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一章 那就反悔吧
    天亮时分,处理完这一夜变故的上官英杰父子这才带着一脸疲倦走进小院。

    毕竟死了不少人,想要把这件事完全压下去,不透出一点儿风声,需要动用的力量也绝对不少。

    “舅舅。”秦绾叫了一声,抬起头来,眼中还带着血丝。

    “他怎么样?”上官英杰走到床前,好奇地打量着昏睡的陌生青年。

    这是那个危险的男人的真面目吗?看着挺年轻的,策儿说他姓唐……姓唐……呃,不太可能吧?

    “挺麻烦的。”苏青崖拔出最后一根针,擦了把汗,回头对着秦绾说道,“我要把他身上的毒过一部分到你身上。”

    “一部分?全部不行吗?”秦绾脱口而出。不管什么毒,到了她身上就不叫毒啊!

    “你以为所有的毒都是醉清风?”苏青崖没好气道,“能过毒的话,我还研究什么解药,都让你吃了得了。过毒是最后不得已的办法,原本我是准备着一年后找不到解药再用的,谁知道这才大半年就要走这一步了。”

    “过毒有什么后遗症吗?”秦绾神色一凛。

    “表姐,就算要过毒也不需要你冒险啊。”上官策弱弱地插了一句。

    “这毒需要用鹊桥花解,毒中也含有鹊桥花,和醉清风在性质上有些相似,但效果又截然相反。”苏青崖没理会上官策,继续解释道,“毒性存在于内力之中,醉清风之毒很活,找个替死鬼就能完完整整地把毒性传给另一个人,可这种毒正好相反,它和内力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只要还剩下一丝一毫,都会迅速再生,尤其去掉一部分毒素后,剩下会潜伏更深,所以,过毒这种方法只能使用一次。”

    “先救急吧。”秦绾无奈。

    “你曾经给南宫廉和沈醉疏过毒,但他现在没有知觉,没法运功配合,我用针刺激他的内力运转。”苏青崖说道。

    “知道了。”秦绾拉起唐少陵的右手,与他掌心相抵。

    “绾儿!”上官英杰忍不住叫了一声。

    “舅舅不用担心,我百毒不侵。”秦绾这才想起来,安慰了一句。

    上官英杰一愣,不由得哑然。也是,若是会有伤害,苏青崖怎么敢用这样的方法。

    苏青崖没有任何废话,一扬手,几根银针落下。

    秦绾的神色间一片凝重。上一次她为南宫廉和沈醉疏过毒是互相配合的,但这一次,是她主动从唐少陵体内吸收带毒的内力,就算有苏青崖的银针锁脉控制内力的流向,也困难许多。

    “王妃,叶将军到了。”门外响起慕容流雪的声音。

    “进来。”秦绾答道。

    门一开,慕容流雪和叶随风走进来,一看屋内的情形,顿时放轻了手脚。

    苏青崖搭上叶随风的脉门,很快松开,脸色也放缓了些:“毒素很稳定,没有扩散,至少三个月内不会有变化。”

    “连我都没事,为什么唐公子会提前发作?”叶随风不解道。

    “李键用这毒是对付李暄和紫曦的,当然是功力越深、使用越多、发作越快。”苏青崖一声冷笑,“我早跟他说过后果了,是他自己当耳边风。”

    于是,众人都是一脸无语加牙疼的表情看着床上的唐少陵,这个的确是自己作死的啊!

    秦绾咬了咬嘴唇,心底有些酸涩。

    “你也不用自责,是他知道后果还要去做,那就是他自己认为值得。”苏青崖又转头对着秦绾说道。

    “我知道。”秦绾无奈地苦笑。

    “三个月啊……”叶随风苦着脸道,“苏神医,要是三个月后还找不到解药,我会怎么样?”

    “不是三个月,是九个月。”苏青崖又插上几根针引导唐少陵的内力,淡淡地道,“你也有一次机会,能让紫曦帮你散去一部分毒素,再拖半年时间。即便真到了最后,你……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不是什么大问题?”叶随风瞪圆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毒和内力纠缠在一起,密不可分,无法过毒,是因为过毒的过程其实是在两个人之间形成一个小周天,不管怎么交换,体内总会有一丝内力残留,那毒就不可能去得干净。”苏青崖解释了一句,看着他,又凉凉地说道,“真要是没有解药,把内力废了就行了,我自有办法让毒素随着内力一起逼出体外,保证不会有后遗症。”

    “自废武功?”叶随风震惊。

    “对你来说,武功有那么重要吗?”苏青崖诧异道。

    “好像也是啊?”叶随风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头,忽然就觉得身上的毒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不就是自废武功吗?他是叶家子弟,原本就不需要靠武功出人头地,何况他那两手自学的三脚猫功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废就废呗,不心疼!再说了,他的武功是为了王妃废的,王妃心存愧疚,难道会不在其他方面补偿他吗?算起来,完全不吃亏啊!

    “但是……他不行。”慕容流雪的目光落在唐少陵身上,无奈地叹息。

    秦绾默然,她就算废了自己的武功也不能废了唐少陵。因为对她来说,武功同样不是重若生命的东西,拥有的时候虽然是一件非常好用的武器,但没有了也会有没有的办法,只是有点愧对师父的教导罢了。然而,就像是慕容流雪说的,唐少陵不行。

    失去武功的唐少陵,就像是失去了他的骄傲,只怕他宁愿毒发而死。

    “够了。”苏青崖手指一动,收回了银针。

    秦绾松手,缓缓运功一周,让轮回蛊吃掉毒素。不过,或许是因为这种毒和醉清风性质类似,对于提升功力的效果不如预期。

    “所以,解药解药的,倒是需要什么?”上官策忍不住问道,“有苏神医在,还有解不了的毒吗?”

    “找不到主药。”苏青崖咬牙切齿,眼中也闪过一丝不甘。

    他自负医毒双绝,世上的毒除非是触之即死连救治都来不及,否则就没有他救不回来的人。可李键这一招确实踩中了他的死穴:知道怎么解有什么用,直接断绝了一种无可替代的主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医者!

    “主药是什么?”上官策追问,也有些不可置信。表姐是东华的摄政王妃啊?以倾国之力,有什么东西是找不到的?

    “灭绝了鹊桥花的,不就是你们南楚吗!”苏青崖怒道。

    “呃……”上官策哑口无言,又很委屈。

    醉清风的一段公案他还是知道的,可是鹊桥花被灭绝的根本原因不就是因为你用它灭了人家满门,搞得人人自危吗?

    苏青崖也知道自己是迁怒,一声冷哼,不说话了。

    “王妃!”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侍卫急促的呼喊声。

    “什么事?”秦绾正心烦着,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王妃,王爷来了!”侍卫喊道。

    “哪个王爷?让他一边儿呆着去,本妃没空!”秦绾怒道。

    如今的楚京里,除了上官英杰,不管哪个王爷她都没时间应酬!

    “啊?可是……”侍卫显然是懵了。

    “可什么事?滚!”秦绾暴躁。

    “怎么这么大火气?”下一个,房门却被人若无其事地推开了,然后是平静的声音,“紫曦想让本王去哪儿呆着?”

    “你……”秦绾傻傻地看着来人,一脸的震惊,半晌说不出话来。

    “回魂了。”李暄淡定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你怎么来了?”秦绾一下子跳了起来。

    “九成是又抛下了大部队。”苏青崖冷声道。

    “我不放心。”李暄温言回了一句,目光却始终注视着秦绾,仿佛这屋里其他人全都不存在。

    “胡闹。”秦绾怒视他。

    “放心,我心里有数。”李暄抓着她的手按了按,又来到上官英杰面前,微笑行了半礼,“舅舅。”

    上官英杰的眼神很是复杂,一方面,对于如今南楚的形势,他肯定应该对李暄恨之入骨。然而,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感慨外甥女的好眼光。姐姐的女儿,确实遇上了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啊,至少比姐姐亲自挑选的秦建云靠谱。

    “他怎么样?”李暄又问道。

    “不太好。”秦绾的眼眶有些发红,低声把苏青崖的诊断重复了一遍。

    上官英杰看看他们,又看看唐少陵,脸色很古怪。怎么看,这关系都很纠结的样子。

    “鹊桥花被灭绝后,东华一直没有找到过,不过,这原本就是生长在南楚的植物,或许在南楚更容易找到残存的。”李暄沉吟道。

    “一直有派人在南楚寻找,只是没什么效果。”秦绾苦笑。

    她寻找鹊桥花甚至在猎宫之变以前,只不过当时是为了圆苏青崖重现醉清风的心愿。

    “这样找太慢了。”李暄转过头,吩咐道,“随风,去出一道告示,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能献上存活的鹊桥花,赏金万两,封爵、承袭三代。若是奇人异士另有所求,只要本王能做到的,都答应他。”

    “啊……”叶随风瞠目结舌。

    赏金封爵倒是不稀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嘛,可是后面的那个承诺……李暄可不是普通的王爷,他是摄政王啊!他的承诺,几乎等同于皇帝金口玉言,就比如说,如果现在上官英杰拿着鹊桥花来要求东华从南楚撤兵,李暄是答不答应?

    “去吧,用最快的速度传遍楚地。”李暄很平静地挥了挥手。

    “是,王爷。”叶随风恍恍惚惚地出去了,脚下都在飘。忽然感觉自己这条小命……好值钱啊!

    “你不用这样。”反倒是秦绾忧虑道,“万一有人提出些不合理的要求,比如要你自残什么的……怎么办。”

    “那就反悔吧。”李暄连犹豫都没有,却给了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

    “什么?反悔?”秦绾愕然。

    “本王难道还需要公告天下别人提了什么条件不成。”李暄眨了眨眼睛,表情更见无辜,“既然敢提条件,想必手里真有鹊桥花,有了线索,从此人入手,还怕找不出来?毕竟这是成活的植物,可不是什么丹药珍宝,可以随便往暗格里一扔。”

    “……”屋里的人都风中凌乱。

    王爷您把背信弃义说得如此理所当然,真的好吗?

    “本王很感激能找到鹊桥花的人,自有重谢,不过……不接受威胁。”李暄冷冷地道。

    上官英杰一挑眉,对李暄的为人处世又多了几分把握。

    有情有义,但是当断则断,枭雄之姿!

    “你学坏了。”秦绾抱怨道。

    “跟王妃学的。”李暄微笑。

    “行了,他需要安静,你们都出去。”苏青崖忽然道。

    “那就麻烦你了。”秦绾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李暄来都来了,很多事就要重新安排。上官英杰父子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去。

    等最后一个慕容流雪出去关好门,苏青崖这才一声冷笑道:“都听到了,以后少找点麻烦,李暄脾气够好了。”

    “哼!”闭着眼睛的唐少陵继续装死,脸色扭曲,心里憋屈得想骂脏话。

    为了妹妹受伤中毒哪怕身死他也无怨无悔,可是因此欠了李暄的情,简直……太恶心人了有木有!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