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手可摘星辰〕〔将军从新兵开始〕〔上古至尊录〕〔一世巨擘〕〔妙医鸿途〕〔天降鬼才〕〔我家系统能改运〕〔我的108套天道秘籍〕〔恶魔高校之魔神〕〔我的好友是孙悟空〕〔星战之王牌机师〕〔宰梦〕〔军夫请自重〕〔封少的掌上娇妻〕〔情动99次:护妻狂〕〔点阴灯〕〔虚空尊主〕〔ta似万千星辰〕〔怒战苍穹〕〔龙脉天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二章 尘封的真相
    方氏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圆满。

    方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也世代经商,家境富裕,她是庶出,母亲早亡,父亲虽然没有特别疼爱,却没短了她吃食用度,之后她顶替了不愿意入宫伺候人的嫡姐小选进宫,直接分到了清河公主宫里。当时清河公主已经得了楚帝看中,日渐受宠,就算她一个二等宫女走在宫里,也没有下人不开眼地为难。公主出嫁时,还求了恩典,将自己宫里的人年纪到了的都放了出去嫁人。

    方氏用了点手段,让自己进了当初还只是个禁卫军副统领的白鼎府上,果然,不久后白鼎外放崇州,之后一路做到崇州军统领,在卓然之案后,更是成了南楚军方的擎天柱。大夫人和少爷都被扣留在京城,她这个侍妾反而可以随夫上任,多年来和正式夫妻也不差多少了。

    如今,她膝下儿女双全,女儿已经出阁,儿子也孝顺,今年年底就要成亲,比起嫡出的大哥,这个在父亲身边长大的孩子显然和父亲感情更好,就算不能继承家业,也会有一份丰厚的家产。连当初漠视她的继母和嫡姐一家,现在也要看她脸色过活。

    对目前的生活,方氏再没有更满意的了,要说有什么缺憾的,似乎……

    不过,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知道的人只怕除了自己,都已经进了坟墓,想必也不会再有人提起了。

    “夫人。”小丫头走进来,轻声道,“您昨天救回来的那姑娘醒了。”

    “哦?”方氏起身,放下了精致的小铜镜,“去看看。”

    “可是夫人,真的不用告诉老爷吗?昨天大早上的还闹了刺客呢,万一……”小丫头紧跟上去,低声嘀咕。

    “放心。”方氏不以为然道,“又不是什么受了伤的,大夫不是说了,是饥寒交迫体力不济才昏倒的吗?刚行刺完的刺客能把自己搞成这般模样?”

    小丫头歪歪脑袋,倒也不说话了。

    方氏带着两个贴身丫头就施施然去了客房,虽然是宫女出身,但这些年养尊处优,不需要在正室面前立规矩,如今端起架子也仪态端方,不见一丝小家子气。

    “夫人。”客房里的丫头福身道。

    “可好些了?”方氏走过去,目光落在床上的女子脸上,微微一皱眉,笑容也淡了几分。

    那女子一袭中衣,半靠在软垫上,披散的长发下是一张苍白的面孔。原本昏睡的时候,也就觉着是个普通的小家碧玉,容色只算中等,可这会儿睁开眼睛,眸中波光流转,仿佛瞬间给这张平凡的容貌增添一许媚色。

    “是……夫人救了我?”女子开口,声音带着些暗沉的沙哑。

    “昨儿个妾身回府时,看见你饿昏在巷子里,便叫人带了你回来。”方氏很快就收敛了异色,微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哪里人?妾身好派人去通知你的家人。”

    “我、我叫吴霞。”女子微微垂下了眼眸,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是白云县人,只是少时父母双亡,就跟着班子出去讨生活,四处流浪,前些日子在南边遇上战乱,我……跟师父走散了,不知道能去哪里,就想着先回老家看看。”

    方氏自然看过她的随身物品,确实有白云县的文书路引不假,脸色更加放缓了,微叹道:“如今世道乱,也是个可怜的,你且休养几天,妾身派人送你回白云县吧。”

    “夫人!”吴霞闻言,“噗通”一下,直接从床上滚下来,双膝跪地,眼泪汪汪地道,“夫人,我老家已经没有人了,这才来了崇州,就是想找份活计,求夫人收留,做个洒扫丫头也好,只求给口饭吃!”

    “这……”方氏抿了抿唇,却没有立即答应。

    这女子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这后院多个丫头也就是她一句话的事,然而……方氏总觉得不安。都说眼睛能看出一个人的神髓,这女子却总给她一种不会安分的感觉。若是当初是醒着的,她恐怕未必会救回来。

    “求夫人慈悲。”吴霞悲声道。

    “夫人,大厨房的小芍不是被家里赎出去嫁人了吗?”一个丫头小声提醒道。

    “也罢了,你休息几日,就顶小芍的缺吧。”方氏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厨房这种烟熏火燎的地方,就算不安分也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来,就算她又什么不妥,这种最低级的粗使丫头也接触不到主子的吃食。

    “多谢夫人恩德。”吴霞大大地松了口气。

    “好了,先歇着吧。”方氏说完,带着丫头就出去了。

    等到房门关上,屋里只剩下一个人了,吴霞慢慢地站起来,擦了把手心的冷汗,露出一个得意的冷笑。

    大师兄他们只会没脑子地用武力去行刺,失败了不说,还折损不少江湖同道,而自己……一定会成功的!

    “演技不错。”就在这时,窗口忽然传来两下清脆的鼓掌。

    “谁?”吴霞脸色大变,猛地起身,顺手抓起桌上的烛台横在胸口,却是拿剑的姿势。

    “放心吧,我要是敌人,刚才就出声了。”看了一场好戏的秦绾一声嗤笑,推开本就是半掩的窗户跳进来,顺手关上窗。

    吴霞并没有放松警惕,仍是小心翼翼地盯着她。

    “好久不见,吴姑娘。”秦绾无视她的警惕,仿佛毫不在意般的靠近过去。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吴霞沉声道。

    “西门远山在我这里。”秦绾干脆地道。她信得过西门远山,可不代表她也信得过吴霞。并不是她怀疑吴霞心念南楚,而是这女子……做事不靠谱!

    她能理解吴霞的想法,混进元帅府,伺机行刺,可她一个丫头,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白鼎一面?连西门远山都打听得清楚,白鼎已经快一个月没踏足后院了,换句话说,就算是方氏本人想要行刺白鼎,也没有机会呢。

    “大师兄?”吴霞愣了愣。

    “罢了,我们各有目的,谁也碍不着谁比较好。”秦绾轻轻一笑,悠然道,“西门远山很安全,不用你操心。”

    “多事!”吴霞一声冷哼。

    不过,不能否认,听到这个消息后,她还是松了口气的。这次的事并未得到师父的同意,若是师兄有事,她一个人回去也难以和师父交代。

    “好自为之吧。”秦绾留下一句话,开门出去。

    虽说不看好吴霞,不过……也没有利益冲突,放着不管,说不定吴霞会带来什么惊喜呢?刺杀不了白鼎,可待在元帅府,可能无心插柳。就算一事无成也没损失,反正原本也没指望过。

    等她出去,吴霞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那女子穿的并不是元帅府下人的衣裳,可也不像是偷溜进来的刺客,倒像是……普通百姓?

    元帅府竟然让普通百姓在后院出入自如?什么鬼!

    而秦绾此刻的心情却很复杂。

    有了内院管事的合作,在蔬菜行送菜的时候,管事借口和布庄的王婶有旧,使人召唤秦绾到内院说说话,谁也不会有所怀疑。当然,刘三的表婶也说过,万一出事,她是什么都不会承认的。

    秦绾很明白这种人的心思,想要好处却不愿意承担风险,最好是秦绾帮她弄死方氏而不连累到她和女儿——只是秦绾也不在乎,互相利用罢了。

    方氏的房间,刘三表婶的心腹小丫头在带她进来的时候也暗暗指给她看了,大白天的,方氏也就是看看账簿,房里只有一个丫头在旁边伺候着。

    秦绾悄无声音地进门,一记手刀,干脆利落地放倒了那小丫头。

    “你!”方氏一惊,猛地站起来,手里的账簿“啪”的一声掉在桌上。

    “芳菲?”秦绾一挑眉。

    “你……你是谁?”方氏原本想要大声叫人的,却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猛地压了下来,表情却更扭曲得惊恐。

    芳菲,那是她做宫女时,清河公主亲自给她改的名字,因为她姓方。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就是知道她是宫女出身的人也不多了,更别说“芳菲”这个名字了,就连白鼎,也只知道她的本名,方灵儿。

    “王爷让我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看到她的反应,秦绾一笑,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你是……临安王的人?”方氏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起来,你这些年倒是过得不错。”秦绾没有回答,静静地看着她。

    方氏站在那里,手里将衣袖的布料绞成皱巴巴的一团,脸上的表情似是惶恐,似是紧张,还有一种“终于来了”的释然。

    “你有话要说吧。”秦绾道。

    “不知道……王爷想问什么?”方氏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

    “有什么说什么。”秦绾漫不经心地拿着桌上的镇纸把玩着,一边说道,“别以为当年王爷年纪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碍着先帝在世,不好明查罢了。”

    方氏吐出一口气,眼中的疑惑也稍稍解开了些,怪不得……时隔二十多年,才终于有人找上门。

    对于临安王,她并不陌生。当年还是个孩子的临安王,几乎日日出入清河公主的重华宫,有一次公主在午睡,还停下来跟她说过话——临安王若是真想查她的下落,自然是查得到的,毕竟,放出宫的宫女也是有名册的。

    秦绾虽然看着不经意,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观察着方氏的神态。

    这个女人,这种态度……她和舅舅猜想得没错,清河公主匆匆联姻东华安国候,这桩美谈背后,果然是别有玄机的。

    “敢问姑娘,当年……重华宫的旧人,如今还剩下多少?”方氏问道。

    “一等和二等宫女,这些年暴毙的可不少,什么失足淹死的,上香被强盗绑走杀死的,掉进枯井摔死的……居然还有一个争风吃醋被姨娘捅死的——”秦绾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氏,她每说一句,方氏的脸色就白一分。

    这些可不是她骗人,而是上回在南楚和舅舅密谈后,舅舅去调查来的结果,派人特地送到东华来的。

    方氏咬着嘴唇,可以看见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当然,白将军远离京城,夫人这里倒也清静,只不过……”秦绾斜睨了她一眼,故意慢吞吞地道,“等崇州战事告一段落,不论胜败,白将军都要回京述职,以后可能就和东华的那位凌元帅一样,要镇守京城了,想必夫人也要跟着回去了吧?”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方氏一声尖叫,打断了她的话。

    “夫人,怎么了?”秦绾还没说话,门口传来丫鬟的声音。

    “没,没事,账簿有点问题而已。”方氏在秦绾的目光压迫下,定了定神,勉强说道。

    门外顿时没了声息。

    “夫人若是真不知道,就不会在这里了。”秦绾嗤笑道。

    当年的芳菲一个二等宫女,在出宫的时候显然也不知道自己能攀上未来的南楚元帅,而宫里调教出来的人,多的是富商和小官愿意求娶回去做正室,她本来有更好的选择,可她偏偏选了当时职位不高,却已经确定外放了的白鼎,还是甘愿做妾,除了想要尽快离开京城外,就不会有别的理由了。

    “我……”方氏也知道自己的辩解很无力,沉默了半晌,闭了闭眼,终于开口道,“二等宫女本不应该知道那件事,我当初只是偶然经过重华宫花园的凉亭附近,不小心听见了,惊慌之下弄出了声音,惊动了亭里的人。他没找到我,但是知道能进入花园的,至少是二等宫女,所以,他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他们,还有那个他,是谁?”秦绾沉声道。

    “公主,以及……太子妃殿下。”方氏咬了咬牙,“那个时候,公主已经负气离去,并不知道边上有人,太子妃不方便在重华宫大肆找人,才暂时压了下来。”

    “太子妃?皇后?”秦绾一震。

    “不错,正是当今皇后娘娘。”方氏狠狠地道。

    一句话,语气深沉,仿佛道尽了这二十多年午夜梦回心惊胆战的日子。

    “皇后和清河公主说了什么?”秦绾的心跳也快了一拍,她知道,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真相的门槛,就差最后一步。

    “二十多年了,虽然那一字一句都像是印在脑子里的深刻,可其实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方氏摇了摇头,苦笑道,“当时逃走,我只是担忧会受罚,直到后来公主出阁,重华宫宫女得了恩典出宫,没多久就有两个伺候花草的二等宫女跌落荷塘淹死,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更不敢在京城,太子妃的眼皮子底下停留了。刚好白夫人怀了身孕,白老太太张罗着给白将军纳妾,我就想办法让自己入了老太太的眼。”

    “我只关心,他们到底说了什么。”秦绾道。

    “太子妃说,先皇后娘娘是‘钥匙’,娘娘过世之后,公主就是这世上唯一流着同样的血脉的人,所以,想借公主的血一用。”方氏回忆着,缓缓地道,“我并不明白,人为什么会是‘钥匙’,若说娘娘的身世有什么特殊,可血脉的传承,临安王同样是娘娘的亲子,为什么会说公主是唯一的?可当时我听到太子妃说想借公主的血,太过惊慌,浑浑噩噩的,没听清楚后面的话,之后公主离开,我生怕被发现偷听,退走时踩断了一根树枝,惊动了太子妃。”

    秦绾紧紧握着拳头,心跳得飞快。

    钥匙?钥匙!

    血脉传承的钥匙,她正好知道一个——前朝宝藏,春山图!

    虽然不明白舅舅为什么没有传承到外祖母的血脉,可如果母亲是所谓的“钥匙”,又被太子妃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道了,那就能理解母亲匆匆远嫁避祸的动机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太子妃说是“借用”,可谁知道被拒绝后会不会动强?一个公主,就算再受宠,也是斗不过太子妃的,想要保住自己的血,那就连死都不能死在南楚!

    南楚的太子妃,就算再有能耐,也没法派人去东华盗取安国侯夫人的尸体,等到尸骨化成灰——不,这不是还有一个存在的活的“钥匙”吗?

    清河公主的亲生女儿——秦绾!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软饭男[穿剧]〕〔引凤决〕〔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太古龙神诀〕〔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