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归来当奶爸〕〔我在仙界开杂货店〕〔最年轻的好莱坞大〕〔大明之雄霸海外〕〔铁血趟大明〕〔鸡儿飞〕〔女鬼别怕〕〔无限之开局一双轮〕〔言安希慕迟曜〕〔极品妖孽至尊〕〔皇后的锦绣之路〕〔一碗炒饭引发的穿〕〔大魔王索隆〕〔甜妻驯夫记〕〔真武称尊〕〔魔帝的综漫生活〕〔重生之绝世修真〕〔放肆的那几年〕〔农家商女,富贵多〕〔重生商女:季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五章 南疆公主
    孟寒自幼离开南疆,第一次进入禁地还是去年带上官珏来的那一次,走的也不是同一个入口。

    所以,其实孟寒对于禁地的路也不是很熟,离开祭坛后,经常需要停下来思考。

    “说起来,你是把上官珏扔到了禁地了吧?”秦绾忽然说道,“这几十年都没用过的地方怕也不会储存食物,在里面关了一年,不会饿死吗?”

    “不会。”孟寒很淡定,“有食物。”

    “食物……不会早就烂成灰了吧?”秦绾有点同情上官珏了。

    原本就是个没吃过苦头的天之骄子,居然摊上个这么不靠谱的叔父!

    “前面就到了。”孟寒没回答她的问题,在一堵墙上找了找,打开机关。

    面前的石壁慢慢向两边滑开,柔和的月光照射进来,在地上铺下一色的银白。

    月光?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墙后的景象。

    绿草如茵,繁花似锦,一湾溪流,三间茅屋,怎么看都是一处上佳的隐居之所。可是……他们应该是在地下吧?

    “这上面就是圣峰。”孟寒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气氛,“因为地势,无论从峰顶往下看,还是从山脚往上看,都看不见这块突出的平台。很小的时候父王曾经带我来过一次,这里存放着南疆最珍贵的典籍。”

    “挺奇妙的。”秦绾一声轻笑。

    其实,这个地方和无名阁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溪里有鱼,树上有果子,还有几种野菜能吃,饿不死的。”孟寒道。

    秦绾一愣,这才省悟他是在回答她之前的话,可对他话中的理所当然,又不禁啼笑皆非。

    兰桑郡主还是女子呢,给她备好了柴火米粮,她都差点饿死,何况是上官珏?他知道怎么杀鱼?知道野菜和野草的区别?知道哪种果子能吃?至少,秦绾一眼扫过去就发现有一种看上去就很诱人的红果子是有轻微毒性的。

    “这么久还没见人,你们说的那谁……该不会真饿死了?”唐少陵幸灾乐祸道。

    孟寒微微皱了皱眉,往屋子后面走去。

    这平台虽然不算很大,但也绝对不小,至少有半个天湖那么大了。

    “快一年了,也不知道那小子的性子磨平了没有。”秦绾又笑道。

    上官珏过得不好,那不让人意外,不过,要真说饿死了,那绝对是个笑话。一个有手有脚还会点武功的大男人,要是能把自己饿死就真奇了。就算之前不会,可生死关头,又有什么是学不会的?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等等!”孟寒忽然停下脚步,拦住了他们。

    “怎么了?”秦绾一怔。

    “蛊虫的味道。”孟寒沉声道。

    秦绾闻言,淡淡的笑意也收敛了起来。

    禁地里本该只有上官珏一人,而他是不会用蛊的,甚至还很排斥,就算在这里呆了一年,可这人的性子也不可能主动去学。再联系到天湖下的入口被打开过……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小心提防着转过屋子,猛然间,几点乌光迎面而来,却没有丝毫暗器的破空之声。

    “雕虫小技。”孟寒一声冷笑,只是挥了挥衣袖,也没见他放出什么,那乌光竟然就这么散了。

    “这也是蛊?”秦绾兴致勃勃地问道。

    “一种很常见的乌线蛊而已。”孟寒不在意地道。

    “常见?在南疆被灭后,即便是这种‘常见’的乌线蛊,培养出来也不易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尖刻的声音。

    众人看过去,只见靠近悬崖边缘的地方,面对面坐着两个人,彼此相隔约十丈,稍有不慎,恐怕就会摔下去粉身碎骨。

    左边的人一身衣服破破烂烂,披头散发,活像个野人,只能看得出是个男子,而右边的却是个粉衣女子,虽然依旧是未嫁少女的装扮,可秦绾一眼就看出来,她至少已经年过三十,偏还穿了一身的粉嫩,看起来不免有些怪异。

    “上官珏?”秦绾看看左边的“野人”,迟疑着叫了一声。

    “这不是没死么。”孟寒淡淡地道。

    “你确定他们活着?”秦绾道。

    先不说那两人坐在悬崖边上干什么,原本无人的禁地里突然出现了他们这么大一群人,竟然像是石头一样毫无所觉,秦绾不知道那女子有没有这个定力,但她了解的上官珏绝对没有这个耐性。

    “不然,刚刚说话的是谁?”孟寒反问道。

    秦绾的目光落在那女子身上。刚刚听到的是女音,只是……如此尖刻难听的声音,如果是这个还算漂亮的女人发出来的,那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够了吧?”那女人仿佛是终于忍不住他们的一唱一和了,慢慢地转过头来,嘴里发出的果然是那个难听的声音,“王子殿下,见到亲姐姐,竟然就是这种态度吗?”

    “你姐姐?”秦绾真的惊讶了。

    “胡扯!”孟寒素来平淡的面容也浮起一层怒色,“父王只有我一个孩子,哪来的亲姐姐。”

    “同父异母就不算亲姐姐了?”那女子却娇笑起来。

    “好冷。”秦姝搓着手臂嘀咕了一句。

    明明也算得上是个美人吧,可这种声音,偏偏还要故作娇羞,简直笑得人寒毛直竖,鸡皮疙瘩掉满一地。

    “你说是吧?我的好侄儿。”女子又朝着上官珏抛了个媚眼。

    “你把他怎么了?”孟寒皱了皱眉。

    他带着上官珏从京城到南疆,同行日久,也算了解这个年轻人的脾气,绝不是如此忍气吞声的,这样还不开口,那绝对是没法开口。

    “没什么,不过就是暂时动不了而已。”女子笑道。

    “他动不了,只怕大娘你……也动不了吧?”秦绾一声冷笑。

    这女人明显就不是善类,也不是认亲来的,要是能动,只怕早就把上官珏扔下悬崖了,还和他一起坐在这里看风景?

    “大、大娘?”那女子双目圆瞪,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是自称是孟寒的姐姐吗?那你至少也三十好几了吧,叫大娘……不对吗?”秦绾诧异道。

    那女子脸色扭曲,若是目光能杀人,恐怕早就把秦绾凌迟了无数遍了。

    “我是孟华,是堂堂南疆公主!”粉衣女子抬起下巴,昂然说道。

    话音未落,一道金色的光芒闪电般向她射了过去。

    “你敢!”孟华一声厉喝,右手扬起,衣袖滑落,露出腕上一串血红色的珠子。

    金蚕蛊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发出尖利的啸声,打了个转,飞回孟寒的衣袖里。

    “原来,当年王宫失窃的南疆至宝血玉珠竟然在你手里。”孟寒道。

    “失窃?”孟华嘲讽地看着他,“这可是父王亲手送给我娘亲的信物,恐怕你那个娘到死都不知道吧!”

    “血玉珠是什么?”秦绾也发现了孟寒的表情不太对,插口打断道。

    “专用来克制蛊虫的至宝,只是三十多年前,听说是失窃了。”孟寒道。

    秦绾立即脑补出事情的真相。以南疆王的年纪,孟寒可以算是老来子了,他又是独子,多半……是南疆王生怕后继无人,所以在外面有了女人吧。只是,外室所出的也是个女儿,后来又有了儿子,估计也没想着让女儿认祖归宗。毕竟,孟寒说过,同命蛊的夫妻受族规保护,就算是南疆王,也不能挑战族规。

    若是王后无子,或许为了继承人,长老们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王后有了继承人,外室生的又是女儿,南疆王当然不会为她们去挑战族规了。这血玉珠,也许是补偿,也许是那外室受宠时南疆王送出去的,如今也不得而知。

    至于为什么她不怀疑孟华说谎,只是因为,这女子撇开发色偏灰,不像孟寒这般纯白之外,相貌上确实和孟寒有五分神似。何况,在他们来之前,入口并没有被破坏的迹象,是正常开启,那么,也说明了进入的人必定是身负王族血脉的。

    想着,秦绾又回头看了一眼孟狰,心里很有种古怪的别扭。

    孟华如果真是孟寒的姐姐,那这个孟狰呢?这张脸,难道仅仅只是巧合?

    “弟弟可要好好打听打听,我们这位父王,听说可是个多情种,也不知道在外面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哥哥姐姐呢。”孟华咯咯笑道。

    “闭嘴!”孟寒的脸色已经黑透了,再看了一眼上官珏,眼中又闪过一丝担忧。

    “他们那是怎么回事?”秦绾低声问道。

    “蛊。”孟寒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声道,“他们两人周围布满了蛊,一动就有杀身之祸,那女人是靠着血玉珠保护,阿珏那里,我给过他驱蛊之物,只是效果没有血玉珠这么好。”

    秦绾恍然,怪不得上官珏不言不动像是一座雕塑,而孟华虽然也被困住,但还能动动嘴皮子。

    “这是谁放的蛊虫?”唐少陵好奇地问了一句。

    既然这禁地里只有上官珏和孟华两人,那不管是谁放的蛊虫,总不至于连自己都被困住吧。

    “是机关被打开了。”孟寒嗤笑道,“要是我们再晚来两天,大约看到的就是两副白骨了,就和祭坛里的那些一样。”

    “这是用来虫葬的蛊虫?”秦绾就算明知道自己体内有轮回蛊,没有任何蛊虫会咬她,但只要想起祭坛边那累累白骨,也不禁毛骨悚然。

    “嗯。”孟寒也皱眉。

    机关,应该不可能是孟华打开的,上官珏在她面前明显没有反抗之力。不过,上官珏……确实,他上次用虫葬灭掉了追兵,让上官珏看见过打开机关的方法,但是,上次明明还被吓得魂不守舍,这次若是他自己打开的机关,倒是长进了啊。

    “能弄回去吗?”

    “能捉一只吗?”

    秦绾和苏青崖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开口,但说出的内容却是天差地远。

    “你迟早是被自己坑死了。”秦绾揉了揉太阳穴,没好气道。

    孟寒毕竟是真正的继承人,费了点功夫,终于将蛊虫全部引回祭坛下面的巢穴中。

    看见那一片如轻烟一般飘过的蛊虫,就连孟狰这个蛊师都下意识地往后躲。

    别看那轻烟在空中变换着形状,月光下磷光点点煞是好看,可只要沾上一点儿,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就会变成一堆骨头了。

    孟华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一手按着血玉珠,身体紧绷。

    秦诀在秦绾的示意上,飞速上前,抓住上官珏带到了后方安全的地方。

    “现在,我们来招待一下这位……嗯,自称是南疆的‘公主殿下’?”秦绾勾起了唇角,语气温柔和煦,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位所谓的“公主殿下”,恐怕是要倒霉了……

    ------题外话------

    后台昨晚到今天早上就没上去过……真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女总裁的读心神医〕〔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