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王之三千芳华〕〔妖孽狼君别乱来〕〔重来之暖婚〕〔最后的画阴师〕〔电影彩蛋收集者〕〔侯门衣香〕〔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武神天尊〕〔追妻大作战:宝贝〕〔超级学神〕〔盖世牛人〕〔地球穿越时代〕〔蝶悟〕〔薄少,求你行行好〕〔从战火硝烟中走来〕〔器焰嚣张〕〔国医狂妃:邪王霸〕〔重生之最强人生〕〔东晋北府一丘八〕〔大清隐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一章 钱钱钱
    ,精彩小说免费!

    因为北境的烂摊子,李暄和秦绾一时也走不成了。

    麾下除了伤势未愈的冷卓然镇守楚京,能用的人都派了出去,连南楚的旧将都用上了,毕竟这回保护的是南楚的百姓。

    虽然说阻止西秦军是来不及了,但这么多的百姓也需要好好安置,否则一个不好弄出民变,那就更麻烦了。

    摄政王府的议事厅内,李暄再一次召集了所有人议事,不过这次只剩下了文官。

    “聂将军的处置很不错。”看完最新奏折的楚迦南长舒了一口气。

    聂禹辰也算得上当机立断,既然没法阻止西秦大军,那就有所取舍,迅速分成几支队伍,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抄小路捷径,分别去保护一些重要的地方。比起方便重建的民房仓库,矿井一旦被摧毁,想要重新修复就太耗时耗力了。而且井盐是南楚的一大支柱。

    “粮食够吗?”李暄问道。

    “好在再过两个月就是秋收,虽然北境被毁了个彻底,但湖汉平原还在,只要捱过这两个月就好。”上官英杰欲言又止道。

    “先调集南部的存粮运送过去,不能让百姓出现大批的伤亡。”李暄立即道,“如果不够,本王下令让京城那边想办法再筹措一批。”

    “不,不是粮食的问题。”上官英杰苦笑。

    “舅舅但说无妨。”秦绾微笑道。

    “国库……没钱。”上官英杰无奈地摊手。

    李暄和秦绾对视了一眼,想起了户部的账册。

    南楚的国库当然不是真的没钱,要不然当初整理账册的时候就该提出了。这个所谓的“没钱”只是相对的,如果只是一两个州郡闹出点灾情,绝对绰绰有余,可现在出问题的是整个北境,国库就不够看了。说到底,南楚富庶,但实行的是藏富于民之策,真正国库的储备量并不是太多。加上这次战事,还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花费在了军费上。

    粮食这种东西,按整个南楚的储备量看,还是很充足的,然而超过税收的部分,就算官府要征调,也是得给钱的。当然,要供应北境七州的百姓,所费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何况,被毁的田地、桥梁、官道,乃至百姓的住处都需要重建,重建的材料、人工也是要钱的。

    所以,南楚最大的问题,不是缺粮,而是缺钱!

    “京城里各家王府、世家、富绅,就不能想想办法吗?”上官策开口道。

    上官英杰忍不住看了一眼儿子,有些头疼。这个方法又岂是没人想到,只不过谁都不想说出来罢了,太得罪人!也就这个傻小子毫无顾忌。

    “人家有钱是人家的事,可以发动一下募捐,但无法强求。”秦绾温言道。

    倒也不是秦绾那么好脾气,只是楚京并不是靠武力打下来的,南楚主动投降,又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举止,那自然也没理由强迫人家献出家产来的道理。其实现在她倒是希望有不开眼的出来闹一闹,抄家也有个借口。

    这不同于去年云州赈灾的时候,她用偏门的手段威胁襄城的商铺平价卖粮,治国,终究还是需要堂堂正正的手段的。

    “真不行的话,只能各方面先凑一凑。”李暄揉了揉太阳穴,慢慢地道,“幸好现在是夏季,就算房屋被毁,至少不会冻死人,月底出海的船队也要回来了,到时候能更宽裕些。”

    “那就真如了夏泽苍的意了。”秦绾叹了口气。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李暄安抚道。

    并不是处理不了,只不过,要完全消化掉北境这个烂摊子,至少也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而这三五年里,东华的大半资源都得往里填,相当于,在未来的三五年里,北燕和西秦都会不断地往前走,而目前领先了一大步的东华却要原地踏步。

    “老臣愿意带头捐一万两银子。”忽然间,傅元春站起身来大声道。

    “傅大人高义。”李暄点了点头。

    傅家也是书香世家,并不是豪富,能拿出一万两也不容易,当下又有不少臣子附和,但数字也没有很多。

    所有人都知道,真要拿出钱来,还要看皇室和世家的。

    “内库多的是珍玩,反倒是现银不多,变卖起来需要时间。诸王府那里,我去想想办法。”上官英杰低声道。

    “多谢舅舅。”秦绾道了谢,眉头却没有展开。

    毕竟这个无法强制,虽然碍于情面,各家府邸多多少少都会捐出一些,可绝不会多。在那些皇族世家眼里,区区百姓算什么,何况这不是还没死人吗?

    然后,接下去的事情也确实如秦绾所料,说到募捐,各个府邸倒是都不推托,只是,这个一万两,那个五千两,看着不少,可只要想想这些银子要用来做什么,就觉得可笑。而最讽刺的是,收到最大的一笔钱,居然来自一个女子——骠骑将军府的小姐兰蕙,直接捐出了之前秦绾赏赐的两千五百两黄金。只可惜依旧是杯水车薪。

    ·

    “三十万两……够干什么?”李暄苦笑。

    摄政王府的小书房中,这次的议事只召集了冷卓然,楚迦南,上官英杰父子,傅元春和南楚原本的户部、工部尚书。

    “加上国库里的,大约能凑三百万两。”户部尚书原木新看着不胖,但这会儿也在不停地擦汗,“国库里的银子还有一部分要用来抚恤死亡的将士,否则军心不稳……”

    上官英杰叹了口气,他自己倒是可以再加一些,可一府之力有限,就算他愿意倾家荡产,对于整个北境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反倒是他现在的身份尴尬,若是明面上拿出的太多,倒有投靠东华逼迫族人的嫌疑。还是悄悄再送些过来吧。

    上官策大约也是这几日被父亲敲打多了,一言不发。

    李暄其实也明白,这些府邸其实也并不是真的置北境百姓于不顾,只不过国破之下,心里难免有不甘和怨气,总觉得既然已经被东华吞并,那这些钱理所当然应该由东华来承担。

    秦绾端着水壶过来,默默地给所有人添了茶。

    “谢王妃。”几个南楚的官员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

    “咚咚咚。”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不是说不得打扰吗?”李暄皱眉道。

    “王爷,苏公子说有要事求见王妃。”门外传来莫问的声音。

    李暄一挑眉,情知苏青崖的原话肯定没这么客气,顿时看了秦绾一眼。

    “让他进来吧。”秦绾想了想道。

    “王妃,我等正在商议大事。”傅元春有些不满地道。言下之意,若是王妃有事,便出去见客,把人叫进书房来成何体统。

    “他知道本妃在做什么。”秦绾的脸色有些奇怪,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又抓不住关键。

    很快的,苏青崖推门进来,神色间一派自若,根本就当书房里其他人都不存在。

    “找我有事?”秦绾问道。

    “拿去,反正本来也是给你的。”苏青崖直接扔了个盒子给她。

    “给我的?”秦绾一愣,随手就打开了。

    站在她后面的傅元春和上官英杰倒是看得清楚,一盒子的纸,看起来像是……银票?可是一个人,能拿来多少银子。

    “有多少?”秦绾下意识地问道。

    “反正足够买个皇帝的人头。”苏青崖一声冷哼。

    这话着实有些大逆不道,除了李暄和秦绾,人人变了脸色。

    “放心,没用上。”苏青崖冰冷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一声嗤笑。

    众人无语,为什么没用上看起来你还挺遗憾的?你弄那么多银子想用在谁身上?

    “这是去年你在南楚……”李暄迟疑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去年苏青崖应永宁王之邀来楚京,号称十万两黄金出诊,来者不拒——他那是搜刮了多少皇族世家的私产?

    “对付李钰的时候没用上,本来想给你做嫁妆,可惜那时候只是一堆废纸。”苏青崖微微抬了抬眼,毫不在意说明了自己究竟想弄死哪个皇帝——哦不,是未来皇帝,随后一顿,又道,“反正最终还是给你的,怎么使用都随你。”

    “谢谢。”秦绾合上盖子,一脸郑重地说道。

    “随你,我走了。”苏青崖真是一句多的废话都没有,留下东西,扭头走人。

    李暄摸摸鼻子,一脸的苦笑,因为他也是被无视的人之一。

    “是个性情中人。”上官英杰一声轻叹。

    他一直挺好奇去年苏青崖在南楚的壮举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终于明白了。买凶杀人,买的还是一国太子的命——想必去年东华的猎宫之变这人也没少使力。若说他爱欧阳慧,倒还好说,可世人都知道,苏青崖和欧阳慧都有各自的姻缘,尽管那姻缘都是悲剧收场,可他们却确实只是朋友。

    为朋友两肋插刀,说来容易,可最多的,还是插朋友两刀的人。所以,这样的友情才更显得难得可贵。

    “这也算是取之于南楚,用之于南楚?”秦绾晃了晃手里的盒子。

    大致估算一下有千万两白银左右,虽然不够修复北境七州,但第一阶段却绰绰有余,足够渡过最艰难的那段时间。

    “也幸亏他没给你当嫁妆,没耽误时间。”李暄道。这若是给了秦绾,谁也不会打仗还带了这么多金票银票在身上的。再从东华送过来费时不说,这会儿能不能想起这些东西都是问题。

    “因为没用。”秦绾心情很好地笑了,“当时两国对立,银票不通用,就算南楚的钱庄在东华有分号,也不可能兑换得了那么多的银子。这些东西,在东华跟废纸没什么两样,只有带到南楚才会有作用。”

    众人这才恍然,怪不得苏青崖会随身携带这些东西,只怕原本就是打算战后用在南楚的。

    若是强攻打下楚京,战后需要的银钱同样不会少。

    “可惜是个大夫。”傅元春嘀咕了一句。

    有这样的远见和大局观,去当什么官不行?怎么就是个医者。

    “大夫,那也是圣山出来的大夫。”楚迦南悠然道。

    圣山……傅元春只觉得牙疼。

    果然是天下妖孽皆出圣山!

    “不管怎么说,有钱好办事。”上官英杰打断道。

    “放心。”楚迦南很郑重地接过来。

    李暄微微一笑,有些同情夏泽苍。

    机关算尽,可惜了,原本是想至少拖住东华五年的,这样一来,最少一年,最多三年,南楚的元气就能恢复,然后成为东华的坚实后盾。

    等众臣一一告退,秦绾伸了个懒腰,回头一笑:“可以回家了。”

    李暄微微一怔,随即心里都觉得暖起来,不自禁地柔和了眉眼:“是啊,回家。”

    千里之外的那座王府,那片桃林,如今也应该是硕果累累,真是有些想家了呢。

    ------题外话------

    前面章节已修。

    这两天我家的小公主又有点不好,咳嗽,估计是柳絮过敏,挺烦的。住在郊区绿化好空气好,可树多了有时候也是问题。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知青女配已上线〕〔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听说你想掰弯我〕〔特品圣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念情深,万念婚〕〔神医狂妃:邪王的〕〔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成软饭男[穿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