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六章 李暄渡江
    崇州城。

    “你说什么?”白鼎双目圆瞪,死死盯着跪在下面的人。

    李治牧整个人几乎是趴在地上,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虽然他的模样十分可怜,衣甲破烂,身上还血迹斑斑,但议事堂下的众将也没一个敢替他说话的。

    八千精兵攻打不到自己一半数量的败军,还有整个湖汉平原做后盾,要说战局僵持,也可以理解,毕竟敌军占据了城池,急切难下,就算是打了败仗,白鼎会生气,但也不至于气到这个地步。

    实在是,这也败得太快、太惨了点,简直就像是特地去送死的!

    “将军。”就在一片沉默中,白鼎身侧坐着的一个文士放下手里的战报,温和地叫了一声。

    “先生有何赐教?”白鼎闻言,怒气稍稍收敛了些,客气地道。

    “东华军有能人啊。”那中年文士一声轻叹,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

    “东华的主将是谁?”白鼎冷哼着,转头问道。

    “那支军队只有副将,没有主将,不过……”李治牧吞吞吐吐地道,“听说,兰陵公主在湖阳城中。”

    “公主?”白鼎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兰陵公主”是哪号人物。他一直镇守崇州,已经多年没有回过王都,去年自然也没有见过那位先帝宠爱的外孙女。

    “李副将,你莫不是想说,你们是被一个女人给打成这样的吧?”有人插了一句,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屑。

    李治牧一脸的羞惭尴尬,但却无话可说——他们还真就是败给一个女人了,能怎么办?

    “兰陵公主……东华的摄政王妃?”白鼎想了起来,惊讶道,“李暄那样的人,竟然让自己的王妃先行潜入南楚?莫不是觉得有个南楚公主的封号,南楚就不会动她?”

    “将军,她是不是摄政王妃,这并无关系。”中年文士摇了摇头,温言道。

    “什么意思?”白鼎一怔。

    “摄政王妃,兰陵公主,这些名号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中年文士淡淡一笑道,“她是秦绾,这就够了。”

    “秦绾?”白鼎皱眉,脸上却依旧不以为然。

    若是没有了那些附加的身份,区区一个女人,名字连入他耳的资格都没有。而堂下众将显然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将军没有听说过秦绾,那么,秦紫曦呢?”中年文士道。

    “高手榜第一的那个?”白鼎脱口而出。

    虽然他是武将,不是江湖高手,但高手榜前几位的名字总不会太陌生。

    “东华这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众将顿时议论纷纷。

    这段日子,南楚的刺客死士为战局立下了大功,可这并不是很难复制的办法,若是东华派出了高手榜上的高手……

    中年文士摇摇头,就算要行刺,也轮不到摄政王妃亲自出手。

    “先生的意思是,湖汉平原的战事,真的是那个女人主导的?”白鼎缓缓地道。

    “她是无名阁主,曾经在计谋上打败了智宗继承人虞清秋。”中年文士道。

    “比先生……如何?”白鼎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

    中年文士一摊手,倒是笑得很洒脱。

    南楚当然也是有智宗门人的,他裴咏也是智宗内门弟子,算起辈分来,虞清秋都要叫他一声师叔,只是他少年时就跟随白鼎,整整二十年不返山门,只怕智宗都没几个人记得他的存在了。

    不过,虽然他没说话,但相交二十年,白鼎也能明白他的未尽之意。

    “将军,末将愿意领兵攻打湖阳!”一个年轻的小将大步出列,朗声道。

    “向佐将军勇气可嘉。”白鼎微微颔首,却没说允还是不允。

    “末将愿立军令状,若是不胜,军法处置!”那叫向佐的小将大声说道,还轻蔑地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治牧。

    裴咏笑着摇摇头,暗暗感叹一句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向佐也算是近年来的后起之秀了,不过比起王韧也未必强到哪里去,王韧败得那么快,再找个差不多的去,送菜吗?

    “本将自有主意。”白鼎挥了挥手,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

    向佐脸上闪过一丝不忿,不过白鼎在崇州军积威深重,他也只能悻悻地退了回去。

    “不过,将军,后方不稳,终究是心腹之患。”裴咏正了正脸色,沉声说道。

    “依先生之见呢?”白鼎有些头疼地问道。

    按理说,就算秦绾再厉害,可毕竟人手有限,多派些人暴力碾压就是了,可偏偏眼前的冷卓然压力太大,崇州的兵力并不宽裕,派出王韧的八千人已经让他犹豫过了,而事实证明,八千人不够。那么,要拨多少人马?一万?两万?够吗?

    “将军,在下亲自去一趟湖阳。”裴咏道。

    “先生亲自去?”白鼎惊讶地看着他。

    “将军,崇州的战事,并不需要多高明的谋士,只要死守一段时间,冷卓然必退,在下留在这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裴咏解释道,“反倒是湖阳,湖汉平原出产我国一半的粮食,若是被破坏太过,即便打退了外敌,明年的灾荒也会成为灭顶之灾。”

    白鼎沉吟了一会儿,也觉得有理,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将,微一思忖,便道:“向将军。”

    “末将在!”向佐应道。

    “既然如此,便由你率军一万,收复湖阳。”白鼎道。

    “是!”向佐原本还以为这事没希望了,如今峰回路转,顿时喜出望外。

    “你负责带兵,怎么打,听裴先生的!”白鼎叮嘱道。

    “末将明白。”向佐答道。

    实在是,崇州城一直是以守为主,早就憋坏了这些年轻的将领,能带兵就是好事!何况,崇州军出身,都知道统领身边这位裴先生的厉害,有他当军师,自然求之不得。

    而另一边的楚江之上——

    旌旗蔽日,一艘艘造型特殊的大船载着东华的士兵向着南岸而去,虽然这会儿是逆风,却丝毫没有影响船速。

    李暄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眺望着南岸。今天江上有雾,只能看见一片白茫茫,江风吹动紫色的锦袍猎猎作响。

    “靠岸还得半个时辰,怎么,想媳妇了?”言凤卿从瞭望台上直接跳下来,落在他身后。

    即便已经是堂堂水军统领,言公子依旧是一副不修边幅的狂放模样,好好的官服敞着腰带,挽着袖子,硬是被穿出了浪荡子的风采,也是独此一家了。

    李暄的南线大营拖到这会儿才渡江,正是为了等待言凤卿的船队把冷卓然的大军送到楚地后,再返航从楚江口入江,因为是新式的海轮船,习惯了海上的风浪,在大江之上,即便是逆风逆流,也比普通船只快上不少。

    “南楚的水军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渡江。”李暄淡淡地答道。

    “怕什么。”言凤卿抱着双臂,满不在乎道,“自从离了洞仙湖,本公子的刀还没沾过血,要是南楚的水军不识相,正好拿来开开荤,顺便给这些新战船祭祭旗。”

    “那就交给你了。”李暄转身,拍拍他的肩膀,往舱内走去。

    “哈?”言凤卿一愣。

    “报~前面出现帆影,大约有几十条楼船,小船暂时计算不清!”瞭望台上传来哨兵的大喊声。

    “太好了!”言凤卿一巴掌拍在扶栏上。

    “……”旁边听到的将士都无语,这是正确的反应吗?

    言凤卿兴奋地盯着江对面,磨刀霍霍。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