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妻,瘟神总裁〕〔假婚陷阱:误嫁神〕〔道界天下〕〔神女嫁到,魔王请〕〔绝世武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诡秘三千藏〕〔末世狂喵〕〔道门入侵〕〔盛少撩妻100式〕〔明朝败家子〕〔天道很皮〕〔天价宠婚:神偷娇〕〔科技传播系统〕〔巫术法则〕〔冒牌高人〕〔三国小霸王〕〔北宋大表哥〕〔修神外传仙界篇〕〔汉化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七章七 主辱臣死
    崇州。

    “礼物?”白鼎一脸古怪地看着堂下的人。

    “是的。”顾宁淡定地一拱手。要说为秦绾出使敌营,他也算是轻车熟路了,第一次去绝天堡给沙天棘送口信,第二次夜探兀牙军营留书,这已经是第三回了。

    “这个,两国交战,若是将军送来的是战书也罢了,礼物,本将可不敢收。”白鼎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不是送给白将军的。”顾宁勾了勾唇角,坦然道,“东华摄政王妃是南楚先帝外孙女,现任楚帝的外甥女,听闻贵国陛下寿辰将至,特地送上薄礼一份,因为道路不通,特地托白将军转呈。这是私事,并非公事。”

    白鼎不禁皱了皱眉。秦绾的身份对南楚来说还真是个避不开的症结,自古以来罪不及出嫁女,就算两国交兵,可身处敌国的外甥女托人给舅舅送件寿礼,于情于理都不能拒绝。何况,这是送给皇帝的手里,白鼎也没资格拒绝,否则日后传入陛下二中,不大不小也是个隐患。

    “既然是私事,却让一位将军来送礼,可不妥当啊。”白鼎身边的裴咏淡笑道。

    东华的军队不知所踪,裴咏留在湖阳就是浪费了,在重布了三城防卫,并且让向佐密切监视平原上的动静后,他就先行返回了崇州,也就比秦绾早到一天而已。

    他这话一出口,南楚众将都反应过来了。对啊,你说是私事,无关战局,可你却叫了个东华的将军来,让人怎么觉得这是私事?

    “因为我叫顾宁。”顾宁很认真地答道。

    “……”众人一愣,差点被气笑了,只想说你叫什么名字跟我们有什么相干。

    “原来是顾公子。”裴咏目光一闪。

    白鼎心念一动,和他一对望,多年的默契让他立即明白对方所想,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礼物本将留下了,择日命人送上京城便是。”

    “多谢白将军。”顾宁道。

    随即,便有一个侍卫上前接过了他手里的锦盒。

    “送客。”白鼎道。

    顾宁一笑,也不在意他态度不好,很干脆地走了。

    “真是太嚣张了!”

    “就是!年纪轻轻就这般目中无人。”

    堂上众将纷纷谴责。

    “先生知道刚才的那位少年将军?”白鼎打发了众将都出去,只留下裴咏,若有所思地问道。

    “将军素来不关心江湖,不过……可以将他看做是东华的慕容流雪。”裴咏想了想才道。

    “哦,原来是来自江湖草莽。”白鼎恍然。

    虽然和冷卓然对峙日久,但两军并未堂堂正正对阵过,他堂堂主帅,自然不会知道东华军中那些小将是谁,而说句实话,冷卓然这次带来的将军里,新面孔也着实多了些。

    “将军,顾宁是摄政王妃侍卫出身,那是心腹中的心腹。”裴咏提醒道。

    “知道了。”白鼎心下也微微一沉,目光落在帅案上的锦盒上,心里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明白,秦绾也应该明白,这份寿礼必定是要彻底检查过后才敢送出去的,哪怕送到了京城,到达陛下手里之前,也要经过重重检验,更有甚者,虽然他不敢不送,但或许陛下根本就不想看这份礼物,只是命人处置了而已。毕竟,临安王才是秦绾的亲舅舅,陛下和她……似乎关系并不佳。

    因此,这锦盒里装的,肯定不可能是有危险性的东西,那么……千里迢迢给陛下送一份寿礼又是什么意思?

    “将军,小心为上。”裴咏郑重地道。

    白鼎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他也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秦绾的目标并不是陛下,而是知道他必定要检查,所以……想到这里,他立刻开口道:“来人!”

    “将军有什么吩咐?”一个侍卫立即走进来。

    “把盒子拿到外面去打开,确定没有危险再拿进来,小心些。”白鼎道。

    “是。”侍卫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一句话不多问,捧着盒子出去了。

    “在下觉得,摄政王妃……应该不会是想暗算将军这么简单。”裴咏迟疑道。

    毕竟,就算这盒子一打开就箭矢毒烟齐发,能暗算到白鼎的可能性也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相比较而言,让自己的心腹之人独自到敌营冒险,根本不值。

    很快的,那侍卫就重新捧着盒子进来了,只是脸上的神色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有种说不出的纠结。

    “放下,你出去吧。”白鼎道。

    “是,将军。”侍卫松了口气,放下锦盒,像是逃命一样出去了。

    “本将倒要看看是什么东……”白鼎一声冷哼,掀开了虚掩的盒盖,随即,话语戛然而止。

    看到他的反应,裴咏立即凑了上去,随即,表情也僵硬了。

    要说盒子里的东西,其实也很普通,就是一件……衣服,好吧,虽然有点儿特别,可归根结底,就是一件衣服……

    “呯!”白鼎一掌拍在桌面上,脸色铁青:“欺人太甚!”

    “这……”裴咏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来人!去截住东华的使臣,要是截不住,射死了事!”白鼎怒吼道。

    帐外顿时响起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虽说有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传统,何况使者已经走了再去追回来杀,但架不住白鼎在崇州军的威望,他说杀,还真没人说一句“不行”的。

    “将军,息怒。”裴咏苦笑。

    但是,也难怪白鼎如此愤怒了,因为锦盒中的衣服,是一件女装,不仅仅是女装,还是……一件肚兜!

    真丝裁剪,刺绣精美,非富贵人家的小姐用不起。

    可从古至今,就算是闺中密友,相互送衣裳鞋袜手帕香囊,可断然没有送贴身肚兜的,何况这还不是送给女子的,而是送给皇帝陛下的寿礼!

    这东西,就算送给皇后都是羞辱,何况是送给皇帝。

    “秦绾,秦绾!”白鼎死死捏着拳头,相信这会儿若是秦绾在他跟前,他绝对不会有什么不打女人的原则,铁定先揍了再说!

    “将军,这个……”裴咏迟疑着,没把话说完。

    白鼎深吸了一口气,渐渐平复了怒火,瞪着眼前精致的布料,陷入了沉思。

    这个,能送吗?

    如实送上去,不用想,肯定是龙颜大怒,哪怕是封存锦盒,上秘折说明情况,可万一消息流传出去,陛下收到一件女子的肚兜作为贺礼,整个南楚都要沦为笑柄。不送……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想要隐瞒,首先就要向众将说明为什么不送,同样是丢脸至极。退一万步,他不说,众将都缄口不言,可秦绾送了这东西来,若是没有下文,难道她不会说吗?

    怎么办都是为难!

    “果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裴咏苦笑。

    就算杀了冷卓然也别想他会出这种主意,顶多是送件女装来,他们大可以呈送给皇后,可这贴身衣物……送给谁都不行啊,也就只有女人才能想得出来,男人……在这方面终究还是要点脸的。

    “先生觉得如何?”白鼎问道。

    “这是要逼迫我军出城一战。”裴咏摇头。

    毕竟是两国相争,不管对方送什么东西来羞辱人都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以血还血就好了,可是……重点就在于,他们不能出城交战。

    “将军多年镇守崇州,远离京城,可知朝中对将军有所不满之人,未必是少数。”裴咏提醒道。

    白鼎不禁沉默不语。

    要是东西是送给他的,忍了便是,可古来主辱而臣死,陛下受辱,他却无所作为,立刻就会成为政敌抨击他的最佳把柄。

    “确实够狠的。”裴咏道。

    “将军。”就在这时,之前的侍卫一脸凝重地来回复道,“我等无能,并未追上顾宁。”

    “什么?”白鼎一怔,怒道,“这么点时间,他怕是还没走出崇州城,怎么可能没抓到!”

    “可是……他一出府衙,并未上马,而是用轻功走的啊。”侍卫一脸无奈道,“他是以使者身份入城的,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城门尉自然是轻松放他出了城。”

    “这是早有准备啊。”白鼎气结。

    亏他之前见那少年单身入城,不卑不亢,还赞了一句有胆量,敢情人家这不是大胆,而是早就知道,一个人事后才好逃跑?要知道,若是能把送东西来的东华使臣斩首示众,这事也就算能有个交代了。

    跑得还真快!

    裴咏也很无语,不过再想想也觉得理所当然,秦绾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让自己的心腹折在崇州城内。

    而此刻,被他们惦记着的顾宁早就回到了大营,向秦绾报告此行经过。

    “王妃这是送了什么东西给白鼎?”顾宁好奇地问道。

    “路上没打开看看?”秦绾一挑眉。

    “王妃不要说笑了。”顾宁无奈,半途偷看内容……别说军法,就是顾家的家教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也没什么,就是想起前几天荆蓝给本妃做了几件贴身衣物,还没上过身,刚好想起过几天是皇帝舅舅寿辰,就当做礼物让你送过去了。”秦绾轻描淡写道。

    “咳咳!”顾宁还没答话,就听帐外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冷伯伯?进来吧。”秦绾提高了声音。

    掀帘而入的果然是冷卓然,后面还有莫长风,只是两人的表情都异常精彩。

    “幸好我跑得快。”顾宁擦了把头上的汗。之前还不明白王妃为什么让他送完东西就用最快的速度出城,这要是稍慢一点,恐怕要被白鼎当成出气筒和替罪羊,把脑袋挂在城头示众吧!

    “王妃,这是不是……”冷卓然有些艰难地开口。能说这实在太下三滥了吗……

    “冷伯伯做好准备吧,最近白鼎一定会有所动作。”秦绾正色道。

    “这样能把他气出城?”冷卓然有点不相信。

    “未必是决战,也有可能是偷营。”秦绾想了想道,“就算他不愿意,可形势也逼得他必须做点什么,来为他的皇帝陛下讨回颜面。要知道,白鼎的存在,也挡了不少南楚人的路的,就连我那个皇帝舅舅……呵呵。”

    她的话没说完,但在场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白鼎镇守崇州太久,威望太高,崇州军几乎只知有军令,不知有皇命,怎么能不引起皇帝忌惮?先帝在位时还好,毕竟白鼎是先帝一手提拔起来的,可新帝上位,难免就会觉得白鼎不受掌控了。若是没有这场战争,过个两三年,等新帝坐稳了皇位,只怕也要动一动崇州了。

    “功高震主还不自觉,他不死谁死。”秦绾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这就召集众将议事。”冷卓然神色一肃,连来意都没说,风风火火就走了。

    ------题外话------

    腿上划了很深一道口子,血流如注……泪奔,好痛啊,可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幸好伤的是腿不是手/(tot)/~

    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