“本来,我以为你不会同意和亲。”

    “是什么原因让你觉得我会反对和亲?”秦绾一脸的诧异,“夏泽天又不是七老八十的糟老头要纳妾,而是正经求娶世子妃,说到底并不羞辱我东华的千金。何况夏泽天年轻英俊有才华,无不良嗜好,撇开是西秦人这一点,也堪为良配。”

    “可是……”站在她身后的执剑忍不住插了一句,“王妃不是说,夏世子是断袖吗?”

    秦绾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是断袖也没关系,到时候问一问西秦使节,到底世子妃是要从名门闺秀里挑选,还是从世家公子里挑。”

    “噗——咳咳咳……”李暄嘴里的茶直接喷了,又呛着气管,一阵猛咳。

    “怎么这么不小心?”秦绾赶紧把自己的茶杯递过去。

    李暄连灌了几口止住咳嗽,再抬头看她的眼睛还是红彤彤的,满是委屈。

    “我很认真的啊。”秦绾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的。

    “知道了。”李暄点点头,吩咐道,“莫问,你再去拟一个合适的公子的名单,到时候一起给西秦使节,问问他们要哪本。”

    “咳咳咳……”这回轮到秦绾喷茶了。

    “王爷……”莫问迟疑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自家王爷究竟是认真的还是跟王妃开玩笑。

    “王爷,交给属下来办吧!”执剑欢快地举手。

    “行,那就是你,叫莫问帮你。”李暄看看莫问,一脸的嫌弃。

    朔夜亲自带出来的人果然跟他一样的一板一眼,要不也送去王妃那儿调教一阵?

    “王爷放心,一定办得妥妥当当。”执剑保证。

    莫问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眼神简直是绝望的。这事怎么办?难道要说,西秦的断袖世子要来东华挑个男世子妃,所以将适龄的公子编撰成名录供使臣挑选?

    “傻啊你。”执剑用手肘一撞他,低声道,“把王爷和王妃看不顺眼的家伙统统报上去不就得了,比如杜太师家里的那个小孙子。”

    “……”莫问抽了抽嘴角,只想说,王爷他听到了啊。

    执剑叹气……果然和朔夜一样是榆木脑袋,简直比朔夜还一根筋。这事看着荒谬,其实完全没有任何难度——因为不管写了谁,首先夏泽天还要脸呢,他就算真是断袖也不能娶个男世子妃回去。说到底,这本名录就是用来恶心西秦使节的,顺便敲打一下东华朝堂上那些人——再上蹿下跳就把你家子嗣送出去和亲,谁说和亲就只是女子的事了?

    赤裸裸的威胁。

    秦绾横了李暄一眼,却笑得开心。反正又不是她倒霉,看戏……好看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