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界的东方小镇〕〔复制狂医〕〔情深似浅〕〔次元法典〕〔帝皇在世〕〔善良的恶霸〕〔九层仙莲〕〔红警大领主〕〔木叶之大娱乐家〕〔鬼王的退休生活〕〔行舟万界〕〔我的英灵系统〕〔修行高手在都市〕〔校道渡劫师〕〔冥王绝宠:嫡女狠〕〔市委大秘〕〔都市最强战医〕〔鬼医圣手:嫡女逆〕〔早婚晚宠〕〔透视小邪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四章 要你死
    “皇后可有什么要解释的吗?”皇帝面无表情地说道,“比如,西秦用来攻打顺宁的新式攻城弩?”

    “陛下就真的相信一个敌国的女人的话?”皇后看着他,一脸的绝望。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

    帝王多疑,何况是他这样因为身体原因,多年来就习惯了隐忍的人,一旦起了疑心,那就绝对不会轻易被消除。

    “好,臣妾这就去把那些藏书搬来,当面验证。”皇后一咬牙,狠狠地说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皇帝楞了一下才示意暗卫跟着一起去,又狐疑地看了秦绾一眼。

    “陛下的待客之道也未免太差了吧?连茶都没一杯?”秦绾微笑。

    皇帝觉得硬生生地咽回去一口血,顿了顿,终于还是吩咐了两句。很快的,李公公端着两杯茶进来,因为紧张,茶杯发出轻微的震动。

    “多谢。”秦绾毫不迟疑地拿起来就喝。

    “公主倒是不怕有毒。”皇帝忍不住一声冷哼。

    “本妃以为,陛下知道……我百毒不侵。”秦绾答道。

    当然,也就她一个人敢喝这茶,就算苏青崖也没动。有些毒虽然可以解,但就算一瞬间,野队身体有不可逆转的伤害,他还没兴趣用性命去开玩笑。

    “舅舅觉得,皇后娘娘真能把东西拿来吗?”秦绾忽然问道。

    “这……”上官英杰迟疑了一下才道,“若是虚张声势,这一招也拖延不了多少时间,没什么意义。”

    “是啊。”秦绾放下茶杯,似笑非笑地道,“不是为了拖延时间,那么……还能为了什么呢?”

    “就不能是因为,公主所说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吗?”皇帝说道。

    秦绾瞟了一眼过去,一声嗤笑,讽刺的意味简直丝毫不加掩饰。

    “陛下,时间是不是有点太久了。”上官英杰忽然道。

    “总要找一找吧。”皇帝停顿了一下才道。

    总不至于,皇后找了个这么蹩脚的理由后,直接逃跑了吧!这可是皇宫,是京城,能跑到哪里去?

    “回来了。”站在御前的一个老者忽然道。

    慕容流雪微微一挑眉,转头去看同伴。

    飞花谷最出名的绝学便是飞花摘叶皆可杀人,自然,听风辩位的本事也不错,可他也没听到脚步声,显然那两个皇家暗卫很不简单。

    “毕竟是一把年纪了,就算资质再差,用时间也堆出来了。”黑衣人背靠着窗台,抱着双臂,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哼!”那老者重重地哼道,“小辈狂妄!”

    “本公子有狂妄的本钱,自然不是你这无名之辈可比。”黑衣人当然是唐少陵。

    要说他的话也没错,不管那两人武功有多高,可身为皇族暗卫,一辈子都隐身于暗中,也许只有一个代号——可不就是无名之辈吗?

    “都闭嘴!”皇帝怒道。

    暗卫是不敢违背皇命的,而失去了挑衅对手的唐公子也失去了兴趣,又恢复成一副懒散的模样,站没站相地斜靠在窗台上,只是这个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是将坐在椅子上的秦绾揽在怀里的模样。

    “皇后娘娘把东西带来了。”两个侍卫抬着一口木箱子吃力地走进来,皇后跟在后面,脸上一片冷凝。

    “就是这些?”皇帝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若是真的,不但洗清了皇后的嫌疑,或许还能对前线的战事有用!

    “正是。”皇后抬起下巴,斜睨着秦绾,讽刺道,“不如,公主亲自来检查一番?”

    “飞花谷的东西,主人在此,何必本妃动手。”秦绾笑道,“是吧?慕容公子。”

    “不敢有劳王妃。”慕容流雪一欠身。

    “等等。”唐少陵忽然开口,顺手扯着他的袖子把人拽回来。

    “怎么了?”慕容流雪一怔。

    “本公子对你们争来争去的东西有点儿好奇,我来开……没意见吧?”唐少陵道。

    “呃……请便。”慕容流雪从善如流地后退。

    反正,现在也不是回收的时机,既然唐少陵好奇,让他去折腾也无妨。

    “那你可要好、好检查了。”皇后冷笑。

    见她之前还有心虚,这会儿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连上官英杰也不禁皱起了眉,直觉有什么不对。

    唐少陵走上前,看了看箱子上的锁,手一抖,半截鱼肠剑滑出袖口。

    上官英杰黑线,狠狠地瞪了秦绾一眼。还说什么不能带兵器进宫需不需要搜身,果然全是屁话!

    “咔嚓!”铁锁在削铁如泥的鱼肠剑下像是豆腐做的一样断成两截,随即,唐少陵手一翻,剑尖插进箱盖的缝隙中,用力往上一抬——千古名剑有灵,大概也要为他这毫不珍惜的使用方法而哭泣。

    然而,下一刻,他的动作让所有人包括秦绾在内都惊呆了——唐公子忽的抽身,一脚将整个箱子往皇帝那边踢过去,然后转身一个起落,抓起苏青崖就往大门方向狂奔,一边大喊了一句:“快走!”

    秦绾的反应很快,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她信任自己哥哥不会在这种时候乱来,几乎是在他冲过来的瞬间就起身,目的地同样是大门。

    “想跑?给朕……”皇帝下意识就以为他们是阴谋暴露想要逃跑了,震怒之下,正要开口让暗卫拿人,谁料,才刚说出几个字,那两个暗卫居然做了和唐少陵一样的动作,一个抓皇帝,一个抓住上官英杰,因为大门方向有书案遮挡,干脆直接跳了窗子。

    “轰!”身后气浪翻腾,破碎的木屑碎石纷飞,随即火苗一下子窜了上来。

    “这是怎么回事?”皇帝一脸的惊骇。

    尽管闪得够快,但他脸上还是被石子划出了一道血痕,龙袍都沾满了灰。

    上官英杰更狼狈,连王袍都被烧出了几个破洞。

    唯一毫发无伤连衣服都没乱的大概就只有秦绾一个人了。因为他们窜出殿门后,唐少陵毫不犹豫地往她身

    上一扑,用自己的后背替她遮挡了爆炸的余波和烟灰。

    慕容流雪只是稍慢了一步,就连长发都被烧焦了一小簇。

    “陛下,箱子打开的一瞬间,里面传出来火药的气味。”扶着皇帝的暗卫解释了一句,又惊骇地看了唐少陵一眼。

    那一丝淡淡的火药味,他们虽然第一时间闻到了,却没有立即反应过来,是看见唐少陵的动作后才醒悟的,这要是稍慢一步……两个暗卫互望着,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更何况,那个男人……在发现了火药之后,居然想都不想就往陛下这边扔,要是再慢一点,怕不是尸骨无存?想起就一身冷汗。

    两个老者看着唐少陵的眼神阴狠得简直要吃人。

    “皇后呢?”皇帝抹了把脸上的灰,愤怒地吼道。

    几条身影扑进了着火的御书房,很快就挟持着皇后出来,禀告道:“启禀陛下,皇后娘娘距离稍远,只是一时闭气,性命无碍,不过另一个女子以及两个侍卫……刚好在火药边上,连尸体都被炸碎了。”

    秦绾闻言,微微一声叹息。

    谁也没想到,二十年前小心翼翼用尽手段逃离皇后的灭口,过了二十年风光日子的方氏,最后居然死得这么意外。

    “这……这个毒妇!”皇帝看着昏迷的皇后,又惊又怒,还有一丝后怕。

    同床共枕二十多年,曾经,这个女人有多少次机会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要了他的命?只要想想就觉得脖子发凉。

    “咳咳咳……”猛地,皇帝脸上涌起一股赤色,随即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本来身体就差了,如今大怒之下,又烟熏火烤的,不发作才怪。

    “陛下!”上官英杰跌跌撞撞地冲过去。

    “嗯……”被扔在地上的皇后一声低吟,慢慢睁开了眼睛。

    不管怎么说,能不死总是不死最好,所以那个装了火药的箱子在侍卫抬过去后,皇后本人反而站在了最后面靠近大门的位置。

    这时候,宫中的大内侍卫、御林军都已经集中过来,将皇帝周围围得水泄不通,另一支军队急急忙忙开始扑灭御书房的火。倒是显得包围圈外的秦绾一行四人特别突兀。

    上官英杰带他们入宫本是秘密,于是这会儿,侍卫全体懵了。

    这里是前庭吧?是御书房吧?皇后娘娘就算了,这个女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刺客吗?

    “陛下也不想这事传扬出去吧?”上官英杰低声道。

    皇后行刺,还有可能是西秦的内应,传扬出去南楚真要成为大陆上的笑柄了。

    “带上皇后,去养心殿。”皇帝咬牙切齿,一挥衣袖,转身就走。

    上官英杰松了口气,目光从还坐在地上的皇后脸上一扫而过,打了个手势,立即又两个暗卫过来架起她就走。

    秦绾微微一笑,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跟了上去,倒是苏青崖的脸色有点纠结。

    “怎么了?”慕容流雪问道。

    “在想要不要给他扎上几针,否则一会儿还没说完直接就晕了怎么办。”苏青崖答道。

    “陛下龙体就不有劳了。”扶着皇帝的老者阴测测地说道,显然是因为唐少陵的行为,把这场爆炸也算到了他们头上。

    “龙体?”苏青崖一撇嘴,嘀咕道,“我也扎过两三个了,有什么了不起。”

    “……”所有人都无语,好吧您是神医,可您不觉得……您已经为两代皇帝送终了吗?

    一行人移动到养心殿,内殿除了两个老人,又多了四个面无表情的暗卫,而殿外则由羽林军重重包围,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上官英杰有些忧虑地看了秦绾一眼。

    “那么,继续吧。”秦绾仿佛不知道自己置身于包围之中,依旧一派从容淡定,“皇后娘娘私通西秦——-这件事陛下没有疑问了吧?”

    “贱人!”皇帝恶狠狠地瞪着被暗卫按着跪在地上的皇后,“这些年朕哪里对不起你了,竟然让你私通西秦还不够,还要置朕于死地?”

    皇后苍白的脸上还沾着爆炸的尘土,这会儿却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咳咳。”秦绾干咳了两声,一脸无辜地打断道,“这个么,本妃觉得,皇后娘娘想要的是本妃的命,至于陛下……只是刚好不巧而已。”

    “呵呵。”皇后尖锐地笑了起来,“听说东华出了个听政的摄政王妃,本宫原本还不在意,如果早知道……早知道……当初就该连你一起杀死!”

    “娘娘,想太多是病,得治。”秦绾一脸的怜悯,“你连我家王爷的一根汗毛都没碰掉,还幻想着能连本妃一起干掉呢?”

    “所以,皇后是觉得这次已经无法消除陛下的怀疑,为了西秦,索性孤注一掷干掉东华的摄政王妃?”上官英杰总结道。

    皇后一声冷笑,偏过头去,依旧是满脸的傲气。

    “把她拉下去,稍后再审,别让人死了!”皇帝挥了挥手。

    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想在秦绾面前继续自曝家丑了。

    暗卫一把抓住皇后的双臂反扭在身后,就像是拎一只小鸡似的,直接把人提走了。

    秦绾耸了耸肩,也不在意:“那么,麻烦解决了,可以谈谈‘正事’了。”

    “你想谈什么?议和吗?”皇帝的神色有点难看,虽然带着一丝屈辱,却也强行压了下去。

    目前的局势,其实东华军比西秦军更危险,若是秦绾提出的条件不踩到底线,他就只能先接受下来,再徐图后计。东华退兵,南楚才能腾出手来,按照和上官英杰商议的策略,坚壁清野,专心和西秦周旋。

    只要能挺过这一关,将来的事,谁知道呢。

    “议和……”秦绾一声嗤笑,淡淡地笑道,“陛下以为,还有议和的必要吗?”

    “什么意思?”皇帝沉声道。

    “很简单,本妃要南楚——开城,投降,没有条件!”秦绾脸色一正,斩钉截铁道。

    “放肆!”皇帝猛地站了起来。

    殿中的暗卫无不刀剑出鞘,形势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知青女配已上线〕〔太古龙神诀〕〔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