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五章 所谓第天作之合
    闹了一阵,荆蓝送来了丰盛的午餐,摆好后就退了出去,没去打扰他们久别重逢。

    李暄挽起衣袖,把一个白瓷小碟子拿过来放在自己面前,夹了一段鱼过来,开始挑刺。

    “南楚多水,河鱼特别多,不像我们东华,很多地方鱼都是冰冻的。”秦绾一手手肘支撑在桌面上,托着下巴,很有兴趣地看着李暄的动作,“尤其是这六鳍鳟鱼,只有临安附近才能吃到。”

    “你若是喜欢,以后叫人从临安送过来便是,多大点事。”李暄不在意道。

    “能活吗?”秦绾眨巴着眼睛。这可是鱼,活鱼,还特别娇贵的品种……要是其他地方养得活,也不至于是临安特有了。

    “嗯……”李暄想了想,认真道,“弄个大水缸,连鱼带河水一起运过来。”

    “噗——”秦绾忍不住笑出来,“只怕一堆御史要参你一个美色误国了。”

    “本王为东华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王妃不过是想吃几条活鱼而已,派几个侍卫,一个渔民足矣,算得什么劳民伤财。”李暄说着,手下的动作丝毫不慢,很快将一碟子雪白的鱼肉和醋碟一起放到了秦绾面前。

    虽然秦绾是开玩笑,不过就算她是认真的,李暄也没当回事。

    又不是前朝某个皇帝爱上了南楚的玲珑石来修建御花园,征调了几万民夫运送巨石,一缸鱼,一辆马车的事,算得了什么。

    “好吃。”秦绾尝了一口鲜美的鱼肉,眯了眯眼睛,一脸的享受,顺手又夹了一筷子,塞进李暄嘴里。

    “要说吃,的确是南楚人最讲究,回去的时候带两个南楚的厨子好了。”李暄道。

    “好啊。”吃货王妃表示对这个建议非常之赞同。

    李暄又拨给她一堆挑好的鱼肉,换了一盘盐水虾开始剥壳。

    秦绾自己吃一口,往他嘴里喂一口,就算吃得饭菜都凉了,也挺开心。

    蝶衣进来收拾了桌子,打水净手,又点上一炉淡雅的香驱散屋内淡淡的腥味,站在一边。

    “南疆的事,等我们回去之后,江相就会有个章程。”李暄拿起地图铺开,开始说正事,“南疆归入东华版图,成为闵州,不过……你觉得孟寒能成为闵州第一任刺史吗?”

    “这个……”秦绾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才道,“要说能力,他不太合适,不过他的身份能让南疆的遗民最快融入东华,政务方面,就算他一窍不通,派个副手也是使得的,全扔给副手就是,就怕本人没这个心思。”

    “那就再看看。”李暄道。

    “不着急的,要是孟寒真不愿意,我这儿还有个备选的。”秦绾笑了。

    “你不会是想说上次那个什么公主?还是旁支?叫……孟狰?”李暄惊讶地看着她。

    “想哪儿去了,选谁也选不到那两个。”秦绾一脸无语地看他,“孟珏……怎么样。”

    李暄也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孟珏”这个人是谁,下意识地道:“南楚那边呢?”

    “是孟珏,南疆嫡系王族孟狄之子,不是上官珏,关南楚什么事。”秦绾一声哂笑,顿了顿,又道,“何况,那个时候,南楚还有没有精力管这桩闲事都未可知呢。”

    “也是。”李暄点点头,算是记下了这件事。

    “夫人,公子。”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荆蓝的声音。

    “什么事?”秦绾问道。

    “夫人。”荆蓝推门而入,一脸的古怪,“世子来了。”

    “他来做什么?”秦绾一怔。

    “说是……来亲自道谢。”荆蓝勉强说道。

    秦绾一笑,真是个活见鬼的理由,不过……

    “还是太天真。”李暄摇了摇头,评价道。

    “总比一个老谋深算、阴险毒辣的继承人强。”秦绾莞尔,抬头道,“请他进来吧,不过这里只有女眷,他的侍卫就免了吧。”

    “是。”荆蓝转身出去转述了。

    当然,若是上官策不敢一个人进来,或者他的暗卫不允许,也就罢了。秦绾原本也不是为了上官策来的,见不见,随缘。

    没一会儿,荆蓝就回来禀告,上官策在院子里等候,为此还和暗卫争执了一会儿。

    “我去看看吧,既然来了,刚好有点事解决一下。”秦绾起身道。

    “快去快回。”李暄说着,占了秦绾的书桌,随手翻了本书看。

    “是~”秦绾也有点抱歉,难得李暄不顾危险,千里迢迢来见她一面,偏还要为别人浪费时间。

    “世子说,既然是女眷,不便进屋,就在院子的回廊里相见。”荆蓝低声道。

    “倒是懂事了些。”秦绾点点头,缓步走出去,果然见到小少年一脸纠结地在回廊尽头的拐角处踱步。

    “你……”见到她走过来,上官策想打招呼,但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顿时僵在那里。

    “我和他谈谈。”秦绾道。

    “是。”荆蓝答应一声,守在了必经之路上。

    “不赶紧回京城,找我做什么?”秦绾直接问道。

    “呃……”被她毫不客气的话噎了一下,上官策偷眼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道,“表姐?”

    秦绾一声嗤笑道:“你要是没认出我,来干什么,难不成还真是道谢?”

    “哈……”上官策得了准信,反倒是更纠结苦恼了,挠了挠头发,半晌才道,“表姐怎么在这里?”

    “你要是不快点出去,怕是舅舅的暗卫就要冲进来了。”秦绾一声叹息,无奈道,“有什么话就快说,我听着呢。”

    “那表姐为什么非要打仗呢?跟以前一样和平共处不好吗?”上官策闻言,心下一急,果然就问得很直接。

    “我想一统天下,开创万世基业,青史留名才不枉此生——”秦绾张口就答。

    “我不信!”上官策打断了她的话,生气道,“表姐才不会这么做!”

    “好吧,骗你的,我随口说说,你随便听听就是。”秦绾耸了耸肩。

    “表姐……”上官策无语,直觉就用了撒娇的口吻。

    “呵呵。”秦绾低笑,随即又道,“因为你们南楚的皇后娘娘想让我当寡妇,偏偏没成功,所以我准备以牙还牙,先把她变成寡妇,这个你信不信?”

    “……”上官策瞪圆了眼睛看着她,很想说不信,但心里却明白,这个理由比起上一个,虽然很儿戏,但对表姐的性子来说,可信度却比上一个大多了。

    “嗯,其实这个也是开玩笑的。”秦绾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表姐,不要逗我!”上官策抗议。

    秦绾低眉,敛去了眼底的一丝深意。

    两国战争这么大的事,哪里是她一个人,一个理由能解释清楚的呢,要是今天在这里的是临安王,就绝对不会问这么幼稚而无聊的问题。然而,这毕竟还是个孩子……

    想了想,秦绾收起了笑意,显得认真了不少,随后缓缓地开口道:“去年我随使节团出使南楚,最后离开前,曾和舅舅密谈了很久,你还记得吧?”

    “记得,事后我问父王,他怎么也不肯告诉我你们谈了什么。”上官策一撇嘴,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警觉地看着她,“表姐要是说你和父王串通的,我是不会信的!”

    “舅舅和我串通打仗有什么好处。”秦绾啼笑皆非。

    “哦。”上官策抓了抓头,有些讪讪的,很不好意思,显然话一出口,也察觉到自己说了蠢话。

    “不过,也算有点关系。”秦绾背靠着回廊的柱子,目光却落在了屋檐上。

    几只雀鸟叽叽喳喳的在屋顶跳跃了几下,又扑棱棱地展开翅膀飞走了。

    上官策没有说话,安静地等她说下去。

    “其实,我一直挺奇怪的。”秦绾慢悠悠地道,“安国候……我父亲这个人吧,的确算得上仪表堂堂,前途坦荡,但是……他那个性子,可是一点儿都不会哄女人啊,我母亲堂堂公主,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呢?外祖父说,国宴之上,母亲在殿外匆匆一眼,一见钟情,非君不嫁,他虽然不舍母亲远嫁,但终究还是同意了——可我不信,一个在步步荆棘的深宫中,带着年幼的弟弟,一路平安走到皇帝最受宠的公主,如此心智的女子,竟然如此轻率就能一见钟情。”

    “啊?”上官策怎么也没想到她说的居然会是清河公主的事,对于那位从未谋面的姑姑,他只是从父王口中听到过,因为父王对姑姑的尊敬和感情,他从小到大听得多了,自然也对姑姑很有好感,而这份好感一直延续到了姑姑的女儿身上。

    可是,这和他们在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母亲出嫁的时候,舅舅尚且年幼,很多事情,恐怕也并不清楚。”秦绾接着说道,“不过,舅舅说过,当年母亲备嫁的时候,并没有开心的模样,当时他年纪小,总以为母亲是担心他,以及不舍外祖父才会如此,毕竟这亲事是她自己一力主张的,不可能不愿意。不过,如今想来,母亲的表现,却更像是急着想要离开皇宫,最好是越远越好,可以不顾一切的那种急切。”

    “可是,我都听说,当年清河姑姑是最受皇祖父宠爱的,便是皇子都有所不如,有什么原因能让她连相依为命的皇祖父和父王都舍下,不顾一切都要离开呢?”上官策疑惑道。

    “这个,舅舅也没有答案,所以多年来,这个疑问一直隐藏在心里,从来没有深究过。”秦绾道。

    “那么……”上官策咽了口口水,莫名地觉得有些心乱,好一会儿才涩声道,“表姐是知道了什么吗?”

    “回到东华后,我查过母亲的生平,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我派人去查了去世的外祖母——外祖父的第二任皇后。”秦绾缓缓地道。

    上官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几分,有些紧张。

    “南楚未免外戚专权之祸,皇后一般不会出自顶级的名门。”秦绾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淑懿皇后出身的林家家门简单,当年朝中最高的也就一个三品官,还是翰林院主事,不掌实权,不过林家胜在清贵,一门书香,作为嫡皇子的外家,也尽够了。”

    “我知道林家,不过自从外祖母去世,林家就更加衰落了。”上官策皱了皱眉道,“听父王说,外祖母去后不到两年,林家就变卖了京中的宅子,举家迁回老家会阴了,当时姑姑和父王都年幼,在宫中自顾不暇,等到他们渐渐站稳了脚跟,早就已经没有林家的消息了。”

    “……”秦绾张了张嘴,但想想又把原来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只道,“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能让一国公主以和亲的名义逃离故国,很显然,危机就来自于宫中。”

    “表姐查到的,不止是这些吧?”上官策道。

    “剩下的,你不知道才安全。”秦绾抬手,又揉了揉他的脑袋,温言道,“回去吧,别再乱来了,暗卫也挺不容易的。”

    “就这样?”上官策瞪她。这就完了?好像是故事才刚刚开头,就被人掐掉了中间最精彩的部分,让人憋屈得想要一口血吐出来。

    “你还想怎么样?想让我把你扣下来当人质,和你的皇帝伯伯交涉,换个几座城池?”秦绾一挑眉。

    “我……不是这个意思。”上官策郁闷道,“对了,刚刚烟雨楼上那个男人,你叫他夫君……”

    “别傻了。”秦绾不在意道,“出门在外,夫妻总比兄妹更不容易引人注意。”

    “怪不得一路上都没人找到你。”上官策不疑有他,反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确实,这才是最合理的,因为有秦绾在,沿途的官府谁也不会怀疑一对小夫妻会有什么问题,谁敢冒充摄政王妃的夫君?不过,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表姐身边奇人异士不少,别说假扮一下夫妻,就算让人去揍一顿摄政王,怕也是有人敢去的。

    至于军队……上官策也不傻,当然知道这话是不能问出口的。

    当然,就算问,也不可能会有答案,若是秦绾真的告诉他,那才麻烦大了……说明他今天根本走不出这座客栈!

    “剩下的,你要是真想知道,就去问你父王吧。”秦绾说完,转身离开。

    现在的临安王可不是当年那个不受宠的小皇子了,既然有了疑心和追查的方向,能查到的东西就多了,她派去的人都能查到这么多,没道理堂堂临安王的人会比不上她这个外来者。想必现在舅舅知道的,绝对比她只多不少。

    至于秦建云和清河公主之间至今还让百姓津津乐道的天作之合,十里红妆……只能说,这世上的真相从来都不美好。

    想想也是,清河公主的身体一直很好,真要是一桩天作之合的美满婚姻,能让她不过几年就香消玉殒吗?

    “表姐!”上官策在后面叫了一声。

    “送世子出去吧。”秦绾低叹道。

    “是。”荆蓝答应道。

    秦绾没再多管,她也是很忙的。

    虽然她相信上官策不会泄露她的行踪,但暗卫一个个都是人精,难免不会被看出点什么,还有李暄在这里,谨慎点没坏处,临安城,不是久留之地。

    “解决了?”李暄一抬头,看见她的表情,微一皱眉,就明白过来,“那件事,跟他说了?”

    “迟早要说的。”秦绾点点头。

    “毕竟是南楚的宫廷秘事,又隔了二十多年,查起来比较困难。”李暄也有些无奈。

    “慢慢来,真相迟早会浮出水面的,我不急。”秦绾一耸肩。

    要说她也不是真正的秦绾,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母亲”,说实话还不如切实相处过的外祖父和舅舅来得亲近,自然不会因此乱了阵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件事背后还有更深的真相,甚至会影响到现在的她。

    只可惜,她旁敲侧击过许久,看起来秦建云倒是真的不知道的样子。

    ------题外话------

    终于把之前的伏笔拉出来了,所以……女主重生的这具身体真的不是随便挑的啊╮(╯_╰)╭

    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