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终局
    一缕缕细细的水流从沙子的缝隙里渗透出来,越来越多,渐渐汇成了溪流。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水?”李柽惊讶道。

    要知道,陵墓中为了保持干燥,可是把石壁修建得非常坚固,绝不可能让地下水渗透,何况,如今几乎整个皇陵都被流沙填满了,可这里还能渗出水来,那得是多大的水量?

    “沙子、沙子停下来了!”后面有人一声惊叫。

    “这是自然的。”李暄淡淡地说道,“沙子轻而松散,才能流动,若是浸透了水,变得沉重且黏合在一起,自然是流动不起来了。”

    “摄政王是说,整个陵墓的沙子都被……”李柽震惊。

    “大约是吧。”李暄轻抚着土墙,语气中带着一丝愉悦,“陷阱停止了,估计是吸饱水的沙子把机关卡死了。”

    “这不可能!”李键愣了好一会儿才大吼道。

    要说这些沙子是建造皇陵的时候就预先安排好的陷阱,那这么大的水量又是从哪里来的?

    “是那条白河的地下支流?”沈醉疏迟疑道。

    他也看过地图,虽然在里面还分不清东南西北,可至少看地图,距离皇陵最近的地下水,只有那一支。

    “应该。”李暄点头道,“你进来的那个地方距离这个出口不远,若是白河水倒灌,这里是最快被淹的墓室。”

    “那条地下河挺稳定的。”沈醉疏道。

    地下河虽然水流急,但多少年都这样流淌而过,怎么可能就一下子就发狂到倒灌皇陵的地步?钦天监多得是精通水文天象的人才,如果那条地下河会有这样的隐患,绝不可能把皇陵修建在这边上。

    “是外力。”李暄肯定道。

    沈醉疏不由得咋舌。什么样的外力如此恐怖?

    水流声越来越大,虽然因为沙子的关系,不会酿成洪水,但顺着那一人多高的洞口往下流,也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瀑布。

    “本妃突然想起一件事。”秦绾看着李键,一脸认真地问道:“你说在这溶洞里到处都涂了毒,那么不知道……这毒防不防水?”

    “……”李键抽了抽嘴角,无言可答。

    又不是漆料,这世上根本没有能防水的毒,要是当初欧阳慧和阴山老魔决斗之前下一场雨,苏青崖布置的剧毒一样会失效,如今还有没有秦绾这个人都不好说。

    李键布置在钟乳石、石壁上的毒小心点就可以不碰到,至于地面上的……被水流一冲刷,估计也就不剩什么了。

    尤其,因为水的关系,流沙陷阱停止了,里面的人完全不着急逃命,可以安稳在里面呆着,等秦绾出去找救兵。

    “噗哈哈哈——”虽然对自己中毒有点不安,但看到李键的脸色,叶随风还是没忍住笑得前仰后合。

    “看来,是不防水的了。”秦绾还笑眯眯地说了一句,煞有其事般的点点头。

    李键脸一黑,手一扬,撒出一把药粉。

    秦绾没动,别说她不怕毒,就算怕,反正已经中毒了,还怕多一些?

    “你那是什么东西?”出人意料的是,第一个有反应的居然是李铮。却见他脸上浮现起一层青灰色,捂着喉咙,表情极为痛苦,看着李键的脸色更像是要把人千刀万剐一般。

    “催化剂……”李键愣愣地看着毫不动容的秦绾。

    “王妃,这个范围有点大。”叶随风道。

    “退开点。”秦绾沉声道。

    “没用的,这个催化剂扩散极快,只针对洞中的毒,即便是……”李键说着,看向水潭那边的人,不觉愣住了,“李镶……”

    李镶是完全不会武功的,又是个孩子,体质柔弱,按理来说,应该是第一个发作的人,可是……李镶却安安静静地趴在唐少陵怀里,似乎有些茫然不解地看着这个八哥。

    “瞻前不顾后,你哪里有一点能作为帝王的资质。”秦绾摇头道,“难道你一直没有注意到,陛下是被本妃和唐公子抱下来的,根本没接触过石洞里的任何东西吗?”

    李键更不解,这个他当然是看见的,不过,那也是因为洞口过高了些,李镶需要有人带他下来,而唐少陵嫌麻烦,接过来后是直接抱着李镶用轻功飞过去的。可是,难道到了水潭边上,唐少陵也没有把人放下吗?

    “本妃既然知道这里有毒,怎么会拿陛下开玩笑。”秦绾微笑。

    “你什么时候……”李键看着她有些发傻。明明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避人,她究竟是怎么和唐少陵交换意见的?

    心有灵犀?

    “解药!”李铮已经站立不住,半跪在地上,一把抓住他的衣服。

    “再不拿解药的话,大概会死的哦。”秦绾瞥了一眼李铮道。

    不过,她的语气依旧是轻描淡写的,仿佛还带了点幸灾乐祸,似乎是看着他们兄弟两人自相残杀还挺有趣的。

    “拿解药来!”李铮怒吼道。

    李键一阵迟疑,若是这会儿所有人都倒了,趁着地上的毒还没被水冲洗干净,能拖住李暄的步伐,他肯定会给李铮解药的,可这会儿……若是他拿出药来,根本就到不了李铮手里吧?毕竟秦绾是高手榜第一,而且,不管她是真的没事还是强撑,唐少陵和叶随风是真的中了毒,她不可能不想要解药。

    “带着催化剂,他身上肯定是有解药的。”秦绾笑眯眯地提醒道。

    李铮只觉得喉咙口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一路往下,五脏六腑都有一种要被烫熟的感觉,听到这句话,已经半迷糊的脑袋也思考不了那么多,本能地一把扑倒了边上的李键,一手去掐他的喉咙,一手撕扯他的衣服,吼道:“解药在哪里!”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李键身上还真带了不少东西,银子小刀那是最平常的,瓶瓶罐罐也有好几个,骨碌碌地滚了一地。

    “你疯了!放手!”李键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扑倒在地,顿时脸色大变。

    虽然他服了半份解药,但催化剂对他同样也是有作用的,只不过没有旁人这么大罢了。地面上的水还没流到这边,满是剧毒,整个人在上面打滚可不是好玩的。

    “哪个是解药,说!”李铮一脸狰狞地把他压在地上,随手捡起一个瓶子,恶狠狠地道。

    李键费劲地挣扎着,看了秦绾一眼,抿着唇一声不吭。

    解药,现在是唯一能威胁秦绾的东西了,除非她不管自己属下的性命了,这毒被催化剂一催发,绝对是等不到苏青崖研究出解药的。

    “既然肯定有一种是解药,那还不简单,让他自己尝尝看就是了。”秦绾抱着双臂,很好心地指点道。

    李铮这会儿被毒得脑子已经有点儿迷糊,只要是对自己的性命有利的,简直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拔开瓶塞,也不管手里拿着的这瓶是什么,倒出里面的药丸就往李键嘴里塞。

    “呜呜……”李键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药物入口,毕竟李铮中了毒,气力不足,在他这样的拼死反击下竟然压制不住,两人打了个滚,上下调换了位置,继续扭打开来。

    因为磷光的关系,溶洞中的光线不算暗,通道的出口处又比内部宽敞些,于是,一群皇族挤在洞口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高贵的皇子如同泼妇一般扭打成一团。

    “啧啧啧……”唐少陵怀里抱着李镶走过来,一脸的嘲讽,“这就是东华的皇子啊,真难看。”

    “你们西秦的也没好看多少?”秦绾白了他一眼。

    “嗯……”唐少陵很认真地想了想,终于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绾绾说得没错,皇族都不是好东西!”

    “……”通道里所有无辜中枪的皇族集体无语。

    “放手!”

    “解药!”

    李铮和李键停下来几秒,发现谈不拢,继续扭打起来。

    这会儿,从通道里流出来的水已经在溶洞中漫了起来,这溶洞的地面并不是平整的,而是倾斜,那水潭就是最低点,也刚好方便了水流冲洗地面上的残毒。

    “我说,现在地上的水都是有毒的吧?”秦绾忽然说了一句。

    李铮和李键打了这么久,谁也奈何不了谁,滚得一身泥一身水的,衣服头发都乱七八糟,狼狈至极,哪里还顾得到有毒的问题,闻言顿时都僵住了,连李铮都清醒了一下,不过,很快的,他就揪住李键的衣领,继续灌药——反正已经中毒了,也不在乎多一点少一点,找到解药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李铮毕竟是毒性发作之下,手脚无力,李键终于挣脱开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退开老远,大喊道:“别闹了!你是要让外人渔翁得利吗?”

    “外人?”李铮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一声冷笑道,“我这个六哥,何尝是你的‘内人’了?不交出解药,信不信你绝对比我先死?”

    “等解决完他们,出去后自然会给你解药,毕竟我们是一母同胞!”李键咬牙道。

    若是之前,李铮或许还会隐忍,然而,这会儿他体内的毒被催发,浑身灼烧得难受,堂堂皇子,就算被幽禁在封地,也是养尊处优的,哪里吃过这种苦?而李键同样不可能自己去试一试毒发的效果,所以他根本不明白,李铮绝不可能忍到出去之后。

    在李健看来,同样中毒的叶随风,一个纨绔子弟也没表现得怎么样呢。

    “真是……”李柽摇着头,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牙疼表情。

    要说从前他对兄长还有几分嫉恨,那现在就只剩下同情和庆幸了。有这么几个儿子,真是死得早,看不见,太好了!

    对了,好像说,就是被儿子毒死的,现在连尸体都被埋在黄沙里,不得安宁了!

    相比起来,自家那几个小子丫头虽然不怎么有出息,但至少不会如此忤逆不孝啊。

    秦绾俯下身,用手指插进地下的水坑里,隔了一会儿,抬头道:“可以下来了,没事。”

    话音一落,只见白影一闪,李暄已经落在她身边。

    至于其他人,有点功夫底子的直接跳下来,真没有的,不过一人多高而已,跳下来也跳不死人。

    “水洗掉的只有地面的毒,小心不要碰到其他东西。”秦绾提醒道。

    众人立即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巨大的钟乳石,绕了过来。

    “陛下没事?”李柽问道。

    “好得很。”唐少陵说着,直接把李镶往他怀里一塞。

    “……”李柽茫然。

    “抱着手酸。”唐少陵理直气壮道。

    “……”众人凌乱,一个孩子而已,你堂堂武林高手居然说抱着手酸?

    “我受伤了。”唐少陵想了想,换了个借口。

    好吧,这还算是个理由。

    李柽抱着小皇帝,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之前在陵墓里对着王妃口口声声一点儿小伤完全无关紧要的人哪儿去了?被狗吃了么……

    不过,把皇帝护在自己这边总是更安心些,虽然不知道唐少陵为什么这么帮着摄政王妃,但他毕竟是西秦人,万一一个不高兴把东华的皇帝弄死了怎么办。

    “摄政王,他们怎么办?”另一个郡王问道。

    李键,所有人都知道,等他们出去了,李键绝不会有好下场,可李铮就比较难办了。尽管大家心知肚明他也有些不干不净,但终归没有证据证明他和李键是一路的,总不好如此轻易就处置了太上皇的亲骨肉。

    “弄死算了?”秦绾插了一句。

    “这个……不好吧?”李柽大汗。

    之前听秦绾说杀人灭口什么的,总觉得王妃是随便说说,用来吓唬人的,没想到居然是认真的吗?

    “开玩笑的。”秦绾接道。

    “……”李柽擦了把汗,在心里大喊王妃你的表情你说你是开玩笑的根本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好么?

    “先看看有没有出口吧。”李暄只扫了一眼那两个又扭打在一起的人,便回头道。

    “应该有。”秦绾举起手,笑道,“虽然很细微,但能感觉到有风,既然有空气的流动,那这里肯定有出口能通往外面。”

    尽管,若不是手上弄湿了,那风根本微弱得难以察觉。

    秦绾这话仿佛一枚定心丸,担惊受怕许久的人差点腿一软,直接坐下去,幸好想起来这地上的毒还不知道冲刷干净了没有。

    “哗啦~”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巨大的水声。

    众人一惊,转头看过去,却见是李铮揪着李键,脚下一空,直接栽进了水潭里去。

    “哎呀,要是淹死了,可不是本妃杀人灭口啊。”秦绾一耸肩,凉凉地说道。

    “这个,赶紧救人啊!”李柽喊道。

    总之,不能让他们俩这样死了。

    “信王爷,你确定?”秦绾一脸的古怪。

    “当然确定!”李柽气急败坏地道。

    “潭水有毒。”李暄淡淡地提醒了一句。

    李柽一愣,这才想起来,那个水潭是溶洞的最低点,水流冲刷了地上的剧毒后,最终都流进了水潭里,那原本没有毒的潭水现在……

    众人看着水潭里两个依旧纠缠得难分难舍的人一会儿浮上来,一会儿沉下去,水面上不住地冒出泡泡来,不由得在心里鞠了一把同情泪。

    这么个喝法,也不知道李键那半份解药管不管用?

    不过,面面相觑之余,谁也不敢开口说要去把人捞上来。

    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何况还被坑得如此凄惨。

    就连发话的李柽,也不太情愿。

    李键说这毒不需要口服,接触就会中毒,那谁还敢伸手到水里去拉他们?

    “出口在那边,走不走?”不知何时,唐少陵已经溜达了一圈回来。

    “哪里?”众人的心神顿时被“出口”两个字给吸引住了。

    “能出去吗?”秦绾问道。

    “他们有点困难,不过可以出去了再找人来救。”唐少陵不在意道。

    “去看看。”李暄断然道。

    一行人很有默契地遗忘了还在水潭里挣扎的两人,跟着唐少陵在巨大的钟乳石林中绕来绕去,转了几个弯,果然发现前面有一束光照下来。

    “有阳光!”李柽喜道。

    “别高兴得太早了。”唐少陵幸灾乐祸。

    不过,在陵墓里被困久了,看到珍贵的阳光,谁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直到走到阳光下,才感觉一盆凉水当头浇下,透心的凉。

    却见那是一个仅容一人出入的洞口,距离地面足有二三十丈高,又没有可供攀爬的树木藤蔓,在场的人还真没几个能从岩壁上徒手爬上去的。

    “这个位置是哪里?”秦绾问道。

    “皇陵背面。”唐少陵想也不想地答道。

    “你先出去找苏青崖。”李暄道。

    “嗯。”秦绾这回没有推辞,这本也是只有她能做的,想了想,她指指唐少陵和叶随风:“你们俩跟我一起,还行吗?”

    “还好。”叶随风苦着脸点点头。

    他的功力虽然强过李铮,但他距离催化剂也近,这会儿也能感受到那种仿佛要从身体内部烧尽的热力,只是,他终究比李铮能忍罢了。倒是唐少陵……叶随风更觉得他绝对不是正常人!

    石洞的岩壁并不是光滑的,在轻功高手眼里,几十丈的高度如履平地。

    秦绾翻身出了洞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这才打量周围的环境。

    虽然很陌生,但可以看见皇陵后面那座小山,想必翻过山就是皇陵了。

    “有人!那里有人!”突然间,远远的传来喊声。

    秦绾立即按上了阴阳扇,但下一刻就放松下来,笑道:“少将军怎么在这里?”

    来人正是凌子霄,突然见到秦绾出现,先是呆愣了一下,随即大喜过望,赶紧打发了刚才那个大叫有人的士卒先回去报信,这才迎上来,急道:“王妃怎么在这里?王爷呢?陛下呢?其他人可都安好?”

    “还行吧。”秦绾i撇嘴,指指脚下被茅草掩盖了大半的洞口,又道,“去找绳子来,越长越好,再派人去请苏青崖过来,尽量快。”

    “是。”凌子霄仔细听完,立即吩咐了士兵,随后道,“江相说,陵墓若有别的出口,大约是在这个方向,有山陵阻隔,不会引起皇陵守军的注意,所以,末将就来这边先查看了。”

    “我爹还好吧?”秦绾问道。

    凌子霄拿不准她问的是哪个爹,迟疑了一下才道:“安国候也在皇陵,不过……江相遇刺……”

    “遇刺?”秦绾眼神一缩,厉声道。

    “刺客混在工匠之中,已经被诛杀了,江相无碍。”凌子霄吓了一跳,也不敢说江辙受伤不轻,反正,回到皇陵就能见到了。

    秦绾咬牙切齿,又给李键记上了一笔,他最好直接淹死在毒潭里,否则一定让他想死都难。

    “真可惜。”唐少陵感叹道。

    “可惜?”凌子霄茫然,刺客伏诛,还可惜什么?可惜没留住活口吗?

    “可惜怎么没弄死他呢。”唐少陵一脸的遗憾。

    凌子霄眨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唐少陵口中的“他”居然是江辙,不由得看向秦绾。

    这个人真的不是刺客同党吗?

    秦绾苦笑,重重地踩了唐少陵一脚。

    “绾绾!”唐少陵委屈。

    “行了,你们俩在这儿呆着等苏青崖过来,顺便让他看看里面的毒怎么弄,会不会遗毒后世,我先去看看爹爹。”秦绾没好气道。

    “绾……”唐少陵才吐出一个字,秦绾早就施展轻功跑远了。

    皇陵后的山不高,只是蜿蜒得如同卧龙,是风水宝地,才会在这里修建皇陵。

    秦绾很快就回到皇陵,不管沿途遇到的禁军又是吃惊,又是惊喜的表情,直奔江辙所在的地方。

    然而,还没等她近前,就听见了杜太师的怒吼:“江辙!陛下若有个三长两短,老夫定要与你拼个你死我活!”

    “你死,我活,本相没有意见。”江辙清清冷冷地答道,和杜太师的愤怒宛若两个极端。

    “江辙!”杜太师几乎要扑上去了。

    “太师,你先冷静一下!”凌从威头大地抱住了杜太师,强行把人压着坐下来。

    “你的陛下好的很,就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也是你咒的!”秦绾没好气地道。

    “紫曦?”江辙猛地回过头来。

    “我回来啦。”秦绾扬起一抹笑容。

    “丞、丞相大人!王妃……”被凌子霄派回来报信的士兵可没有秦绾的轻功,虽然先出发,但这会儿才到,看到秦绾居然站在面前,不由得傻眼,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

    “回来就好。”江辙看了她一会儿,静静地点点头。

    “嗯!”秦绾的笑容更灿烂。

    秦建云不由得有点酸,明明这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一阵忙乱后,凌从威和秦建云也带了禁军去帮忙救人善后,秦绾这才有空,直接拿了江辙的茶杯连灌了好几杯茶。

    “王妃,江相下令用黑火药炸毁地下空洞,让白河之水倒灌皇陵,该当何罪!”杜太师转移了矛头,对着秦绾怒斥。

    秦绾眨巴了一下眼睛,原来……果然是爹爹的主意啊。

    “王妃!”杜太师吼道。

    “嗯,丞相大人救驾有功,陛下自然有赏。”秦绾答道。

    “你!”杜太师指着她,差点又要气晕过去。

    “太师身体不好?”秦绾认真道,“陛下没事了,太师还是回去歇着吧,要是累出病来,想必陛下也会不安的。”

    杜太师脸色铁青,晃了晃,这回是真晕了。

    “不会吧?我没说什么啊?”秦绾惊讶。她只是懒得解释河水可以用来对付流沙陷阱而已,这气性是不是太大了?

    “杜太师……有点精神亢奋,今天水米不进,之前又晕过一次……”慕容流雪委婉地道。

    “哦,来人,送太师回府。”秦绾恍然,淡定地一挥手。

    “解决了?”江辙道。

    “是啊。”秦绾在他对面坐下,悠然一笑,开始细说陵墓中发生的事。

    虽然过后定然会有一场血雨腥风,但这会儿,如此惊心动魄的事才能够秦绾口中娓娓道来,宁静得就像是李家的女儿向父亲讲述着沿途的风景。

    平静,淡然,安宁。

    至于血色,那都是明天的事。

    ·

    —卷四完—

    ------题外话------

    明天开始第五卷!

    这文预计的……差不多在250—300w字的样子……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