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囚宠1001夜:总裁〕〔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宠小萌妻〕〔甜婚蜜令:权少宠〕〔国民女神:重生王〕〔报告长官:夫人在〕〔霍少的闪婚暖妻〕〔我真的不开挂〕〔重生七零末之幸福〕〔[红楼]宝玉是个假〕〔爱如潮水阿正〕〔星途璀璨:豪门前〕〔网游之颠覆三国〕〔官梯〕〔穿越八零:麻辣小〕〔沈浪苏若雪〕〔绝地求生之最强巅〕〔魂破九天秦朗〕〔魂动九天〕〔天价妈咪:爹地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八章 棋逢对手
    湖阳城。

    “王妃。”执剑匆匆走进书房,脸色有些凝重。

    “崇州那么又派人过来了?”秦绾从书案后抬起头来,毫不惊讶。

    “是的。”执剑点头。

    “多少人?”秦绾放下了笔,吹了吹纸上的墨迹,依旧很淡定。

    “大约一万人。”执剑答道。

    “刚刚八千人被打得落花流水回去,一万就够了?”伺候笔墨的荆蓝一挑眉。

    “兵力不增加,说明白鼎派了个高手来。”秦绾笑了笑。

    “之前那个什么王韧也是崇州军中有名有姓的将领了,还不是不堪一击。”荆蓝噘着嘴道。

    “王妃,将旗上写着‘向’字,应该是向佐。”执剑跟着说道。

    “向佐?他还未必及得上王韧。”秦绾在心中过滤了一遍崇州军的资料,摇摇头。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是谁,我们都打回去就是了!”执剑又笑嘻嘻地说道。

    秦绾叹了口气,不想理他。

    之前的两场战争,似乎让湖阳上下对她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任,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秦绾知道自己的情况,她确实对军略有几分研究,可毕竟从未上过战场,都是纸上谈兵,单单一场战斗她还能驾驭,但若是涉及到整个战局的战略,她还差了点历练。

    唐少陵独自一人去了顺宁郡,而她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在保存实力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削弱南楚的兵力,让楚京孤立无援。

    “探子来报,南楚军正在三十里外安营扎寨,大概明天早上就能到达湖阳,我们还是守城?需要特别布置吗?”执剑又问道。

    “怎么布置?继续挖坑?”秦绾无奈。

    湖阳附近的地形实在太开阔,没法埋伏,提前挖地道这种战术只能用一次,何况,南楚在三十里外扎营,很明显就是打算明天到达湖阳就直接攻城的。

    想了想,她还是道:“让将士们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先看看南楚的动静再说。”

    “是。”执剑领命而去。

    “王妃是在担心?”荆蓝问道。

    “南楚,有所依仗。”秦绾沉声道。

    “王妃不会输的。”荆蓝理所当然道。

    秦绾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的确,她不会输。属下都这么有信心了,她总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何况,李暄那边还真送来了不少好东西呢。

    “王妃,时候不早了,您是不是也早些歇着?”荆蓝问道,“明日怕是会有一场恶战的。”

    秦绾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地合上书案上的地图战报,随即起身,一边道:“蝶衣怎么样了?”

    “听姝儿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苏神医让她卧床。”荆蓝答道。

    秦绾点点头,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忙得有些顾不上蝶衣,不过,这时候能好就是好事。湖阳不是久留之地,明天看情况才能决定什么时候转移,要是到时候蝶衣还不能骑马,她可不放心把人留在城内。

    到城墙上转了一圈,提醒今晚轮值的陆熔小心谨慎,秦绾就早早回房歇下了。

    或许是知道大战将至,今晚的湖阳城格外安静。

    深夜,秦绾是被一阵嘈杂的金铁之声惊醒的。

    大战在即,她原本就是和衣浅眠,立即翻身下床,就着床边水盆里的冷水洗了把脸,眼中顿时没有一丝睡意。

    “王妃!”荆蓝匆匆走进来,脸色很凝重。

    “敌军攻城了?”秦绾抓起外衣披上。

    这么大的动静,除了敌军攻城,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了。

    “是的。”荆蓝急促道,“徐将军也到城墙上去了,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幸好湖阳地形开阔,没有到兵临城下的地步才发现,还能守住。”

    “去看看。”秦绾开门出去。

    “王妃,黑夜之中,城墙上太危险了。”荆蓝忍不住道。

    “无妨。”秦绾毫不在意。

    虽然说,乱军之中,绝世高手也免不了会被小卒所伤,但城墙并未沦陷,仅仅是流箭还伤不到她。

    荆蓝无法,只能跟了上去。

    院子门口,执剑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她们过来,沉声道:“王妃,南楚军做出扎营休息,明日攻城的假象骗过哨探,然后连夜赶路,趁夜攻城,不过陆将军警觉,守住了第一波,现在战况有点僵持。”

    “僵持?”秦绾一边走一边问道。

    “南楚军的动作很奇怪。”执剑想了想才组织好语言,继续说道,“在奇袭失败后,他们似乎并不着急抢夺城墙,陆将军让士兵让出了一段城墙,可南楚军反而退了回去,只是在后方用火箭骚扰。”

    “南楚军有高人。”秦绾叹了口气。

    “为什么?”执剑疑惑道,“这样的话,根本就没有奇袭的效果了,双方伤亡都很大。”

    “王韧的败军想必已经告诉了白鼎,湖阳城墙的陷阱,怎么可能有人上第二次当。”秦绾无奈的笑笑,随即又阴沉了脸色,继续说道,“想必敌军的打算是,最好能靠奇袭拿下湖阳,若是失败,就强行拖进拉锯战,不让我们有机会干点出人意料的事。”

    “哪怕他们的伤亡更大?”执剑忍不住道。

    城池的攻防战,攻城方的伤亡必定数倍于守城方,哪怕是不以夺城为目的,有控制的消耗战,起码也是二比一的伤亡,这样一来,岂不是等同于同归于尽?

    “对于现在的南楚来说,这一万人,有他不多,没他不少,已经无关大局了。但是我们这支军队在这里,就是南楚的心腹之患,就算两败俱伤,也值。”秦绾沉声道,“并不是太高明的手段,但偏偏是最难破解的那一种。这是阳谋。”

    “王妃,那我们怎么办?”执剑问道。

    “湖阳,让给他们好了。”秦绾一挑眉。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城墙。

    虽然楼梯已经被拆了,但慕容流雪设计出来的绞盘不止是运送守城物资,也能运送士兵上下城墙,甚至比走楼梯更快。

    秦绾和执剑、荆蓝自然是不需要借助绞盘的,在拆除楼梯留下的凸起处轻点了两下借力,就飞身上了城墙。

    “王妃,您怎么上来了?”陆熔一刀砍飞一个南楚士卒,回头看见这一幕,赶紧迎了上来。

    “放心吧,没事。”秦绾摆摆手,眯起了眼睛,看向远方。

    虽然是黑夜中,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但不少火箭落在城上砸下的滚木上,蔓延开不小的火势,也能将战场上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

    “第一队后撤修整,第二队上,第三队准备。”裴咏站在最后面,语气很沉稳,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身后的鼓声一变,立即将命令传达下去。

    “裴先生,咱们的伤亡是不是有点大?”边上一个小将迟疑着问道。

    他是一个百夫长,被向佐派来保护这位文质彬彬的军师的,然而,虽然他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小队长,可也看得出来这场仗打得很不对。不是没参加过攻城战,可这一次,除了最初的奇袭还算有点水准,之后简直是在过家家!

    要说攻城,显然力度不够,湖阳已经有了准备,这样是绝对打不下的,可这位裴先生既不加强攻击,也不干脆撤退另寻他法,这样下去,岂不是变成消耗战了?而且是以二换一的消耗战。

    “攻城战二比一的伤亡很大?”裴咏疑惑道。

    “……”百夫长无语凝噎。

    如果是正常的攻城战,二比一非但不大,反而可以说是伤亡很小了,可问题是,这是正常的攻城战吗?怎么看都不可能打下来的好吧?这不是白白消耗么!

    动了动嘴唇,他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把话憋回去了。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连将军都没反对,怎么也轮不到他来质疑。

    裴咏微微一笑,忽然间,心念一动,抬起头,目光落在城头上。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文人,没有丝毫武功底子,这样的夜色中,城墙上的光景也就只能看到个大概情况,是看不清具体的人的。可是,刚才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了一道非常危险的视线……

    “先生,有什么不对吗?”见他一直微笑的表情也沉了下来,百夫长赶紧问道。

    “没事。”裴咏迟疑了一下,还是摇摇头。

    秦绾,是她吧?

    二十年前,他曾经跟随智宗上代宗主去过一次无名阁,见到墨临渊身边带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然而不久之前才知道,原来当年的小女孩,竟是数年前在东华京城呼风唤雨的奇女子欧阳慧,还曾惋惜许久。

    秦绾,秦紫曦,墨临渊的关门弟子……么?

    ·

    “王妃看什么呢?”城墙上,荆蓝顺着秦绾的视线看过去,却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人物。

    “见到熟人了。”秦绾叹了口气。

    对于裴咏,她依稀还有点印象。

    二十年前的裴咏还是个翩翩少年郎,还送她一包五颜六色的糖果,虽然被一脸黑气的姬木莲给没收了。

    “那个……书生?”执剑犹豫道。

    “王妃,末将知道那个人,是白鼎身边最为倚重的军师,姓裴。”陆熔沉声道,“派遣刺客刺杀我军将领,就是此人出的主意,他……”

    “裴咏此人,看着谦谦君子模样,实际上人品也不坏,只不过用起计来有些不择手段,太过功利了些。”秦绾一声轻笑。

    至少,如果是她,就算再没有更好的办法,她也不会牺牲自家士兵去兑子的。

    “王妃认得他?”陆熔惊讶道。

    “怎么不认得?”秦绾扬眉道,“如果不是他自己放弃了……那可是差点取代天机成为这一任智宗宗主的人。”

    “啊……”陆熔目瞪口呆。

    “行了,没必要在这里硬拼,准备突围。”秦绾转身道。

    “是。”陆熔毫不意外,打赢了一声,又道,“那我们的布置?”

    “用上吧。”秦绾想了想,有些惋惜地道,“裴咏很谨慎,怕是坑不到他,不过……能坑多少坑多少,都是赚的。”

    “遵令。”陆熔一拱手,也咧嘴笑了。

    ·

    “先生,东华军从北门突围,往西北方而去了!”哨探禀告道。

    “太好了!湖阳拿下了!”百夫长一声欢呼。

    裴咏的脸色却没有放松,眼看南楚军已经翻下城墙,慢慢打开城门,心中却始终有些不安。想了想,他还是按照原来的构想,吩咐道:“传令下去,让向将军不要进城,绕过湖阳城,追击敌军。”

    “是。”传令兵应声而去。

    南楚军不多,又是突袭,只攻打了西门和南门,裴咏在南门督战,向佐则是亲自带兵攻打西门,这会儿从城外绕反而比穿过湖阳追击更快。

    很快的,大半人马跟随着向佐而去,裴咏身边只剩下一支千人的卫队。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萌宝来袭:总裁爹〕〔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