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身医术纵横都市〕〔永夜君王〕〔大清隐龙〕〔第一狂妃〕〔家有纨绔子弟〕〔九龙道祖〕〔重生之大胃王〕〔投出个未来〕〔万界神豪都市行〕〔北宋的无限旅程〕〔入骨宠婚:误惹天〕〔抗日之神枪手〕〔花都修真高手〕〔我是老婆的召唤兽〕〔废材狂妃:邪王盛〕〔重生警花军嫂〕〔九连山庄〕〔我的秘密女上司〕〔一本正经的大修仙〕〔冰火法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章 又见故人
    趁夜翻墙,其实并没有别人想象得那么困难。

    冷卓然并未对整个崇州城形成包围,兵力不够,而崇州又太大,所以一直是集中兵力进攻东南两面城墙的,而白天无战事的时候,距离东华大营最远的北门却会开放两个时辰,供百姓出入。

    毕竟,崇州战局对峙已久,城中的粮食也不够军队和百姓消耗的,军队有军粮,可城中的米价却已经上涨了四五成,若是不让商人出入,只怕粮价更难以接受。

    因此,翻墙,也要看翻哪里的城墙了。

    东南两面的城墙,白鼎为了防止东华军偷袭,就算夜里也是灯火通明,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要偷过去几个大活人不被发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不过,北面就不一样了,那里正对着南楚京城,是崇州的粮道,也是最安全的方向。那里的守卫就松懈多了,毕竟崇州军兵力也不是很足,对峙之局又要保证士卒的体力,就要有所取舍。何况,冷卓然也不可能绕到北面来攻城。

    借着城墙上守卫交班的空档,穿着夜行衣的三人悄无声息地翻过了城墙。

    “就不能干点什么吗?”顾宁有点心痒痒的,若是能在城门上动点手脚……

    “别想了,这城门光是开门就需要八个士卒使力,全部打开需要小半个时辰,没有接应的军队,我们能打开城门也没用。”秦绾无奈道,“何况,南城门就不是这防御了,走吧。”

    “是。”顾宁也只能遗憾地叹了口气。

    三人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守军,进入内城。

    战争时期,城内宵禁森严,除了偶尔经过的一队巡逻士兵,安静得像是一座死城。

    慕容流雪熟门熟路地在前面带路,一边解释道:“崇州城内有飞花谷的产业,虽然我已经叫人暂时把产业全部关闭,但做个落脚点还是没问题的。”

    “南楚不知道?”秦绾一挑眉,“我记得皇后似乎查抄了飞花谷。”

    “账册被那两个丫头带出来了。”慕容流雪勾了勾唇角。

    秦绾立即心领神会,像这种维持门派开销的产业,说重要是很重要,那是一个门派立足的根本,但那却不是什么机密,账册什么的,自然也不会有副本存在,没了账册,南楚朝廷根本查不清楚外面有多少飞花谷的产业。尤其现在崇州战局不利,百姓也有上京投亲的,关了几家店铺更不会惹人怀疑。

    “就是这里。”慕容流雪走进一家铺子,摸索了几下,拆下一块门板,三人迅速进入,最后的慕容流雪将门板放回原位。

    顾宁点燃了火折子,私下张望了一下,点起一盏油灯。

    却见柜台上摆放着一匹匹的布匹绸缎,虽然用粗布盖着,但也落了一些灰,不复鲜亮,看起来是一家布庄。

    慕容流雪接过油灯,带着他们穿过中门,后面就是住人的院落。

    “这几间房间都可以住,被褥应该有新的,就在壁橱里。”慕容流雪说道。

    “麻烦了。”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原本他是想劫持一户人家暂时安置的,不过这个地方显然更自在些。

    “王妃打算怎么办?”慕容流雪问道。

    白鼎的将军府戒备森严,在南楚选择了刺杀东华将领的极端方式之后,对于自身的保护也加强了很多,尤其是白鼎身边,也有好几个南楚江湖知名的高手,想要从元帅府中把白鼎的如夫人给劫持出来可不是件好办的事。

    “明天先去看看情况。”秦绾笑笑。

    三人选了房间,稍稍收拾了一下就歇下了。这一晚上,除了偶尔有巡逻军路过时,惊起邻居几声狗吠之外,一切都很平静。

    第二天一早,秦绾换了一身毫无特色的青布衣裙,用一块布巾包了头发,带上荆蓝特制的面具,钗环尽卸,脂粉不施,不美不丑的普通容色,再跨上一个篮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寻常百姓家的小妇人。

    “怎么样?”秦绾笑着问道。

    “很不错。”慕容流雪眼睛一亮。

    他惊艳的自然不是荆蓝那出神入化的易容术,而是秦绾的声音,活脱脱是南楚会阴一带的口音,就连他这个南楚人也听不出其中的差异。

    秦绾笑眯眯地没有解释。从小,墨临渊找来的那个伺候她的小丫头就是南楚会阴人,听得多了,自然会说。

    “王妃一个人去?”顾宁道。

    “打听消息,自然是女子更方便些。”秦绾一摆手,又叮嘱道,“你们俩小心些,没事不要出门。”

    “放心。”顾宁郑重地答应。

    秦绾欣慰地点点头。

    要是顾宁还是当初那个毛毛躁躁的少年,她也不敢带他来,不过官场和战争果然是最磨练性子的地方,这次见到顾宁,果然比上回在江州的时候更成熟了,而慕容流雪更是不需要她担心。

    出了门,不远处就是市集。飞花谷这铺子选的位置极好,在崇州最繁华的东市,这里是百姓聚集地,少有贵人涉足,虽然热闹,却不起眼。虽说是战时,铺子关了不少,但早市还是人来人往,毕竟谁家也得买菜做饭过日子。

    “来呀,新鲜的蔬菜,自家种的!”

    “刚摘的橘子,又大又甜!”

    “鸡蛋,鸭蛋,都有!”

    耳边传来此起彼落的叫喊声,百姓脸上倒也看不出对战争的恐惧。毕竟白鼎镇守崇州多年,威望极高,只怕谁也想不到崇州城会在白鼎手中陷落的可能性。

    “小娘子,我家的菜可新鲜着呢,你看,还带着露水!”边上一个大娘热情地道。

    秦绾微微一笑,从善如流地停下来,拣了一把青菜、韭菜,数了几个铜板给她。

    “谢谢谢谢。”大娘顺手在她篮子里多塞了一把葱,又随口道,“小娘子面生得很,是刚搬到这边的?”

    “我是从会阴来投亲的,来了才知道亲戚也上京去了。”秦绾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指指街尾那家只开了一扇小门的绸缎铺。

    “是王婶的亲戚呀。”大娘的脸色顿时热忱了很多,唠唠叨叨地说道,“南边战乱,不过崇州已经很安全了,当初大伙儿都劝她别走,这兵荒马乱的路上也不安全,可王婶说她京城的侄子非要接她走。哎,王婶还说过些日子可能会有亲戚过来,让大伙儿照顾一下呢。”

    “那真是谢谢您了,大娘。”秦绾看看篮子里多出的两个鸡蛋,不动声色地多放下了两枚铜板。

    飞花谷的人撤离之前,找的借口都大同小异,普通百姓自然不会寻根究底的。

    秦绾一路向前逛着,因为“王婶”的关系,摊贩也没了那种看外人的神色,尤其知道她是从会阴逃难过来的,更是多了几分怜惜,让她很容易就摸清了崇州的现状,比如说,元帅府厨房的新鲜蔬菜就是东市那家最大的蔬菜行每天派人送的。

    秦绾扮演的是一个逃难的寡妇,弱势之人天生就让人心生怜悯,加上“王婶”在崇州经营多年,东市的店铺多半脸熟,她没花多大心思就成功混进了那家蔬菜行做了个帮工。

    说好了明天就来上工,正好赶上去元帅府送蔬菜的日子,秦绾也很满意。

    然而,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却出了点意料之外的状况。

    “这是……裴先生?裴先生怎么有空来这儿?”老板热情洋溢地招呼着。

    秦绾心念一动,停住了脚步,用眼角的余光瞟过去。

    裴咏身为白鼎的军师,自然是常在城中走动的,他举止温和没架子,和百姓也处的好,尤其老板日常往元帅府送菜,也说过几次话。

    “随便走走看看。”裴咏笑笑,目光从秦绾身上掠过,没有一丝停留。

    一个看起来素服的小妇人,又毫无特色,以他的教养,自然不会多瞧。

    秦绾摸了摸下巴,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如果没有了裴咏,白鼎……就像是断了一条手臂吧?只是,想想,她又把这个诱人的念头硬是压了回去。

    裴咏对白鼎,对崇州来说都很重要,可就是因为他太重要了,一旦他死了,整个崇州会立即进入戒严,对他们来说,也太危险了。

    遗憾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人。

    “裴先生!”就在这时,一个士兵大步从她身边跑过,带起的风中隐约还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来了!秦绾一挑眉。

    楚帝圣旨一下,白鼎不得不动,何况,另外两条战线的战局也逼得他不得不动了。

    二十年前,南楚还有双璧,而如今,大厦倾覆一半,冷卓然还是敌军的主将,而南楚将才凋零,仅靠白鼎一人,实在独木难支,而西秦和东华,虽然也有过内耗,但军中的损失却不严重。

    外祖父……或许当年他有自己的考量,可在冷卓然这件事上,现在的南楚确实尝到苦果了。

    一边想着,忽然间,她的脚步微微一顿。

    有人跟着……是哪里不对,让人起了疑心吗?

    秦绾微微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换了方向。

    若是裴咏起了疑心,还是趁早解决,然后迅速撤离得好。

    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她拢了拢袖子里的阴阳扇,带着后面的尾巴走进了一条巷子。

    这是条死胡同,所以虽然就在市集边上,平时也没什么人进来。

    眼看那身影消失在胡同里,后面的人群中,两个汉子对望了一眼,急匆匆地跑了过去。

    然而,一眼就能望到底的巷子里空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只有角落里堆放着一堆废弃的箱笼之物,那女子总不能在这点时间里就自己躲了进去?

    “过去看看。”两人商议了几句,还是走了过去。

    “别动。”清冷的声音从后传来,随即,两人都感觉到后腰被冰冷的硬物抵住了,而那完全不像是威胁的嗓音继续响起,说出的话却让他们亡魂尽冒,“只要动一动,或者说出一个我不想听的字,就去死吧。”

    “是是是,姑奶奶您请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左边的男子连连点头。

    “嗤——”一声轻响,那人毫无声息地倒了下去,好一会儿,才见血迹从尸体下方晕染开来。

    “没让你动,也没让你说话。”秦绾淡淡地道。

    剩下的那人反应稍慢了些,刚刚被同伴抢先卖了好还觉得后悔,如今就只剩下后怕了。

    幸亏自己一向没同伴活络才捡回一条小命!

    尽管尸体就倒在眼前,他也依旧保持着同一动作,连颤抖都不敢,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步了同伴后尘了。

    “你是做什么的?”秦绾问道,又补充了一句,“不要说废话。”

    “小的是……帅府的下人,那个……”那人期期艾艾地答道。

    秦绾的眼神又冷了几分,打断道:“跟着我做什么?”

    “这个……就是……”那汉子一身的冷汗,越是着急,越是说不出话来。

    “想死想活?”秦绾喝道。

    “想活!”汉子急忙点头,也顾不上这煞星听了是什么反应,立即竹筒倒豆子似的吐了个干净。说是帅府的人,其实也就是有个表婶是内院的管事,沾了点光,平时欺上瞒下地扯着帅府的大旗做点小恶,杀人放火强抢民女也是不敢的,今天不就是看见这个小寡妇气质脱俗,很是耐看,这才想跟着口花花几句,顺便瞧瞧是哪家的么,谁知道这是个要人命的黑寡妇啊!当然,最后这句话是绝对没胆子说出口的了。

    秦绾只觉得一阵无力。用这种雷霆手段对付的居然只是两个起了点色心的混混,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想起刚才这人说的,他的表婶是内院管事……

    “就在前面!快追!”就在这时,巷子外面传来一阵呼喝,夹杂着东西翻到的声响以及百姓的呼喝,迅速往这边靠近。

    秦绾脸色一变,暗骂了一句运气太差,看看地上的尸体,一脚踢到角落的箱笼后面,顺手将活口点了穴道,轻轻一抛,让他趴到了边上的围墙上,若非抬头,还真不容易被发现,至于地上的血迹,实在来不及收拾了。好在这巷子少有人光顾,地面肮脏,一时间也难以看出地上那滩暗褐色的液体是血。

    而秦绾自己也没打算离开,只是往箱笼后面一靠,静静地等待。

    追人的人步履整齐而沉重,应该是崇州军,而能劳动崇州的正规军大庭广众之下追捕的人,就算不是自己人,也是很有合作的可能的。

    有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很快的,脚步声就更近了,依稀可见一条人影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秦绾皱了皱眉,不用看就知道,这人怕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脚步虚浮而凌乱,最重要的是,浓重的血腥气几乎扑面而来。

    “你跑不了的!束手就擒吧!”崇州军自然知道这个巷子是没有出路的,一边追一边喊道。

    “做梦!就是死,也要先拉你们垫背!”被追的人怒道。

    秦绾闻言,脸色一变,猛地出手,一把扣住那人的右手。

    “你!”那人一惊,怎么也没想到这巷子里居然还会有埋伏,一咬舌尖,就想拼命。

    “西门大侠,我是令师的故交。”秦绾压低了声音,急促地说了一句,随即抓着他纵身翻过围墙,顺手拎走了之前的俘虏。

    那人楞了一下,就没有反抗。

    “你跑不……”几乎同时,一队士兵冲进了巷子,随即愣住了。

    人呢?两边的围墙虽然不是很高,但那人若还有翻墙的力气,之前就能直接跳房顶逃跑了,他们这些普通士兵也拿江湖高手没辙。可现在,一个连走路都勉强的重伤者,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队长,这里有血迹!”一个士兵喊道。

    小队长神色一凝,举着刀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啊,有尸体!”那士兵又是一声惊呼。

    众人哗啦一下围上去,果然见到箱笼的垃圾中间躺着一具尸体,腹部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

    “热的,刚死。”发现的士兵从尸体脖子上收回手。

    小队长皱起了眉,只觉得很荒谬。

    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里,一个重伤者,居然还杀了个人,然后逃之夭夭?有这能耐他怎么不早点跑!

    “这人……好像是帅府的帮闲啊……”一个士兵犹豫着插了一句。

    “帅府的人?”小队长一下子就如临大敌,难道……还有人接应他?

    另一边,秦绾抓着两个人翻过墙,落入旁边一户人家的天井。

    这个地方居住的都是底层的平民百姓,大清早的,别说男人在外面干活,就是女人,只要是家里没有嗷嗷待哺的孩子的,多半也在外面忙活,这屋子里静悄悄的,显然是没人在家。

    “你是什么人?”那重伤者一把甩开秦绾的手,警惕地看着她。

    “西门远山?西门大侠,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秦绾顺势放开他,又将被点了穴的俘虏放在地上,笑眯眯地看过去。

    “你认识我?”西门远山迟疑地打量着她。

    很普通的一张脸,他可以确认,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妇人!

    “古县一别,不知道西门大侠那里……是不是真的没问题了?”秦绾轻笑了一声,目光在他下半身一转。

    “你你你……”西门远山整张脸都绿了,指着她一脸的惊骇,“你是长乐……”

    “闭嘴!”秦绾一声低喝。

    西门远山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但眼睛瞪得滚圆。

    实在是……那件事让他记忆深刻得想忘也忘不了!做了一回牢,还要劳烦师父来领人也罢了,最无语的居然是哪位号称高手榜第一的长乐郡主,居然一脸诚恳地告诉他,她专治各种不举……

    不举你妹啊!

    “你的脸,还有这身……”好一会儿,西门远山才道。

    “当然是假的。”秦绾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想你一样蠢,顶着一张自己的脸,是生怕天剑门的麻烦不够多?”

    “……”西门远山无语。

    他当然知道是易容,可郡主您把自己扮作寡妇的模样,那位王爷知道么?

    会哭的吧!绝对会的!

    秦绾靠近了围墙,听着另一边的动静,回头道:“你干了什么?”

    “也没什么。”西门远山回过神,有些讪讪地道,“就是……就是去试试能不能刺杀白鼎。”

    “你不要命了?”秦绾哭笑不得。

    堂堂元帅,又是在自己经营多年的大本营里,若是这么容易被人刺杀,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他刺杀了我们东华这么多将领,就不许我们也派遣刺客?”西门远山不服道。

    “那刺到了没?”秦绾一脸的怜悯。

    “……”西门远山无语。

    “行了,换衣服!”秦绾随手从人家天井里晾晒的衣服上扯了几件扔过去,又指指地上的人,“给他也换一身。”

    西门远山眼前一阵发黑,情知是失血过多,但他也知道现在是生死攸关,赶紧一咬舌尖,用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迅速照做。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女总裁的读心神医〕〔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