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妻,瘟神总裁〕〔假婚陷阱:误嫁神〕〔道界天下〕〔神女嫁到,魔王请〕〔绝世武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诡秘三千藏〕〔末世狂喵〕〔道门入侵〕〔盛少撩妻100式〕〔明朝败家子〕〔天道很皮〕〔天价宠婚:神偷娇〕〔科技传播系统〕〔巫术法则〕〔冒牌高人〕〔三国小霸王〕〔北宋大表哥〕〔修神外传仙界篇〕〔汉化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章 交易
    打发走了好奇的百姓,朱成碧带着他们走进了一间屋子,点起油灯。

    虽然这会儿天色还没黑透,但林间雾气缭绕,却显得比实际的时辰暗得多。

    屋子本来就不大,挤进了这么多人后,满满当当的。

    “抱歉,没那么多椅子。”朱成碧说着,但语气中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

    “无妨。”秦绾直接坐到了榻上,把仅有的一张椅子让给了苏青崖。

    至于唐少陵……人家毫不客气地往桌上一坐,完全忽视了朱成碧黑了的脸色。当然,更让朱成碧愤怒的是,那个戴着兜帽的怪人,进门后就在各个角落里翻来翻去,似乎不知道,就算是暂住,这里也是个女孩子的闺房!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的。”朱成碧忍着气再次问道。

    “这话,该是我问的吧?”秦绾笑眯眯地说道,“身为无名阁主,事关宗门传承,我倒是要问问了,毒宗现在没有宗主,朱姑娘身为宗主继承人,跑到南疆这个地方来,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毒宗难道要从圣山除名?”

    “你!”朱成碧气结,剧烈地喘了几口气,这才道,“本姑娘在这里好好的,不过一点儿瘴毒,在毒宗眼里连开胃菜都不算!”

    “你活着,只是你运气好。”孟寒突然开口道。

    “什么?”朱成碧怒视他。

    “这里有东西?”秦绾转头道。

    “蛊师的住所,什么都没有才奇怪。”孟寒一声冷笑,指了指窗台上的香炉,“若不是女人的习惯,在这种地方还不忘熏香,现在这里的人恐怕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你别危言耸听,藏头露尾的,有本事你把斗笠摘下来!”朱成碧不服道。

    “这香……”秦绾凑过去闻了闻,香炉中还残留着一丝淡淡的味道,“好像是东华民间很常用的冷梅香,有什么特别吗?”

    “没有,只是噬心蛊很讨厌花香,尤其是梅花。”孟寒道。

    “蛊?”朱成碧的脸色白了一下。

    “我说,你该不会不知道,这片毒沼是以前南疆人专用来养蛊的吧?”秦绾嗤笑道。

    “你说这里还有蛊虫?”朱成碧一声尖叫,再想起自己居然在这里住了快两个月,就不禁浑身发毛,然而,一转念,她又疑惑道,“不对,我开始燃香还是近半个月的事,要是有事,早就出事了。”

    “因为之前噬心蛊在沉眠,感应到周围有活人血肉的气息才渐渐苏醒过来,只能说,你们运气好。”孟寒淡淡地道。

    朱成碧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她来南疆自然不会随身带着熏香,还是半个月前她去几十里外的市集购买生活物品时,恰好有中原的小贩带来了熏香,她嫌弃毒沼附近总有些气味难闻,这才买了些冷梅香回来用,难道,就是因为这一念之间才救了所有人吗?

    “你是谁?”朱成碧问道。

    孟寒默默地摘下了斗笠,很平静地看着她。

    “蛊师。”朱成碧颤声道。

    “这里的噬心蛊很多?”秦绾问道。

    “不多,但也足够吃光这里所有人。”孟寒把斗笠戴回去,淡然道,“幼虫在苏醒,迫切地想要新鲜的血肉,用不了几天,冷梅香也要压制不住它们的凶性了,毕竟这不过是普通的熏香罢了。”

    “血肉?”秦绾好奇道,“难道从前你们南疆人养蛊,是需要把活人扔下去喂食蛊虫的吗?”

    屋里的人闻言,都不禁脸色发青。你能不把这么恐怖的事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吗?

    “想什么呢?”孟寒抽了抽嘴角,无奈道,“是活物就可以,不需要活人。不过,那是有主的,现在外面的幼虫都是失去了主人的控制的,天性让他们会吞噬周边的所有活物,可不管那是牲畜还是活人。”

    “能不能灭掉?”秦绾想了想问道。

    她不介意孟寒继续养蛊,甚至希望他养出更厉害的蛊虫,不过这些不受控制又凶残得能造成灾难的东西,还是不要存在比较好。即便将来重建南疆,可南疆剩下的族人已经不多了,总要迁移一部分东华百姓到这里生活。所以,她希望南疆至少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孟寒沉默了一下才点头,“可以。”

    “那就在这里留一天吧。”秦绾欣然道。

    “多谢。”朱成碧扭扭捏捏地吐出两个字。

    秦绾诧异地挑了挑眉,看起来,逆境果然让人成长得飞快啊,上一次在圣山外见到的朱成碧,脑子还没这么清醒呢。

    “我出去一下。”孟寒道。

    “嗯。”秦绾知道他是去处理那些噬心蛊,只应了一声。

    秦姝想了想,对秦绾一屈膝,跟了上去。

    秦绾一笑,孟寒毕竟不会武功,有个带着辟邪珠的秦姝跟着也放心些。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来南疆究竟是干什么的了。”秦绾道。

    “我来找师父。”朱成碧坦然道,原本,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

    秦绾楞了一下,没想到这女子虽然天性凉薄,连师妹都说杀就杀,可对蛇姬倒还有点心。可是,要不要告诉她,蛇姬被那几个南疆遗族给抓去了天湖禁地血祭,基本上不可能还活着了?

    “这里有蛇姬那妖妇的消息?”苏青崖忽然插口问了一句。

    朱成碧来找蛇姬,却被几个百姓耽误行程,在这个鬼地方住了两个月,每天采药?这绝不可能。

    “那些人……”朱成碧踌躇了一下才道,“追杀那些百姓的人,穿着打扮和当初带走师父的人很相似,也许师父也在这里。”

    “你去过那个村寨了?”秦绾道。

    “去过几次。”朱成碧点点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一阵苍白,“那些人手段诡异,但武功并不好,我偷溜进去过几次,他们似乎把那个废弃的村寨当成了据点,像是要筹办什么。”

    “有多少人?有没有守卫?怎么分布?”秦绾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

    蝶衣和配合地递上了纸张和炭笔。

    朱成碧呆了呆,不过,想想秦绾打听这些,想必也是和那些人站在对立面的,便也不藏私,拿起炭笔,把记忆中的内容都画了下来。

    “对了,听说有个南疆王族的蛊师,你见过了吗?”秦绾仿佛是随口问道。

    “见到过一次,不过我没靠近。”朱成碧一边画,一边答道,“说起来,倒是跟你这个同伴长得挺像的,不是什么亲戚吧?”

    “有多像?”秦绾好奇道。

    “大概,就像是十多年后的他?”朱成碧道。

    秦绾皱了皱眉,若说那个吴叔是因为太过恐惧,那朱成碧至少这点儿胆子还是有的。只是,太上皇号称诛灭了南疆王族,可留下的漏网之鱼也不少嘛?孟寒就不说了,上官珏他爹孟狄不知道死了没,还有北燕的那个,能培养出王蛊雪音蛊的人,显然也不是普通的蛊师。

    “所以,你们究竟是来干嘛的?”朱成碧问道。

    “我说路过,你信不信?”秦绾道。

    “不想说就算了,本姑娘也没闲心管你们的闲事。”朱成碧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顺手把纸甩给她,不耐烦道,“这个给你,换你们帮我灭掉这里的那什么噬心蛊的代价,完事了就赶紧滚。”

    “好吧,说真话总是没人信。”秦绾一耸肩。

    虽然,她是要去天湖禁地,不过那不是也是因为顺路吗?归根结底,她确实是要从南疆借道去南楚。

    “边上还有两间屋子没人住,今晚你们自己凑合吧。”朱成碧有道。

    “轰隆!”话还没说完,窗外却传来一声轰鸣。

    “打雷了?”秦绾讶然。明明刚刚还是那么好的天气呢。

    “习惯了。”朱成碧一耸肩,提起来就牙疼,“这鬼地方的鬼天气,刚刚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就倾盆大雨,毫无征兆的。”

    秦绾却若有所思,应该还是有征兆的吧,至少孟寒下午就说了今晚会有雨,只是别人感觉不到这细微的差别而已。

    “阿诀,你拿把伞过去。”秦绾吩咐道。

    秦诀一言不发地从角落里闪了出去。

    朱成碧一愣一愣的,有点不可思议。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在屋子里的?真的一点儿存在感都没有!

    “有件事,我个人想问一下,当然,你可以不回答。”秦绾又道。

    “问吧,你随便问问,本姑娘听听就算。”朱成碧一声冷哼。

    “毒宗投靠北燕皇太子宇文忠,你为什么这么反对,宁愿一个人脱离毒宗?”秦绾是真的好奇,总觉得朱成碧不应该是那么有骨气宁死不屈的人,何况,她和宇文忠又没仇,就算宇文忠不是最好的选择,可也不是最差的那个,为什么反弹得如此激烈?要说是因为苏青崖站在东华这边,秦绾觉得,那或许也是个理由,但绝不是如朱成碧上次所说,是唯一的理由。

    “本姑娘就是看不惯冉秋心,怎样?”朱成碧回答得飞快。

    “冉秋心怎么你了?”秦绾奇道。

    “没怎么,就是看不惯她一脸假清高的样子,如果要被她呼来喝去的,本姑娘宁可死在南疆算了!”朱成碧没好气道。

    “……”秦绾不予置评。

    “而且……”朱成碧犹豫了一下才接下去说道,“师父说过,冉秋心此人太过危险,不是合适的合作者。”

    “蛇姬说的?”秦绾有些惊讶。

    “师父对我是真不错的。”朱成碧道。

    “其实,早在去年,我就曾派人来过南疆,追踪蛇姬的下落。”秦绾道。

    “你这么好心?”朱成碧嗤笑,显然不信。

    “蛇姬怎么说也是帮太上皇灭了南疆的功臣,我自己杀着玩玩也就罢了,让她死在南疆人手里成何体统。”秦绾冷笑道。

    “你!”朱成碧气结。

    “不过很可惜,我的人追到了俪影山就失去了踪迹。”秦绾接道。

    朱成碧死死地瞪着她不说话。

    “做个交易怎么样?”秦绾笑道。

    “什么交易?”朱成碧警惕道。

    “你看,你要在南疆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稍不小心,可能连小命都送掉,可我就不同了。”秦绾笑道。

    朱成碧搓了搓手臂,让自己安定了一下,再想想刚刚那个一看就是南疆王族的男子,迟疑道:“你想要什么?”

    “听说,最近北燕国内挺热闹的。”秦绾道。

    “还不是拜你所赐?”朱成碧无语道,“要不是你放了虞清秋,能有那么多事吗?”

    “我看你明明挺幸灾乐祸的。”秦绾嗤笑。

    “看冉秋心焦头烂额我就开心。”朱成碧爽快道。

    自从北燕大军从嘉平关撤退,宇文忠回到京城,就和宇文孝斗得不可开交,两人实力相差不大,虞清秋和冉秋心师出同门,又知根知底,一下子谁也奈何不了谁,两人正斗得如火如荼。

    “我不希望他们太快分出胜负。”秦绾道。

    “什么意思?”朱成碧不明白。

    “很简单,我要打南楚,北燕若是帮忙就太碍事了,让他们没空管中原的闲事才好。”秦绾干脆道,“冉秋心有毒宗相助,我怕虞清秋会翻船,希望你去帮帮他,给冉秋心找茬。”

    就算朱成碧不太聪明,但秦绾都把话说得这么开了,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要说让冉秋心不开心,她自然是最开心的,可是……迟疑了一下,她才道:“你让我一个人和整个毒宗作对?”

    “虞清秋自是有能力护着你的。”秦绾道。

    朱成碧楞了一下,倒是陷入了沉思。

    “这么久了,我不保证蛇姬还活着,但至少,就算她死了,我也能把她的尸骨带回来,如何?”秦绾说道。

    说实话,对于蛇姬还能生还,她几乎是不抱希望的,所以,还是要事先就说清楚。

    秦绾从来不欺骗合作者,就算是朱成碧那样的人,她也不屑。

    反正她是要去天湖禁地的,最低限度,也能帮她捡几块蛇姬的骨头回来,也是顺便的事。

    朱成碧低着头,仿佛是在沉思。

    比起七八岁才入门的云舞,她是弃婴,从小被蛇姬抚养长大的,所以,其实她恨云舞,不止是因为云舞抢了她爱的男人,而是从更早之前开始,她就恨云舞抢走了师父的关注。

    而对于蛇姬来说,从一个小婴儿养大的朱成碧,自然是和其他弟子不同的。所以,哪怕朱成碧杀了师妹云舞,破坏了圣山不得同门相残的规矩,她也愿意为她承担下来。

    蛇姬和朱成碧,有一种真正的母女之情。

    “好,我答应你。”朱成碧点点头,终于下定了决心。

    毒宗的那些长老和弟子,这些年被苏青崖杀得七七八八,留下来的那些也不成气候,而她朱成碧虽然天资也不是绝顶,可她才是宗主的嫡传弟子,只要不用别的手段,光比毒药,她还真不怕那些长老。

    虞清秋的为人和能力,她还是信得过的,宇文孝的势力也不比宇文忠差。何况,只要想到冉秋心会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她就兴奋得全身发抖。

    “那么,这里的百姓,你就顺手安置一下了。”秦绾满意地笑了。

    要说朱成碧和冉秋心没仇,只是纯粹看不顺眼,她是不信的,不过,反正和她没关系,她们之间的仇怨越深才越好呢。

    将就着在两间破房子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天明的时候,下了一夜的大雨也终于放晴了,随着雨雾和瘴气退去,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若不是地面残留的积水,让人很难相信昨夜的暴风雨是真实发生过的。

    送走了秦绾一行人,朱成碧脸上的神色也复杂难言。

    “碧姑娘,我们当真要搬走?”吴叔有些不舍地道。

    这个地方虽然恐怖了些,但生活很安宁,不会被打扰,住了两个月,倒有些舍不得。

    “这里的瘴毒越来越厉害了,每天服药也是治标不治本,长久下去对身体不好。”朱成碧答道。

    “也是,碧姑娘也不能长留在这里。”众人只是失望了一阵,就释然了。

    “两个多月了,想必也没人惦记你们,或者那些人还以为你们都死在毒沼里了。”朱成碧收敛了心神道,“我送你们到外面的市集,再想办法吧。”

    “有劳姑娘了。”

    朱成碧没怎么听百姓的道谢,心思已经飘远了。

    北燕,冉秋心是吗?你给本姑娘乖乖洗干净脖子等着!

    而马车上,唐少陵还在唠叨:“……所以说,朱成碧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千万信不得!”

    “你快把朱成碧出道之后做过的事全讲过一遍了。”秦绾掏了掏耳朵,一脸的无奈。

    一大清早就有一群苍蝇在耳朵边上嗡嗡嗡嗡叫个不停,实在吵得让她有想一巴掌拍死他的*。

    “这不是怕你不知道吗。”唐少陵讪笑道。

    “滚!”秦绾没好气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朱成碧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不过,就看她为了找设计能不顾危险跑到南疆来,至少这份心意不假,合作者而已,只需要利益一致就不会背叛,大不了等合作结束后,再干掉就好了。

    “血祭,就是和书上说的那样,把人放血吗?”秦姝好奇地问道。

    “差不多。”孟寒靠在车壁上,淡淡地道,“天湖禁地有个祭坛,只有王位更替和继承人出生时才会举行祭祀,把祭品放在祭坛上,让祭品的血流出来,灌满祭坛雕刻的咒文凹槽,那个过程大概需要三天。”

    “那祭品三天才会死?”秦姝睁大了眼睛。

    “嗯。”孟寒道,“祭品身上种了蛊虫,伤口不会愈合,血液要三天才会流尽,而死人的血液会凝固。”

    “那尸体呢?”秦绾插口道。希望蛇姬的骨头还在吧。

    “虫葬。”孟寒吐出两个字。

    秦绾不由得寒毛直竖,听名字就知道是被喂了蛊虫了,不知道蛊虫吃不吃骨头?

    “放心吧,蛊虫只吃血肉。”孟寒补充了一句。

    “哦。”有了满意的答案,秦绾就不管了,反正都过去这么久了,肯定不会留下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的。是不是应该希望蛊虫吃得干净点,只剩骨头还好收拾?有点伤脑筋啊。

    “那个……”秦姝咽了口口水,艰难地问道,“祭品,必须是人吗?那不是太残忍了吗?我看很多国家的祭祀用的都是三牲祭礼……”

    孟寒斜睨了她一眼,就在秦姝想道歉的时候,却听他开口道:“这是南疆的古礼。”

    “古礼?”秦姝傻傻地道,“也就是说,已经被废除了?”

    “不记得是哪一代的南疆王废除的了。”孟寒沉默许久才答道,“不过,数百年来,复旧派的动作从未停止过,只是王庭的势力稳固,他们只能嘴里说说而已。”

    “于是,太上皇灭了南疆的王族和王庭护卫军,反倒是为这些老古董做了件好事?”秦绾很想摔东西,这都是什么事啊!

    孟寒看看她,又闭上了眼睛养身。

    秦绾叹了口气,干脆低头开始研究朱成碧画的那张地图。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