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一章 好久不见
    楚江以北,南线大营。

    “刺客?”李暄眼神一缩,脸上顿时布满寒霜。

    “是的。”下面的探子也被那沉默的威严压制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背上爬满了冷汗,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会颤抖,“目前我军已经有三位偏将被刺,还有一支五千人的左翼偏师和大营失去联系,冷将军已经下令收束各军了。”

    “知道了。”李暄挥挥手让他出去,又看了一眼军帐中的人。

    除了莫问,这次他身边带着的侍卫,还有执剑、叶随风和女扮男装的荆蓝。另外,就是他打算重点培养的凌子霄和一个叫君琅的年轻小将。

    李暄看好凌子霄的才能和潜力,愿意悉心教导,给予机会,凌从威自然是感激的,何况,不用把凌子霄扣在身边做人质,这孩子在府里也口口声声很崇拜摄政王,而君琅是凌从威的旧部,未来的女婿,若非太上皇突然驾崩,凌霜华都要过门了。所以,就算凌从威还有什么想法,凌家的下一代也妥妥的是摄政王派系了。

    “你们怎么想。”李暄虽然问话,看的却是凌子霄和君琅。

    毕竟,他们两个是军队的未来,要求和侍卫肯定是不一样的。

    君琅迟疑了一下,先去看凌子霄。

    他虽然寡言,但心思灵透,知道无论于公于私,他抢在凌子霄前面开口都是不妥的。

    “派遣刺客行刺军中将领,楚帝想必也是被逼急了,不过,敢破坏规则,就要做好被规则反噬的准备。”凌子霄说完,依旧面无表情,目不斜视,仿佛不知道身边不到一手的距离还站了个人似的。

    李暄不禁一声嗤笑。离京的时候,凌从威私下找他谈过话,很诚恳地把未来女婿也调到了他麾下。

    凌子霄对于唯一的姐姐低嫁一直都不高兴,那么,让他和君琅多相处相处,多了解就好了。男人嘛,只要人品没问题,在战场上同生共死几次,交情自然就打出来了。

    不过,正如凌子霄说的,南楚的皇帝是急了,才连刺客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都用不出来了。

    大营之中,刺客来去自然是不容易的,

    不过行刺领军在外的中层将领,派遣死士的话,并不是做不到。没有了将领,这支军队短时间内肯定会陷入混乱。然而,这么直接好用的方法,为什么在大陆各国的交战中从来没人用过呢?

    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

    你能刺杀对方的将领,对方就可以以牙还牙也派出刺客,互相消磨下去,很可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同时一蹶不振,让其他国家捡了便宜。毕竟,这些能被刺杀的将领,单独来看也许不太重要,但是,元帅不可能一个人指挥十万大军。如果说,在一支军队中,元帅是大脑,士兵是手足,那这些中层军官就是无所不在的经脉骨骼,负责将大脑下达的命令传递给手足,并控制手足的每一个精密操作。

    没有这些骨骼,整支军队就瘫痪了。

    “王爷,南楚想要破罐子破摔,孤注一掷,但我们可不必奉陪。”君琅沉声道。

    “说得轻巧。”凌子霄撇了撇嘴,“谁都知道不能跟南楚这么交换下去,可是我们无法保护那么多将领,总不能都龟缩在大营中不出去了。”

    “擂鼓,召集众将。”李暄道。

    “是。”莫问闻声走了出去,很快的,营中就响起了沉闷的鼓声。

    “尽快渡江。”李暄起身道,“破解这种阴谋最好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尽快打到楚京!”

    “可是,南楚境内毕竟还是有几十万兵马的,就算一时被打了措手不及,这会儿也该反应过来了。”凌子霄惊讶道。

    “若是南楚嫌光是东华和西秦的两路大军还不够让他们疲于奔命,那么,马上就有另一处战场了。”李暄勾起了唇角。

    “另一处……战场?”凌子霄和君琅面面相觑。

    西秦被挡在顺宁,东华不可能有余力投入第三支军队了,而北燕……别说北燕和南楚是盟国,就算不是,北燕和南楚既不接壤,也没有航海的能力,难不成要飞过来?

    所以说,哪里来的另一处战场!

    李暄吩咐执剑等人不用跟着,只带着两小将走向中军大帐,却眯了眯眼睛。

    算起来,朔夜和陆臻也应该到达目的地了,目前朔夜的职责是招募军队秘密训练,而陆臻……希望这小子真的对得起紫曦对他的期望才好!

    ?

    湖阳城外。

    “我们……真打?”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仰望着不远处的城墙,有些艰难地问道。

    “不打,更没活路。”旁边是个面目冷峻的青年,只是,原本应该是很阳光的面容,如今的眼神有些阴狠。

    他们这支偏师原本是奉令外出拦截一支南楚运送辎重的军队的,不过那根本就是南楚的陷阱。当然,要只是如此,他们也不会如此狼狈。毕竟,谁都知道冷卓然的大军最致命的缺陷就是粮草,所以他们虽然出击,但也做好了踩陷阱的准备,至少是能全身而退的。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陷阱只是个一踩就烂的幌子,真正的杀手居然是刺客!

    军中的将领,要说弓马娴熟那是肯定的,但应对刺客却力不从心。主将被刺,军心大乱,而那个用来布置陷阱的军队反戈一击,还是小胜了一仗。要说没有溃败的原因,还是冷卓然塞了两个人到这支军队里,说是历练,可事实上,就是因为如此,主将虽死,但副将还算能收束军队,败而不乱。

    如果秦绾在这里,肯定认识这两人――陆熔和徐鹤。

    李暄掌权后,秦绾便让陆熔带着残存的属下从宁州去投军――现在她已经没必要隐身暗中了,而陆熔这些忠心耿耿的下属,最好的出路当然是从军,挣军功。而眼下就有极好的机会。

    在冷卓然看来,陆熔武功不错,但缺乏经验,而江州军出身的徐鹤年纪太轻,也不够稳重,一个是秦绾的人,一个是圣山弟子,他也不介意多照顾一点,让他们跟着一位经验丰富的副将学习。而偏偏就因为他们武功好,和普通的马上将领不一样,才只在刺客手里受了点轻伤。

    可惜,大军偏离了预定的路线,加上混战中辎重遗失,他们想返回大营也有困难,倒是一路往湖阳而来。

    “我……倒是有个弟弟,在湖阳城里做生意。”陆熔踌躇了一下才道。

    “真的?”徐鹤兴奋地一挑眉,随即又叹了口气,“湖阳再不济,也是有两千守军的,你弟弟只是个生意人,没法里应外合的,还是别害了他了。”

    “我是摄政王妃的人,你居然以为,我的弟弟在南楚仅仅是做生意的?”陆熔看着他,一脸的古怪。

    因为徐鹤是圣山弟子,是秦绾看好的师门晚辈,所以他也不在意多说一点。

    “啊……”徐鹤这才反应过来,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做贼似的道,“奸细?”

    “说那么难听!”陆熔一巴掌拍开他,又看看城墙,隔了一会儿才道,“我第一次打仗,你倒是看看,城上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嗯?”徐鹤闻言,抬头看去,微微皱了皱眉,“确实不对,城内只有两千守军,看见敌军攻城,居然还是这般不紧不慢……不对,不是闲散,而是混乱!”

    两人对望了一眼,各自在心里暗自嘀咕。

    这情形,倒是有点像是他们的主将刚刚死于刺客之手时,手下的士卒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啊。

    总不至于,湖阳的守将也因为什么不知名的原因,突然死了吧!

    不得不说,其实他们这是真相了……

    “先攻城再说,难得有大好机会。”徐鹤道。

    “好。”陆熔一咬牙,点点头。

    实在是不打也没活路,军中已经没有第二天的口粮了,唯一的出路,就是吃下湖阳城。

    徐鹤在聂禹辰手下多年,又经历过江州之战,行军打仗不陌生,士卒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无不用命,虽然没有携带攻城器械,但好在湖阳城池不高,临时砍伐树木造起几架简易云梯也不难。

    而最让人无语的是,眼看着城外的敌军在伐木造云梯准备攻城,而城内的守军只是零零星星地射了几箭,连根毛都没射掉。

    湖阳地处平原,城外缺乏高大的树木,只能勉强造起了三架云梯,然而,即便如此,城头上稀稀拉拉的箭矢,杂乱无章的防卫也无法抵挡一群饿极了的狼,

    尤其是一群失去了头狼,后退无路的狼!

    “就这样的,也能做一城守备?”徐鹤看着士兵慢慢逼上城头,在城墙上形成拉锯战,一脸的兴奋,眼中却闪过一丝嘲讽。

    从他们兵临城下开始,花了一夜时间伐木制造云梯,然后攻城一个多时辰,如今都天色大亮了,就算守备在酒桶里醉死了,这会儿也该出现了吧!

    当然,他不知道自己猜的基本已经是事实……

    “看来,最多再有一个时辰就够了。”陆熔随手把刀扛在肩膀上,却笑道,“我挺喜欢这个守备的,作为回报,就让他死得痛快点吧。”

    “前提是他没自己醉死了。”徐鹤一撇嘴。

    “徐将军!陆将军!就在这时,一个士兵飞快地冲了过来。

    “什么事?”徐鹤脸色一沉,认得这个是他派出去巡查周围状况的哨探队长。

    “西方出现南楚援军,距离湖阳不到半个时辰,西北方也有一支军队,大约一个时辰后抵达。”探子连汗水都顾不得擦拭,急促地回禀道。

    “这么快?”徐鹤脱口而出。

    湖汉平原这一带有着大片良田,城镇密集,有援军不足为奇,但这个速度也实在太快了,如果不是预先知道湖阳会遇袭,那就是他们在城下出现的那一刻,湖阳就派出了求援的信使――可求援这么重要的事,哪是小官吏可以决定的?如果湖阳守备有这般的决断力和远见,城上的防守也不会乱成这个样子了。何况,即便如此,援军来的速度还是非常快,尤其是西面那支。

    湖阳位于战场后方,突然说有敌军攻城,正常人第一反应都会是不信。而能够在如此短时间里说服两城守备发兵援助,也不是一般的信使能做到的。

    “援军有多少人?”陆熔问道。

    “两支援军大约都是一千人。”探子答道。

    “不妙啊……”陆熔看着城头皱眉,“进度慢了。”

    虽然说,援军加起来也只有两千人,加上湖阳城的三千守军,也不过和他们人数相等,可湖阳毕竟有城池,有粮草,他们却没有任何后勤,甚至,刚刚攻城前为了保证士兵的体力,已经吃光了所有的干粮,今天要是打不下湖阳,这支军队就要崩溃了。

    “必须在半个时辰……不,一刻钟内攻克城墙。”徐鹤咬牙道。

    进入城内,收拾残军,重新布防也是需要时间的,这一切要在援军到达之前做完,留给他们攻城的时间,就只有一刻钟。

    “你指挥军队,我去。”陆熔说着,也不等徐鹤答应,提起刀,身先士卒,亲自攀上了云梯。

    虽然徐鹤从军时间更久,但他师从圣山武宗,就算庄别离教徒弟不怎么用心,但至少徐鹤学的是剑法,在攻城战上,还真不如陆熔那样一刀在手万人莫敌的豪迈来得振奋人心。

    于是,被留下的少年只能摸摸鼻子,吩咐探子继续关注援军的动向,随后将后备队全数派了上去。

    如今,时间就是一切!

    “轰!轰!”城头被压制,十几个士兵抱着一棵刚刚砍倒的大树,用力撞击着城门。只可惜,湖阳怎么说也是座城池,没有撞城车之类的攻城器械,仅靠人力这么撞,一下子也是撞不开的。

    “轰!”

    陆熔刚拽住一个敌军丢下去,自己翻身上了城头,脚下又是一声巨响,只是……声音似乎和刚才有点儿不一样?

    徐鹤举着战旗,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扇之前明明几乎纹丝不动的城门,猛然间洞开,而收势不及的士兵抱着大树一路冲进了城内,沿途撞倒一片南楚士卒。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徐鹤摇了摇头。

    如果城门是被撞开的,那么必定已经抵消了大部分力道,可那些士兵的反应,分明就像是撞了个空,才会冲进城门这么远的距离还停不下来。

    这一下撞击之前,城门就已经被打开了。

    城头的陆熔也发现了不对,敌军……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堆积的尸体一路延伸到还没有发生战斗的城墙下,不少尸体身上都没有血迹,反而是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紫黑的颜色,分明就是中毒而死的!

    “集合!不要轻举妄动!”陆熔眼神一缩,大声喊道。

    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城上的状况实在太诡异了!

    陆续爬上城墙的士兵在陆熔身边聚集起来,一边扑杀残留的敌军,很快的,城上的战斗就结束了,除了一地的尸体,只剩下没得到命令的东华士兵面面相觑。

    不是说湖阳有三千守军吗?虽然他们杀了不少,可这里的……明显不够?

    “陆将军,看!起火了!”一个士兵突然指着内城喊道。

    陆熔眯了眯眼睛,果然看到城中冲天而起的火光和黑烟,看方向,应该是守备府。

    有人在城中接应……难道是陆焕?

    然而,下一刻,陆熔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陆焕孤身一人在湖阳,又手无缚鸡之力,传递个消息还行,杀人放火,他没那本事。

    “好久不见,现在是……陆将军了?”突然间,耳边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

    “谁?”陆熔猛一回头,却见城墙的阶梯缓缓走上来一男一女。女子温婉大方,踩在尸体堆上面不改色,男子清冷淡漠,明明一副把自己和世界隔开的模样,可站在女子身边却毫无违和感。

    “秦……小姐?苏神医?”陆熔傻愣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声。

    “我的事一会儿再说。”秦绾点点头,“敌军快到了。”

    “是。”陆熔答应一声,赶紧吩咐士兵抽走云梯,搬开墙上的尸体,准备重新布防。

    “等等。”秦绾制止道,“别弄这些东西,叫徐鹤继续做出攻城的样子来。”

    “为什么?”陆熔不解。

    “你们,换上这些尸体的衣甲,动作快!”秦绾指着城上的东华士兵道。

    “啊?”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半晌没人动弹。

    虽然这个奇怪的女子好像是和自家将军认识的,可是……她能代替将军行使军令吗?

    “师叔祖?”一片诡异的寂静中,身后传来徐鹤如见鬼魅的惊叫。

    因为城中的状况有些异常,他将善后交给副将,就从城门进来了,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湖阳这座南楚的小城看见秦绾!

    呆楞了一下,他立即单膝跪地,恭谨地道:“末将徐鹤,参见摄政王妃。”

    被他一喊,陆熔才如梦初醒,赶紧跟着跪了下去。

    城上的士卒傻乎乎地跟着跪,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

    自家将军叫的是……摄政王妃?说笑的吧?摄政王妃怎么会孤身出现在敌国!不过将军都跪下了,应该不假吧……

    “赶紧做事。”秦绾只是挥了挥手让他们起来,又提醒了一句,“你们还有半个时辰可以准备。”

    “王妃怎么会这么清楚?”徐鹤惊讶道。

    “我派人去喊的援军,我怎么不清楚?”秦绾抱着双臂,一声哂笑。

    “哈?”徐鹤傻眼。

    “看什么?本妃还给你留出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差,要是打不过……你就死在这里算了。”秦绾道。

    “啊……王妃的意思是,连带吃下两城的援军?”徐鹤终于反应过来了。

    “湖阳有三千守军,附近的汉阳、仓丘各有两千人,如今都派出了一半,只要吃下这部分人马,两城也唾手可得,不是吗?”秦绾微微挑眉。

    徐鹤闻言,虽然暗自心惊,但也不得不承认,真是好算计!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就算湖阳的士兵死伤是因为苏青崖在城内,可秦绾是怎么让两城的援兵仿佛算计好了时间来送死的?相差半个时辰,正好一批一批收割蚕食啊。

    “先干活。”陆熔没那么多心思,何况,当初在欧阳慧手下,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状况了。他只是一把刀,而这把刀劈出去的时候,所有的行进路线,早已全在持刀人的掌握之中,刀,只要负责饮血就够了。

    事态紧急,徐鹤也只能先咽下满肚子的疑惑,抓紧时间重新布置一个以假乱真的攻城现场。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