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复制狂医〕〔至尊天命传〕〔引妻入怀:霸道总〕〔开启一九九五〕〔绕床弄青梅〕〔重生之激荡大时代〕〔万界自由佣兵〕〔快穿系统:男神很〕〔重生之末日恶化〕〔网游之幸运肝神〕〔仙界大爆料〕〔双名〕〔造个武器来玩玩〕〔全能娱乐教父〕〔大明厂督〕〔我的极品美女老师〕〔火影之花开〕〔美眷娇妻:呆萌老〕〔嫡女狂妃:拐个王〕〔不败刀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九章 礼物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十九章礼物顺源县。

    虽然这里只是一座县城,可却是南楚北方第一重镇顺宁郡的门户,谁也没料到,一向在吏部考评中政绩优秀,平时也表现得忠心耿耿的县令竟会主动开城投敌!要知道,能在这个地方做官,身家清白是最要紧的,而这位县令,据查原配妻儿都是死在西秦军手中的,如今续弦的妻子只给他留下一个女儿,百年后怕是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按理说,他该与西秦有不共戴天之仇才对。

    如今的顺源县已经变成了西秦大军的大本营所在,誰叫这里距离顺宁不过几十里,位处交通要道,占据这里,就等于摁住了南楚军的咽喉。若是平时,西秦军敢攻打顺源,定然会被顺宁的兵马两面夹击的,只要僵持一两天,凭着地利,多少西秦军都要有去无回,可耐不住顺源县令一仗未打就投降啊!

    “你很好。”刚刚到达顺源的太子夏泽苍很满意。

    “多谢太子殿下赞赏。”堂下的中年文士面带微笑,不卑不亢,正是原本的县令蒋日晨。

    “果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夏泽苍感慨了一句,也有些得意。

    十年前在南楚埋下的钉子,就是要到这样的关键时刻才动用的。将一个暗子送到顺源县令的位置上,除了手段筹谋,更有五分的运气。只要顺宁一破,西秦铁骑南下,几乎可以直达京城,绝对能抢在东华前面夺下南楚的半壁江山。

    虽然京城只是一座城,但那里可是有着皇帝宗亲、文武百官,最重要的是,有国库!

    “不过顺宁守将还真是难缠。”说话间,一身战甲,风尘仆仆的夏泽天大步走进来,头盔还夹在肋下,显然是刚下战场,听说太子到了,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来了。

    “辛苦了。”夏泽苍笑着点点头。

    镇南王毕竟老了,幸好后继有人,这个兄弟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就是……婚事上能上点心就好了。好色虽然不好,可太不近女色也不好,但凡他能对婚事多注意些,或者对哪个姑娘表示出些许好感,也不至于被人传说他断袖!

    东华的摄政王妃那句“可惜错为女儿身”,连他人在西秦都听说了!

    “皇兄放心,有了新式的攻城弩,顶多十天,顺宁必破。”夏泽天说道。

    “十天吗?”夏泽苍皱了皱眉。

    “怎么,皇兄觉得太慢?”夏泽天诧异道。这可和之前说的不一样啊。话说回来,要是顺宁这么容易破,也不至于阻挡了西秦数百年南下的脚步,若不是这次运作得当,谋到了顺源县令的位置,别说十天,就算一个月也未必够。

    “不是孤觉得慢。”夏泽苍沉声道,“就在孤到达顺源的前一刻,收到了军报,你看看吧。”

    “什么?”夏泽天一脸狐疑地接过那张小纸条,只扫了一眼,不禁脸色大变,脱口道,“东华破了崇州?这么快?怎么可能!”

    “冷卓然大军进驻崇州,白鼎下落不明,听说是没有落在东华手里。”夏泽苍沉吟道,“这是累死了两只鸽子传过来的紧急军情,正式的军报估摸着还要两三天才能到达。”

    “也就是说,现在顺宁城内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夏泽天说着,脑子里迅速思考着对策。

    崇州陷落,如果他们这里还要耗十天,毫无疑问会落在东华后面!

    “不过,也有个好消息。”夏泽苍又道。

    夏泽天看完纸条上的全部内容,转手还了回去,有些狐疑道:“冷卓然重伤——皇兄以为,是真是假?”

    “不知道,不过……当他是假的比较好。”夏泽苍缓缓地道。

    夏泽天深以为然,不管这是不是东华放出来的烟雾弹,他们只需按照自己的步调走,先考虑最坏的情况就好。何况,就算是真的,听说苏青崖在冷卓然营中,反正就算真的重伤也是死不了的。

    “顺宁这边真的不能更快了吗?”夏泽苍又道,“孤这次带来三万援军,都交予你指挥。”

    “皇兄,这不是兵力不够的问题。”夏泽天苦笑。

    就算不计牺牲,也不可能把十天压缩成一天。对峙多日,他对顺宁的守将还是有几分佩服的,很稳,几乎不会犯错,是个极为擅长防守的将军。

    “蒋卿在顺源多年,可有什么想法?”夏泽苍又转头问道。

    “田中禾是先帝提拔的老将,镇守顺宁二十年,和崇州的白鼎号称南楚的双璧,越是急躁,只怕越不容易拿下。”蒋日晨摇头。

    夏泽苍叹了口气,虽然也不抱多大希望,但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回答,还是忍不住失望。

    “太子殿下,元帅大人!”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传令兵。

    “什么事?”夏泽天没好气道,“没见本帅和殿下在商议军情吗?”

    “可是,元帅,门外有位年轻公子求见,说是元帅的朋友……”传令兵为难道。

    “什么?朋友?”夏泽天都被气笑了,这可是战时!什么样的“朋友”能跑到军营里来求见元帅?这传令兵是不长脑子的么!

    “不然,小的去把人赶走?”传令兵小心翼翼地抹了把汗。虽然他也觉得不靠谱,但实在是……被那位公子的气势给震慑了,又听他保证元帅一定不会怪罪,谁知道元帅这么生气……

    “滚!”夏泽天斥道。

    “等等。”夏泽苍叫住了差点儿真要“滚”的传令兵,若有所思道,“你说的那位公子,可问了他名讳?”

    “皇兄,多半是些不知所谓的人,没准还是南楚的刺客呢。”夏泽天不耐烦道。

    “呃……”迎着太子殿下的目光,传令兵硬着头皮,双手呈上一块带着流苏的玉佩,颤声道,“他自称姓唐,说是元帅认得这块玉……”

    “唐?”夏泽天愣了一下,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夏泽苍一示意,自有贴身侍卫过去把玉佩取来呈上。

    “皇兄……”夏泽天忽然觉得身上的骨头好像又开始痛了。

    “还不把人请进来,恭敬点!”夏泽苍笑斥道。

    “是,殿下。”传令兵舒了口气,赶紧小跑出去了。原来真的是元帅的朋友啊,连太子殿下都认识,幸好刚才没直接把人赶走!

    “他怎么来了?”夏泽天的表情有点讪讪的。

    “问问不就知道了。”夏泽苍朝着大门一努嘴。

    “怎么,本公子千里迢迢来帮忙的,还不欢迎?”走进来的青年一身黑衣,脸上带笑,手里还提着一个不小的布包,看形状像是个盒子,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确定你是来帮忙的?”夏泽天一声冷哼。他可还记得,这人为了个女人,明里暗里可不知道坑了他多少次了!

    “少陵,玩得开心吗?”夏泽苍倒是脾气很好。

    他远比堂弟更了解唐少陵,女人怎么了,鸣剑山庄的根基可是在西秦的。

    “挺好。”唐少陵一手取回玉佩挂回腰带上,顺手将手里的包往茶几上一放,“伴手礼。”

    “什么东西?”夏泽天的鼻子动了动,有点惊悚。

    虽然用布包着,但晃动中,依旧有一丝血腥气散发出来。

    “自己看。”唐少陵随口说了一句,也不嫌自己不像个客人,自己拿了个茶杯去倒茶喝,一边抱怨道,“这鬼天气,还没盛夏就这么热!”

    夏泽天犹豫了一下,示意一边的蒋日晨去拆包裹。他不好说自己不信任唐少陵,碍着太子的面子也不好叫侍卫去,更不敢自己拆,比起来,蒋日晨还算是个合适的人选。

    蒋日晨倒是没想太多,既然真是太子殿下的朋友,包里总不会是害人的东西,便很坦然地打开了。

    布里包的果然是个木盒子,然而,一打开盒盖,看到里面的东西,他下意识地手一抖,盒盖摔了回去,又一声惊叫。

    “怎么了?”原本就暗自戒备的夏泽天几步上前。

    “人、人头!”蒋日晨惊魂不定地指着盒子道。

    “不是吧?”唐少陵灌下一杯茶,还捏着茶杯,转过头来,一脸的诧异,“你们军营里居然还有人连人头都怕?”

    “……”夏泽天抽了抽嘴角,又瞪了蒋日晨一眼。

    不就是人头吗?又不是没见过,大惊小怪,害他也跟着丢脸!

    “可、可……”蒋日晨苦着脸,好半天才把话说全,“这是……田中禾的人头啊。”

    “田中禾?谁?”夏泽苍话说到一半,猛地反应过来,顿时脸色大变,“你杀了顺宁守将田中禾?”

    “杀了就杀了呗,少见多怪。”唐少陵不以为然。

    “……”两兄弟互望了一眼,心情无比复杂。

    “不喜欢?那我还回去?”唐少陵歪了歪头。

    “……”连蒋日晨也想吐槽了。还回去?怎么还?大哥这是人头啊,难不成缝回去吗?就算缝回去也活不过来了吧!

    “少陵,你去顺宁行刺主将?太危险了!”夏泽苍正色道。

    “还行吧,誰叫他年纪都一把了还事必亲躬,带着几个亲军就往城墙上跑,生怕别人刺不死他呢。”唐少陵耸了耸肩。

    夏泽苍当然知道事实不可能像他说的那么轻松,西秦又不是没派遣过刺客!看着眼前一派写意的青年,他由衷地还了半礼,沉声道:“多谢。”

    “举手之劳而已。”唐少陵挥手拿着衣袖扇风,“不过热出一身汗倒是的。”

    “孤让人给你安排客房沐浴更衣,晚上摆宴给你接风洗尘,顺带庆功!”夏泽苍爽朗地笑道。

    田中禾一死,顺宁群龙无首,指日可下,刚刚还困扰得一筹莫展的难题居然就这么迎刃而解了,这会儿他的心情简直不能更好。

    唐少陵,果然还是西秦的唐少陵。

    “庆功宴免了,本公子不爱凑热闹,晚上来喝几杯就是。”唐少陵说着,停顿了一下,又斜睨了夏泽天一眼,嫌弃道,“就我跟你,闲杂人等看着心烦。”

    “……”夏泽苍看看脸黑如锅底的“闲杂人等”一眼,忍着笑道,“好,许久没有跟你喝酒了,今晚不醉无归。”

    唐少陵挥挥手,跟着侍卫往后堂去了。

    他一走,夏泽苍立刻严肃了脸色:“泽天!”

    “明白!两日之内,必破顺宁!”不用他多说,夏泽天一拱手,几乎是用跑的冲了出去。

    田中禾的人头上血迹未干,说明死亡时间还不久,不趁着现在顺宁最混乱的时候攻城,难道还要等他们稳定了军心,重新布防吗?崇州城。

    西秦的探子倒是没有出错,冷卓然确实是身受重伤。

    那一日,冷卓然截杀白鼎的军队,两人斗智斗勇,结果谁也没占到太大的便宜,南楚军被打散,可白鼎带着一支残军不知所踪。东华赢了战事,可冷卓然被白鼎一箭射中胸口,距离心脏就偏了半寸,要不是苏青崖在崇州,差点就救不回来。当然,若不是秦绾半途就遇见了大军,用内力替冷卓然稳住了一口气,他能不能支撑着等苏青崖来救还是个未知数。

    主将重伤,大军也只能先在崇州城外先驻扎下来。毕竟白鼎在崇州经营多年,冲击太守府的民乱也没有平息,理事的杨泽威和莫长风也不敢让重伤的冷卓然和尊贵的摄政王妃贸然进城,而是派了军队先行清除南楚余党,稳定百姓情绪。想挥兵北上,崇州就是大后方,决不能出乱子。

    幸好,第二天黄昏,李暄的援军到达崇州,合兵一处。摄政王驾临,崇州也算是有个名正言顺的主事之人,不至于起内讧。

    虽然之前见过了一面,但也来去匆匆,再见到李暄,秦绾也不自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有为难的事?”进入暂住的王帐,挥退了侍卫,只留下莫问和执剑守在门外,李暄这才问道。

    “黑了。”秦绾缺摸了摸他的脸,一声轻笑。

    “一路走水路,大约是江风吹的。”李暄道。

    “也瘦了。”秦绾接道。

    “你也是……不过看起来精神不错。”李暄捧着她的脸,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

    秦绾叹了口气,这才露出一丝愁绪来:“阿宁还没回来,我怕他出事。”

    李暄已经听说了崇州陷落的经过,闻言微一沉吟,安慰道:“俘虏的南楚士卒不是都说,并未抓到放火之人吗?那就表示他没事。”

    “也不知道伤得重不重,顾家是独子,万一有个什么差错,我可不好交代。”秦绾苦着脸道。

    “没事的。”李暄无奈地笑,她哪是怕不好交代,战场无眼,摄政王妃需要跟人交代什么?明明就是自己担心。

    “我要进城。”秦绾道。

    “明天吧。现在城里太乱。”李暄皱了皱眉。

    别说民乱未平,就是街头巷口,依旧有一部分死忠于白鼎的将士占据民房死战不降,崇州之战远不是打破城门就算完结的。

    秦绾又叹了口气。

    “我派暗卫进城去找。”李暄说道。

    “嗯。”秦绾点头。

    “还有心事?”李暄疑惑地看着她。

    “只是知道了一些真相,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秦绾拉他坐在身边,整个人靠过去赖在他身上还蹭了蹭。

    “你说,我听。”李暄一手搂着他,一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轻声说道。

    秦绾舒舒服服地躺在温暖的怀抱里,板着手指一件件细数着从离开京城后发生的桩桩件件大事小事,除了轮回蛊之外,事无巨细。

    上次在临安的见面太过匆忙,这会儿才有空好好补上。

    李暄的脸色变来变去,万分精彩,但最终定格在无奈上。

    他的王妃实在是胆子也太大了点,可是……还是很喜欢,自己也真是没救了!

    “差不多,北面这两天也该有消息来了。”秦绾最后道。

    “放心吧,会赢的。”李暄俯身把人抱起来,往床上一放,声音很低沉,“好好睡一觉,我在。”

    “嗯……”

    ------题外话------

    其实没写完,但时间来不及了……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知青女配已上线〕〔太古龙神诀〕〔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