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1980之强国崛〕〔太后的现代纪事〕〔箭魔〕〔公牛传人〕〔洪荒之云中子传奇〕〔至尊农女太嚣张〕〔开个公司做游戏〕〔星海图书馆〕〔双生锦〕〔重生都市仙帝〕〔酒神崛起系统〕〔圈套男女〕〔重生之福星贵女〕〔军嫂逆袭攻略〕〔凡人仙帝路〕〔重生家中宝〕〔重生之侯门郡主〕〔纨绔王妃要爬墙〕〔错身天后〕〔悍妻难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二章 大家都来洗刷刷
    “夫人,到了。 f/h/xiao/shuo/c/o/m】”孟狰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过短短两三天,他整个人都肉眼可见地瘦了一圈,两眼青黑,一脸憔悴。当然,这并不是说秦绾虐待他了,任谁被一条毒蛇在身上做窝,都不可能照常吃饭睡觉的。尤其是睡觉,万一睡着了翻个身不小心把蛇压到了,被咬一口怎么办?

    所以说,三天没睡,他还没架着马车撞到树上去,就已经是奇迹了。或者,是秦绾的威胁太有用了。

    尤其,那天秦诀从后面追上来的时候,浑身掩饰不住的血腥与煞气,让他身上的蛊虫都蠢蠢欲动起来,可见留在那个村寨里的几十人无一活口了。

    在秦绾看来,不管那些是北燕人还是南疆人,既然敢做下虐杀百姓这种事,就该杀!

    “从这里要步行入山了。”孟寒眯了眯眼睛,遥望着不远处云雾飘渺的山脉。

    秦绾仔细打量着周围的景物。

    或者是这些年来越发人迹罕至的缘故,树木更加茂盛,树冠几乎遮天蔽日,其中原本似乎有一条小路,也被半人多高的灌木杂草遮掩了大半,更显得幽静,只是,却看不出阵势的迹象。

    “可以稍稍开一下路吗?”秦诀问道。

    毕竟,那些灌木不少都生有倒刺,很容易勾破衣衫,可不方便王妃行走。

    “可以。”孟寒点点头,仿佛根本不怕有人会循着他们开辟的道路追上来。

    不过,既然他都说可以了,秦诀也没想太多,拔出长剑就在前面开路。

    “我们要走多久?”秦绾随口问道。

    “顺利的话,今晚就能到。”孟寒说着,指了指前方一半隐没在云雾中的山峰道,“我们要去那座山上。”

    “天湖禁地,应该有个湖吧?”秦姝问道。

    “嗯,天湖是南疆最美丽的地方。”孟寒点点头。

    “可湖怎么会在山上呢?”秦姝好奇道。

    “因为在山顶上,所以才叫天湖。”孟寒答道。

    “啊?”秦姝目瞪口呆,实在很难想象如此险峻的山顶上,居然有个宽阔的湖泊是个什么景象。

    “既然是在山顶上,为什么别人会找不到呢?”秦绾奇道。

    “你看见就知道了。”孟寒道。

    秦绾笑笑,也按捺下好奇心,抓紧时间赶路。

    小路弯弯曲曲,明明山峰就在笔直的前方,可小路却不是笔直的,有时还会绕上好大一个圈子。有些地方灌木特别茂盛,秦诀花好大功夫才开辟出一条能让人通过的小道,但有些地方却非常开阔,甚至出现不少岔道,有些地方连孟寒都要停下来仔细思考过后,才指出正确的道路。

    他们的干粮在最后几天赶路的时候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不过孟寒说过俪影山里不愁食物倒也没错,从不见生人的野兔野鸡呆呆笨笨的,随便就抓了好几只,又肥又嫩,中午就找了个宽敞又有一条小溪经过的地方生火烧烤,除了吃掉的,其他都收起来做了干粮。

    “可是,晚上能到吗?”秦姝咬着油滋滋的烤兔肉,疑惑道,“我们都走了一上午了,可那座山好像还在老地方,一点儿都没有接近呢。”

    “这样的距离——”唐少陵本来就在江湖上走惯了,很快就估算出距离,“虽然看着不远,但这个距离,真要像早上那样的走法走过去,起码两三天才能走到山脚下。”

    “晚上能到。”孟寒道。

    秦绾耸耸肩,不去争辩这个问题,顺手丢了两块鸡肉给孟狰,免得俘虏饿昏过去。

    “……”孟狰脑门上迸出一条条青筋,差点儿把烤肉扔回去。

    明明多得吃不完,干嘛非要给他鸡头和鸡屁股?绝对是故意的吧!不过,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按捺了下去。先填饱肚子才有筹谋脱身的力气,他敢肯定,若是自己扔回去,那女人绝对会趁机继续饿着他。

    “原来你喜欢鸡屁股?呐,这里还有,都给你吧。”唐少陵顺手将另一只烤鸡的那部分也砸过去。

    “!”孟狰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才让自己没立刻发作。

    忍,成大事者,必须忍人所不能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一边想,他一边把手里的鸡屁股当成那个可恶的女人的肉一样,狠狠地咬下去。

    用过简单的午饭,又把水囊重新灌满清水,一行人继续上路。

    然而,让人震惊的是,就在他们走出树林的那一瞬间,前一刻仿佛还遥不可及的山峰,居然一下子近在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山……长脚了?自己跑过来了?”秦姝目瞪口呆道。

    “原来如此。”唐少陵看看眼前的山峰,又看看身后的树林,不觉笑了起来。

    “看出什么门道来了?”秦绾凑了过去。她知道论奇门遁甲之学,唐少陵比她更高明,既然有答案了,就更懒得自己去想了。

    “不过是个简单的障眼法罢了。”唐少陵笑眯眯地道,“其实这片树林就在山脚下,看起来很远,只是你的眼睛骗了你,而你之所以没有察觉到自己陷入了阵势之中,只是因为这是天然形成的阵势,不带一丝人工的痕迹。果然是鬼斧神工啊!如果没人带领,恐怕会一辈子在那片林子里迷路还不知道为什么。”

    “唐公子好见识。”孟寒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而且,这片林子,随着时辰的不同,阳光照射的角度,晨夕雾气的遮掩,正确的道路也随时都会变化,我所记得的,也就这么一条路。”

    秦绾立即恍然,怪不得孟寒昨天不到天黑就要求他们休息,今天一早才入林,而且也不在乎秦诀开辟道路,要是有人之后顺着痕迹进来,除非和他们进入的时辰分毫不差,否则越跟越倒霉……也不对,阵势是随时在变化的,那就要求,不止是入林的时间要一样,之后每一步的速度都要几乎不差才行,这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到。

    “听说,当年的东华大军搜索过这片树林,不管怎么走,最终都会回到入口处,后来领军的将军怕了,就撤兵了。”孟寒说着,在前面带路,走上了上山的小道。

    “看不出你们的蛊神还挺仁慈的,居然让他们回去就算?”秦绾道。

    “迷踪林,若不是按照正确的走法,无论怎么走,都只会走回头路。”孟寒道。

    “明明有这么一座山峰做引导,居然连走了回头路都没发现,确实让人毛骨悚然。”秦姝搓着手臂道,“还以为是遇上鬼打墙了呢。”

    “那些北燕人不知道到了没有。”秦绾道。

    “应该没有。”孟寒想了想道,“他们走的那条路要绕个大圈子,从另一边上山,我们应该能赶在前面。”

    晚饭是中午剩下的烤肉,虽然凉了之后有些硬,难以入口,但既然连秦绾都没抱怨,别人就更不会说什么了。山路陡峭,幸好这里倒是没有阵势没有障眼法,只有一条上山的路也不会走错,唐少陵嫌麻烦,干脆背着孟寒施展轻功。不过,另一个不会武功的孟狰就没这么好待遇了,被秦诀当成行李一样拎在手里。

    忍、我忍……忍个屁啊忍!我呕……

    一落地,孟狰就弯下腰,大吐特吐。

    “真没用。”秦绾嫌弃地一撇嘴,打量山顶的风景。

    让人震惊的是,脚下云雾缭绕,而眼前,波光粼粼,倒映着满天星辰,时不时有一两只鸟儿飞过。湖边鲜花盛开,偶尔有毛茸茸的野兔探头探脑,甚至她还看见了两只梅花鹿!

    实在让人很难想象,如此美丽的风光,竟然是一座几乎寸草不生的山顶上!

    “禁地在哪里?”秦绾很快就从美景中回过神来。

    山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视线一览无余,绝对没有什么能住人的建筑。

    “上次形势紧迫,我把上官珏送进禁地后,就从外面把入口封死了。”孟寒顿了顿才道。

    “你该不会是想说,进不去了吧?”秦绾脱口而出。

    “禁地一共有三道门。”孟寒解释道,“一道只进不出,被我封死了,一道只出不进,可是上官珏现在应该还没有能力打开那道门,还有一道出入皆可,是王室继承人代代相传的,但是……当年父王只说到一半,乱军就攻入了王宫,我并没有听全,只知道入口在天湖底下。”

    “你要是早说,我一定把沈醉疏带过来!”秦绾瞪着他咬牙切齿。

    湖底下?这是多大的范围!他们几个水性虽然也不错,但绝对没有在湖底寻找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密道入口的本事!何况,吴康带领的北燕人马上就到了,按照那个亲兵的说法,就算减去之前在村寨里杀掉的,保守估计也有四百人以上,而他们顶多只有一晚上时间了。

    孟寒耸了耸肩,表示很无辜:“你没问过。”

    秦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需要问吗?她从来就没想过,有孟寒在,居然会无法进入禁地!

    “夫人,我们怎么办?”秦诀低声问道。

    “看看地形再说。”秦绾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

    孟狰低下头,掩去一脸的幸灾乐祸。

    一行人沿着湖岸走了大半圈,也没看见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倒是孟寒指了指另一条上山的小路。

    “恐怕,我们连一夜的时间都没有了。”秦绾沉声道。

    山脚下,穿透云雾,隐约可见火光点点。

    吴康带着这么多人连夜上山,不可能不点火把,在上面看来,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标志。

    “大不了全杀了。”唐少陵满不在乎道。

    “站着不动让你杀也累。”秦绾没好气道。

    何况,人太多了!

    这山峰虽然陡峭,但接近山顶的部分地势反而平坦了,并不适合防守,而他们这里还有不会武功的人,再加上……手弩的射程并不近,有个几百具的话,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现在他们唯一的优势是,吴康并不知道山顶已经有了先行者。

    “夫人,要先退一退吗?”秦诀问道。

    比起禁地,战争,或是别的什么,他最关心的只有秦绾的安全。

    “幸好早有准备。”秦绾却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一个带着邪气的笑容。

    而此刻,山脚下,吴康可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一场怎么样的灾难。

    “将军,这山势陡峭,走夜路怕是不太妥当,是不是在山脚下先歇一晚?”一个亲卫建议道。

    “我们有向导,无妨。”吴康挥了挥手,转向身边的一个少年,“是吧?”

    “我就是个带路的,三叔说听你的,你说赶夜路就赶夜路。”少年一摊手,状似很无可奈何。

    月光下,可以看出他的头发不是纯粹的黑,而是灰色夹杂着灰白。

    “都安静点,加快速度!”吴康喝道。

    好在这些人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亲兵,几个小队长还是他从军前的弟子,忠诚度极高,见他有了决定,也没人抱怨,各自举着火把闷头赶路。

    不过,正如那少年所说,走过一段陡坡后,山路反而好走起来。

    “都仔细些,到山顶后还能休息半夜。”吴康喝道。

    “轰~”就在这时,头顶上隐隐响起一声闷雷。

    “这天气,不像是要下雨吧?”亲兵惊讶地喊道。

    “你们这是触怒了蛊神,还不赶紧跪下请罪!”带路的少年脸上早已没有了笑容,直接在山路上跪了下去,一脸虔诚地磕头,嘴里用谁也听不懂的语言不住地念叨着。

    吴康停下脚步,微微皱眉。

    虽然夜雾缭绕,但依旧可见夜空明净,繁星闪耀。

    晴天霹雳?总不至于真是什么蛊神发怒了吧!

    “轰!轰!”又是两声晴空霹雳。

    南疆在这些士兵心里本来就是神秘又恐惧的地方,有胆子小的士兵腿一软,跟着就跪了下去,而恐惧这种情绪是会传染的,很快的,原本整齐有序的队伍就乱成一片。

    “将军,这……怎么办?”能当吴康的近身亲卫的,胆子也比常人大些,只是脸色有些发白,但还算镇定。

    “上去……”吴康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脑门微微一痛,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伸手接住,却愣住了。

    一块小石子……从哪里来的?这个力道,并不像是被人刻意砸过来的,倒像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哎呀!”

    “什么东西?”

    人群中也传来此起彼落的惊叫声。

    慢慢的,轰鸣之声却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了。

    “是水声!”吴康惊觉道。

    “水声?”亲卫惊讶道,“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水声?”

    然而,还没等他发表完意见,一条白练般的水线已经出现在头顶。

    “快!快跑啊!”不知道是谁尖叫起来。

    可是,他们都已经爬到半山腰的位置了,就算要退下山去,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功夫,何况,就算在平地上,人也跑不过洪水的速度,更别说在这样陡峭的山上了。

    吴康惊恐地看着那匹练一般的洪水像是一道巨大的瀑布,无情地冲下来,宛如末日天灾。

    “蛊神……蛊神饶命啊!”那带路的少年整个人匍匐在地上,颤抖着喊道。

    “什么蛊神,赶紧逃命要紧!”吴康喝令道,可拉了他一把没拉起来,一跺脚,自己施展轻功往山脚下飞掠而去。

    不过那些士兵就没有他的速度了,再加上这么多人挤在山道上,争先恐后,更加拖慢了速度,大部分人还没跑几步,就被水流吞没。

    那从山顶奔流之下的洪水带着强大无比的冲击力,所过之处,寸草不留,任何能移动的人或物体,全部被吞没其中,甚至有几棵孤零零的大树都被连根拔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地砸向跑在前面的人。

    吴康百忙中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禁吓得心胆俱裂。

    而那些普通的士卒,在面对那些宛如天怒的灾难前,哭爹喊娘,甚至有不少是被吓傻的,直接就被洪水卷走。

    ------题外话------

    回家发现居然没发出来……/(tot)/~

    ps:跟绾绾抢东西是没有好下场滴。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