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身医术纵横都市〕〔永夜君王〕〔大清隐龙〕〔第一狂妃〕〔家有纨绔子弟〕〔九龙道祖〕〔重生之大胃王〕〔投出个未来〕〔万界神豪都市行〕〔北宋的无限旅程〕〔入骨宠婚:误惹天〕〔抗日之神枪手〕〔花都修真高手〕〔我是老婆的召唤兽〕〔废材狂妃:邪王盛〕〔重生警花军嫂〕〔九连山庄〕〔我的秘密女上司〕〔一本正经的大修仙〕〔冰火法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章 初入南疆
    南疆,其实是一块很广阔的土地,只是气候环境恶劣,族民沿袭着几千年来的族规传统,极度排外,加上神秘莫测的巫蛊之术,更让这块土地一直笼罩在一种传奇的色彩中。

    自从南疆王庭被灭后,东华的官府追杀南疆族民已经到了杀红眼的地步,毕竟俪影山里葬送了无数将士,而且死状奇惨,谁没有亲近的袍泽兄弟呢,在复仇之火的燃烧下,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南疆的土地上别说是人,就连活物都看不见。直到近些年来,随着朝廷慢慢放松了对南疆的监控,开始有一些因为贫穷、逃荒或者各种活不下去的百姓背井离乡,在南疆外围生存扎根。

    这里虽然环境恶劣,但也少有贪官污吏、为富不仁的土财主的压迫,想要生存还是不难的。

    秦绾这次出来,除了唐少陵和苏青崖两个多出来的,一个是自称要保护妹妹,一个是对南疆的蛊虫感兴趣,她就只带了蝶衣、孟寒,以及秦诀秦姝两兄妹。

    因为南疆地域的特殊性,秦诀也被要求现身跟着他们一起动身。

    一辆外观毫不起眼的青色马车,拉车的马却是千里挑一的好马,而太显眼的白云被留在了王府。

    驾车的是冷着一张脸的秦诀,苏青崖大约是嫌车里太暗,坐在他旁边,捧着一本医书看得津津有味,唐少陵倒是想黏着妹子,只可惜被秦绾以太挤了为由赶出来骑马。

    孟寒的白发太过醒目,却被秦绾留在了马车里。

    虽然看着普通,但司碧涵亲自设计的马车,工部用最好的材料打造出来的,内部宽敞得很,其实再多坐几个人也不会挤。

    “好久没看见人烟了。”秦姝趴在窗子上自语道。

    “这一带附近有毒沼,一到晚上,没有了阳光,就会升起瘴气,就连南疆的族民也不敢夜晚在这里久留。”孟寒淡淡的答道。

    “南疆都是这样的吗?”秦姝问道。

    “也不是。”或许是因为回到了家乡,孟寒的话也多了些,“王庭附近,我们族民的聚居地很美,四季如春,鲜花盛开。”

    “真的呀?”秦姝睁大了眼睛,诧异道,“那为什么总听说南疆多是穷山恶水,到处都有毒虫沼泽?”

    “穷山恶水,毒虫沼泽当然是有的,培养蛊虫需要那样的环境,但是……”孟寒脸上就像是写满了“你是白痴”四个字,“那是养蛊的地方,谁会住在那里?南疆人也不是百毒不侵,不比你多两条命,而且……南疆也不是人人都会养蛊的。”

    “……”秦姝无言,果然是传说误人啊!

    “天黑前能穿过这里吗?”秦绾问道。

    “最好再加快点速度。”孟寒想了想,回忆道,“我记得穿过这里,前面原本是有个部落的,小时候父王还带我来过,印象中是个很大的寨子,就算现在已经没有人了,但也该还有些保存完好的房舍。”

    “几十年没人住过的房子,不会变成蜘蛛洞吗?”秦姝打了个寒颤。

    “这天要下雨,蜘蛛洞还是冒雨赶夜路?”孟寒问道。

    “会下雨吗?”秦姝疑惑地看着天空,明明是阳光明媚,看不出一点儿要变天的征兆。

    “云的速度不正常。”孟寒淡淡地道。

    “云?”秦姝又去看碧蓝的天空中飘过的白云,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来。

    “在南疆,还是听孟寒的吧。”秦绾笑道。

    驾车的秦诀显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加了一鞭子,提高了速度。

    “你确定这个地方没有人?”唐少陵忽然道。

    孟寒楞了一下才道:“要是从前,白天的时候会有蛊师来这里练蛊,但现在……应该是没有人了才对。”

    “不对哦。”唐少陵眯着眼睛道。

    “有人。”秦诀冷声道。

    “多少人?是误入的百姓,还是……”秦绾微微皱眉,也知道误入的可能性不大,这里虽然还是南疆外围,但距离最近的有人烟的村庄已经有二十多里,又不是沈醉疏那样的路痴,才会误入到这么深处来。

    “好像只有一个。”秦诀道。

    “我去看看!”唐少陵留下一句话,从马背上飘起,一个纵跃,已经远远落在马车前方。

    “喂!”秦绾掀开车帘喊了一声,咬牙切齿。

    这个不听人话的笨蛋哥哥,在南疆这种地方还敢乱来,不是告诉他这里有毒沼泽了吗?

    秦诀拉了拉缰绳,让马车缓缓地停下来。

    很快的,就见唐少陵手里拎着一个人回来,顺手把人扔在马车前,竟是个穿着破烂的中年汉子,一脸的老实巴交,实在不像是有什么阴谋诡计的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说!”秦诀的长剑已经架在那人脖子上,语气冷得像是能掉冰渣子。

    “别、别杀我!我是这附近的百姓!”那人慌忙道。

    “胡说!这附近哪有什么百姓!”秦诀手里的剑又往前送了送。

    “真的真的!”中年汉子想点头,但又怕动作太大脑袋会被分家,只能僵硬无比地道,“我们的村子就在前面不远,不到一里,我是趁着天黑前再来找点吃的。”

    “这附近有毒沼,怎么可能住人,还有村子?”秦诀一声冷嗤。孟寒才刚刚说过,这里不能久留,何况这个一看就是个连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

    “可……村子就在那里呀。”中年汉子说着,猛地眼前一亮,急忙道,“你们可以自己去看的!”

    “这里天黑后就会升起瘴气,为什么你们住在这里却没事。”马车里传出孟寒的声音。

    “原来你们也知道这里会有瘴气。”中年汉子舒了口气,赶紧说道,“我们是不妨的,不过……外来人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被当做了“外来人”的孟寒脸上一黑,掀开车帘,直接跳下地。

    “杀、杀人凶手啊!”谁料,那汉子一见到他,眼珠子瞪得滚圆,一声大叫,居然连脖子上刚才还让他怕得要死的剑都顾不得了,连滚带爬地往后退去。

    “……”跟着下来的秦绾木然道,“你怎么他了?杀他全家了?”

    “我离开前还是个孩子,从来就没见过这个人。”孟寒茫然道。

    这些年来,看见他的发色后,有人恐惧,有人恶心,有人对他喊打喊杀骂他是妖孽、恶鬼,可是,杀人凶手……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毕竟,之前他一直躲在深山里研习蛊毒之术,只有缺乏生活物品才不得不进入有人的市镇,随后他就遇到了欧阳慧,许下了承诺。他从未亲自动手杀过人,就算按照欧阳慧的要求给人种蛊,也从未以真容示人。

    “白、白头发、杀人魔鬼!”中年汉子恐惧道。

    “白发?”秦绾和孟寒对望了一眼,眼底都闪过一丝凝重。

    这世上的老人十个有九个半白头,少年白发也不少见,能把人吓成这样,定然不会是只有一头白发的原因。

    “这位大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秦姝一脸天真地道,“我们都是今天才进入南疆的,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大叔呢。”

    “真、真的?”中年汉子犹豫道。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看起来实在是很无害。

    “是呀,大叔是遇到坏人了吗?跟这位大哥长得很像?”秦姝指着孟寒道。

    或许是被少女脸上的笑容安了心,中年汉子虽然还有些瑟缩,但也敢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看清楚了吗?”孟寒一声冷哼。莫名其妙就被人当成杀人狂魔,心情自然不好。

    “这……”中年汉子吓了一跳,赶紧垂下眼,听到他的问话,这才用眼角的余光继续打量了几眼,随即喏喏地道,“那个人……年纪似乎要再大一些,就像是……这位小哥再过十几年的模样。”

    “哎,人有相似嘛,虽然跟个坏人长得像挺倒霉的。”秦姝把人扶起来,一边又道,“大叔,你还没说,为什么你们村子不怕瘴气呢?”

    “一言难尽。”中年汉子确定自己认错人后,尴尬地笑笑,倒也不怕了,随即就开始倒苦水,“其实我们以前不住在这里,出了这个地方,有一个废弃的村落,这十年来有不少走投无路的各国百姓拖家带口来到这里,安顿下来,时间久了,倒也过得不错。但是,就在两个月前,忽然来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要把我们全部赶走……虽说我们也是外来者,但毕竟都在这里扎根多年了,自然是不肯的,于是,就有一个白头发的……跟这个小哥很像的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一挥手,就死了好多人,然后,还有很多虫子从那些死人的七窍里爬出来,太恐怖了!”

    说到这里,他眼中又流露出恐惧的神色来。虽然说,被迫躲到这里生存的人,对于生死其实都已经看过了,可这样的死法未免太过恐怖和恶心了。

    蛊毒?秦绾做了个口型。

    孟寒微微点头。

    那种手法,是蛊毒,而且是正宗的南疆蛊术。而白发,却是王族的象征。

    如果,那人不是凑巧就是个少年白头,那就说明,他是王族后裔,孟寒的血亲?

    “那么,你们就逃到这里来了吗?”秦姝继续问道。

    “是啊,那些人看见我们逃进了这里,就没有再追,后来才知道,这里根本就是一条死路,难怪不追。”中年汉子苦笑道,“也是我们运气好,刚好遇见了一位采药的姑娘,指点我们采集对症的草药,每天喝了之后,就不怕瘴气了。”

    秦绾一怔,再去看孟寒。

    “很正常。”车辕上的苏青崖目光还在他的医书上,仿佛一直没看见多了个人,这会儿才答道,“天生万物,必定是相生相克,既然这里的瘴气是天然形成的,那不远的地方就有克制瘴气的草药也是常理。”

    “南疆人专修蛊术,辅修蛇虫之毒,对于草木的药性确实造诣不高。”孟寒道。

    秦绾记得这话在她刚刚重生的时候,孟寒就说过一次,这会儿再听见,也就是稍稍挑眉。

    “跑到这种地方来采药的姑娘?”秦姝疑惑道。

    “是呀,幸好有那位姑娘,要不然,我们这些人也早就死光了。”中年汉子感慨道,“那姑娘还教我们辨认这里没有毒的野菜,否则还要饿死人。”

    “这样啊,那大叔,刚刚对不起了,刚好我们顺路送你回去吧。”秦姝笑眯眯地道。

    “这怎么好意思。”中年汉子连连摇手,“小姐您看我这一身泥……”

    “哪来这么多废话。”唐少陵翻了个白眼,拎着人的后颈就丢到了自己马上。

    “啊!”中年汉子一声大叫,赶紧俯下身,抱住了马脖子。

    “大叔别怕,这马儿很温顺的,不会乱跑。”秦姝笑着安慰了一句。

    “多、多谢了,我的篮子还在那里。”中年汉子指了指刚刚被拎过来的方向。

    “知道啦。”众人上车继续前进,唐少陵理所当然地挤到了秦绾身边去,惹来一个白眼。

    路过之前抓人的地方,地上果然有一个装了小半篮野菜的篮子,秦诀顺手捞起来,放在车辕上。

    “就在前面左拐,穿过那片小树林就是了。”中年汉子趴在马背上指路。

    孟寒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那里有什么不对吗?”秦绾轻声问道。

    “没有。”孟寒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那里确实有一些房舍,原本是有些蛊师建造的,因为有一种常用的叫做噬心蛊的蛊虫,必须饲养在这里的毒沼中才能成活。所以,蛊师白天会在这里练蛊,黄昏前离开。”

    “那你犹豫什么?”秦绾奇道。

    “我只是在想,这些人还真是命大。”孟寒冷笑道,“不同于之前我说过的村寨,这里可是真正的蛊师休憩的地方,保不准还残留着点什么,就连那边上的毒沼中,是不是还生存着噬心蛊的幼虫都不知道。”

    “不是吧?”秦姝小脸发白,紧张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失去了饲主的蛊虫还会活着吗?”

    “蛊虫种类不同,有些会随着主人的死去而自行消亡,有些却能沉眠千万年,若是惊醒了他们,失去了主人的蛊虫会无差别攻击一切活物。”孟寒沉声道。

    “好可怕。”秦姝哭丧着脸道。

    “这个给你好了。”秦绾从怀里掏出一个挂件,套在她脖子上。

    “这个好像是王爷的?”秦姝惊讶道。

    “嗯,辟邪珠。”秦绾点点头。

    “这是给王妃的。”秦姝说着就想摘下来。

    “我不怕任何蛊和毒,辟邪珠还没我自己好用。”秦绾按住她的手,笑道,“你带着吧。”

    秦姝一怔,下意识地去看蝶衣。

    蝶衣对她笑笑,摇头示意自己也不需要。

    她和孟寒共事多年,对于蛊毒远比秦姝了解得多,何况,当初她那一剑穿喉的伤势,是孟寒用蛊虫救回来的,虽然不能像是秦绾体内寄宿着轮回蛊那样免疫一切蛊毒,但一般的,尤其是没有主人控制的蛊虫,也不会以她为第一攻击目标。

    何况,蝶衣从来没有离开秦绾身边的打算。

    “可是……”秦姝很不安。她是侍卫,辟邪珠这样的宝物,就算王妃不需要,不是也能给公子和苏神医护身吗?

    “得了,他们一群男人还保护不好自己,跟女孩子抢东西?好意思么。”秦绾冷哼道。

    秦姝尴尬地笑笑,这才小心翼翼地把辟邪珠收进了衣服里,贴身带着。

    “前面就到了。”中年汉子有些兴奋道。

    果然,穿过树林,可以看见不远处有一排低矮的房舍,似乎还有人影在晃动。

    这时候,太阳已经西斜,随着黄昏的到来,沼泽和树林里开始浮现起一阵淡淡的烟雾。

    苏青崖终于放下了医书,吞下一粒清毒丹,随后整瓶丢给了秦诀:“吃一粒。”

    “是。”秦诀立即毫不犹豫地照做。

    车厢内,清毒丹这东西秦绾身上也不少,除了她自己,每人一粒,连孟寒也不例外。

    “吴叔回来啦?咦,怎么还有外人?”原本轻快的声音在看到他们一行人时,立即充满了警惕。

    “没事没事,是过路的好人。”中年汉子憨笑了一声。

    马车停在一处空地上,秦绾随手拿起斗笠盖在孟寒头上,垂下的黑纱遮住了他的面容。

    虽然很久没用过这东西了,不过有备无患,还是带着的,这不就用上了嘛。

    下了车,秦绾迅速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场景,屋子应该被简单修缮过,打扫得还算整齐,大约有十几个人,没有老人和孩子,仅有的几个女人也是年轻力壮的。想来那些体质柔弱的人,不是被杀死了,就是死在了逃亡的路上。就算逃到了这里,有了对抗瘴气的解药,可也不是说这里苛刻的生存条件就能完全没有影响了。

    “吴叔,你怎么把外人带回来了?”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他们不像是坏人,还载了我一程。”中年汉子吴叔摸摸脖子,还是没说被人用刀子架住的事,都是误会嘛。

    不过,好在秦绾他们的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中原人,和日前那些奇奇怪怪的家伙差别太大,倒也没引起恐慌。

    “对了,碧姑娘呢?”吴叔左右看看,问道,“他们是路过这里,这天都晚了,还是找碧姑娘要些汤药喝才好。”

    “对对对,这里的瘴气可厉害了。”年轻人连连点头,“碧姑娘去西面采药了,应该就快……啊,碧姑娘回来了!”

    秦绾一转头,果然看见一条灰色的身影轻巧地穿过渐渐升起的瘴气迷雾,朝这边飞掠而来,就看这手轻功就知道,这姑娘也不是个普通大夫。当然,普通大夫也跑不到这种穷山恶水里来采药。

    “碧姑娘,这里这里!”吴叔挥手道。

    “有什么事吗?”那女子转身朝这边而来,很快也注意到了多出来的一行人,顿时变了脸色,原本要说的话也卡在了喉咙口。

    “……”秦绾沉默,许久才一声轻笑道,“原来是你啊,我就说,哪位姑娘居然跑到南疆来采药。”

    “你们怎么在这里。”朱成碧一声低咒,但目光却忍不住去看苏青崖,心里一阵不平。

    师父失踪之后,她失去了庇护,这一年来经历得多了,成长得比之前十几年都快。对于苏青崖,她已经没有了年少时的迷恋,毕竟,在自己的生存都朝不保夕的时候,那些无望的恋情消散得就很快。

    她还是爱着苏青崖,但是,她更想活下去。

    然而,为什么每次看见苏青崖,他都呆在秦紫曦这个女人身边?要说从前也罢了,可现在,秦紫曦不都已经成亲了吗!

    难道,她比不上云舞师妹,就连个嫁做人妻的女人都比不上吗?

    “碧姑娘认识他们?”吴叔却没看出他们之间古怪的气氛,还有些惊喜。

    “嗯。”朱成碧僵硬着点点头。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听说你想掰弯我〕〔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引凤决〕〔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