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身医术纵横都市〕〔永夜君王〕〔大清隐龙〕〔第一狂妃〕〔家有纨绔子弟〕〔九龙道祖〕〔重生之大胃王〕〔投出个未来〕〔万界神豪都市行〕〔北宋的无限旅程〕〔入骨宠婚:误惹天〕〔抗日之神枪手〕〔花都修真高手〕〔我是老婆的召唤兽〕〔废材狂妃:邪王盛〕〔重生警花军嫂〕〔九连山庄〕〔我的秘密女上司〕〔一本正经的大修仙〕〔冰火法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九章 来多少杀多少
    “王妃说什么,小女听不明白。”兰蕙勉强笑了笑,放在膝头的手下意识地抓紧了裙子的布料。

    “你以为,不用内力,不用轻功,不用招式,本妃就看不出来你会武功?”秦绾挑了挑眉,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又道,“你明明武功不弱,偏要刻意隐藏,难道不是因为心里有鬼?”

    “所以,我若是大方表现出来我会武,王妃反而不会怀疑吗?”兰蕙苦笑。

    “不,看到你的剑的时候,本妃就知道你和西秦有关系了。”秦绾答道。

    “为什么?”兰蕙不禁睁大了眼睛,“我的剑怎么看都不像是凶器吧!”

    “问题不在于剑,而是彩绸。”秦绾点了点她放在小桌上的短剑。虽然说,那对无锋的短剑也不是普通货色。

    “彩绸?”兰蕙茫然。

    这彩绸是出师的时候师父给她系上的,可确实只是个装饰,也许配合剑法有遮挡视线的作用,可本身也就是普通的五彩丝绸而已,更算不上是有杀伤性的东西。为了剑舞更吸引人视线,所以她也没拆下来。

    “你大概不知道,本妃的……义母,出身西秦彩剑门,若是她还在世,或许你要叫她一声师伯。”秦绾淡淡地说道。

    “!”兰蕙睁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做梦都没想过竟然会是这个原因!

    “看在你出身的份上,好好认个错,刚才的事本妃就不追究了。”秦绾加了一句。

    “我没错!”兰蕙怒道,“我是楚人,堂堂大楚男儿面对亡国之辱既然没有血性,我一介小女子,就算今日血溅宫廷又有何妨!”

    “闭嘴!”秦绾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找死,你还想让你母亲、你全家都一起陪葬?”

    “我……”兰蕙语结了。

    “本妃从不小看女子,也欣赏你有舍身报国的气节,但是,你以为夏泽苍的承诺会兑现?”秦绾冷笑。

    “没有承诺。”兰蕙说道。

    “也许你觉得是交易……不过,以夏泽苍的老谋深算,你被他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秦绾道。

    “他答应过的……”兰蕙脱口而出,但话说到一半就反应过来,赶紧咽了回去。

    “呵呵。”秦绾掩唇轻笑。

    “小女还有一事不明,求王妃赐教。”许久,兰蕙咬牙道,“凭什么,小女就不能是为了南楚行刺,偏要受西秦指使!”

    “这个么……一半几率吧,本妃只是随便问问,是你自己承认的。”秦绾一耸肩,轻飘飘地说道。

    “你!”兰蕙震惊。随便问问……她居然是随便问问!

    “毕竟,以夏泽苍的手段,最好猜的就是这招了。”秦绾轻笑,“以南楚的名义来行刺本妃,成了是最好,城内的东华军想必要与南楚拼个你死我活,就算不成,也能挑起本妃和南楚的矛盾,制造内乱。说得好听点呢,这个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难听嘛,这些全是本妃玩剩下的手段了。”

    “……”兰蕙哑口无言。

    “那绾儿现在是不是很危险?”临安王妃急道。

    “舅母放心,想杀我哪有这么容易。”秦绾很淡然,“兰小姐选这个时候,不就是因为女眷的宫宴,本妃不方便带着护卫吗?想必是兰小姐认出了本妃的护卫了吧。”

    “是。”兰蕙笑得很苦,“不说飞花谷的慕容谷主名满天下,就少有人不认得,另一位虽然戴着易容面具,可是……小女在彩剑门学艺十二年,多次随家师参加英雄宴,就算隔着一张面具,又怎么会认不出唐少主。”

    想在唐少陵和慕容流雪面前行刺秦绾?别说是她了,就算她那个号称彩剑门第一高手的师父都不敢说有三分把握。

    “英雄宴啊。”秦绾摸了摸下巴,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位兰小姐有没有想过当她嫂子呢?

    “可是,和西秦合谋,这不是与虎谋皮吗?”临安王妃不客气道。西秦,何尝不是吞了南楚的半壁江山,难道还会好心地吐出来?

    “若是能成功,小女当然不会隐瞒。”兰蕙傲然答道,“夏泽苍大肆招募高手,小女是彩剑门弟子,与他在英雄宴上有过一面之缘,又是女子,容易混到王妃身边,他当然抱有极大希望,对小女非常信任。”

    “夏泽苍不知道你是南楚贵族之女。”秦绾笑道,“你想挑拨东华和西秦开战,让南楚在夹缝中求存,或许能挣得一线生机。”

    兰蕙默默无语,她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只是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把梦打醒了。就算用上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可她连摄政王妃的一丝油皮都没擦破。

    “天真。”对此,秦绾只给了两个字评价。

    “可是,西秦绝不可能只派一个小女孩来行刺。”临安王妃忧心忡忡地道,“要不,再多带些侍卫吧。”

    因为清河公主的关系,事到如今,临安王府和秦绾其实已经绑在了一起,再没有回头路了,于公于私都不希望秦绾出事。

    “对那些刺客来说,侍卫不管用。”秦绾不屑地轻笑,又道,“舅母也要嘱咐舅舅不要落单,毕竟,虽然效果差一些,可冒充东华行刺舅舅也是个办法,同样能挑起一部分内乱。”

    “知道了。”临安王妃沉重地点点头。

    宫宴继续,接下去也有一些闺秀或是自己想攀高枝,或是迫于家族压力,出来献艺,但也没有一个如兰蕙的剑舞一般让人眼前一亮。

    秦绾其实挺遗憾的,若非这个兰蕙是刺客,她真是挺欣赏这姑娘的。

    只不过,下面坐着的夫人们看向兰蕙的目光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了,只是一支剑舞,居然被摄政王妃看中,一直坐在王妃身边,这运气实在是好得过头了!自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美貌如花的女儿究竟哪点不如那个在乡下长大的野丫头了?

    兰蕙是习武之人,对视线非常敏感,尤其那些视线都恶意满满,几乎要把自己全身都戳成筛子了,整个宴会下来坐如针毡,背后都被汗水浸透,就算刚刚行刺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

    只有毫不知情的兰夫人,又是惶恐,又是惊喜,还要无视旁边的夫人投过来的各种视线,滋味自己知道。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兰蕙正犹豫自己要怎么办,就听秦绾说了一句:“跟上。”

    于是,无数火热的、满是嫉妒的视线又盯住了她。

    这丫头哪点好了,让摄政王妃如此青睐她?若说是因为王妃喜欢剑舞,可去年她也没多喜欢上官纹啊!

    兰蕙有苦说不出,在母亲欣慰的注视下,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秦绾一起出宫。

    在秦绾的暗示下,听潮把看见了那枚暗器的侍女都敲打了一遍,于是毫不知情的陆臻笑眯眯地把人送回了临安王府。

    把临安王妃送回自己院子,秦绾又看了兰蕙一眼,淡淡地笑道:“走一走吧。”

    她选的是一条平时很少有下人经过的小路,只有听潮远远跟在后面。

    “王妃想如何处置我?”兰蕙走在她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忍不住问道。

    她的短剑秦绾都还了她,身后又只有一个听潮,让她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

    如果、如果这个时候刺出一剑……

    短短一段幽径,兰蕙心里天人交战,几经犹豫,握着剑柄的手满是冷汗。

    “你说,夏泽苍派了多少刺客来?”秦绾忽然笑问。

    “不知道。”兰蕙很老实地摇了摇头,“不过,就算关闭城门,也挡不住高手,听说夏泽苍对整个江湖发出了悬赏令,想必会吸引来很多人。”

    “这是气疯了吧?”秦绾诧异地一挑眉。

    她能想到夏泽苍很生气,不过派刺客就算了,悬赏令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当初苏青崖席卷南楚钱财想用来悬赏李钰很难,大部分的杀手组织也是不敢接的,只有没有牵挂的独行客才敢动手。夏泽苍是一国太子,他的悬赏敢接的人会多些,但也有限。毕竟,接了这悬赏就要承担东华一个国家的报复,而西秦……未必会袒护他。

    兰蕙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连杀心都淡了。

    被坑成这样,能不生气吗?太子殿下没一气之下直接挥兵攻打京城就算他脾气好了。

    “算了。”秦绾一摆手,又道,“倒是你,还打算杀我吗?”

    “我杀不了你。”兰蕙闻言,犹豫了一下,终于慢慢放松了剑柄。

    是啊,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是自己能力不够,所以……就这样吧。

    她听说过摄政王妃的名号,高手榜第一的秦紫曦,但真正动手之前,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只可惜,有些事尝试过就知道,这其中的差距是用尽手段也无法弥补的。

    “那就是还想杀。”秦绾遗憾地叹了口气。

    “王妃要把我关进大牢吗?还是直接砍头?”兰蕙倔强地抬起了下巴。

    “你就先在王府住上几日吧,本妃会派人前往兰将军府上告知。”秦绾淡淡地说道。

    说话间,她们已经绕过花园,回到了秦绾居住的小院。

    “呯!”院门直接洞开,只是开门的人很暴力。

    “干嘛?”秦绾没好气道。

    依旧是一身黑衣,戴着面具的唐少陵站在院子中间,身上流露出的寒气几乎凝成实质,首当其冲的兰蕙不禁脸色惨白,冷冷地打了个寒战。

    “收敛点,别吓坏了小姑娘。”秦绾干咳道。

    “她是刺客。”唐少陵提醒道。

    “唐、唐公子……”兰蕙勉强叫了一声,只觉得双腿有些发软。

    “就这模样,还学人当刺客,敢杀人么?”唐少陵嗤笑。连这点杀气都受不住,显然是手上没沾过血的,这样的千金小姐,真以为杀人这么容易?不过,这样还能把他认出来,应该对他很熟啊?

    秦绾也没兴致提醒自家哥哥这姑娘八成还是他的仰慕者,只道:“我有事要你帮忙。”

    “绾绾对我还用说帮忙吗?”唐少陵果然被她一句话引走,没心思理会兰蕙了。

    秦绾一挥手,让听潮把人带下去安置,刚要开口,门外急匆匆冲进来一个人,让她脱口叫道:“舅舅?”

    “王妃说你遇刺了……没受伤吧?”上官英杰道。

    “没事,一个小姑娘哪儿伤得着我。”秦绾笑着安抚。好吧,唐少陵这边肯定也是舅母通知的。

    “没事就好,以后出门还要多带护卫。”上官英杰叮嘱道。

    秦绾乖巧地点头,转头道:“所以,辛苦一下,这几天贴身保护我吧,尤其是晚上。”

    “……”唐少陵愣住,好半晌也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眨了眨眼睛,又伸出一只手,很木然地摸了摸秦绾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喃喃自语,“没发烧啊?”

    “想什么呢!”秦绾又好气又好笑地拍开他的手,“不就是让你保护我一下,平时不是最积极了吗?”

    “可不就是因为平时你太嫌弃了吗?就差没让我离你越远越好了。”唐公子也觉得很委屈。他哪是不愿意保护妹妹,他愿意死了还好吗?还不是妹妹总嫌他碍事,各种理由甩开他么。这次妹妹突然说要他贴身保护,他几乎要怀疑妹妹是别人易容乔装的了。

    “……”上官英杰听得抽了抽嘴角,虽然他还不清楚这个青年是什么人,但至少知道他很厉害,可是……迟疑了一下,他才开口,“可是绾儿,他是男子,晚上不合适吧?”

    “我哥哥,王爷知道的。”秦绾为了省事,直接把表字去掉了,不然表哥表妹还是很不合适啊。

    “绾绾终于肯叫我哥哥了!”唐少陵幸福得声音都发甜了,完全没有之前那个冷酷剑客的半分气质,让人不忍直视。

    上官英杰还在疑惑秦绾哪来的哥哥,不是听说安国候那个庶长子是从文的吗?不过既然是李暄都默认的,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你认真点啊。”秦绾拍开唐少陵的脸,沉声道,“夏泽苍发布悬赏令要我的命,来的人估计会很多。”

    “来多少本公子杀多少!”唐少陵眼中的杀气闪过,冷哼道,“夏泽苍……等我腾出手来再收拾他!”

    “你要怎么收拾他?”秦绾一撇嘴,“西秦现在没了太子对我们也不是好事,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想杀他呢。”

    何况,唐少陵就算再生气,怕是也不会杀了夏泽苍——若是夏泽天干的倒是有可能。她这个哥哥看着凉薄,其实骨子里很重情义。

    “嗯……”唐少陵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正色道,“我决定把他剥光了挂在城头上,绾绾觉得怎么样?”

    “你还是杀了他吧。”秦绾吐槽。

    夏泽苍大概也宁愿你杀了他,真的!

    玩笑过后,还是上官英杰担忧道:“要不要加强王府的守卫?”

    “不必了。”回答的却是唐少陵,“跟苏青崖要点毒药,我一个人就够了。”

    “一个人?”上官英杰皱眉,“就算你武功再高,可一个人要防备随时会出现的刺客,也实在是……”

    “那就给他们机会。”唐少陵打断道。

    “什么?”上官英杰以为自己听错了。给……刺客机会?

    “绾绾,相信我,西秦的悬赏令我比你清楚。”唐少陵对着秦绾解释道,“这世上,就算武功再好,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件事要用最快、最干脆的手段速战速决,否则后患无穷。”

    “要我怎么做?”难得看见哥哥认真的表情,秦绾也有些新奇。

    “这三天,你白天尽量呆在军营里,让慕容跟着你,没有刺客敢在大军之中对你动手,然后晚上……把王府的守卫都调开,让他们来。”唐少陵道。

    “你认真的?”秦绾惊讶地看着他。这是要逼着那些刺客只能晚上扎堆地来啊!

    “当然。”唐少陵挑眉,“震慑那些鼠辈的唯一办法,就是一次性杀得他们不敢再来!”

    一句话,威武霸气。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女总裁的读心神医〕〔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