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九章 夏泽苍的算计
    ,精彩小说免费!

    楚京西门,一箭之地。

    会谈用的大帐是双方一起派人布置的,只有一个用来遮阳的顶棚,四面敞开透风,里面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一张长桌,几把椅子,角落里摆了不少冰盆用来降温,饮用的凉茶是西秦准备的——西秦是为了安心,东华么,是不在乎。

    西秦来的是夏泽苍、夏泽天,另外带了两名文官。

    八人面对面坐下,帐内双方各站立了四名侍卫,剩下的人就守护在外面,互相对峙互相监视。

    不过,夏泽苍和秦绾都知道,多半是打不起来的。暗地里双方各逞手段是一回事,可明面上两国的同盟关系还不能撕毁,否则只能便宜了北燕,甚至连刚刚打下的南楚都会出现反复,那是双方都不乐意看见的。

    有再多的火气,目前也只能发泄在谈判桌上了。

    “所以,孤不同意。”夏泽苍随手将和议扔了回去。

    “哪里不同意?”李暄淡定地问道。

    “全部!”夏泽苍一挑眉。

    “哦。”李暄想也不想地抽出一个卷轴扔过去,“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谁打下的地盘是谁的,莫不是太子殿下眼睛不好使?”

    “那没打的地方呢?”夏泽苍没去接那份西京会盟的盟书,冷笑着问道。

    因为这次的奇袭作战,加上楚京意外地直接投降,所以南楚还有三分之一的国土并未卷入战火,如今只是紧闭城池,等候京城的命令,究竟是投降还是抵抗,投降的话,投降哪一边。

    双方都很清楚,今天的议和,要争的就是这些地方。

    “那还不简单。”秦绾示意陆臻摊开地图,拿起一支炭笔,“唰”的一下,在地图上画了一条斜线,“西北面归你们,东南面归我们。”

    “王妃是根本没有和谈的诚意吧?”夏泽天“呯”的一拳头砸在桌面上。

    “怎么会?”秦绾一脸的无辜,指着地图,认真道,“你看,东华打下的城市都在这一带,而西秦在这里——顺着点连一下,大致就是这样了。总不能,柳郡给西秦,联城给东华这么分吧?”

    夏泽天无语,柳郡在崇州边上,联城在顺宁隔壁,这要是给了对方,岂不是在自己的国土中间硬生生挖了一块?这出了城就是别国还怎么治理。

    “所以,本王也觉得挺合理的。”李暄点了点头。

    “哪里合理了!”夏泽天大怒。

    要是这样分法,相当于这次出兵,西秦完全是在给东华做嫁衣了,除非是脑残了才会答应!

    “孤觉得,这样比较好。”夏泽苍也拿起炭笔,在地图上另外画了一条斜线,刚好和秦绾画的那条很对称,形成一个大大的叉。

    然而,这样一画,就将大半个湖汉平原画进了西秦的版图。

    “太子殿下,这里是本妃的封地。”秦绾一声嗤笑,重重地点了点被他划走的一点。

    “……”夏泽苍抽了抽嘴角,只想骂南楚先帝简直脑残,居然把一郡的土地封给了一个东华的女子。可如今兰陵偏偏就矗立在湖汉平原北方,若是兰陵属于东华,这能划出来和西秦连成一片的土地就太少了。

    湖汉平原是江南粮仓,决不能整个给了东华!

    上官策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就是来旁观的,但事前想来,两国和谈,瓜分的是一国之地,那是多庄严的事啊,可眼前他们怎么看怎么像是菜市口买菜似的讨价还价。

    风度呢?气质呢?最重要的是,脸呢?

    “那种东西,没有哦。”陆臻凑近去小声说了一句。

    虽然他一样没经验,但他至少了解秦绾。只要有实惠,脸……那是什么东西?

    上官策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脸上的肌肉都不禁抽搐起来,很有一种幻灭感。

    夏泽苍端起凉茶喝了一大口润喉,这天气不停地说话,嗓子都热得要冒烟了,尤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清晨的一丝凉意蒸发无踪,接近正午的烈日下,就算隔着个帐篷也无济于事,帐内热得就像是个蒸笼,除了李暄和秦绾,以及站在后面的慕容流雪,其他所有人都是汗透重衣。连陆臻和莫问他们的内功都没到能避寒暑的境界,更别提那些练外功的将军了。至于普通的士兵,穿着全套衣甲直接在阳光下暴晒,到现在还没晕过去就无愧于“精锐”二字。

    不远处的楚京安静沉默,除了城头飘扬的旗帜和偶尔掠过的几道人影,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夏泽苍有些焦躁,约定的时间已经快过了,却没有任何消息,甚至于,连一点儿失败的征兆都看不出来,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太子殿下在看什么呢?”李暄忽然问道。

    “就是看看,今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炎热,怕是不少地方要闹旱灾。”夏泽苍随口答道。

    “太子殿下果真勤政爱民。”李暄似笑非笑地道。

    秦绾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眉头微微一皱,直觉又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正在发生,微一思考,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城墙的方向。

    李暄在桌下按了按她的手。

    ·

    而此刻的内城——

    朔夜沉默地看着不远处浑身染血的青年,虽然是炎炎夏日,却感觉到有些凉意。

    明明是名门世家的公子,却比他们这些暗卫出身的人还像是杀手!

    这次的行动,因为不能引起太大的骚动,以免影响军心,所以不能大军镇压,王爷的意思,最好是只诛首恶,把兵变消弭在无形之中。所以,他的军队其实只是威胁,是唐少陵用雷霆手段将西秦安插的钉子一一拔除——或许并没有完全拔干净,但不得不承认,这样血淋淋的杀人手法远比不见血更震撼人心,就看现在,只要稍有异动,哪怕只是头上痒了想抓一抓,直接人头落地,东门内数百士卒,没有一人敢做出任何惹人误会的举动。

    “没了?本公子的剑用来砍人头绝对比大刀好使。”唐少陵舔了舔嘴唇。

    虽然他一身黑衣看不出血污,但却掩不住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朔夜就搞不明白,好好一个名门世家的公子,怎么就偏喜欢阴冷野蛮的手段呢?

    城门内侧不大的空地上,倒着十几具尸体,大都是鲜血淋漓的。

    “看起来就是这些了。”唐少陵叹了口气,将不染丝毫血迹的鱼肠剑收回衣袖里。

    “唐公子放心,剩下的我来处理。”朔夜走上前。

    “那就交给你了。”唐少陵拉了拉自己湿乎乎的衣服,一脸的郁闷,“我先回去换身衣服,不然又该被绾绾嫌弃了。”

    “……”朔夜无言。

    既然知道王妃会嫌弃,那就别弄得自己满身是血啊,江湖高手,哪个不是衣袂飘飘,杀人也优雅不见血的?

    “将军,我们怎么处置?”一个副将上前问了一句。

    剩下的人也不好处置,光靠东华的一万多人是不够守城的,而南楚的普通士兵却也是被西秦的探子连累的,一个处置不当就会后患无穷,但也不能不处置,万一里面还混着细作怎么办?

    朔夜从唐少陵的背影收回目光,想了想道:“让这些士卒和南门换防。”

    “是!”副将楞了一下,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是换了个驻防的地方,表达了并未迁怒这些普通士卒的意思,就算还有没有清理干净的细作,西秦军也不可能绕过楚京跑到城南去,闹不出什么事来。

    ·

    “还是说,太子殿下是在等什么?”李暄慢条斯理地问道。

    夏泽苍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可以肯定,李暄绝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计划,不管是猜出来的,还是单纯的未雨绸缪,想要夺取楚京,恐怕是不行的了。

    “那么,继续吧。”李暄笑笑,又抽出一份文件来,“既然国土问题谈不拢,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先谈谈别的,比如通商。”

    “不必。”夏泽苍勾起了唇角,同样取出了另一份和议,“摄政王先看看这个。”

    李暄微微一皱眉,接了过来,展开放在他和秦绾中间,陆臻和上官策也凑过来看。

    “西秦只要顺宁?”秦绾惊讶道。

    “不错。”夏泽苍脸上已经挂起了从容的笑,“顺宁郡下辖十三县全数归属我西秦,其他的土地,便是全部交予东华,也未尝不可。”

    李暄和秦绾对望了一眼,不由得面面相觑。

    的确,顺宁很重要,只要保有顺宁,就等于掌握了进出南楚的门户,西秦大军可以随时攻入广阔的湖汉平原,可顺宁是西秦打下来的,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能把顺宁弄到手,根本不需要西秦以此为条件。

    南楚西北面的大片土地虽然不如南方肥沃,但那里出产井盐,人口稠密,并不是无用之地,西秦把到手的东西吐出来,难道他们是为了东华才打这场仗的吗?

    好一会儿,没人说话。

    诱饵太香甜,然而一看就有毒,吃不吃?每个人都在心中考虑。

    “条件呢?”隔了一会儿,李暄开口道,“西秦从已经打下的地盘撤军,想要什么好处?”

    “十年。”夏泽苍慢慢地抬起右手,比了个三的数字,沉声道,“孤要东华立下盟约,十年之内,不会主动发兵西秦。”

    “十年?”李暄确认了一遍。

    “不错,十年。”夏泽苍道,“当然,为了确保两国永结盟好,孤想为皇弟求娶一位东华的贵女为世子妃,王爷以为如何?”

    “夏世子倒是对我国的姑娘情有独钟。”李暄的语气很平静,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认真的还是在讽刺。

    “王爷有了王妃这样的神仙眷侣,想必是看不上西秦的公主的。”夏泽苍一摊手,回答得很坦然。

    秦绾心里闪过无数思绪,嫁一个贵女给夏泽天做世子妃只是小事,两国关系,联姻素来是锦上添花,从来没有雪中送炭的。只是那个十年之约……看似是停战十年,可实际上,并没有规定西秦不能发兵攻打东华,也就是说,十年之内,面对西秦,他们只能被动防守,而不能主动攻击。用来换取南楚北境千里之地,到底值不值?最重要的是,夏泽苍肯退这一步,西秦得到的好处,绝不是轻飘飘的一纸盟约这么简单。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表姐……”上官策叫了一声。

    一抬头,对上少年的目光,秦绾就从中看出了希冀。作为曾经南楚帝位的继承人,就算南楚注定要覆灭,他也肯定不希望国土被分割。

    “好,一言为定。”回答的是李暄。

    秦绾惊讶地看过去。

    李暄给了她一个决然的眼神,左右都是有风险的,与其举棋不定,如先把到手的好处吞下去再说,就算有毒,到时候再去找解药也不迟。

    秦绾不觉哑然失笑。

    习惯了各种算计,在决断上,她终究还是不如李暄的。

    ------题外话------

    丫头放假在家就没空码字……错字待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