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章 烽烟初起
    叫人把傻了的乔霏霏送回晋国公府,秦绾看着龚岚笑眯眯的不说话。

    “你想说什么能不能直说?”龚岚暴躁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个京城令做得还不错嘛。”秦绾笑道。

    “哪儿不错了!”龚岚崩溃,没见他都快被折腾疯了吗?

    “说明你天生就是当官的料,好好干,本妃看好你。”秦绾拍拍他的肩膀,憋着笑,努力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

    “你滚!”龚岚黑线。

    下面的衙役一个个像是木头似的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没听见。

    他们隐约知道新上任的上官是摄政王亲自提拔起来的,从前就跟摄政王妃交情不错,但……这也太不错了吧?他居然叫摄政王妃“滚”啊!

    “行了,在你的下属面前给你留点面子。”秦绾拉着李暄往外走去,一面随口道,“还有,最近京城有点乱,奉天府的大牢……扩建一下吧。”

    “……”龚岚泪奔,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乔家的事,你看着办便是。”除了府衙的门,李暄不在意地道。

    “嗯嗯。”秦绾微笑着点头。

    其实,只要乔安父子死,其他人他们都不在乎放过几个,就像言家本家抄家,分家有哪一个想替本家报仇的?乔安对分家的态度也不比言绝英好多少,估计那些无辜被连累的分家早就恨得想把乔安扒皮拆骨了呢,如今要是听到祸不及自身,定然是撒花欢庆,谁管本家会怎么样,能收个尸就算有良心。

    “闵行远年纪大了,越来越力不从心,今天在御书房,已经有告老的意思了。”李暄又道。

    “这样啊?”秦绾想了想道,“我记得上次在刑部碰到的那个侍郎还不错。”

    “我也有意把叶云飞提上来,是个办事的人。”李暄点点头。

    两人相视一笑间,就轻描淡写地把事情定了下来。

    叶随风并没有把自己中毒的事告诉叶家,就是个聪明人,叶云飞虽然是叶家分家的人,但确实年轻有为,一直压制着可惜了。

    李暄和太上皇不同,他对世家并无好感,可也并无恶感,只要忠心有能力,不论是世家子弟,还是贫苦学子,他都不介意用用。因为世家就出不了头,这何尝不是一种歧视?

    两人走在大街上,荆蓝和莫问落后一些距离跟在后面,注意不会打扰到他们。

    因为皇陵的事,京城还处在戒严中,不少铺子都关着门,路上也看不见闲逛的行人,就是偶尔有几个,也是低着头,匆匆走过。

    “你担心唐少陵?”李暄忽然道。

    “有点。”秦绾犹豫了一下才道,“苏青崖很喜欢醉清风,如果鹊桥花的药性可以用别的草药代替,醉清风也不会变成绝响。”

    “最不济,从李键身上搜出来的那些药还能管一年半载的,相信苏青崖吧。”李暄只能说道。

    “只能这样了。”秦绾叹了口气。

    “对了,明天陆臻就要出发了,你不去送送?”李暄道。

    “送什么?又不是小孩子第一次离家了。”秦绾不以为然道。

    “我以为,你会有话要叮嘱。”李暄一耸肩。

    “算了。”秦绾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我要说的他都懂,雏鸟总要经历过实战才能自立,何况,他的性子虽然有些爱冒险,但朔夜却是最沉稳的,让他们一起带兵也算是互补了。”

    “其实,这支兵马要是用不上才好。”李暄道。

    这是用来防备西秦的暗棋,如果真有动用的必要,显然局势不会很好。

    “不会用不上的。”秦绾笑道,“若是夏泽苍老老实实的,最后也可以去抢夺战果。”

    李暄失笑,他家王妃还真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

    “王爷。”就在这时,一个王府的侍卫竟然在大街上策马而来,远远的就是一声大喊,直到近前,这才滚鞍下马,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一本折子,“前线军情!”

    李暄眼神一凛,接过折子,在秦绾好奇的目光中扫视了一眼,随即“啪”的一声合上,沉声道:“回府,召集丞……不,请凌元帅过府议事。”

    “是!”侍卫应声而去。

    ·

    “噗——”宇文忠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咳嗽了好一会儿才一脸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堂下跪着的探子苦着脸,犹豫了一下,这才把刚刚说过的情报再重复了一遍。

    “冷卓然不是刚从嘉平关撤兵吗?”宇文忠一拍桌子,怒道,“就算冷卓然能快马加鞭不眠不休赶路,但他的北线大营十万兵马难道也跟着长了翅膀飞过去了?短短不到十天,他们怎么从江州飞到南楚去的!”

    就算真能飞,那可是十万兵马啊,十万兵马南下,浩浩荡荡,别说地下,就是天上,也能遮天蔽日,如此大的声势,怎么可能被掩盖,四国的密探难道都是瞎子吗!

    “殿下先冷静,别生气,先把情况弄清楚。”冉秋心倒是一脸镇定地取过大陆地图展开。

    “你让孤怎么冷静?”宇文忠用力点着地图上江州的位置,然后一条直线划到南楚,几乎横跨过整个大陆,“你看看,当中东华的地方先不说,南楚被攻击的会阴郡位处东南,一面距离海岸不到百里,三面都是南楚的城镇,要从江州攻打会阴,至少要经过南楚三州之地,其中还包括军事重镇崇州,那是南楚江防的大后方,专用来防备东华的!难道他们居然连十万兵马从眼皮子底下通过都不知道?”

    “冷卓然走的绝不是崇州。”冉秋心摇了摇头,盯着地图若有所思。

    “不管他走的是哪条线路,十万大军渡江的船只都能截断楚江江流,南楚居然毫无所觉?”宇文忠道。

    “也许,根本就没有渡江。”冉秋心缓缓地道。

    “没有渡江?”宇文忠被噎了一下,气道,“难不成他们还是从海上游过去的!”

    “真有可能是从海上过去的!”冉秋心闻言,眼前一亮。

    “孤随便说说的。”宇文忠反倒是楞了一下。

    “殿下,卓然号称水神,未必没有带领船队走海陆的可能。”冉秋心越说越自信,凑过去指着地图,在外围画了个弧线,“殿下您看,从江州的沧河口出海,从外海能直接绕到临水郡。而临水这个地方是南楚少有的丘陵地带,适宜大队兵马隐藏,而且临水贫瘠,连海盗都懒得光顾,平日疏于防范,若有大队人马从海上而来,定可一战而定,然后以临水为根据地,通过广阔的丘陵地带,奇袭会阴郡,这并非不可能。”

    “这……”宇文忠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喃喃道,“这……有可能做到吗?”

    “大概吧?”冉秋心迟疑了一下才道,“卓然有数次带兵远征南洋的经验,虽然这段海路更长,但冬天并不是海上的风暴季,只需在经过有人的城镇时,离开海岸足够远的距离就可以了。若是有渔民不小心撞见,或杀,或是扣押,别人也只会当做遇见了海难,不会多想。”

    “可是在江河上航行的船只,能经得住海上的风浪?”宇文忠还是有些不相信。

    卓然确实曾经数次远征南洋,凯旋而归,但大陆上,对水战和造船最有心得的无疑是南楚,至少北燕的工匠还远远没有研制出能出海的大船。

    “殿下别忘了,秦绾身边有匠宗宗主司碧涵。”冉秋心淡淡地道。

    匠宗包罗万象,船只算得上多复杂的设计呢。

    “……”宇文忠无语。

    又是圣山,还能不能好了!简直是作弊!

    “可是,为什么挑在这个时间,而且是攻打南楚呢?”冉秋心又皱起了眉。

    “旁观者都觉得不可置信,想必南楚更是被打懵了吧。”宇文忠一撇嘴,论起战局,他的经验可比冉秋心丰富得多,点点崇州的位置道,“崇州虽然是军事重镇,但那里的兵马是用来随时支援楚江水军的,可从来没想过怎么抵御从背后杀出来的敌军。”

    “可崇州毕竟屯着十万兵马,若是不能一击而溃,这只陷入南楚腹地的孤军就麻烦了,只要南楚狠得下心坚壁清野,迟早被耗死。”冉秋心答道。

    宇文忠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

    确实,就算冷卓然能带着船队从江州插入临水,可十万大军需要的船只就不是小数目,加上避人耳目,一路上都不能补给,粮食肯定消耗得差不多了,临水贫瘠,打下来也没什么油水,若是不能快速攻克崇州,就要腹背受敌了。

    毕竟,东华短期内肯定不可能再送一支军队过来接应。

    “殿下,前线急报!”门外传来侍卫的通报。

    “进来。”宇文忠一挑眉,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又是一个探子大步走进来,跪下道:“参见太子……”

    “废话少说,有什么消息?”宇文忠打断道。

    “回殿下,西秦出兵了!”探子立即改口,简略地答道,“西秦战神夏泽天率领麾下十万人马,直取南楚西北重镇顺宁郡,西秦各处兵马都有往南部集结的动向。”

    “西秦打南楚?”宇文忠心里一沉,顿时想起来不久之前西秦和东华的会盟。

    东华和西秦互为盟国,举行会盟并无异常之处,宇文忠虽然重视,但并没有太过重视,可如今两国几乎同时对南楚用兵,若说之前没有默契,打死他都不信!

    “他们这是想先灭南楚吗?”宇文忠有些烦躁。

    四国的平衡已经维持了千年之久,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战争还是两百年前了,最后打得四国都元气大伤,不得不各自休战,休养生息,却不想,李暄和夏泽苍竟然有胆子先行挑起战争。

    “理由呢?”想了想,宇文忠又道,“就算开始时不宣而战,但之后也该给出理由了吧?”

    不是什么名不正言不顺的狗屁大义,只是对于普通的士卒来说,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也是提升士气的一种手段。

    “这个,西秦太子宣称,是因为南楚派刺客在会盟中妄图刺杀东华的摄政王,嫁祸西秦,以挑拨两国关系。”探子答道。

    “这么幼稚的理由,骗鬼呢。”宇文忠抽了抽嘴角。

    南楚的新帝虽然不是特别出色,但也绝不昏庸,怎么会出这种损招,居然还被抓住了小辫子。

    “也许是真的。”冉秋心闻言,神色间微微一动。

    “你听到什么了?”宇文忠一皱眉。

    江湖上的消息,冉秋心这里反倒比他更灵通些,能这么说,显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南楚飞花谷被灭门,小女觉得有些不对,派人追查,线索却隐隐指向了南楚的皇后娘娘。”冉秋心道。

    “皇后?”宇文忠愕然。

    他只觉得南楚皇帝不会那么蠢,却没想到,女人要是钻起牛角尖,简直是没有最蠢,只有更蠢!

    “不好,南楚会选择先支援顺宁郡。”冉秋心看着地图,忽然道。

    “不是冷卓然这支军马更危险吗?”宇文忠不同意,“顺宁是重镇,就算夏泽天的十万兵马,正面攻打也未必打得下来,可冷卓然所在的会阴已经是南楚腹地了,就算最后能耗死,也会造成非常大的破坏。”

    “就是因为能耗死。”冉秋心沉声道,“只要崇州军不是太无能,冷卓然这支军队的破坏力就只局限在南部一带,南楚富庶,就算损失大,也承担得住。但是顺宁万一陷落,西秦兵锋会直指楚京!何况,冷卓然那是孤军,夏泽天身后却有西秦倾国之力的支持。”

    “就因为这个?”宇文忠还是觉得说服力有些不够。

    “还有,因为南楚国内,不会有人愿意去面对冷卓然。”冉秋心缓缓地说出一句话。

    宇文忠顿时默然。

    冷卓然就是当年南楚的水军大将军卓然,这已经是整个大陆心照不宣的秘密,就是没人撕破那层窗户纸罢了。卓然在南楚积威犹在,而这些年不得不说南楚将才凋零,青黄不接,恐怕……在夏泽天和冷卓然二选一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地选择避开和冷卓然的正面交锋。

    “秋心。”许久,宇文忠才道,“东华和西秦同时举兵伐楚,面对我北燕的防线必定松懈,可否……”

    “殿下,至少今年秋收之前,我们实在没有发动大型战争的资本了。”冉秋心苦笑。

    上次奇袭嘉平关,几乎耗尽了北燕这些年积存的国库,几次失利,死亡的士兵还好说,可物资的损失实在太大,尤其是唐少陵在嘉平关的毒饲料造成的麻烦远远不是毒死了上万头牲畜那么简单,那些死亡牲畜的尸体无法食用,就地掩埋后,附近的草木都奄奄一息,甚至枯萎,于是再挖出来火化,可这么多尸体火化的烟气几天都没散干净,没多久,负责火化的那些士兵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包括当日下风处几处村庄的人畜也都中毒。

    只是,那毒似乎有些奇特,他们这些只是吸入了烟气的人,就算是距离最近的士兵,也就是在床上躺了几天就好了,可牲畜却没那么好运了,大批大批地死亡。负责的官员头大如斗,继续烧的话,再有烟气飘散,岂不是一个死循环?于是不得不耗费大量人力,将那些尸体全部拖去无人的荒野火化。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些被波及的村庄都人心惶惶,瘟疫之说飞快地流传,几乎激起民变,这也是宇文孝在京城攻击他的最大的把柄,让他只能忍痛放弃了嘉平关的战果,先行返回。

    想着,宇文忠又重重一掌拍在桌上,咬牙切齿。

    夏泽苍,李暄,你们是连这一点都计算好了是吧?

    ------题外话------

    更晚了,明天老时间。

    小公主感冒了,昨天陪了一晚上/(tot)/~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