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章 解蛊
    南楚皇宫。

    “啪!”

    “你打我?”皇后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眼前这个相伴几十年的男人。

    “打你?”楚帝盯着她,咬牙切齿道,“如果可以,朕真想杀了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

    “臣妾哪里做错了?”皇后不服地瞪他。

    “哪里做错?你居然还问哪里做错!”楚帝怒视着她,“你以为,东华和西秦为什么会两路攻打南楚?”

    “不过都是借口罢了。”皇后一声冷笑。

    “是借口,可这个借口也是你给他们的。”楚帝接道。

    “陛下敢说,臣妾所做的一切,陛下都不知情吗?”皇后反问道。

    “……”楚帝顿时被噎了一下,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不知道的,不过枕边人做了这么大的事,瞒过一次就罢了,第二次怎么可能继续瞒过他。

    “所以,陛下如今却只怪臣妾一个人吗?”皇后缓过一口气,声音也更咄咄逼人。

    “你还是不懂。”楚帝摇了摇头,有些无力地叹气。

    皇后一愣,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了几分疑惑。

    “朕怪你的不是派刺客去刺杀李暄,而是……你为什么要动飞花谷?那简直是对天下承认,这场战争,是南楚理亏,是东华和西秦站在了大义的一方。”楚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失败了就失败,算得了什么大事,你却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一个江湖门派的灭门,和朝廷有什么关系。”皇后虽然气弱了些,但依旧是不以为然的。

    “你以为飞花谷的来历瞒得过人?何况,谷中珍藏的东西,也只有朝廷才会垂涎,普通的江湖中人要来何用!”楚帝面无表情。

    “不承认不就行了,外人可不知道飞花谷里藏的是什么东西。”皇后道。

    “临安王。”皇帝口中吐出三个字。

    “本宫又没伤害到秦绾!”皇后恼火道,“明明本宫还特地交代了不许伤到那丫头。”

    “所以,你要是派刺客杀了他的外甥女婿,让他的外甥女守寡了,临安王还得感谢你没连他外甥女一起弄死?”楚帝问道。

    “这……”皇后终于说不出话来了。

    “他已经是皇太弟,南楚的江山,终究是要交到他们父子手里的。”楚帝叹了口气,眼中却闪过一丝疲倦。

    “珏儿……若是本宫的珏儿还在,这江山,哪有别人什么事!”皇后一声尖叫,抬手拼命擦去眼泪。

    “闭嘴!”楚帝一声低吼,“你还敢提?”

    “为什么不能提?”皇后不服道,“那是本宫从一个小小的婴儿抚养长大的孩子,他就是本宫的亲骨肉!难道陛下竟然如此狠心吗?”

    “若朕只是一个父亲,自然不会抛弃疼爱二十年的孩子,但是朕是皇帝!”楚帝捏紧了拳头,冷声道,“皇族血统不容混淆,上官家的江山……岂能旁落!”

    “噗通”一声,皇后跌坐在地上,眼底发红,怔怔的,却是说不出话来。

    “来人!”楚帝转身拉开大门,一声大喝。

    “陛下请吩咐。”之前被屏退的宫女走了进来。

    “皇后身体不适,从今日起,坤宁宫封宫静养,任何人不得打扰,后宫事务暂且交由静妃处置。”楚帝豪不犹豫道。

    两个宫女心头一跳,低着头应了声“是”,上前去搀扶跪坐在地上的皇后。

    她们在外殿听不见说话声,只隐隐听着帝后像是在争吵,皇后娘娘这是……失宠了吗?

    “放开本宫!”皇后却一把甩开她们,怒道,“陛下,你不能这样!”

    “朕最近很忙,顾不上皇后,你们好好照顾。”楚帝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是,陛下。”被他森冷的目光扫过,两个宫女背上都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有些慌张地扶起皇后,稍稍用了点劲,搀着她往外走去。

    “放手!你们竟然不停本宫的话吗?”皇后又惊又怒,无奈她本来就是弱女子,自从上官珏的事后,茶饭不思,身体更是虚弱憔悴,自然是比不过两个年轻体健的宫女的力气的,很快就被强行带了出去。

    随着那叫喊声渐渐远去,楚帝揉了揉眉心,尽量掩饰了一下脸上的疲态,又道:“去请皇太弟,连世子一起。”

    “是。”殿外传来侍卫的应答声。

    楚帝叹了口气,在桌上铺开了地图。

    东华和西秦联手,两路进犯,尤其是东华这路,直接天降在了南楚腹地,领兵之人又是冷卓然——那也是他少年时期最崇拜的将领,可如今却成了死敌。

    谁都知道,这也是冷卓然对于陷害他的南楚的复仇之战。

    这场仗,绝不好打,偏偏这个时候,作为南楚盟友的北燕元气大伤,恐怕是无法出兵牵制了。只是……南楚若灭,北燕孤掌难鸣,迟早是死路一条,难不成,姓宇文的还想打着三国鼎立的主意?可到时候瓜分了南楚的东华和西秦,势力都会远在他北燕之上。

    不会让北燕在一边看热闹的。

    “陛下,皇太弟殿下和世子来了。”门外的侍卫通传道。

    “宣。”这会儿功夫,楚帝已经调整好了心态。

    不止是上官英杰,上官策作为南楚的未来,也不能继续按部就班地成长了,那样的速度太慢!

    东华的李暄和秦绾,西秦的夏泽苍和夏泽天,甚至北燕的宇文忠,一个个都是惊才绝艳,而比起他们来,上官策太过年幼,起步也太晚了点。不过幸好,战争永远是最飞速锻炼人的地方。不论是能力还是心智。

    ·

    而这个时候,送走了快被吓出心脏病的凌从威,秦绾这才能笑出声来。

    之前冷卓然从沧河口出海,经由海路直插南楚腹地,因为要保密的关系,这事没有通知朝中任何官员,猛地一看到战报的元帅大人差点儿连眼珠子都掉出来,好久才缓过神来。

    不过,发泄了一统后,凌从威也只能沉下心,继续制定后续的作战计划。

    西秦正面攻打顺宁郡,冷卓然从背后攻打崇州,而东华的南线大营则需要牵制南楚纵横楚江的水军。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秦绾问道。

    “你想去哪里?”李暄想了想才问道。

    如果算上朔夜和陆臻那一路暗棋,东华就有三处战场了。

    “嗯……”秦绾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地图上滑来滑去,最后落在一个敌方,画了个圈。

    “圣山?”李暄一挑眉,不赞同道,“你是无名阁主,虽然没有先例,但南楚不会不防着圣山方向。”

    最重要的是,圣山在南楚方面的出口处地形不好,很容易被人埋伏包抄。

    “不,不走圣山,我走南疆。”秦绾沉声道。

    “南疆?”李暄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又犹豫道,“可是,南疆地处东华和西秦的夹缝中,从那里去南楚并不容易。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

    “翻过俪影山,就是南楚。”秦绾答道。

    “你应该知道,翻越俪影山,比横穿南疆故地更难。”李暄的脸色有点难看,“当年太上皇南征,俪影山中不知葬送了多少东华将士的性命,甚至有一大半,至今连尸体都寻不回安葬。我听幸存的老兵说过,那个地方树林茂盛,遍布瘴气和沼泽,蛇虫蛛蚁,无不剧毒,普通人若是进入其中,瞬间就能变成一具白骨。”

    “我是普通人吗?”秦绾不禁失笑道,“何况,还有孟寒呢,南疆是孟寒的故乡,有他在,没有哪里是去不得的。”

    “可是,你也知道,如今南疆还有一部分老古董执着于复仇和建国,孟寒也栽在他们手里过。”李暄道。

    这回,秦绾微微皱着眉,沉默了许久。

    “还是,你有什么一定要去南疆的理由吗?”李暄温言道。

    “我……要去天湖禁地。”好一会儿,秦绾终于开口道。

    “南疆圣地?”李暄一脸的惊诧。

    要说孟寒要回圣地也罢了,秦绾又不是南疆人,去做什么?

    “你知道,我能活下来,是孟寒用蛊虫救回来的,三年前和阴山老魔决斗后重伤那次也是,我的百毒不侵,蛊虫退避的体质,也是这么来的。”秦绾缓缓地道。

    李暄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清楚孟寒究竟是如何做的,但南疆本来就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连巫蛊之术都有了,移魂也不是不可能。猎宫的万箭穿心是秦绾心里永远的痛,他自是不可能去戳她的伤疤,还去仔细追问还魂的过程是什么感觉的。

    “所以,我有点不放心。”秦绾沉声道,“孟寒少时离家,所有的蛊术都是自己钻研,无人教导,有些东西他自己都不太明白,我必须去天湖禁地找到南疆祖传的典籍,以免有朝一日,我的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会措手不及。”

    听到后来,李暄的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这就是我要去俪影山的原因。”秦绾最后道,“借着这场战事,其实也只能说是顺便吧。”

    “我跟你一起去。”李暄道。

    “王爷别闹。”秦绾忍不住舒展开眉头,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很认真。”李暄却没笑。

    “王爷,翻越俪影山,加上寻找禁地的时间,我们可能会有一段时间和外界失去联络,这个时候,摄政王不能随便闹失踪。”秦绾道。

    “你都说要失去联络,我怎么可能放心你自己去。”李暄皱眉。

    秦绾睁大眼睛看着他,无奈道:“王爷,爱美人不爱江山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错,本王是江山要,美人也要。”李暄一抬下巴。

    “噗嗤——”秦绾被逗笑了,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只有这件事,我希望自己去解决。”

    “自己解决?”李暄皱眉。

    “嗯。”秦绾点点头,随即道,“我只带孟寒、蝶衣、秦姝三人,苏青崖对蛊毒有兴趣,大概会一起去,另外,还有块甩不掉的牛皮糖。”

    这个时候,某块姓唐的“牛皮糖”重重地打了个喷嚏,震歪了苏青崖刚插上去的针,后者轻轻一挑眉,指尖一拈,用力插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吓走了窗外树上的一群雀鸟。

    李暄看着秦绾,许久没有说话。

    孟寒,蝶衣,秦姝,苏青崖,唐少陵——这些人的共同点,或许就是,他们都曾是欧阳慧的下属、朋友、亲人,代表的是秦绾的“过去”,而她……是想要自己了结自己的过去。

    “好不好?”秦绾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

    “我能说不好吗?”李暄一声叹息。

    无论如何,如果秦绾坚持,最后败下来的那个人一定是他。也罢,如果这是她的意愿……想了想,他又说道:“叫秦诀跟着你。”

    如果秦姝能跟着是因为她是江辙的心腹,那秦诀自然也不会被排斥。

    “好。”秦绾一怔,随即笑眼弯弯。

    “所以,本王当初为什么就选了你这个女人呢?真是一点儿都不省心。”李暄摇头道。

    “大概……是被猪油蒙了心吧?”秦绾一本正经道。

    “呵呵。”李暄斜睨了她一眼,站起身来。

    “去哪儿?”秦绾却懒洋洋地不想动。

    “南疆不是那么好去的地方,去给你准备应用之物。”李暄道。

    “不急,听孟寒的就好。”秦绾笑道。

    而就在这时,却见执剑带着孟寒直接走了进来:“王妃,孟公子来了。”

    “哟,来得真巧。”秦绾招了招手。

    如今的孟寒已经不再戴着斗笠遮掩真容,这次也是大大方方造访摄政王府,而来过几次,连王府的下人也没了最初的恐惧。

    毕竟,说什么南疆人凶残,也都是传说,这些土生土长的京城人谁也没真正见过,而孟寒生得一副好容貌,再加上不习武,身材也纤细,看上去就像是个文弱的公子哥,除了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要说头发和眼睛,西域诸国也有不少人不是黑发黑眼的,登基大典之前西域诸国使节上京,见过的人也不少,甚至很多比起孟寒长得和普通东华人更不像呢。

    “我这里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孟寒直接道。

    “什么开始?”秦绾一愣,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长生。”孟寒道。

    秦绾心头一震,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李暄。

    “我和苏青崖都要离京,那在这之前,先把他身上的同命蛊解了,以免到时候出意外。”孟寒补充了一句。

    “长生的药性,你研究透了?”秦绾道。

    “嗯。”孟寒点头道,“我手里没有成活的同命蛊,不能找人先试验,就看你们赌不赌了。”

    秦绾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眼中流露出一丝挣扎。

    虽然说,当初是她提出的长生克制同命蛊,但没有人真正试验过,万一不管用,甚至引发了蛊虫的暴怒……

    “什么时候开始?”李暄道。

    “现在就可以。”孟寒立即道。

    “这么快?”秦绾脱口道。

    “这种事难道还要选个黄道吉日吗?”孟寒诧异道。

    “……”秦绾无言。

    “没关系。”李暄用力按了按她的手。

    “要不然,还是再……”秦绾犹豫道。

    “我相信他。”李暄笑笑,堵住了她的话。

    秦绾叹了口气,也放弃了。

    李暄体内的同命蛊始终是隐患,不可能有确凿的把握,迟早是要冒险的,而孟寒出手,至少活的几率会比较高。

    “你出去,别让任何人靠近。”孟寒道。

    “我不能留在这里?”秦绾抗议。

    “你在这里会打扰我。”孟寒道。

    秦绾一愣,刚想说自己绝对不发出声音,但突然恍悟过来,孟寒所谓的“打扰”恐怕是另外一种意思。

    轮回蛊。

    “会没事的。”李暄再一次一脸认真地保证道。

    ------题外话------

    很想给男主加戏,但是……王爷真没办法跟绾绾去南疆啊,太不负责任了……/(tot)/~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