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一章 胆大包天
    数日后,楚京。

    不过短短的两个月工夫,楚帝的面容就仿佛苍老了十岁。

    其实,去年他继位的时候,南楚的势力并未有多少下滑,至少比东华太子逼宫、皇室几乎死绝的状况好了太多。然而,不到一年时间,翻天覆地。

    就在他还在忙着稳定朝政,安插心腹,消除先帝的影响的时候,皇室死绝的东华反而成就了一个没有任何掣肘的摄政王李暄!

    还有……秦绾那个女人……

    虽然是敌人,但楚帝也不禁感慨,不愧是清河的女儿啊!若是珏儿还在,能如愿迎娶她为世子妃,南楚一定会在下一代强盛到鼎点。

    “陛下,皇太弟与世子求见。”新上任的大太监李公公小心翼翼地禀告。而他的前任……万寿节后就被以玩忽职守的罪名处死了,同时被杖毙的还有一批太监宫女,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为血腥的一个万寿节了。

    “宣。”楚帝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

    很快的,上官英杰和上官策一前一后走进了御书房:“参见……”

    “不用多礼了,说说怎么办吧。”楚帝一抬手,直接丢了本折子过去。

    上官英杰只扫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什么,早朝上已经吵过一次,只是也没拿出什么可行的办法来。

    “原本调骠骑营北上就是为了保证顺宁不失,谁知道……”楚帝咬牙切齿道,“如今京城空虚,西秦铁骑指日南下,而南面……”

    上官英杰不禁默然。顺宁和崇州仿佛是约好了一样,几乎是同一时间陷落,别说现在京城无兵,就算有,也不知道该先支援哪一边。

    这回西秦和东华两路入侵,打得极为果决,而且各有底牌。东华的海船,西秦的新式攻城弩,无不说明了他们的处心积虑,就是为了一战先灭南楚。

    “皇伯父,北燕可有回音?”上官策忽然插口道,“唇亡齿寒,东华和西秦是盟国,若是灭了我南楚,下一个倒霉的肯定是北燕,他们不能袖手旁观才对。”

    “北燕倒是派了一支军队攻打西秦后方。”楚帝说道。

    “那?”上官策眼中闪过一丝希冀。

    若是能先逼迫西秦退兵,只剩下东华,或许还能一战!

    “北燕的军队十天才推进了不到百里。”楚帝苦笑。

    “虽然去年冬天那一战北燕元气大伤,但这会儿还出工不出力,他们不怕自己是下一个南楚?”上官英杰脸色一变。

    “北燕皇太子宇文忠主张全力救援南楚,然而……二皇子宇文孝和三皇子宇文仁却联手反对。”楚帝沉声道。

    “北燕的夺嫡之争已经到了枉顾国家利益的地步吗?”上官英杰心底一寒。

    “北燕皇虽然年迈,但还没这么糊涂。”楚帝无奈地笑,脸上尽显疲惫,“宇文孝引了麾下的谋士亲自上金殿陈述厉害,这是那人在金殿上的叙述,真的是个人才啊。”

    上官英杰接过那张抄录的纸,目光看过去,顿时神色复杂难言。

    ·

    “草民以为,南楚已病入膏肓,不可救。即便北燕全力相助,南楚不灭国,之后也没有了守望相助的实力,只能沦为附属,而到时候北燕在东华和西秦的夹击下必定势单力孤。为今之计,与其浪费兵力时间救援南楚,不如孤注一掷,挥兵北上,趁着三国混战,无暇北顾的档口,一统荒漠草原,将各部族纳入版图——草原部落全民皆兵,可以最快地增加北燕的实力。等到东华和西秦瓜分完南楚,北燕也有了与之对抗的实力。而此战后,东华和西秦的同盟必定瓦解,在利益争夺中失败的那一方,就是北燕最好的同盟对象。三国鼎立中,最强国必定被其他两国结盟针对,若无变故,大陆的局势至少可以稳定三十年,而到时候,北燕也能完全消化那些吞并的部族……”

    ·

    上官英杰只看到这里就默默地放下了纸,后面虽然还有出兵草原的各种规划,字字珠玑,但对于目前的南楚来说,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多少人都在看着圣山智宗这场以北燕皇室为舞台展开的继承之战,这一回合,冉秋心真是一败涂地啊。”楚帝捏紧了拳头,耳边仿佛能听到北燕朝堂上,那个清隽病弱的书生不疾不徐,侃侃而谈,而那一字一句,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南楚遭遇了没顶之灾。

    “虞清秋不愧是虞清秋,与其说他输给了秦绾,其实只是李钰输给了李暄,沉寂了近一年后,只两次出手就都是震动天下啊。”上官英杰苦笑。

    “皇弟,你说,秦绾放了虞清秋,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幕?”许久,楚帝才缓缓地开口道。

    “皇伯父是说,虞清秋是表姐的人?”上官策惊讶道。

    听到那声“表姐”,楚帝不禁挑了挑眉,但也没指责什么,只道:“虞清秋离开东华后,只做了两件事。挑动北燕皇子之争,逼迫宇文忠撤军,以致于东华夺回了嘉平关。然后这次压制了冉秋心,将北燕的兵力全部部署到了北面,掐断了我南楚最后一线希望——你不觉得,太巧了吗?就像是……他和秦绾配合默契似的。”

    “嘉平关一事暂且不论,但是……”上官英杰犹豫了一下才道,“这次的事,若是北燕真如虞清秋策划的那样吞并北方部族,至少在兵力上,绝对会成为大陆最强。秦绾做了这么多,就为了灭南楚成三国鼎立之局,不是她的作风。”

    “也是。”楚帝楞了一下,思考了一阵,不得不点点头,“为了拖住北燕在背后捣乱还有别的办法,这样确实会因小失大——这么说来,不管这场继承之争最后谁胜谁败,智宗都是选择了北燕的蛮子吗?”

    上官英杰无言,半晌,生硬地转过了话题:“皇兄,顺宁和崇州才是当务之急。”

    “你有什么想法?”楚帝叹息道。

    早朝上吵了半天,文官一力求和,什么送公主和亲、割地称臣都有人敢说,而武将虽然主战,却拿不出个可行的具体章程来!不得不说,去年的晴妃之乱,对南楚的军队造成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南楚并非真的无兵。”上官英杰沉默了许久才道,“从京城到顺宁郡,虽然无险可守,可沿途的州郡足以拉起一支十万人的军队来。随后坚壁清野,收缩防线,让西秦孤军深入,拉长战线。”

    “从粮道上下手倒是个办法。”楚帝点了点头。

    “可是……坚壁清野,沿途的州郡百姓怎么办?”上官策有些茫然。

    楚帝和上官英杰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无奈,上官策到底还是太嫩了点,也太天真,只可惜,现在的南楚,实在没有时间等他成长了啊。

    如今这种形势,想要打退敌军,不付出代价怎么可能的?

    若是能顺利截断西秦的粮道,西秦军当然会就地筹粮,只怕这一战过后,就算能打退敌军,北方的千里之地也要尸横遍野,没有十年二十年恢复不了元气。这还是能退敌的情况。

    “可是,这样和西秦军周旋,主将必须阅历丰富、智勇双全。”上官英杰又道。

    楚帝的嘴唇一僵。

    说来简单,可如今的南楚,去哪里找这样一个人?冷卓然被先帝逼反,白鼎生死不明,田中禾遇刺——就算没有,他也善守不善攻。这些年南楚将才凋零得让人心惊。

    “请陛下恕臣弟死罪。”上官英杰一撩衣袍,忽的跪了下来。

    “父王?”上官策惊讶地看着他。

    “你这是做什么?”楚帝怔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直接站起来,绕过书案,亲自伸手去拉他。

    “陛下,合适的主将,其实还是有一个的。”上官英杰却没动,直挺挺地跪着说道。

    “谁?”楚帝一头雾水,瞪着他的眼睛,许久,脑中忽的闪过一个身影,不由得连声音都响了起来,“你说他?”

    “是。”上官英杰沉声道,“陛下,非常时刻,当用非常手段!”

    “可……”楚帝张口结舌道,“他是死囚啊……”

    “陛下,其实陛下心里也明白,晴妃之乱,与护国将军府并无关联。”上官英杰继续说道,“徐子宇对南楚忠心耿耿,虽说晴妃之罪足以诛九族,但是如今南楚生死存亡之际,求陛下网开一面,准许徐子宇戴罪立功。”

    “可若是徐子宇对朕心存怨恨……”楚帝犹豫道。

    “徐家满门尽在大牢,若是为了族人,徐子宇必定愿意尽力一战。”上官英杰道。

    “你先起来。”楚帝一用力,这一次,上官英杰没有反抗,就着他手上的力道站起身来。

    “陛下,军情紧急,片刻耽搁不得。”上官英杰提醒道。

    “即便北方无碍,那东华呢?”楚帝苦涩地道,“崇州一破,不出半月,东华定然兵临城下,这南面又派谁去阻挡?”

    “臣弟听闻,陛下身边有专保护皇帝的暗卫?”上官英杰沉声道。

    “什么意思?”楚帝的脸色微微一变。

    “派遣刺客刺杀东华将领,这一步是南楚做错了,才引来了顺宁的剧变,但既然已经错了,也无所谓一错再错!”上官英杰咬牙道,“陛下身边,是否有如刺杀田将军的刺客那般的高手?”

    “到了这个时候,刺客能管用?”楚帝疑惑道。

    不管谁死了,东华大军兵临城下都是事实,无论换谁做主都不可能撤军的。

    “对西秦不管用,就算夏泽苍死了,顶多西秦换个太子,虽然会乱,但不会一蹶不振,然而,东华不同。”上官英杰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还是继续说下去,“因为,东华没有第二个摄政王,甚至连个继承人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童皇帝!”

    楚帝慢慢回过味来,不由得眼前一亮。

    上官英杰用眼神示意上官策不要插嘴,又道:“陛下,时间不多了。”

    “传旨,将徐家人押送回护国将军府,不得出入,宣徐子宇进宫!”楚帝抿了抿唇,脸上呈现出坚毅之色。无论如何,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要保住南楚这片基业不在自己手里失去!

    “陛下英明。”上官英杰松了口气。

    至于派遣刺客之事,他没有再提起,无论是李暄和他的关系,还是守护皇帝的暗卫都太过敏感,若非国家存亡之际,他绝不会开这个口,既然陛下有了决断,他还是避嫌为好。

    “皇弟这些日子多辛苦些,只怕京城会有些人蠢蠢欲动。”楚帝一声冷笑。

    “皇兄放心,臣弟明白。”上官英杰郑重地行了一礼,带着上官策就退了出去。

    “父王!”一走出宫门,上官策终于憋不住叫了一声。

    “不是叫你多听少说吗?”上官英杰斥道。

    “可……”上官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心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灼烧似的难受。

    “这是战争!”上官英杰只回了他四个字。

    “……”上官策沉默了。

    两人上马,带着侍卫回到王府,父子俩都没有说一句话。

    “今天把那些奏折的抄本看完,写好意见,明天为父亲自审查。”走进大门,上官英杰说了一句。

    “是。”上官策顿时苦了脸。

    全部看完啊……今晚没准得写到天亮了。

    上官英杰叹了口气,挥退了侍卫,走进了书房。

    然而,一推门,他整个人都僵硬了,就像是一愣冰水当头浇下,冰冷刺骨,全身骨头都僵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舅舅回来了啊。”坐在窗下的太师椅上看书的女子放下书卷,笑吟吟地起身问好。

    “……”上官英杰下意识的就“呯”的一下关上了书房的门,但下一刻就发现不对,猛地再打开。

    窗下的女子笑意吟吟,一派闲适,仿佛在这里等他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你怎么进来的?”上官英杰沉着脸,迅速进门,顺手反锁了房门。

    “走进来的。”秦绾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战事尚未蔓延到京城,虽然沿途的盘查严格了点,但她是个女子,天生就会降低南楚军的警惕心,只是进个城真没什么难度。

    “趁人没发现你的踪迹,马上走!离开京城,越远越好!”上官英杰压低了声音,急促地道。

    就算他能为了南楚派人刺杀李暄,但对于秦绾,姐姐唯一的女儿,他还是下不了手的,只能安慰自己,自古罪不及出嫁女,东华的入侵与秦绾无关。

    “谢谢舅舅的关心,不过,这次我是为了母亲来的。”秦绾微微一笑道。

    “你查到了?”上官英杰心中一跳。

    “我把人带来了,虽然我可以自己说,但我想……舅舅也许是希望亲自听当事人述说的。”秦绾轻声道。

    别说她不是清河公主真正的女儿,就算是,她也和这个母亲素未谋面,而上官英杰才是和清河公主感情最深厚的人。

    上官英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舅舅不反对的话,一会儿我就让人把她送过来。”秦绾道。

    “随你。”上官英杰叹息,又道,“你是准备留在舅舅这儿吗?”

    “当然了。”秦绾一挑眉,理所当然道,“若是进进出出的,万一被人看见,舅舅只怕是浑身长嘴都说不清楚了吧?”

    “……”上官英杰只能苦笑,自嘲似的道,“你倒是真不怕舅舅回头就出卖你。”

    “舅舅不会的。”秦绾只是笑,“若是我家王爷在这里,倒是真不敢上门。”

    上官英杰无奈,还真是被看穿了啊。也是,李暄现在是东华最强大的一点,偏偏也是最大的弱点,这个外甥女这般聪慧,又怎么会不防着刺客呢。

    “好吧,其实也是开玩笑的。”秦绾收敛了笑容,坐直身体,正色道,“我想见陛下,希望舅舅安排一下。”

    “什么?”上官英杰一瞬间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我想见陛下。”秦绾重复了一遍。

    “你是认真的?”上官英杰皱着眉,想了想又道,“如果你要见陛下,大可光明正大地来,使者的身份反而是安全的保证。”

    “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需要舅舅为我安排,私下和陛下见一面。”秦绾摇头。

    上官英杰没说话,上下打量着她,似乎在评估她的用意。

    “舅舅放心,我肯定不是来当刺客的。”秦绾“噗嗤”一笑道,“我的命金贵得很,犯不着自己来干这么危险的事,拿我自己去换那位皇帝陛下,值不值啊。”

    上官英杰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不由得放下了一半的心,但还是反对道:“就算你不会对陛下不利,可私下见面,却不能保证陛下会放你安然离开,太冒险了。”

    “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秦绾笑道,“我当然也会带上护卫,自保绰绰有余……好吧,其实,我想,明天舅舅就会同意帮我安排了,所以今天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解决了娘亲的事吧。”

    上官英杰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愁白了,反正是决定,不管秦绾愿不愿意,明天一早就想办法,就算扔也要把她扔出京城去。

    “总之,你还是住你之前的院子,我会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幸好那院子自你走后原本也一直封着。”上官英杰又道,“你带来的想必不会是普通人,注意些,尤其不要让策儿撞见,他年轻,不懂掩饰,很容易被人看出来。”

    “知道了。”秦绾很乖巧地答应了一声。

    反正现在她说什么都是白搭的,饭要一口口吃,事情也要一件件做的嘛。

    看她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上官英杰无法,只能先出门支开了沿途的下人,等他到达那座院子的时候,却在里面看见了另一个熟人。

    “王爷。”苏青崖冷着脸打了个招呼。

    上官英杰扶额,这一个两个的,还真没有把自己当敌人的觉悟啊!

    “舅舅放心,你看我连侍卫都没有带。”秦绾笑着从后面走进来。

    上官英杰当然知道她这个不带侍卫并不是托大,反而是谨慎,那说明了,侍卫的武功已经不足以应付这样的行动。

    秦绾关好院门,正色道:“今晚子时,请舅舅一个人来吧,我请舅舅见个人。”

    “知道了。”上官英杰点了点头,又不放心地嘱咐道,“没事不要出门,饭菜我护亲自送来。”

    “好。”秦绾眉眼弯弯地答应。

    上官英杰摇摇头,一脸复杂地离开。

    “我之前看到了唐少陵留下的标记,他和慕容流雪已经到了。”苏青崖轻声道。

    “嗯,人够了。”秦绾的心情很愉快。

    算算时间,明天刚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