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六章 宫变
    “说起来,陛下的这些暗卫,还真是有点儿欠调教啊。”秦绾忽然道。

    “什么意思?”皇帝脸色一沉,手里的那些纸条都捏成了团。

    “没什么,就是觉得……皇后娘娘在陛下身边二十多年,难道就真的什么都没做过?”秦绾漫不经心地说道。

    皇帝闻言,眼神猛地一缩。

    他怎么就能忘记了,二十多年太子妃,还有一年皇后,自己身边,这宫里,到底有多少西秦安插的细作了?说到底,连他这个皇帝都还在思考,暗卫怎么有胆子刺杀秦绾?

    “想这么多干什么,问问不就知道了。”唐少陵一撇嘴,人已经窜上了房梁,“噼噼啪啪”瞬间打落下四个暗卫。

    “住手!”上官英杰脸色铁青。不管暗卫是否有异心,但二话不说就动手,这男人也未免太过胆大包天了,这么危险的人,别说南楚,就是秦绾……能制得住他吗?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片细如牛毛的针雨,不仅仅是他,最主要的目标,竟是朝着皇帝而去的!

    “大胆!”皇帝身前的两个老者一人上前抵挡,一人贴身守在皇帝面前。

    慕容流雪衣袖一挥,替秦绾扫开了打偏的余波,顺便帮上官英杰也挡了一下。

    “你们是要造反吗?”皇帝惊怒交加。

    “杀本妃太难,既然如此,不如试试杀陛下,到时候本妃就说不清楚了,京城,自然不能倒向东华。”秦绾脸色不变,淡淡地说道,“皇后虽然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但一个被困内宅的女人,有些事是做不到的,西秦在宫里必定有其他人,而安置这些人不被陛下察觉,才是皇后的作用。”

    “你早就知道?”皇帝咬牙切齿。

    “猜得到,毕竟,陛下既没有本妃的武功,也没有本妃的百毒不侵,这些针都是有毒的,一根就够了。”秦绾道。

    “你!”皇帝气结。

    “你说得不错,若是陛下被刺,哪怕知道与你无关,你也说不清楚,也许悲愤之下,京城会选择玉石俱焚,至少能为西秦大军争取时间。”上官英杰倒是冷静很多,“所以,你得保护陛下的安全。”

    “哪儿这么啰嗦,都宰了不就安全了!”养心殿内传来唐少陵飘忽的声音,伴随而起的是此起彼落的惨呼。当然,这也不是唐少陵一个人动的手,而是暗卫内部乱了起来,有人突然就拿刀攻击同僚,混乱之下,谁也分不清哪边是敌人,哪边是自己人,只能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谁过来砍谁。

    “公主就带了两名护卫进宫吗?”皇帝问道。

    “这不是陛下要求的吗?”秦绾一脸惊奇。

    “……”皇帝沉默。宫中当然有暗卫,有大内侍卫,有羽林军,可一时之间他也不能确定谁可信,谁不可信了,如今一定不会让他死的,居然是秦绾的人,也实在是个讽刺!

    不过,虽然话里嘲讽,但秦绾确实不能让皇帝死了,笑着挥挥手,让慕容流雪把苏青崖和上官英杰带到皇帝身边去一并保护——万一谁中了一根毒针,苏青崖救治起来也快点。

    “王妃?”慕容流雪有些不乐意。

    “慕容也当我是弱女子不成?”秦绾笑笑。

    “是。”慕容流雪不禁莞尔,最近习惯了做她的侍卫,却也忘记了,眼前的女子,真要打起来,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很快的,殿外也响起了交战的声音,夹杂着惨叫和呼喝,不知道是否整座皇宫都陷入了内乱中。

    “宫亦如,你真是……好本事啊!”皇帝怒极反笑,可以想象,要是皇后这会儿还在这里,只怕当场就要被掐死……不对!他猛地反应过来,既然暗卫有人叛变,那么,被暗卫押走的皇后,现在真的在他掌控之中吗?

    就在这时,殿外响起一个响亮的声音:“临安王策反暗卫,勾结东华,挟持陛下,我等奉皇后娘娘懿旨救驾!”

    “来了。”秦绾挑挑眉。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提醒!”皇帝怒吼。

    “刚才说了,陛下您也不信吧?”秦绾轻松地一耸肩。

    皇帝无语,也不能说出他会信的话来。哪怕皇后私通西秦,可那是皇族的暗卫啊,竟然被渗透了这么多人,只要一想这二十年来枕边人有多少次机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就觉得不寒而栗。

    “陛下,不能任由皇后煽动不知情的羽林军!”上官英杰急道。

    “那怎么办?”皇帝重重一掌拍在扶手上,没好气道,“你们和朕一起出去,那个贱人一定煽动朕是被你们劫持威胁的,要是……”

    后面的话没说下去,在场所有人也都知道,让皇帝自己出去,简直是送羊入虎口,到时候就真让皇帝被皇后劫持了。

    “呯!”最后一具尸体直接砸在皇帝面前的桌案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某人故意的。

    “……”皇帝深深吸了口气,真是敢怒不敢言。

    桀骜不驯的江湖人……真是统统都该死!

    “哎呀,这些是不打算反抗了,排队等本公子来杀的?”唐少陵反握着不染一丝血迹的鱼肠剑,斜眼去看殿中零零落落站着的五个黑衣暗卫。

    “这位……公子。”一个四十余岁、面目平凡的中年男子站出来,脸色很难看,“我等并非刺客。”

    “是不是刺客你说了算?”唐少陵翻了个白眼,一指距离最远的角落,“都去那儿呆着,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把武器全扔出来。别耍花样,否则本公子当刺客先弄死了再说。”

    “你!”暗卫脸上都闪过一丝怒色。

    皇帝沉默着没有反对,谁知道是不是有刺客假意效忠,想等一个能靠近的机会,一击致命呢?如今,也只有身边这两位暗卫的元老,先皇留给他的人还算能让他安心了。

    殿外的喧哗声更响了,似乎卷入的人越来越多。

    “我出去看看?”唐少陵回头问道。

    “自己小心点。”秦绾点点头。

    “放心,很快就回来。”唐少陵把殿门拉开一条缝,闪身钻了出去。

    “咚咚!”两支羽箭插在殿门上,若不是唐少陵关得快,怕不是直奔御座而来的。

    “简直……”皇帝脸色铁青。他继位之后,因为先皇的晴妃之乱,更是把宫内的内侍宫女侍卫全换了一大批,安插上的当然是他自己从太子府带出来的人,谁知道这次就是栽在了这上面!毕竟宫亦如只做了一年皇后,对皇宫的掌控力远不如太子府,若是不撤换人手,先皇留下的老人说不定还不会有今日之乱。

    “这个,借在下一用。”慕容流雪走到御座之后,摘下了墙上挂着的用作装饰的大弓。

    “这并非兵器……”皇帝愣了一下才道。

    “够结实。”慕容流雪拉了拉弓弦,满意地点点头。

    “可是没有箭?”皇帝茫然。

    “你们,来一个人,把地上的剑,包括你们自己的,都拿过来。”苏青崖忽然开口。

    角落里被指明的那个暗卫微一犹豫,又见皇帝身边的首领点头,这才捡起地上死去同僚留下的兵器,谨慎地用剑尖对着自己送了过去,放在移走了尸体的桌案上。

    慕容流雪拿起一把长剑,架在弓弦上,尝试着拉满弦,又放开。

    “轰!”猛然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剧烈撞击了殿门,大门摇摇欲坠。

    毕竟养心殿也不是金銮殿,殿门并没有那么坚固。

    秦绾虽然还在笑着,但眼底也有了一丝凝重。

    事情比预计的还要糟糕,因为皇帝身为太子时期常年卧病,太子妃宫亦如插手了太多,虽然秦绾有把握全身而退,可一旦退了,在京城的争夺上就很有可能让西秦占了先机,总是不甘心的。

    “轰隆!”再一次撞击后,两扇殿门轰然倒塌,逆光处,站着一个提剑少年,身后是厮杀的战场和燃烧的宫殿。

    “策儿?”上官英杰目瞪口呆。

    “怎么是你?”皇帝也愣住了,不由得看了一眼身边的上官英杰。

    要说别人也就算了,至少能分辨敌友,可上官策是怎么回事?外面都在传说临安王挟持皇帝,那上官策是什么想法?他是来救驾顺便大义灭亲,还是来接应父亲一起造反的?

    “你来做什么?”连上官英杰这一瞬都怀疑起来。毕竟,上官策连秦绾进宫的事都不知道,更加难以猜测到真相。无论他是来灭自己的还是灭皇帝的,似乎都很糟糕!

    “来救皇伯父和父王啊!”上官策一脸的理所当然,“对了,皇伯父,皇后娘娘好像是误会了什么,于是侄儿下令把她送回中宫了,一会儿皇伯父要帮侄儿解释一下啊。”

    “……”

    “……”

    皇帝和上官英杰面面相觑。

    “你怎么知道……”你父王没有造反。

    皇帝都没说得下去。

    “父王要是有控制暗卫的本事,我还会不知道嘛?造反的肯定是别人啦!”上官策一脸的理所当然,然后去看殿中其他人,目光落在秦绾脸上后,整个人像是雷击一下傻掉了。

    皇后说临安王勾结东华,他不信。但是、但是表姐真的在这里啊!勾结表姐……好像有可能哦?

    “混账!还不去把外面的战事平息了,把站在皇后那边的人全部抓起来!”上官英杰黑着脸骂道。自己儿子,眼珠子一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刚还想夸他一句变聪明了呢。

    “啊?”上官策眨眨眼睛,去看皇帝。

    父王这是要造反呢?还是不造反呢?

    “还不快去,照你父王的话去做!”皇帝又好气又好笑,之前的一缕疑心也化成了万般无奈,但也只能解释了一句,“是皇后要造反!”

    “啊?哦!侄儿立刻就去!”上官策被“皇后要造反”五个字打懵了,也没空细思一个无子的皇后造反是图什么,赶紧冲了出去。

    “哈哈哈……”秦绾终于忍不住笑弯了腰。

    “让公主……见笑了。”皇帝抽了抽嘴角,一头黑线。

    虽说托了上官策的福,危机基本解除,但这个脱线的娃居然是南楚的继承人……实在太丢脸了!

    “表弟赤子之心,未必不好。”秦绾笑道。

    皇帝叹了口气,默然无语。

    上官策的心性,若是太平盛世,必能成为一代明君,然而偏偏是在这个多事而英雄辈出的时代,不说比李暄和夏泽苍,就算比起北燕,他也是不如的。毕竟,北燕虽然还在内斗,可不管将来谁上位,都有圣山智宗的全力支持。

    正想着,忽然间,心口一阵熟悉的绞痛传来,让他身上的力气一泄,一下子摔回龙椅里。

    “陛下!”上官英杰惊道。

    反应最快的是苏青崖,连暗卫都没来得及阻止,一根明晃晃的银针已经插在皇帝胸口。

    “你做什么?”

    “放心,本公子还没打算一年里替第三个皇帝送终。”苏青崖一声冷哼,指尖又多了几根针。

    “有劳。”一片紧张中,还是换过一口气的皇帝开口阻止了暗卫。

    这个时候,恐怕最不想他死的就是秦绾了,而想到自己的命居然系在敌人手上,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也许……真的是算了吧……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