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二章 无耻出新境界
    笔直的官道上,一支军队正在匆匆赶路,因为行军速度太快,前军和后军之间已经被拉开一段距离,显得有些凌乱。

    “大人,湖阳方向起火了!”副将满头大汗。

    赶了大半夜的路,这会儿天色大亮,正好看见远处冲天而起的黑烟,即便距离还远,已经隐隐能听见喊杀声和金鼓声。

    “快快快!加紧行军!”汉阳守备焦虑地大喊。

    “加快速度!”副将立即吆喝着传令下去,也顾不得士兵的疲倦和抱怨了。

    湖阳、汉阳、仓丘三城互为犄角之势,若是湖阳失陷,其他两城也难保。昨晚听到湖阳的求援时,他还有些不信,可眼前的景象让他庆幸没有拖延时间之余,又有些心惊。

    大后方的湖汉平原,哪来的敌军?难道冷卓然已经击溃崇州军了吗?

    只要这么一想,他就忍不住背上直冒冷汗。崇州若有失,南楚就如同失去半壁江山。唯一能让他稍稍安心的是,若真是崇州军败,不应该如此风平浪静才对。

    “报~”探子纵马飞驰而来,大喊道,“东华军队正在攻打湖阳,大约三千人左右!”

    “我们从背后掩杀。”守备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丝安心和兴奋,又催促道,“快快!别让那些乱军逃跑了!”

    “大人,湖阳城一时不会有危险,是不是先修整一下再突击?”副将有些不安地道。

    “兵贵神速,敌军只有三千人,我们和湖阳里应外合,定能将敌军一击而溃,到城里再休息!”守备断然道。

    三千人……应该是一支败军吧,湖阳本身就有三千守军,加上有城墙掩护,没那么容易打下来,这不是白捡的战功吗?

    副将虽然觉得不安,但想想也没错处,便默不作声了。只是,汉阳的军队也都是步兵,只有几个将领才有马,最后十里路,这一通跑下来,士兵的疲惫不说,队伍却拉得更长,几乎看不出阵型了。

    眼前的湖阳城上,还在进行惨烈的厮杀,城头上各处都有交战的身影。

    “居然能被这么简易的云梯攻上城头,胡吉那蠢货估计又喝醉了吧!”守备咬牙切齿地一挥手,大喝道,“冲!杀光那些侵我家园的狗贼!”

    虽然已经疲惫不堪,但这句话还是激起了士卒心中的血性,尤其看到面前的敌人其实并不多。

    汉阳守备也自恃有几分武力,提着枪冲在最前面。

    “不好!敌人的援兵来了!”

    “快点!快攻城!进去再说!”

    “攻什么城?都腹背受敌了,还不跑?”

    “不能撤!撤了粮草怎么办!”

    “……”

    眼见敌军就像是雪上浇了一盆滚水似的,瞬间消融,守备得意地在心里夸赞自己。这果然是一支连主将都没有的败军嘛,也就是胡吉那个白痴太没用了,居然被逼得发求援信,事后一定要上书朝廷告他一状才行!

    由于接触的敌军几乎是一战即溃,除了城头还有几处因为云梯被推倒而无法撤退的零星战斗,这场战争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

    “汉阳守备王安仁带领援军在此,城上开门!”守备仰头喊道。

    “王大人稍等!”城头露出几个脑袋,似乎是核实了他们的身份,隔了一会儿,两扇城门慢慢打开了。

    “进城,本将叫胡吉那家伙好好犒劳一下将士。”王安仁一扯马缰,趾高气扬地走了进去。

    后面的士兵原本对这场战斗的虎头蛇尾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但一听到犒军,顿时欢呼起来。要知道,犒军就代表有肉吃,有酒喝,这年头当兵也是个苦活计,除非是大战之前,否则普通的士兵伙食根本就不见油星的。碰到个黑心的粮官,还要克扣,能吃饱就不错了。

    士兵们乱哄哄地列队进城,但一场长途奔袭加上之前的战斗,队伍早就被打乱了。

    “王妃,是不是该动手了?”城墙上,穿了一身南楚士兵衣甲的陆熔有些紧张地问道。

    “再等等。”秦绾一脸的凝重,默默地算着进入的南楚军人数,就在差不多进入一半的时候,用力一挥手。

    “嘭!”原本就没有完全开启的城门猛地合上了。

    “怎么回事?”王安仁猛地回头,心中涌起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怎么回事?关门打狗呗。”秦绾坐在内城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中一片嘲讽。

    “女人?”王安仁傻眼。

    身边的副将一言不发地举起弓箭就是一箭。

    秦绾笑笑,制止了陆熔上前,纤纤素手漫不经心地一抓,就将那箭抓在手里。

    “你是什么人?”王安仁的眼神有些恐惧。

    他习武,当然看得出来,这女子是个绝顶高手,再想起最近传闻的东华将领屡屡被刺杀,心底更加冒起一股寒气。

    该不会……是东华准备反击了才请来了高手,而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出头鸟?

    “陆熔,尽量速度快,后面还有一批。”秦绾回头道。

    “杀!”陆熔露出一丝狞笑。

    东华的士兵占据了高位,听到命令,顿时一阵箭雨落下,而城内的这块空地开阔,原本是战时给准备出城冲杀的将士列阵用的,没有任何躲避之处,加上大部分士兵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立即就被打懵了。

    几乎同时,城外也响起了喊杀声,却是徐鹤率兵假装败退,却绕了个圈子,从后面掩杀那些被关在城门外一头雾水的南楚军。

    秦绾坐着不动,身后守着两个陆熔派遣的亲卫军,还有一个把医书拿到城墙上来看得入神的苏青崖。

    这场战斗结束得很快,原本兵力上就是压倒性的优势,加上南楚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刻钟多点就结束了,王安仁被陆熔生擒。

    “来不及布置了。”秦绾走到外墙边,微微皱眉。

    不需要哨探就已经隐隐能感觉到不远处大队人马在逼近,何况云梯也毁了,想要再做出攻城的假象也不像。

    “王妃,怎么办?还是按计划行事吗?”一身是血的陆熔和徐鹤走上城墙,眼中带着兴奋。

    “仓丘的援军比预计得来得稍快了些,陆熔,你去找几个愿意投降的湖阳士卒,最好是百夫长、千夫长之类有点地位的,跟他一起出城,就说敌军被打退了,有劳他们跑这一趟,以犒军为名,将他们骗进城来,还是按照原计划埋伏在城内。”秦绾道。

    “是。”陆熔也没问别的计划,听完自己要做的事就匆匆离开。

    “王妃,外城怎么办?看样子是来不及离开埋伏了,全部在城内的话,城门口那点儿地方也摆不开五千人,就算埋伏,我们的伤亡也会很大。”徐鹤忧虑道。

    “谁说让你们进城了?”秦绾一撇嘴,“也不用走,就等在城门口,和刚才一样,等城门一关,你负责掩杀后军。”

    “啊?”徐鹤傻眼。他们现在就连换上南楚士兵的衣甲的时间都没有,等在城门口,狗还会乖乖进笼子吗?

    “蠢!”秦绾忍不住在他额头上拍了一巴掌,一脸的嫌弃,“全体趴下,装死就是了!”

    “装死?”徐鹤目瞪口呆。

    “谁有空来检查你们是不是尸体?下面本来就有很多死人了。”秦绾冷笑道,“难不成,仓丘守备烂好人到大老远跑来救援,水都不喝一口就先抢着帮湖阳打扫战场吗?”

    “末将懂了!”徐鹤终于反应过来,兴奋地跑下城墙,指挥城外的两千军队找地方趴好。

    这装死也是有讲究的,第一,要让开进出城门的大路,以免被人真当死尸踩上一脚。踩死也罢了,这万一要是惨叫一声来个诈尸,还不乱套了?第二,不能距离太远,为了迅速偷袭,手不能离开武器。

    幸好经历过两场厮杀后,这些士卒身上本就染满了鲜血,自己的,战友的,敌人的,加上一地的两军尸体,用真正的尸体掩护一下活人,匆忙之间应该也看不出破绽。毕竟,不会有人想到尸体堆里趴着一支活的军队。

    “够无耻的。”苏青崖淡淡地说了一句,引得旁边的亲卫连连点头。

    装死……也亏摄政王妃想得出来!从来没听说过用装死的办法,大模大样地打埋伏的,这简直是无耻出新的境界了!

    “你们也有意见?”秦绾的眼神飘了过去。

    “没有,王妃英明神武!”两人赶紧从点头变成摇头。

    “那就好。”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对啊对啊,我家绾绾最是英明神武天下无双了。”说话间,一身南楚小兵装束的唐少陵出现在秦绾身侧,顺手将两个吓了一跳、直觉要砍过来的亲卫手里的刀推了回去。

    “自己人。”秦绾解释了一句,才回头道,“仓丘的援军快了半刻钟。”

    “嗯,那个守备还算有点能耐,发兵比姓王的果决,速度也很快,幸好我从汉阳去仓丘的路上磨蹭了一下。”唐少陵摸了摸鼻子,有些歉意地道。

    “还好,问题不大。”秦绾嫌弃道,“不过,当初是谁保证的,时间分毫不差?差多了好吗?”

    “这个……人家赶着来投胎,我也不好非要阻止的,是吧?”唐少陵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醒了,别贫嘴,我这里用不着你,下去帮忙!”秦绾没好气道,“陆熔去拐骗那个果决的守备大人了,你去指挥城内的军队。”

    “知道了,我还没当过将军呢,正好过把瘾。”唐少陵说着,身形一晃,直接从城墙上翻了下去。

    秦绾叹了口气,表示心累。

    ·

    南线大营。

    凌子霄刚刚掀帘出去,趁着那一瞬间,一只小小的翠鸟钻了进去。他楞了一下,还是放下帘子,转身看过去,却见那翠鸟熟门熟路地停在李暄的书桌上,趾高气扬地抬起了一条腿。

    李暄笑着摸摸它的脑袋,从它腿上绑着的金属管中取出一卷薄纱。

    “王妃的信?”凌子霄迟疑了一下才问道。

    “嗯。”李暄应了一声,摊开薄纱,脸色有些凝重。

    因为秦绾是在移动中的,所以普通的飞鸽传书并不好用,能传讯的鸟儿就这么一对,而之前秦绾离开南疆才刚给他写过信,这才几天,根本不到应该报平安的时候,突然有信来,必定是发生了意料之外的状况。

    “那末将出去了。”凌子霄很知趣地告退。

    “好,明天……噗——”李暄低着头看薄纱上的内容,原本还想嘱咐他什么,下一刻却猛地喷了出来。

    “王爷,出什么事了?”凌子霄赶紧回来,紧张地问道。

    摄政王一向是不把情绪摆在脸上的,这次能如此失态,难不成是王妃出事了?

    “拿地图来。”李暄道。

    “是。”身后侍立的莫问立刻找出地图,在桌上铺开。

    凌子霄想了想,还是凑上去看了。

    李暄的脸色很古怪,不像是担心,但也不是纯然的高兴,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王爷,王妃说什么了?”帐中今天执勤的另一个侍卫执剑却没那么多顾忌,直接凑上来就问。横竖王爷早就把他送给王妃了,他也不归王爷管。

    李暄挽起衣袖,拿起几面沙盘演练用的小旗子,放在三个位置上。

    “湖阳,汉阳,仓丘。”凌子霄沉吟道,“南楚的粮仓,湖汉平原,只可惜冷将军被阻在崇州,若是能拿下湖汉平原,就不用担心后勤补给了。”

    “紫曦说,她打下了湖阳、汉阳、仓丘三城。”李暄慢吞吞地道。

    “什么?”凌子霄一呆,随即脱口道,“王妃哪来的兵马?”

    “冷卓然属下左翼军的一支五千人的偏师,因为主将被刺,败走西北,到了湖阳。紫曦……刚好在湖阳城。”李暄答道。

    “可是……末将记得,那些城镇都是有两三千军队守卫的。”凌子霄结结巴巴地道,“要说湖阳城是王妃里应外合拿下的,那汉阳和仓丘呢?五千人打下一座城都很勉强了,何况攻打湖阳必定伤亡不轻。”

    “紫曦杀了湖阳守备,苏青崖毒死了大部分士卒,打开城门,伤亡不重。”李暄摇了摇头,解释道,“紫曦占领守备府后,让人拿着盖了印信的书信去两城求援,故意让两城的援兵错开时间到达,用围点打援之法灭掉援军,又让人换上那些援军的衣甲,压着两城守备回去诈开城门。”

    凌子霄眨了眨眼睛,半天没回过神来。

    说起来,倒也不是特别精彩的计谋,如果王妃是这支军队的主将,也就算是不错。但问题是,王妃在湖阳,应该是偶然碰到了这支军队,竟然这么快就制定了计划,不止是湖阳,连边上的汉阳和仓丘也圈了进来。更何况,王妃占领守备府,派出求援信使,应该是在湖阳城破之前,换句话说,她在开始执行计划的时候,甚至没有和城外的军队商议过!

    “执剑。”李暄回头道,“你和叶随风、荆蓝准备一下,先去王妃身边吧。”

    “是。”执剑答应道。

    “紫曦既然拿下了三城,想必不会就此罢休,你正好带点儿东西去给她,用得着。”李暄又道。

    “王爷。”凌子霄忍不住道,“现在两军交战,南楚已经封了航道,偷过去几个人也罢了,大批货物不可能带过去。”

    “少将军这就不懂了啊。”倒是接了这个烫手山芋的执剑笑眯眯地说道,“封的航道只是官道,这年头,哪里都不缺走私的。商人……才是最要钱不要命的一群人哦。”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