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五章 故人归
    “暗卫?”灰衣人惊愕道。

    按理说,以秦绾的身份,有暗卫保护才是正常的,没有才叫奇怪……可明明上一次行刺的时候,秦绾早有准备,但战斗最后时刻也没见有暗卫现身,而这一次临时动手,居然有这么多暗卫?到底哪一次才是陷阱!

    “都听到了,不接受投降,不要活口。”秦绾眨巴着眼睛,补充了一句。

    秦绾并不喜欢被暗卫跟随,暗中被人窥伺的视线会让她全身不舒服,反正平时她出入带的人都是高手,也没人会处心积虑刺杀她一个女子。然而,李暄很习惯。他从前替先帝监察宗亲百官,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刺杀,没有那些暗卫,再好的武功也没法活到现在。还是遇见秦绾之后,因为迁就,在跟秦绾一起的时候,暗卫会撤到比较远的距离。

    但是……就算再远,用轻功过来也就是几息之间的工夫。

    灰衣人回到西秦大营的时候李暄尚未入京,等夏泽苍得到消息,却来不及通知了。

    别说李暄在,身边就有无数暗卫,就连李暄自己的武功,也没差唐少陵多少。所以……撞枪口的刺客还真是挺倒霉的。

    暗卫一言不发,互相做了个手势,除了冲上去的,还留下几人把守在窗户、楼梯的出入口,甚至屋顶的那个破洞旁边也站了一个,摆明了是准备一个都不放过。

    看清楚了情况后,灰衣人不禁心中一狠,但这回跟他来的人或许武功比不上上次的各家高手,可却是死士,在面临绝境的时候,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更激发了凶性。

    眼看整座二楼一团混战,秦绾靠在角落里,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行刺,栽赃,挑拨,哪样不是她玩剩下的手段?真无趣。

    “王爷,王妃,是不是先离开这里?”慕容流雪走过来。就算是横穿了一个战场,也依旧淡定优雅,一身白衣纤尘不染。

    “好吧,真扫兴。”秦绾伸了个懒腰,纤纤玉指一指那灰衣人,漫声道,“莫问你看着,这个家伙,废了武功,扒了衣服,明天挂到北城门上去。”

    “咳咳……”李暄黑了脸,不满道,“伤眼。”

    “又不留下来观赏。”秦绾白了他一眼。

    “你敢!”灰衣人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刚好想起这一茬,算你倒霉好了。”秦绾一耸肩,满不在乎道。

    “本王记得,明天西秦大军就该到楚京了,挂个……裸男在城门上,有碍风化吧?”李暄委婉地道。然而,他的话听着像是规劝,可眼中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

    “那就在他身上挂块白布。”秦绾随口道。

    “要写什么?”慕容流雪问了一句。

    “淫贼!”秦绾脱口而出。

    “噗——”灰衣人一口血喷出来,差点被两个暗卫砍上一刀。

    “你把人气吐血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李暄好笑。

    “挺好的。”秦绾抓了他的手,一脸笑意吟吟。

    慕容流雪挥袖扫开一个挡路的死士,护送他们堂而皇之地下楼去了。出门时正好遇见徐鹤带着一队巡逻的士卒过来。

    “这回夏泽苍真要气死。”李暄微笑。

    “你觉得,他会怎么做?”秦绾问道。

    “大军兵临城下,暗中的手段就不好做了,明面上,他总要来商谈的。”李暄迟疑了一下才道,“现在的问题是,夏泽苍必定不肯单身入城,而我们也不可能答应他带兵进来,可这场仗打到现在,总得要谈了。”

    “那还不简单,就在城门口谈。”秦绾答道。

    “城门口?”李暄楞了一下。

    “又不是男女相看,还要挑个风景优美之地,一箭之地,搭个棚子,各带五十人去谈,谁也别耍心眼儿。”秦绾道。

    “说得对。”李暄点点头。

    两人一路谈笑着往回走,李暄的行宫安排在了临安王府隔壁,去年他买下的这座宅子已经重新修缮完毕,府门上“宁王府”的牌匾也换成了“摄政王府”。

    “王爷,王妃。”一个侍卫迎上来,恭谨地道,“有一位先生说是王妃的故人,现在花厅等候。”

    “故人?”秦绾楞了一下,和李暄对望了一眼。

    她的故人不少,可这时候谁会来这里找她?能被称为先生的,应该不是年轻人。南宫廉?可南宫廉把李暄送到楚京就不知道跑去哪儿了,何况是南宫廉的话,侍卫应该认得。

    “那位先生自称姓楚。”侍卫有些不安地答道,该不会是放了个骗子吧?可那位先生的气势太奇特了,也不知道怎么的,让他连大声说话都不太敢。

    “楚……”秦绾微一思索,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惊喜,“难道是楚伯伯来了?”

    李暄很快就想起了当日在无名阁见过的楚迦南,是楚迦南游历天下途中正好经过了楚京吗?

    秦绾拉着李暄,很有些迫不及待,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冲进了花厅。

    “回来了?”花厅中的中年男子放下手里的书卷,眉梢眼角都含着笑意。尽管只是一身洗得有些发白了的青布衣袍,穿在他身上,却有一种苍松翠柏般的气节。

    “楚伯伯!”秦绾一声欢呼,直接扑进了他怀里。

    “小丫头都嫁人了怎么还这般毛躁。”楚迦南笑着拍拍她的脑袋。

    “楚伯伯看起来精神不错,这是我的朋友,慕容流雪。”秦绾说道,又亲密地挽着楚迦南的手臂道,“无名阁长老楚迦南,我的启蒙老师。”

    “后生可畏。”楚迦南赞赏地点点头。

    “楚先生。”慕容流雪恭恭敬敬地行礼。连正关门出去的小侍卫都吓得吐了吐舌头,原来是王妃的娘家人,还是圣山长老啊,幸亏自己够客气。

    “楚伯伯。”李暄这才上前,跟着秦绾叫了一声。

    “好好。”楚迦南欣慰地看着面前的一对璧人,从怀里取出一个皱巴巴的布包给了李暄,笑道,“你们成亲的那会儿我正在百越群山里当野人,这是补上的贺礼。”

    “谢谢伯伯,看看是什么。”秦绾笑眯眯地催促。

    李暄迟疑了一下,又见楚迦南含笑点了点头,这才小心翼翼地拆开外层那块几乎要破了的布。

    里面的东西也是布,不过是很厚实的羊毛毡之类的布料,呈现出灰白的颜色,打开却足有三尺多宽,一尺高,上面密密麻麻画满了线条。

    “这是……”李暄一脸的震惊,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失声道,“这是百越地图?”

    “在云州和冷卓然分手后,我一路南下,还在南楚的一个小城做了两个月县丞,然后继续深入百越之地,花费半年时间,绘制的这张地图。”楚迦南的手指拂过地图,有些感慨,“百越之地,部落众多,地形复杂,瘴气弥漫,难怪南楚数百年都奈何他不得。”

    李暄的手指都激动得有些发抖,南楚数百年无功,最大的原因就是百越之地地形复杂陷阱众多,族人又极度排外,可现在有了这张详细的地图,百越将再也不是南方的边患!

    然而,无价之宝,居然用块破布随便一裹就丢给了他当贺礼,李暄也实在有点哭笑不得。

    “楚伯伯辛苦了。”秦绾当然更明白这份地图的来之不易。

    楚迦南是中原人,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半年之内走遍百越之地绘制地图,最后平安归来,事后想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也没什么。”楚迦南笑道,“百越生活极为落后,甚至连种田都不会,平日以打猎为生,冬季便成群结伙下山劫掠周边市镇,若遇大队官军,呼啦往大山里一跑,官军也无可奈何。然而,正因为愚昧落后,百越并非有野心称王称霸的民族,他们求的是生存,一味的围剿是不对的。”

    “先生的意思是,招安?”李暄犹豫道,“可南楚历史上并非没有招安的前例,然而最后无一例外,百越都是降而复反。”

    “招安招安,重点不在‘招’,而在于‘安’。”楚迦南摇头,“南楚当权者将百越部族迁出大山,画地安置,可百越人并没有在平地生存的能力,离开了大山,连打猎的技能都没了用武之地,他们靠什么生活?当然只能降而复反,回归大山。”

    “……”李暄哑然。

    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南楚数百年都没人想到?

    “不过是以己度人罢了。”楚迦南叹息道,“我亲身在百越部族中呆了半年,才能略微理解一二,然……百越族人自幼在山林穿行,人人都有悬崖峭壁如履平地的本领,若是能择其精锐编成一支特殊的军队……”

    “西秦多山!”李暄脱口而出。

    楚迦南笑而不语。

    “楚伯伯,您这次还准备继续游历吗?”秦绾眼巴巴地看着他。

    “小丫头。”楚迦南又揉揉她的头发,随即说出了她最想听到的话,“不走了,该看的也看得差不多,有些事,不亲自试一试是不知道结果的。”

    “太好了!”秦绾一声欢呼,随即转头道,“打发了夏泽苍,我们就回家吧!”

    李暄的嘴角僵了僵,偷眼看了看楚迦南,莫名有些发冷。

    把南楚之地托付给楚迦南他是没意见,可你这好像丢出去一块烫手山芋不管坑了谁反正自己解脱了的模样,真不怕挨揍呢。

    “让冷卓然留下来。”楚迦南笑笑,直接道,“这场仗之后,大陆上要平静几年,他一时也上不了战场,我们两个老家伙帮你把南方给摆平了。”

    “楚伯伯想怎么做?”李暄问道。

    “百越人凶悍而排外,就算要招安,也要先把他们给打痛打服了,顺便拔掉几个太过仇视中原的。顺便……也震慑一下南楚的人心。”楚迦南答道。

    “那就拜托了。”李暄郑重地行礼。

    在外人眼里,无名阁长老中,楚迦南声名不显,在一群前任、前前任宗主中,一生都耗在了天一阁浩瀚如海的书中的楚迦南,就连当初的虞清秋都把他给忽略了。然而李暄却明白,或许司碧涵、简一这类奇人异士在某些方面能给予很大的帮助,但真正治理一个国家,楚迦南才是最强大的后盾。一年的游历,使得他一生所学的那些知识再也不只是干枯的文字,而成为真正的治国之策。

    “我觉得我运气真不错。”秦绾一本正经地说道。

    “另外,我还给你带来一个消息。”楚迦南又道。

    “嗯?”秦绾立即看过去。

    “前些日子遇见了简一,他刚从西秦回来。”楚迦南沉声道。

    “有消息了?”秦绾精神一振。

    “你让他去查的那个西京会盟期间夏泽天藏着的神秘人,简一探了好几次镇南王府,甚至连太子府都去过了。”楚迦南的脸色很是凝重,“我们怀疑,那个人……是前朝赵氏后人。”

    “前朝皇族?”秦绾脸色一变。

    “对。”楚江南点头。

    李暄和秦绾面面相觑,这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题外话------

    笑哭,还有人记得楚先生嘛?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