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王之三千芳华〕〔妖孽狼君别乱来〕〔重来之暖婚〕〔最后的画阴师〕〔电影彩蛋收集者〕〔侯门衣香〕〔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武神天尊〕〔追妻大作战:宝贝〕〔超级学神〕〔盖世牛人〕〔地球穿越时代〕〔蝶悟〕〔薄少,求你行行好〕〔从战火硝烟中走来〕〔器焰嚣张〕〔国医狂妃:邪王霸〕〔重生之最强人生〕〔东晋北府一丘八〕〔大清隐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六章 抱歉,六手滑了
    虽然在大营中有替身,可李暄孤身在外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夫妻两人只同行了两日,便各奔东西。%d7%cf%d3%c4%b8%f3

    李暄返回大营,顺便带走了这些日子秦绾在湖汉平原上行走,绘制的各种地图和情报,而秦绾终于没有继续在外飘荡,径直绕过崇州,到了冷卓然军中。

    “终于到了。”执剑也长长地舒了口气。

    别看他们这一趟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样子,可在敌国的地盘上大模大样地跑一圈,还打了几座城池,哪有这么容易的,只有和大军汇合了,才算是真的安全。

    秦绾直接跳下马车,整了整衣冠,向着营门走过去。

    “站住!什么人?”守门的士卒立即上前一步,警惕地望着他们。当然,要不是他们这一行人带着女眷和孩子,男子看起来又个个斯文的模样,只怕连兵器都要拔出来了。

    “摄政王妃在此,还不立刻通禀元帅!”叶随风一挺胸,拿出一块金牌一晃。

    摄政王妃?那士卒吓了一跳,谨慎地接过金牌,说了句“请稍后”,便匆匆往大营里一路小跑。

    而剩下的士卒并未因此就放松了警惕,还是盯着他们不放。

    “这里的士兵调教得不错。”慕容流雪低声道。

    “慕容公子有没有兴趣重操祖业呢?”秦绾眨了眨眼睛。

    “我?”慕容流雪一愣,苦笑着摇摇头,“王妃见我哪里像是带兵的样子。”

    “是不像。”秦绾还真的打量了他一下,却又笑了,“不过,现在不像又有什么关系,一会儿让你见个人。”

    “谁?”慕容流雪好奇道。

    “就是……嗯,他来了。”秦绾话说到一半,看着营门的方向一努嘴。

    慕容流雪一转头,却见大营内匆匆跑出来一个一身轻甲的年轻将领,后面那个进去报信的士卒几乎要小跑才能追上他的脚步。

    “真的是王妃!”那将领看见他们,一脸的惊喜,直接拜了下去,“参见王妃。”

    “别多礼了。”秦绾笑着摆摆手,眉眼之间尽是笑意,“好久不见,看上去倒是大不一样了。”

    “顾、顾宁?”慕容流雪迟疑了一下才道。

    江湖上把他们并称为四公子,就算彼此之间不熟悉,但至少认得,可眼前这人,哪里还有分毫当初翩翩佳公子的样子?

    “我怎么觉得,总有一天,王妃要把风衍烈也抓来当侍卫呢?”顾宁笑道。

    “胆子大了啊。”秦绾失笑,又拍拍他的肩膀,很是欣慰。

    这个少年,其实是被她当做晚辈看待的,和陆臻差不了多少,如今见他在军营里明显如鱼得水,便也放下了心。

    “对了,王妃请进,元帅正在大帐和众将议事。”顾宁赶紧道。

    “走吧。”秦绾当先往里走去,一边道,“吩咐人收拾个帐篷给苏青崖,如果伤兵营有什么让军医束手无策的重伤患,马上送过去让他瞧瞧。”

    “是。”顾宁答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了一个百夫长去办。

    苏青崖没好气地白了秦绾一眼,但什么都没说就跟着走了。

    秦绾示意了一下,让几个侍女带着陆浅都跟着一起去安顿了,慕容流雪不愿在大帐露面,便也以帮忙为由同行,只留下了执剑和叶随风。

    “元帅,王妃到了。”顾宁在大帐门口通报了一声,才掀开帘子。

    “冷元帅。”秦绾走进门,神色自若地招呼。

    冷卓然起身拱了拱手,又在帅座下首的客位多添了一个座位。

    秦绾含笑点点头,坦然坐下,目光一转间,已将帐内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

    冷卓然的这支军队有一部分是从南线大营调走的,一部分是江州军,还有一部分是洞仙湖的水寇出身,她认识的人不多,帐内的就只有聂禹辰、莫长风和顾宁了。

    冷卓然先是介绍了一番众将,并说明莫长风现在是他的参谋,不过对秦绾来说,只要知道了名字,大多数将领的生平就从脑海中闪现而过,毕竟当年她为了李钰,没少研究过哪些将军可以拉拢,这其中也只有一个名字让她多看了两眼。

    邵震……是小红的父亲吧?只是这一副络腮胡子,五大三粗的模样,还好小红肖母,要是女孩子长成这个模样,真要哭死了。

    “那个……王妃为何在此?这一路过来可不安全。”先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很是威严的将领,秦绾记得他是原来南线大营的主将杨泽威,这次出征是做了冷卓然的副帅。只是这话的口气,摆明是嫌弃,就差没直说王妃一个后宅女眷,不但跑来军营,还跑到的交战的敌国来,简直不知死活。

    “还好。”秦绾眉眼不动,想了想,轻飘飘地回答了一句。

    杨泽威只觉得一拳头像是打进了棉花里,很不好受。“还好”是几个意思啊!

    “末将听闻王妃曾经总督江州军政,想必对战事是了解的。”另一个将军说道。

    侍立在秦绾身后的叶随风和执剑互望了一眼,一起撇撇嘴。这一位,明着是捧,可显然是挑衅来的。

    “元帅,如今战况如何?”秦绾根本不理会这些言辞。

    就和江州军一样,这些宿将不服女子在军营中指手画脚是应该的,谈不上有什么坏心,不用多说什么,到时候直接打服了就好。

    “白鼎把崇州防得像是个乌龟壳似的,死活不伸头,你有什么办法?”冷卓然很随意地问道。

    秦绾从陆熔和徐鹤口中也得到了不少崇州的战况,不得不说,对于白鼎,她还是很佩服的。

    一个好的将军,并不是很会打胜仗就够了的,而白鼎能忍,头脑极为冷静,崇州军不是打不过东华军,而是白鼎深知,只要守住崇州就能耗死冷卓然。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出错,不会给人可趁之机。

    也因此,连冷卓然都觉得棘手。

    “白鼎在崇州军的威信如何?”秦绾问道。

    “很高,崇州军的将士对他可以说是盲目的信任。”冷卓然答道。

    “我能帮你气一气白鼎,不过……他要是真的那么能忍,也没办法。”秦绾一摊手。

    “试试吧。”冷卓然也显得很随意,不过心下却有几分期待。

    啧啧,要说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这丫头认了第二,还真没人敢去认第一,反正也没别的办法,试试也无妨,不成也没损失。

    “好。”秦绾笑着应了。

    横竖,就算激不出白鼎,能打压一下崇州军的士气也是好的,陆熔他们的布置还需要时间,先耗着呗。

    “今天就先这样吧。”冷卓然道。

    本来秦绾来的时候会议也快结束了,当下众将一一散去,但心里怎么想就不好说了。

    聂禹辰和莫长风倒是过来见了礼才退下的。

    “我这里公务繁忙,有事你就叫那小子去吧。”冷卓然一指等候在侧的顾宁。

    “谨遵王妃吩咐。”顾宁答道。

    “说起来,我给你说了门亲事,等战事结束,先回去把媳妇儿娶了吧。”秦绾想起来便提了一句。

    “哈?”顾宁目瞪口呆。

    他这里因为跟着言凤卿的船队南下奇袭会阴,是秘密行军,所以京城的家书一时半会儿送不过来,这事他还真不知道,这一听闻,差点没吓死。

    倒不是说他对婚事有抗拒,只是猛然间听说有了个未婚妻,直接懵了。

    “哟,哪家的姑娘?”冷卓然很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他很看好顾宁,加上这又是秦绾的心腹之人,自然就是自己人。

    “叶家的。”秦绾答了一句,一眼看见叶随风,顺手一指,“来,见过你大舅子。”

    “……”顾宁无语。

    “……”叶随风的笑脸也不禁僵硬了,的确,他一进来就在暗中打量顾宁,内心还是很满意的,但是……这场面让他怎么开口?打个招呼说:你好,妹夫?行吗?

    “噗——”执剑忍不住捧腹大笑。

    反正这两人不管现在和将来是什么身份,至少都和他做过一段时间的同僚,嘲笑起来毫无压力。

    “叶家的?”冷卓然却在打量着叶随风。

    六大世家之一的叶家,他当然是知道的,这小子看起来也练过,敢放到军营里来,胆量倒是不错。

    “行了,军营里本妃不需要那么多侍卫,你就跟着元帅学学吧。”秦绾回头道。

    “是,多谢王妃。”叶随风楞了一下,随即大喜过望。

    跟着冷卓然学习,那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何况,王妃这意思,摆明了是放他在军营里发展了,东华素来文武殊途,这要是有了正式的军职,想来回京后不会再被塞到各种部门里去干各种让他苦不堪言的差事了!

    秦绾苦笑着摇摇头,世家出身的叶随风,她原本是希望他进入官场的,可这小子的心不在那上面,只能丢进军营了。

    好一会儿,顾宁才算是消去了脸上的红晕,接受了自己多了个未婚妻的事实。

    不过,就看叶随风的长相,叶家小姐也定然容貌不俗,而王妃显然不会找一个刁钻的女子给他,想着,他也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把叶随风扔给冷卓然安排,秦绾身边就只留下了执剑,顾宁带着他们在大营里逛了一圈,指点各个布局,一路上也说了一些崇州近日的状况,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校场边上。

    这会儿,正有一支军队在练习射箭,随着一声令响,万箭齐发,极为壮观。

    秦绾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看过去。

    “那是刘致将军麾下的神臂营。”顾宁会意道。

    军营中忽然出现了女子,士兵们显然很惊奇,频频往这边看过来,引得百夫长千夫长大声呵斥不已。

    “走吧。”秦绾皱了皱眉,就想继续移步。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嗡”的一声,一支箭竟然偏离了方向,朝着这边射过来。

    “小心!”边上有人惊呼起来。

    秦绾收回刚抬起的右脚,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就见那羽箭从她眼前不到一臂的距离处飞过,“嘟”的一声插在一座帐篷的支柱上。

    “王妃……”顾宁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以他们的武功,自然看得出来,这支箭从一开始就不是瞄准了人射的,多半是想示威,吓一吓这个敢进入军营的王妃。

    “箭术不错。”秦绾居然还赞了一句。

    她站的这个位置,和箭射来的方向并不是空旷的,当中隔了校场边上搭起来的木台,视线不良,让箭支遇见穿过木台下方的空隙,还要注意不会真的伤到人,确实箭术挺不错的。

    “王妃,刘将军是杨副帅的亲信。”顾宁低声道。

    军中的派系是免不了的,尤其杨泽威执掌南线大营多年,久居上位,这回却让空降而来的冷卓然坐了主帅之位,就算他也知道冷卓然的名声,可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参见王妃。”就在几句话的功夫里,刘致已经匆忙跑过来,一脸歉疚地道,“末将一时手滑,惊扰了王妃,还请王妃恕罪。”

    “手滑?”秦绾挑了挑眉。

    “是。”刘致虽然觉得这位王妃的反应有点儿出乎意料,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可惜了。”秦绾摇头叹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将军在校场练习都能把箭射偏十万八千里了,这要是真上场打仗,没射中敌人,反倒误伤自己人,那可怎么好。”

    “……”刘致黝黑的脸庞涨得发红,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能说什么?说我没射偏,我几十瞄准了才射的?

    行刺摄政王妃,简直可以直接拉下去先斩后奏了!

    顾宁低着头,咬住嘴唇,使劲憋着笑。明明王妃刚才还在夸赞他箭术不错,这下又说得和真的一样。

    从进入这支军队的那天起,他就注定了是冷卓然这边的人,整支江州军因为秦绾和冷卓然的渊源,天然也是站在同一侧的,虽然对外同仇敌忾,可内部军演什么的,他们和杨泽威的旧部总要互相争个高低的,如今看刘致在王妃面前吃瘪也挺解气。

    “请王妃指教。”刘致咬牙道。

    “行啊,本妃就指教指教你。”秦绾一挑眉,很干脆地应了,回头道,“阿宁,带弓箭了吗?”

    不上战场,顾宁随身只有一把剑,不过,他转身就从士卒手里要来一张弓,一袋箭,恭恭敬敬地奉上:“王妃,弓箭在此。”

    秦绾拿起弓随手拉了拉,点点头,抽了一支箭搭在弦上,慢慢拉开弓弦。

    刘致忽然觉得自己眼皮子直跳,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随后,他就看见明晃晃的箭尖竟然对准了自己的眉心,一瞬间,浑身毛孔都炸开了。

    “嗖!”秦绾松手。

    刘致下意识地想缩头,但想起之前王妃一个女子面对箭矢都没闪躲——不管是被吓傻了来不及躲还是知道不会射中自己所以懒得躲,事实上王妃就是一步未动,而这会儿若是自己躲了……咬了咬牙,他就赌王妃不敢当众射死他,努力保持镇定,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做出躲闪的反应来。

    “叮~”秦绾果然是不会当众射死他的,松手的时候准头稍稍抬了抬,一箭从他头上擦过,射落了头盔上的璎珞。

    “抱歉,一时手滑。”秦绾放下弓,一脸遗憾道。

    刘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却在不住的吐槽。

    手滑?特么的你要是不手滑,是不是要一箭爆了老子的头?

    “本妃箭术不佳,看起来是指教不了刘将军了,回头本妃叫个箭术高手来指教指教你们吧。”秦绾认真道。

    “不敢有劳王妃。”刘致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灰溜溜地跑了。

    秦绾一耸肩,表情很无辜,其实……她是很认真地提建议的嘛,尤其她身边确实有一个用弓箭用得出神入化的高手,能来指教一番也是神臂营的荣幸好么?

    边上,执剑和顾宁已经浑身发颤,快要忍不住笑了。

    难怪元帅请王妃去气白鼎呢,还真有可能把白鼎给气疯?

    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知青女配已上线〕〔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听说你想掰弯我〕〔特品圣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念情深,万念婚〕〔神医狂妃:邪王的〕〔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成软饭男[穿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