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攻略〕〔联合舰队〕〔武神无限〕〔来自华夏的战士〕〔星球贸易商〕〔重生校园:超强女〕〔我是全能大明星〕〔海洋王〕〔辣手兵王〕〔三国之大汉崛起〕〔锋霸绿茵〕〔娇妻甜如蜜:战少〕〔穿越暗黑之星辰王〕〔极品全能小仙农〕〔原始社会新纪元〕〔重生修仙在都市〕〔网游之佣兵世界〕〔八极武神〕〔校花的贴身黑猫〕〔极品合租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章 有没有点下限?
    “将军,裴先生说,如果没有把握,切莫深追。”裴咏派来的那个百夫长终于追了上来。

    向佐咬牙切齿。他当然知道这个“把握”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无奈,虽然出发前他信心满满,甚至觉得裴咏谨慎过头,小题大做,可现在的事实是,他确实连同归于尽的把握都没有。

    “撤军!”好一会儿,他终于不甘地下了命令。

    “将军,之前的那些东华残军怎么处置?”一个副将说了句。

    “残军?”那百夫长愣了一下。

    “东华军为了追求行军速度,将之前战斗中的的伤兵都半途抛弃了。”向佐随口应了一声,顿了顿,又道,“留下几个活口就够了,其他的,都杀了!”

    “是。”副将毫不犹豫地应下了。

    反正之前的战斗中,东华也杀俘,何况这会儿他们都憋了一肚子气,有个地方也出出气也是好的。

    “不过,那个女人还真是够狠的。”向佐感叹道。

    明知道被抛弃的伤兵是死路一条却还是做了,这种事,男人都未必做得出来。

    副将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这个不愧是能做掌握实权的摄政王妃的女人啊!只可惜,当初要是清河公主不远嫁东华,或许,如今这个厉害的女人就是南楚人了?

    不过,无论如何,南楚也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掌权吧!

    “将军,是不是……太安静了点?”好一会儿,副将忽然说了一句。

    向佐一愣,左右看看,心里也涌上来几分疑惑。

    这官道两边都是大片的农田,这一带种的是玉米,半人多高的玉米秸秆在夜色下影影绰绰,然而,本应在这里的人却一个不见。

    “人呢?”向佐忽然觉得背上起了一片细密的冷汗,被夜风一吹,凉飕飕的。

    之前追击的时候,他留下了五百军马,虽然东华的人数有接近千人,但大部分都是重伤员,连起身都困难,躺在行军担架上,就是伤势稍轻的,也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显然在异国他乡被主将抛弃后显得很茫然,完全没有了斗志。

    别说这不可能打输,就算对方反抗,这么短的时间里也不可能一切都结束了。

    “将军,好像有点不对劲。”副将一边说,一边四顾张望着。

    “当然不对,对劲就有鬼了!”向佐咬牙切齿,又看了眼黑漆漆的玉米地,断然道,“全军加速,先回湖阳城,明天一早再来查看!”

    “可是……”副将目瞪口呆。

    “不然怎么样?去里面找吗?”向佐冷哼。

    大半夜的,这片玉米地里就算埋伏个一万人都绰绰有余,谁知道有多少陷阱?反正他们连秦绾这个主谋都放弃追击了,还有什么不能暂时放过的。

    “是,将军。”副将答应了一声。

    其实他也心里发毛,己方的五百士兵,东华的一千伤兵,就像是被玉米地里吞噬了似的,连尸体都不见,真是太邪门了!

    命令传递下去,刚刚被东华的连弩射了一通的南楚军本来也没什么战意,更想早些回到城内,没有异议地加快了行军速度。

    一路上除了脚步声,再没有人发出丝毫杂音,直到一声惊呼从最前面传来。

    “怎么回事?”向佐的位置距离前军不过十几步,立即喝道。

    “将军,是小的踩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脚。”一个士兵哭丧着脸,抱着自己的右腿,似乎想把扎在鞋底的东西抠下来。

    “别大惊小怪。”副将没好气地训斥了一句。

    “是。”那士兵一脸委屈,但脚上痛得厉害,只能一蹦一跳地挪到路边去自行处置。

    见不是什么大事,向佐松了口气,微微放松了紧绷的身体,然而,变故也就在这一刻发生——

    “杀!”随着一声厉喝,铺天盖地的箭雨从玉米地中射过来。

    “有埋伏!”副将脸色大变。

    “不要停,往前冲!”向佐用大刀挡开箭矢,沉着地下令。

    他看得清楚,或许是为了避免误伤另一边的同伴的关系,箭雨并不是平行从两边射来的,而是从左前、右前两个方向而来,那么,最快的脱离方式就是直接突破!敌军埋伏在玉米地上,转移不便,只要冲出射程,就安全了!虽然会有一定的伤亡,但已经是牺牲最小的办法了。

    南楚军被打了个晕头转向,听到主将的命令,更是毫不迟疑地照做。

    “啊~”前方忽然传来一片惨叫。

    向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胯下的骏马猛地一颠,随即前蹄高高扬起,差点把他摔下马来。

    “别乱!”副将嘶声力竭地大喊。

    无奈最前面的人不知为什么摔倒了一大片,后面的军队正往前狂奔,收势不及,直接撞了上去,顿时引起踩踏无数,不少人手里的火把掉在地上,烧到了枯枝残叶,也偶尔有烧到人的,零零星星火光四起。

    “杀啊!”就在一片混乱中,两边的玉米地里,射光了箭矢的东华军如狼似虎地扑过来。

    向佐顿时眼睛都红了。

    火光下,他看得清楚,最前面那个直接朝他冲过来的,刚刚不是一只袖管空空荡荡,一副随时要咽气的模样么?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又长出一只手了?看那生龙活虎的模样,那一身的血,是洒上去的鸡血吧!

    “你们……秦绾……”向佐握刀的手都在颤抖了。之前听李治牧说过,东华军在湖阳城外装死人伏击援军,于是这回不装死,改装伤兵了?还有没有点下限?太无耻了!

    “将军,东华的兵力不对!”副将忽然道。

    向佐一怔,顿时神智一清,马上就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顿时又把李治牧骂了个狗血淋头。什么两三千,东华军分明至少有五千人,这和情报出入太大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不考虑被埋伏的可能性,毕竟秦绾身边带着两三千军马,按照李治牧的说法,是不可能再有伏兵了。

    然而,眼前的这支军马,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比秦绾身边的人少!

    所以,绝对是被坑了吧!

    这会儿,他是选择性的忘记了,东华的兵力不止是李治牧的报告,大多是白鼎和裴咏自行推断的。

    另一边——

    “打上了吧。”秦绾脸上波澜不惊,淡淡地说道。

    “差不多了。”执剑回头看了一眼隐隐映红的天空,暗自偷笑。

    “我们也加快点速度,天亮前赶上辎重营。”秦绾道。

    “是!”周围的人一起哄笑着应道。

    自从跟了这位摄政王妃,虽然时间不长,但众人都感觉自己的下限被拉低了不止一点,不过……下限是什么?能吃吗?作为士兵,能带着他们打胜仗还死人少才是最重要的。

    “蝶衣,你还好吧?”秦绾轻声问道。

    蝶衣微微一笑,认真地点点头。

    “叫你跟着辎重营先走的。”秦绾叹了口气,摇摇头,也不多说了。

    蝶衣表情坚定。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抛下她的小姐离开的。

    “这个玩意儿看着小小的,倒是真好用。”执剑抛着手里的东西笑。

    那是一个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木头,削成了半个球的模样,平的一面上插了一根铁钉,很显然,就是狠狠坑了向佐一把的罪魁祸首。

    “这个是从铁蒺藜演变而来的。”慕容流雪解释道,“原本军中用的铁蒺藜四面都是尖刺,夜晚撒在路上能坑步兵,但铁蒺藜整个都是生铁铸造的,太烧钱,这个就不一样了,虽然只有一根铁钉,但无论怎么扔,铁钉都会朝上竖起的。”

    事实上,他们连着几天赶制出来的东西,连铁钉都没这么多,上面插的大多是木刺、竹片、碎瓷片之类的东西,但用来刺穿轻步兵的草鞋的脚掌也足够了。

    设置埋伏的徐鹤按照秦绾的吩咐,等向佐通过之后依旧按兵不动,一直等到裴咏派出的信使也通过了,这才偷偷在路上铺好了陷阱。

    追击的时候,向佐还算是谨慎,一路都有哨探在前面排查陷阱,可回头就没有这么警惕了——谁想到刚刚走过还什么都没有的路面,往回走时就出现了陷阱呢?这被坑的真不冤啊。

    “王妃的脑子反正是跟我们的不一样。”陆熔从后面追上来。

    “你好像也没多惊讶啊。”叶随风瞅着他,一脸的好奇。

    他知道王妃曾经统领过江州战事,和徐鹤是旧识,不过这个听说是新调入这支军队的将领似乎也对王妃很服气啊?

    陆熔怔了怔,沉默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股怀念之色。

    “我说错什么了吗?”叶随风举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没说错。”陆熔却笑了,一脸骄傲地说道,“因为,我是慧小姐的旧部,信任王妃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叶随风闻言,顿时睁大了眼睛,失声道:“哪个慧小姐?”

    当然,不用陆熔回答,他也知道,跟摄政王妃有关系的,只有那一位——导致江辙血洗了皇族的欧阳慧。

    “王妃,末将去前头开路了。”陆熔一拱手,拍马跑去了最前头,很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

    终于还是等到这一天,他能光明正大地说一句,我是小姐的旧部,那是他们这些经历了李钰的血洗后残存下来的人最大的骄傲。

    秦绾看着他宽厚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

    陆掌柜一家人已经和苏青崖一起,跟着辎重营先行离开了,虽然秋鹤楼放弃得有点可惜,但又摄政王府做后盾,东华哪里不能重新再起一座秋鹤楼呢。何况陆臻的婚事将近,将来要走官途的话,陆家也要迁回京城比较好,包括嘉平关的陆灼和西秦的陆烟。

    手上一暖,确实蝶衣伸手过来,握了握她的。

    “蝶衣啊,我今天很高兴哦。”秦绾轻笑。

    就在这时,翠绿的影子一闪而过,落在秦绾肩膀上。

    “王爷的信!”执剑眼睛一亮。

    “难为你了,这样都能找到。”秦绾伸出手指逗了逗鸟儿,从它腿上解下铜管,取出信件。

    “王爷说什么?”荆蓝凑了过来。

    秦绾借着直接凑过来的火把迅速看完那几行字,转头道:“拿地图来。”

    “是。”荆蓝立刻递过一张行军地图。

    “和辎重营会合后,我们绕过前面的储县,去这里。”秦绾用力点了点地图,纤长的手指差点在纸上戳出一个洞。

    “这是……”众人看着她指的地方,不禁面面相觑。

    这和之前说好的可不一样,跟原本的路线几乎是南辕北辙。

    “王爷渡江了?”还是执剑反应快,脱口而出。

    “你说呢?”秦绾松手放飞了鸟儿,回眸一笑。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