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王之三千芳华〕〔妖孽狼君别乱来〕〔重来之暖婚〕〔最后的画阴师〕〔电影彩蛋收集者〕〔侯门衣香〕〔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武神天尊〕〔追妻大作战:宝贝〕〔超级学神〕〔盖世牛人〕〔地球穿越时代〕〔蝶悟〕〔薄少,求你行行好〕〔从战火硝烟中走来〕〔器焰嚣张〕〔国医狂妃:邪王霸〕〔重生之最强人生〕〔东晋北府一丘八〕〔大清隐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三章 凶兽
    山顶的一块高地上,秦绾笑眯眯地看着下面的人在滔天的洪水中挣扎,眼底却是一片冰冷,毫无动容之色。

    “想不到就这么点儿黑火药,效果竟然这么好。”唐少陵感叹道。

    “那也要看怎么用,让你来炸,顶多炸死几条小鱼小虾。”秦绾一耸肩,也不知道她说的鱼虾,只得是天湖里的那些,还是如今在洪水中扑腾的那些。

    “可是……禁地……”秦姝喏喏地提醒道。

    王妃炸开了湖岸的土层,引天湖之水倾泻而下,确实不费吹灰之力就灭掉了吴康带来的人,但这个禁地不是也被毁了吗?亏得原本如此美丽的地方,也不知道那些受惊的兔子小鹿都躲到哪里去了。

    “禁地,应该是在我们脚下的山腹之中,冲不坏的。”秦绾看了孟寒一眼,“我说的对吗?”

    “嗯。”孟寒点点头。

    “正好,原本还要考虑怎么从湖底寻找暗道,这不,把湖水抽干了再慢慢找吧。”秦绾笑道,“一举两得,不是吗?”

    “……”众人无语。王妃你管这个叫“抽干湖水”?

    “这个女人如此亵渎我南疆圣地,你身为王子,竟然无动于衷吗?”一边的孟狰快疯了。

    天湖禁地,那是南疆最崇高无上的所在,所有的南疆人,无不以能进入圣地为荣,而这座仿佛是南疆象征的圣峰,不知道曾经接受了多少南疆族民的朝拜。可如今,居然有人旁若无人地拿出大量的黑火药,把圣地……炸了?

    这简直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蛊神会震怒的,会降下天灾的!

    “快了。”秦诀一直在盯着天湖的水位变化。

    秦绾也算通晓建筑与地理,知道在什么地方爆破能引发的效果最好,就像是当日江辙让白河支脉的河水倒灌入皇陵,那可不是黑火药够多就能成的,位置,用量,爆炸的方向,一概都不能错。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天湖的水位就已经降下去了一大截,不过想要放干,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正好如今南疆地界无人居住,要不然秦绾也不能如此人为制造洪灾,实在有干天和。

    这次出京的时候,她顺手就带了一包黑火药出来,还是从晋国公府抄家的时候搜出来的证物,正好用用上了。

    “夫人,下面的人怎么办?”秦姝问了一句,“还用灭口吗?”

    “鬼知道被冲到哪里去,太麻烦了。”秦绾伸了个懒腰,不在意地挥挥手。

    被这样的大水从山上冲下去,摔死的砸死的就要超过七成,剩下的才能轮到淹死的,能逃出性命的,顶多也就吴康和他的几个徒弟,已经不会成为她的绊脚石了。

    别的不说,就说吴康捡回一条命之后,如何再从被大水冲得面目全非的山路上爬上来都会是个问题。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水流终于小了下来,不复是之前的声势浩大。不过,若有人远远望来,还是会看见圣峰西面多了一条千丈瀑布,壮观至极。

    “夫人且先稍后。”秦诀道。

    “嗯,仔细些。”秦绾点点头,又示意秦姝将辟邪珠交给秦诀,以免这密道入口还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虽说炸开缺口,但一湖的水,真要完全放干,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秦绾也等不了这么久。

    天湖的水已经接近干涸,湖底原本的浅滩露出了大片的淤泥和乱石,还有无数没有被冲走的鱼虾蟹类在石头缝里不住地扑腾,水深处还残留着约半人深的水。这显然不可能让主子自己下去摸爬滚打找机关,原本孟寒倒是更熟悉些,只是南疆闷热,高山上却风寒霜冷,他们都没带上厚重衣物,让孟寒这么个体质的人下水去,最轻也要病一场。

    “我去帮帮他,这要找到什么时候去。”唐少陵说着,直接跳了下去。

    秦绾也没有阻止,只盯着湖底,暗自思考,如果是她,会把密道的入口放在什么地方呢?

    南疆人进入禁地,肯定不可能像她一样把天湖水都抽干,那么,比起入口在哪里,是不是要先考虑一下,打开入口后,怎么样才能不让天湖水倒灌入禁地?

    “哎呀!”不远处传来唐少陵的一声低呼。

    “怎么了?”秦绾一惊。

    “没事没事,就是没想到这湖里还有这东西!”唐少陵摆摆手,脚尖一踢,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给踢上了岸边。

    “这是鱼吗?好丑,居然还有脚!”秦姝惊呼道。

    秦绾看了一眼那明显已经骨骼碎裂,死得透透的怪鱼,笑道,“那是鳄鱼,生性凶残,喜食血肉,生活在南方湿热之处……在南疆出现倒是不奇怪,只是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地方居然养着如此凶残的东西。”

    圣峰顶上的气候不适合鳄鱼生存,所以,这里的鳄鱼定然是被人从别处运来的。

    “这里也有!”随着秦诀的声音,他手起剑落,直接将一条鳄鱼砍成了两截。

    “你们小心些,别下水!这东西能上岸,就算没有了水,一时也不会死!”秦绾喊道。

    “为什么要养这些东西在湖里啊。”秦姝拍了拍胸口。

    “幸好沈醉疏不在。”苏青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咳咳。”秦绾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这些鳄鱼很明显,就是养着看门守户的,若是沈醉疏在,恐怕秦绾的第一反应绝对不会是把湖水放干,无论水性多好的人,在水下被几十条凶猛的鳄鱼围攻都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不过,现在天湖接近干涸,鳄鱼虽然凶残,可在陆地上也算不得什么,很快就被唐少陵和秦诀杀了个干净。只是,一些比较宽阔的深水区就不敢随意进入了,万一这水坑里躲藏着一条也难办。

    “那里!”秦绾一直在上面看着,忽的目光一亮,捡起一块石头,朝着目标扔过去,一边道,“那些鳄鱼似乎不愿意走远,一直围绕在那附近,你们好好找找!”

    “有了!”唐少陵转了半圈,就有了发现,立即喊了秦诀过来。

    原本,入口已经设置在了湖底,就不会特别隐蔽,南疆出入的人也不是个个水性极佳的。想必是有人经常从这里喂食鳄鱼,所以那些鳄鱼才会围绕不去,就好像是特地守卫在那里一样。

    连孟寒都没有开启之法,加上现在不怕湖水倒灌了,唐少陵干脆用暴力直接破开入口,露出一截往下延伸的石阶来。

    “走吧!”秦绾一笑,拎着孟寒一个纵跃,直接落在了最上面的阶梯上,脚下没有沾上一点泥水。

    “能不用这种方法吗?”孟寒黑着脸瞪她。

    “不用提的,难不成你想我抱?”秦绾翻了个白眼,又一指身后,“你看,我对你至少比他强。”

    孟寒无言,因为孟狰的模样实在是有点儿惨,上面的人,苏青崖虽然轻功高明,但他内息浅薄,只能顾自己,秦姝和蝶衣也没有带着一个人登萍度水的轻功,为了不想弄脏衣衫,还是秦诀特地上去了一趟,把人提下来的。

    然而……秦诀在烂泥塘似的湖底翻找许久,杀鳄鱼还被溅上了一身腥臭的血迹,自然是全糊在孟狰身上了。

    “你们都离夫人远点!”秦姝捏捏鼻子,一脸嫌弃地挥挥手。

    唐少陵低头看看衣角的一块泥,顿时觉得很委屈,他明明已经很注意干净了!果然还是那条鳄鱼的错!

    “放心,禁地里没有机关。”孟寒当先往下走去。要不是因为禁地里面是安全的,他也不敢把上官珏一个温室里长大的孩子扔在里面几乎一年之久。

    石阶往下大概走了有百来步就到了底,下面是一个仿佛天湖缩小版的水潭,看不出有多深,想来如果是按照正常的方式开门,那些倒灌入禁地的湖水最终都会进入这个水潭。

    “这里是出水口,禁地还要往上走一些。”孟寒指指水潭对面的另一处台阶。

    “我们先走,你们两个就在这里梳洗一下吧。”秦绾笑道。

    “是。”秦诀应了一声。虽说他没有洁癖,可这样子也不能近身保护了。

    秦姝从带上山的行囊中找出两套男子的衣衫放在水潭边的石头上,叮嘱道:“哥哥,你们小心些,以防这水潭里还有外面怪鱼。”

    而就在她话音未落的时候,潭水突然“噗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

    “……”好一会儿,秦姝才道,“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秦绾拿出夜光石凑过去,只见谭水里慢慢爬出来一条小鳄鱼,轻轻碰了碰秦姝放下的衣服,似乎有些疑惑。

    成年的鳄鱼让人觉得丑恶,但眼前这个小家伙不比手掌大多少,倒是看不出日后的凶残。

    “别下水,在岸边清洗便罢了。”秦绾说着,微一沉吟,直指小鳄鱼道,“姝儿,弄个东西把它装起来带走。”

    “啊?”秦姝愣了愣,第一次有些迟疑着没立即执行命令,“夫人要带走……这个怪物?”

    “嗯,因为本夫人觉得,把它养在自家后花园的莲花池里看家也挺好的。”秦绾认真道。

    “夫人您是认真的吗?”秦姝欲哭无泪,就算眼前的小东西咬人顶多咬破点皮,但它长大后可是会吃人的,难道您就不怕经过莲花池的丫头小厮哪一天就突然不见了吗?

    “当然是认真的。”秦绾点点头,催促道,“快点,它要跑了!”

    果然,小鳄鱼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不怀好意的人类,就退缩着想躲回水里去了。

    唐少陵一把揪住鳄鱼尾巴倒提起来,嫌弃道:“绾绾,这家伙长得太丑了,你要在莲花池里养能看家的宠物,我叫人给你送两条剑齿鲨来。”

    秦姝更欲哭无泪,公子您不能这么宠妹妹,剑齿鲨是生活在深海的物种,足有十几米长,谁家后花园会修这么大的莲花池!

    “不要,我就要它,越丑越好!”秦绾很满意,“被这家伙吃掉的感觉,一定很终身难忘!”

    “……”众人无语。

    都被吃掉了还怎么难忘!

    “我在书上看见过,这东西是无法驯养的。”苏青崖提醒了一句。

    秦绾立即回头去看孟寒。

    金丝翡翠蛇也是无法驯养的,还不是在孟寒手里服服帖帖?

    “傀儡蛊并不是常见的普通蛊虫。”孟寒头疼。

    “你一定还有。”秦绾却笑道。

    若是没有了,以孟寒的性格,绝不会把如此珍贵的蛊虫用在一条蛇身上。就算是一个稍有地位的普通人傀儡,也比一条奇毒无比的金丝翡翠蛇来得有用。

    “下不为例。”与她对视了好一会儿,孟寒终于妥协了。

    ------题外话------

    大姨妈来袭,痛得要死要活……没有存稿的悲剧。

    话说所有吃人的动物里,我觉得最恶心的就是鳄鱼了,让渣男渣女被鳄鱼吃掉怎么样!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知青女配已上线〕〔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听说你想掰弯我〕〔特品圣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念情深,万念婚〕〔神医狂妃:邪王的〕〔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成软饭男[穿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