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攻略〕〔联合舰队〕〔武神无限〕〔来自华夏的战士〕〔星球贸易商〕〔重生校园:超强女〕〔我是全能大明星〕〔海洋王〕〔辣手兵王〕〔三国之大汉崛起〕〔锋霸绿茵〕〔娇妻甜如蜜:战少〕〔穿越暗黑之星辰王〕〔极品全能小仙农〕〔原始社会新纪元〕〔重生修仙在都市〕〔网游之佣兵世界〕〔八极武神〕〔校花的贴身黑猫〕〔极品合租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六章 轮回蛊的代价
    “王妃,他昏过去了。”秦诀稍稍查看了一下上官珏的状态,上前禀告。

    “没死就行。”秦绾答道。

    她对上官珏其实没什么好感,当初把他从南疆带出来也是看在孟寒的面子上,即便是现在她还算比较在乎上官珏的性命,也仅仅是因为,孟寒希望他活着。

    “至于这位……公主殿下。”秦绾笑眯眯地道,“本夫人刚刚新得了一只可爱的宠物,不如请公主殿下陪它玩玩可好?”

    “什么?”孟华愣住。

    蝶衣默不作声地把刚刚捉到的小鳄鱼放在地上。

    被种下了傀儡蛊的小鳄鱼立刻执行了秦绾的命令,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

    “别过来!”孟华一声尖叫。

    成年的鳄鱼一口能把人咬成两段,虽然这条还是幼年期,但被那口尖牙咬几口也不是闹着玩的。

    慌乱之下,她随手掏出一大把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朝着小鳄鱼扔过去。

    孟华一声冷笑,动动手指就收了她的蛊,有些失望道:“南疆当真是无人了……不过蛊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后继无人便后继无人吧。”

    “你是南疆的王子,怎么能说出这种丧气话!”孟狰咬牙切齿道,“你父亲的仇,我们无数族民的血债,难道就要放过东华的那个狗皇帝吗?”

    “那里不是还有个自称是公主的吗?”孟寒朝着孟华一努嘴,面色平静无波,“还有,如果那些北燕人也没有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你说的那个狗皇帝,死了。”

    “死、死了?”孟狰顿时愣住了。

    南疆偏远,消息闭塞,他倒是真不知道太上皇已经驾崩了,多少年的仇恨,如今听得大仇人居然已经死了,一时间却觉得空空落落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弄死的?”孟狰又愣愣地问了一句。

    孟寒迟疑了一下,沉默着没说话。

    虽然太上皇最后是被自己儿子毒死的,但他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落到这个地步,江辙绝对功不可没,可江辙是秦绾的父亲……那么,作为下属,他自然也不是全无干系的。

    “你快点让它走开!”就在这时,孟华气急败坏地喊道。

    众人一回头,却见小鳄鱼咬住了她的衣摆,“嗤啦”一下撕下来一大片布料。

    南疆人用蛊,但却有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武功实在不怎么样。

    “要死的还是活的?”秦绾随口问道。

    “随便。”孟寒道。

    “她说是你姐姐呢。”秦绾笑道。

    “若是假的,冒充公主死不足惜,若是真的……”孟寒说着,凉凉地看了孟华一眼,直看得她头皮发麻,这才道,“就当是我为母后清理门户了。”

    “阿诀,弄根绳子,把她吊在悬崖下面去。”秦绾立即道。

    “你敢!”孟华又惊又怒,然而,她最擅长的蛊毒,在南疆真正的继承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顺便问问口供。”秦绾又道。

    “夫人要问什么?”秦诀道。

    “你看着办。”秦绾挥挥手。

    “……是。”秦诀只得答应下来,但心里却很茫然。

    王妃让他逼供,可是……要问什么呢?

    “蠢。”唐少陵一声嗤笑,走过他身边时,说了一句,“让她把从小到大做过的所有事都说一遍,总有绾绾想听的。”

    “哦,对。”秦诀深以为然。

    既然不知道要问什么,就让对方自己说就好了!

    “我开玩笑的。”唐少陵看着他坚定的背影却张大了嘴,一脸的震惊。

    “你还不知道他是个多死板的人?”秦绾又好气又好笑。

    当初江辙让秦诀把唐少陵赶回西秦去,秦诀还真朝死里打啊。

    不过,谁也不会同情孟华就是了。

    并不只是因为孟华是敌人,任谁都不会喜欢一个到正室嫡子面前来嚣张的私生女的。

    孟寒将上官珏扔进旁边的房间里,自己去开了密室。

    “让我们进去好吗?”秦绾问了一句。

    “书太多了,我找不过来。”孟寒道。

    见状,秦绾也不矫情,跟着他进入建筑在茅屋底下的密室,至于孟狰,虽然不需要和孟华一个待遇被吊到悬崖下面去,但也别想在秦诀面前弄鬼,秦诀手里的辟邪珠可还没交还给妹妹呢。

    “这里的钥匙是纯粹的王族之血,他们的血统都不够纯净。”孟寒顺手扯了快布缠住手指上割开的伤口,淡淡地说道。

    秦绾很想叹气,怪不得南疆王族代代族内通婚来维持血脉的纯净,或许是怕有一天会再也打不开禁地吧。

    油灯亮起,可见一排排的木架子上,大多是书籍,还有些不知道装着什么的木盒,虽然几十年未曾有人涉足,可地上只是积了一层薄灰,并没有蛛网虫蚁。

    孟寒和秦绾分成两边开始迅速检查架子上的书籍,蝶衣也去帮忙,苏青崖则是自己找了本感兴趣的书,拿到油灯下去看了,只剩下唐少陵和秦姝面面相觑。

    孟寒和秦绾明显是有明确的目的的,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要找的到底是什么!

    “你们随意,只是别碰书以外的东西,那些盒子里,应该是珍贵的幼蛊。”孟寒提醒道。

    唐少陵默默地缩回了伸向一个木盒子的爪子,抹了把汗。

    “我去弄点吃的吧,公子要不要帮忙抓几条鱼?”秦姝也是一头冷汗,觉得最好是把自家爱惹祸的公子从这里带出去才好。

    “好啊。”唐少陵竟然没死缠烂打,很乖地跟着秦姝出去了,只是秦绾的心神全在那浩瀚的书海里,却没注意到。

    “在这里了!”不知过了多久,孟寒终于开口。

    秦绾心头一跳,手里刚拿着的一本书“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蝶衣默不作声地来到她身边,连苏青崖也支起了耳朵。

    “轮回蛊……”孟寒慢慢地合上了书册,油灯下,他的脸庞显得忽明忽暗。

    “怎么样?”秦绾的声音有些干涩,带着一丝她或许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恐惧。

    要说在这具身体里重生之初,她只是想着,每一天都是偷来的时间,只要能报了仇,安置好蝶衣,就算再死一次也没什么可怕的。然而,现在李钰彻底倒台了,江涟漪人不人鬼不鬼,只要她愿意,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

    大仇已报,蝶衣也有了可以托付的兄长,可她……却舍不得死了。

    不知不觉间,有个男人在她心里已经占据了太重要的位置,她还想,和他一起走到最高处,携手看脚下的风景。

    她……不甘心早死!

    蝶衣握住了她的手,带来一丝淡淡的暖意。

    “不用那么紧张,除非横死,否则你会活到寿终正寝的。”孟寒道。

    蝶衣明显松了口气,捏了捏秦绾的手安慰。

    秦绾一皱眉,却不像是蝶衣那般乐观:“寿终正寝?那之后呢?轮回蛊还会继续寻找下一个宿主吗?”

    “当然。”孟寒点头,“那是轮回蛊宿主的宿命。”

    “宿命……就是永生不死,在一个个不同的躯壳中醒来,继续永无休止的人生?那我又要付出什么?”秦绾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寒意。

    借着一个个不同的躯壳无数次复活,岂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长生?这种违背天道的存在,怎么可能没有代价!

    “代价吗?”孟寒淡然道,“这一次你运气好,秦大小姐虽然是个疯子,但却是个妙龄少女,下一次……说不定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也或是妓女、幼童、男人,甚至……牲畜。轮回蛊选择的只是最合适的宿主,可最合适,却未必对人类也最合适。”

    随着他的话,蝶衣的脸色一分分变得苍白如雪。

    “从古至今,无数人想要轮回蛊。”孟寒继续说道,“王庭从未放弃过培养轮回蛊,只是轮回蛊虽然容易活,但每一个宿主都是爆体而亡,只有你是唯一一个例外。便是如今,各国的皇室,谁不想要长生之法?”

    “咔嚓!”入口处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响。

    “谁?”秦绾喝道。

    “是我。”唐少陵慢慢地走进来,随手丢掉了激动之下捏碎的石壁一角。

    秦绾张了张口,想问他听到了多少,又相顾无言。

    “所以……”半晌,还是唐少陵先开口道,“你不是冒名顶替了秦建云的女儿的身份,而是我妹妹死后,魂魄重生在了这具躯壳里?”

    “嗯。”秦绾只能点头,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又犹豫道,“你……不怕?”

    一般人听到这种神鬼之事,会是这么平静的反应吗?

    唐少陵看了她一会儿,忽的伸手,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力气大得秦绾都觉得自己快要被揉碎了。

    挣扎了一下,她正想要唐少陵放开她,忽的,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在后颈出,带着几乎能把人融化的炽热温度。

    “你……”秦绾从来没想过唐少陵会哭,总觉得,这个男人是就算天塌下来,也会带着嘲讽的笑,让人恨不得揍他一顿的。

    “从来不知道,原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我的妹妹曾经受过这么多苦,竟然还死过一次。”唐少陵的声音有些嘶哑。

    秦绾无言,只能抬手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唐少陵没有问她重生前是谁,也不需要问。除了那一个,还能有谁?

    猎宫之变后,京城的流言,说欧阳慧是江辙的亲生女儿,当时他甚至怀疑过,是欧阳慧没有死,易容成了秦绾的模样,但又觉得世上不可能有让人完全换一张脸的易容术。

    原来……是这样吗?

    江辙那个混蛋,果然是知道的吧!还有苏青崖……要是不知道秦绾和欧阳慧根本是同一个人,他就是脑抽了!

    “你先放开我,透不过气来了。”秦绾无奈道。

    “啊?哦。”唐少陵慢慢地松开手,眼眶有些微红,却已经不见泪水。

    “我不是有意的。”秦绾轻声道。

    有些事,并不是非要隐瞒,更不是不信任,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还没说完,你们要不要听了?”孟寒打断道。

    “还有?”秦绾惊讶道。

    “永生不死,也许你觉得是诅咒,但是别人可是求之不得,怎么能算是代价?”孟寒一声冷笑。

    “还有什么代价?”唐少陵瞪着他。

    “轮回蛊是蛊中之王,而天无二日。”孟寒道。

    “所以,我体内百毒不侵,万蛊退避?”秦绾若有所思。

    “不错。”孟寒点头道,“轮回蛊把宿主的身体视为自己的领地,任何企图入侵者都会被它毫不留情地吞噬。”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唐少陵奇道。

    他听说过无名阁继承式上,秦绾和蔺长林的比斗,何况,百毒不侵,万蛊退避,比起那虚无缥缈的永世轮回,听起来更是只有好处吧!

    秦绾却微微皱眉,她直觉孟寒的话似乎是暗指着什么,但一时却没想明白。

    “我说,你还不如直接告诉她算了,这样迂回的话,她听不懂。”原本没理会他们的苏青崖忽然放下手里的书,一声嗤笑。

    “什么意思?”秦绾心里一沉。

    “轮回蛊既然排斥你身体里的一切异物,那很显然,你这辈子、下辈子,无论重生多少次,都不会有子嗣,因为孩子也是‘外来者’。”苏青崖直接道。

    秦绾脸色一白,顿时恍然。

    她和李暄成亲有半年了,夫妻之间的亲密也没少过,她自己略通医理,自然明白这个年纪正式最适合生育的,反倒是那些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骨架尚未长成,极易一尸两命。

    她是摄政王妃,哪怕她身边有天下第一神医,也不妨碍太医院七日一次的平安脉,原本秦绾也不好意思就这事问苏青崖,而太医院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擅长妇科和儿科的太医了,她不是没问过,可每个太医都说她身体非常健康,她就也没放在心上,只觉得是时日尚浅,缘分未至。加上近年来事务繁忙,她也怕真有了孩子无力应付,便不强求。

    原来,不是什么缘分未至,而是……根本不会有吗?

    “弄掉。”唐少陵却比她反应更快,目光灼灼地盯着孟寒,沉声道,“要怎么样才能弄死那条蛊虫?”

    “要杀死轮回蛊并不难,只是……”孟寒有些迟疑。

    “别磨磨蹭蹭的,直说,再困难的事,总能做到的。”唐少陵不耐烦道。

    “你现在是因为轮回蛊的关系才能复生的,我没有把握,如果轮回蛊死了,你……”孟寒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听着的几人都不禁僵住了。

    轮回蛊赋予秦绾第二次生命,可若是秦绾是因为轮回蛊而存在的,那杀死了轮回蛊,会不会……

    “没有先例吗?”许久,唐少陵才问道。

    “在这之前,从未有轮回蛊的宿主成活过,更别说重生了。”孟寒摇头。

    唐少陵看看秦绾,有些为难。

    不能有子嗣,岂不是说,他以后都没有小外甥可以玩了?而且绾绾也很喜欢孩子的,对秦家那个最小的四小姐几乎宠上天了,不能有自己的孩子的话,绾绾会难过的吧?可是,这一切都不能比绾绾的性命更重要!

    “你做不了决定的话,不如去问问李暄。”苏青崖道。

    “关他什么事!”唐少陵没好气。

    苏青崖斜睨了他一眼,简直不想跟他说话。

    不管是秦绾的性命,还是摄政王没有嫡子,都是要捅破天的大问题,怎么能不关李暄的事?

    “你没必要自己来背负,既然是他要娶你,你的问题他自然应该负担一半。”苏青崖一边说,一边随手挑了两本书,准备带去上面看。

    密室里虽然不算脏,但光线太差,并不适合长时间看书。

    “让我一个人静静。”秦绾低声道。

    唐少陵张了张口,竟然没说什么,反倒是给不放心的蝶衣使了个眼色。

    一行人鱼贯出去,最后的孟寒微一犹豫,将手里的书放在她面前。

    呆立了许久,秦绾才拿起那本陈旧的书册,只是指尖依旧在微微颤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