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攻略〕〔联合舰队〕〔武神无限〕〔来自华夏的战士〕〔星球贸易商〕〔重生校园:超强女〕〔我是全能大明星〕〔海洋王〕〔辣手兵王〕〔三国之大汉崛起〕〔锋霸绿茵〕〔娇妻甜如蜜:战少〕〔穿越暗黑之星辰王〕〔极品全能小仙农〕〔原始社会新纪元〕〔重生修仙在都市〕〔网游之佣兵世界〕〔八极武神〕〔校花的贴身黑猫〕〔极品合租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三章 秦绾和欧阳慧
    西秦大营。

    夏泽苍和夏泽天相对无言。

    站在下首的男子一头冷汗,虽然他没有正式的军职,不过一介散人,可眼前的是太子殿下和战神,那种沉重的威压仿佛连营帐中的空气都冻结了。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

    “你说,这么多高手去杀一个女人,居然还失败了?”夏泽天终于忍不住怒道。

    “世子,去的人虽然多,却不是专业的杀手,做不到不惜一切代价。”男子也很无奈,“唐少主和摄政王妃武功太高,以众凌寡,能胜,但绝不可能全身而退,没有人不怕苏青崖的毒。”

    “怕,还不是全死了!若非束手束脚,说不定就成功了。”夏泽天没好气道。

    男子沉默,怕不怕,这种事说来简单,但作为唯一一个活着从楚京回来的刺客,这几天只要一合眼,就会想起那把带毒的剑,仿佛毒蛇一般在心里盘踞不去。

    “那出境城内如何?就算秦绾没死,那后备计划呢?”夏泽天又问道。

    “没有后备计划。”男子苦笑,“临安王府把行刺案压得死死的,一点儿风声都没透出去,连死者的尸体都没运出府,甚至,连草民出城都没有遇到任何追杀和通缉。”

    “被看透了。”夏泽苍叹了口气。

    “秦绾……”夏泽天气呼呼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又道,“那你就这么回来了?”

    “你有什么想法?”夏泽苍挥手制止了夏泽天的责问。

    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属下,在行刺失败后并未返回西秦,而是来到他的营中,显然不会是单纯为了报告一下战况的。

    “草民的想法是,若是太子殿下还能派出高手,草民愿意再去一次,必定成功!”男子咬牙道。

    “凭的什么?”夏泽苍一愣。

    “因为没有第二次了。”男子答道,“打到最后的时候,草民注意到唐少主的状态不太对,似乎是失去了意识,完全凭本能在战斗,伤城这样,在当时凭着一口气谁都无法掠其锋芒,可一旦时候倒下,绝不是短时间内能痊愈的。只剩下一个弓箭手不利近战,再去一次,挑选死士,必能成事。”

    夏泽苍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

    “不瞒殿下,草民这次在唐少主剑下狼狈而逃,失了武者本心,若不能破了心结,只怕伺候修为难有寸进。”男子叹息道,“当真是后生可畏,别说是唐演的资质不如,便是唐默前辈,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只怕也略有不如。”

    最重要的是,唐默一生堂堂正正,名侠风范,比起唐少陵,始终少了一份不择手段的强烈求胜心,没有唐少陵那股狠劲。

    “即便如此,秦绾身边其他人也不弱。”夏泽苍提醒道,“那个弓箭手是慕容流雪,就算放下弓箭,他同样是一流的高手。”

    男子怔了怔,好一会儿才把慕容流雪和弓箭手联系在一起,脸色有点古怪,但还是说道:“即便是慕容流雪也无妨。”

    至少他觉得,如果那夜屋里的人是慕容流雪,他们绝不会如此一败涂地。并不是慕容流雪的武功比唐少陵差很多,只因为慕容流雪性子温和,他不够狠。

    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你先去休整一番,待孤召集人手。”夏泽苍沉着脸道。

    “多谢殿下。”男子一拱手,退了出去。

    “皇兄,你说唐少陵到底发的什么疯?为了一个女人,多少年的交情都不要了?连自己的国家也不要了?”夏泽天在营帐里踱步,烦躁地道,“秦绾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还有顺宁的事,他绝对是故意的吧!”

    “故意的又如何?没有意义,没有他,我们也要打顺宁。”夏泽苍揉了揉太阳穴,又道,“你派人去查点事。”

    “什么事?”夏泽天道。

    “去查查,当年尹家追杀欧阳燕的详情,以及……秦绾的过去。”夏泽苍道。

    “为什么?”夏泽天不解道,“这些不是早些年就查清楚了吗?要不然也不能知道欧阳慧是欧阳燕的女儿。”

    “查清楚?当年怎么没查清楚那些杀手是尹家的人!怎么没查清楚,欧阳慧是江辙的女儿!”夏泽苍怒道。

    “这……”夏泽天哑口无言,却也无可辩解。

    确实是他先入为主,觉得欧阳燕被追杀必定是因为怀璧其罪,却没想到根本没人知道欧阳燕和春山图的联系,因为找错了放向,所以去年猎宫之变前,他一直查不到杀手的踪迹——因为夫婿金榜题名被世家小姐看中因而派人追杀原配,谁会想到这种奇葩的原因啊!若是早知道,去年的猎宫之变中西秦绝对能捞到足够的好处。

    不过,这也不能说是他的过错,毕竟在事情发生十几年后才去追查,能查到欧阳燕还有个女儿就不容易了。

    “去查查,欧阳慧和秦绾有什么关系。”夏泽苍放缓了语气道。

    “不是师姐妹吗?”夏泽天茫然。

    “按理说,欧阳慧和秦绾只有师姐妹的名义,她们本身应该是没有什么交集的,可是,如今仅仅是一个名义,她不可能如此顺利就得到欧阳慧旧部的效忠。那些奇人异士都心高气傲,比如苏青崖,比如那个蛊师,甚至今年的小探花陆臻。”夏泽苍咬牙道。

    “唐少陵也是?”夏泽天若有所思。

    “是孤想差了。”夏泽苍一声冷哼,“少陵就算再爱一个女人,也不可能赌上自己的所有,他的生命,他的家国,他的骄傲——除非,不是女人,是妹妹。血脉相连,亲表妹!”

    “皇兄觉得欧阳慧和秦绾是一个人?”夏泽天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夏泽苍冷笑道,“欧阳慧死前,世人眼中何尝有秦绾这个人?一朝成名天下知——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绝世奇女子。”

    “皇兄的意思是,欧阳慧没死,然后改头换面,用秦绾的身份重新出现,翻手弄死了李钰?”夏泽天咽了口口水,脸色发白。

    “秦绾是个疯女,锁在小院十九年,即便是稍有不同,只怕连秦建云都认不出自己的女儿,而她身世高贵,正好补上了欧阳慧最欠缺的弱点,岂不是个再好不过的替身?”夏泽苍说道。

    “可是,有易容术能做到这一点吗?”夏泽天道。毕竟,这不是一天两天,秦绾横空出世已经快有两年了,难道这两年来她一直顶着一张别人的脸吗?

    “圣山三十六宗门奇人无数,不说易容,就是完全给人换一张脸的医术,也未必没有。”夏泽苍冷冷地道,“连尸体都被烧掉了,又有谁能确定,死于猎宫箭阵的人,真是欧阳慧?”

    “那……废太子倒台,她为什么还要用秦绾的身份?”夏泽天下意识地道。

    “是不能。能给人永久换一张脸,不代表还能换回来。”夏泽苍一边说着,思路更见清晰,“何况,她以秦绾的身份做了摄政王妃,恢复成欧阳慧,要如何向世人交代?只要无名阁承认她是欧阳慧,在外界,安国候嫡女秦绾的身份可比出身草莽的欧阳慧好用。而且一旦这事揭露,她到底算是秦氏女还是江氏女?安国候要不要找亲生女儿,如果真正的秦绾是死了,他是要报仇,还是继续认仇人为女?江辙孤家寡人,他反而不会在意义女的名分。”

    “皇兄……你会不会是想多了?”夏泽天有些气短。

    这些猜测也未免太惊悚了,写话本子都没这么跌宕起伏的。

    “想多了也没关系。”夏泽苍淡淡地说道,“就算是假的,说成真的就可以了。”

    夏泽天愣了愣,眼神中闪过一丝思索,隔了一会儿,慢慢地点点头。

    “南楚一灭,西秦最大的敌人就是东华了。”夏泽苍说道。

    ·

    楚京城内,如果秦绾知道夏泽苍的话,定然也要吃惊,因为除了几个细节之外,夏泽苍的猜测基本上都是正确的。轮回蛊的存在太神奇,一般人也不会想到借尸还魂,也只能往易容上猜了。

    不过,这会儿秦绾正忙着准备花会。

    上官纯已经把名单送了过来,秦绾还算比较满意。虽然有些疏漏,但并非是态度问题,而是能力不足,毕竟是头一回自己办事的小姑娘,上官纯也并非是天资卓越的人物。对秦绾来说,愿意努力就行。

    修改后的名单让听潮送了回去,秦绾干脆把筹办花会的任务也交给了上官纯,索性看看小姑娘有多少能力。

    然后闲下来的秦绾就跑去了骚扰李暄办公。

    “所以,你要是真这么闲,就把这些看了,早点结束,一起出去走走。”李暄无奈地推了一小半奏折过去。

    这里有一部分是江辙派人送过来的,更多的是南楚落入东华的半壁江山事务,就说最急迫的,沿途大大小小的州郡,那么多的官员,就连地方守军,这里三千那里两千的,加起来都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才不要。”秦绾拉了把椅子坐在他身边,很认真地……把李暄的头发编成一缕缕的麻花辫。

    李暄抽了抽嘴角,虽然他也不是介意秦绾太闲,就算心爱的妻子只是在这里陪着他,那些枯燥的折子看起来也有趣很多。前提是——能放过他的头发吗?

    “不好看吗?”秦绾转头去看莫问,一脸的无辜。

    “……”莫问顿时黑了脸。

    这是该回答“好看”还是“不好看”,前者得罪王爷,后者得罪王妃,怎么王爷的贴身侍卫这么难当?准还不如执剑呢,跟着王妃多逍遥自在……

    “别总是欺负我的侍卫。”李暄一声低笑。

    “你要欺负回来吗?”秦绾看他。

    “要。”李暄回答得理直气壮。

    然后莫问目瞪口呆地看着王爷一把捞起王妃披散的长发,动作迅速地打了两个死结。

    “噗哈哈哈……”秦绾怔了怔,随即笑弯了腰。

    “好了,现在公平了。”李暄很淡定地继续拿过一本折子来看。

    莫问无语,只想说你俩都几岁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给杜太师看到了又要多吐几口血了。

    “紫曦。”李暄忽然道。

    “嗯?”秦绾一边解着头发,一边应了一声。

    “跟西秦达成合议后,我们要返回东华,你说南楚这边谁来主持大局?”李暄问道。

    “问我?”秦绾睁大了眼睛。

    “嗯,问问你,你舅舅和你表弟,你留哪个在南楚?”李暄批完手上的折子,放下笔,转过身来,神色间很认真。

    南楚的皇族自然是要全部带回东华安置的,但南楚这边也需要一个旧人来安故臣之心,临安王父子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留一个带走一个也是牵制。

    “让舅舅留下。”秦绾毫不犹豫道,“阿策还嫩了点,现在担不起这么大的摊子。”

    “那么……你觉得,东华谁能压制临安王?”李暄一摊手。

    秦绾本想说自己留下三五个月的,把南楚的国土彻底收复了再回去,但看到李暄那一脸的控诉,顿时恍悟过来他问这个问题的真正原因——李暄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做最妥当,只是单纯不想分开这么久罢了。

    “舍不得我?”秦绾一想通,顿时心情极好,笑眯眯地凑了过去。

    “舍不得。”李暄用手指戳戳她的脸,认真道,“不开心。”

    “好嘛,我想想别的办法。”秦绾搂着他的脖子低笑。

    好吧,其实她也挺舍不得,新婚总是聚少离多,哪能真的不在意呢。所以……谁?还有谁能留下来?

    一旁的莫问眼观鼻鼻观心,身姿挺拔。

    王爷,王妃,属下……能站到外面去吗?

    ------题外话------

    错字待修。

    顺便有人要猜猜最后谁管事吗?猜对有奖,哈哈哈……挺好奇有没有人想得出来。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