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复制狂医〕〔至尊天命传〕〔引妻入怀:霸道总〕〔开启一九九五〕〔绕床弄青梅〕〔重生之激荡大时代〕〔万界自由佣兵〕〔快穿系统:男神很〕〔重生之末日恶化〕〔网游之幸运肝神〕〔仙界大爆料〕〔双名〕〔造个武器来玩玩〕〔全能娱乐教父〕〔大明厂督〕〔我的极品美女老师〕〔火影之花开〕〔美眷娇妻:呆萌老〕〔嫡女狂妃:拐个王〕〔不败刀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十七章 两难
    一般寻找暗道,如果不是墙壁,那肯定就是地面了,也因此,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盲点——屋顶。

    正常的房子,自然不可能在屋顶上修暗道,可这里是陵墓,深入地底数十丈,墓室顶上和地下是完全一样的土层,要说把墓道修在上面还是下面,难度根本是一样的。甚至,上面更保险些。

    不止是因为人们的心理盲区,一片黑暗中,检查地面也罢了,可天花板就只能看见个模糊的轮廓,谁看得清有没有机关?就算想仔细检查,在没有垫脚物的情况下,也没几个人能做到。

    “王妃的意思是……上面?”叶随风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墓室顶部,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嗯。”秦绾点点头。

    “仔细想想,倒也不是不可能。”唐少陵摸着下巴沉思。

    他也精通遁甲数术之学,和机关建筑本就相通,虽然称不上大家,但比起其他人却也高明得多。

    “能上去看看吗?”秦绾转头问道。

    原本这种事当然是唐少陵最合适,可唐少陵有伤,沈醉疏……不能指望他,好吧,其实叶随风也不合适,他有夜盲症,能看到个轮廓就不错了。

    她自己和李暄倒也能上去,但李暄的身份不合适,她也一样。何况,她穿着一身裙子,爬到这么多男子头顶上去也不雅观。

    “我试试?”叶随风迟疑道。

    “没事,我去。”唐少陵笑眯眯地按了按秦绾的肩膀。

    “小心。”秦绾犹豫了一下才道。

    “无妨,借我一根扇骨。”唐少陵一伸手。

    秦绾怔了怔,拿出阴阳扇,抽出几根扇骨递给他。

    “够了,其他的你拿着。”唐少陵只抽走了一根,眼神微微一凛,一提气,纵身跃起。

    屋顶也是光滑平整的青石,没有任何可供停留的地方。

    唐少陵深吸了一口气,手一扬,扇骨脱手而出,半根直直地插进墓顶,随即,鱼肠剑也出鞘,像是刺豆腐似的,扎进石头里,让他挂在屋顶上,下一刻,他的腰一扭,脚尖踩上那半根露在外面的扇骨固定身形,整个人都贴在了墓顶上。

    秦绾也不禁佩服,这种事她也做得到,但绝对没有唐少陵做得这么举重若轻,何况,这人身上还带着伤。

    唐少陵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抓着鱼肠剑固定位置,左手一寸寸摸过光滑的青石,好一会儿,扬声道:“这边没有。”

    秦绾会意,往他边上不远的地方又射了一根扇骨上去。

    唐少陵在空中一个翻滚,抓住扇骨,给自己换了个位置。

    下面的人却看得一阵胆战心惊,因为这次他用的是有伤的左手——虽说这高度就算掉下来也摔不到一个武功高手,但在下面看着还是很惊险。

    然而,李铮和李键却有些脸色发白,眼神晦暗不明。

    作为曾经恭亲王一党,他们和欧阳慧可没少交手,对于那把独一无二的武器阴阳扇不可谓不熟悉,就算原本的那个主人已经不在了,但感觉还是挺微妙的。

    李暄只看了几眼,见他们兄妹俩配合默契,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言绝泓身上,微笑道:“言老先生,你觉得,我们要多久才能找到出口?”

    “老夫说过了,没有出口。”言绝泓闭着眼睛道。

    “死鸭子嘴硬。”沈醉疏没好气道。

    只要不傻,都听得出来,言绝泓虽然依旧否认,但语气中却没有了一开始的坚定。

    “啊,在这里了。”猛然间,头顶上传来唐少陵欢快的声音。

    “找到出口了?”众人都是精神一振,纷纷围上来,仰头看着他。

    “这里像是有个类似翻板门的机关,要不……我开了?”唐少陵喊道。

    “快开啊!”人群中有人焦急地喊道。

    “都散开点。”李暄喝道。

    就算真有通道,也难保没有机关。

    “出去,外面等着。”秦绾比他更谨慎。

    等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李暄、秦绾、沈醉疏和叶随风守在室内,加上一个动弹不得的言绝泓,唐少陵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启了机关。

    随着一阵机括绞动的声响,很快的,墓室的天花板缓缓移开,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有路吗?”秦绾仰头问道。

    “我看看。”唐少陵灵巧地翻身进了洞口,传出来的声音带着一丝回音。

    “好像有什么不对?”李暄皱眉道。

    “是吗?”秦绾忙着收回插在墓顶的阴阳扇扇骨,这才道。

    “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李暄道。

    “嗯?”秦绾一整,侧耳倾听,果然,似乎有一种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闷响,大约是距离很远的关系,要仔细听才听得见。

    “像是……水流声?”李暄有些不确定地道。

    “那条地下暗河离这里应该没那么近。”秦绾道。何况,也不至于刚才听不见,现在就听得见了。

    “那条河下面水流很急,但表面却很平静,没有那么大声响。”沈醉疏摇了摇头。

    “只是像,但又比水流声更厚实。”李暄否决了。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要快点离开这里。”秦绾断然道。

    “谁也走不了。”言绝泓却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狞笑。

    秦绾正要说什么,忽的,墓室外面就传来一阵惊呼:“那是什么?”

    “怎么回事?”李暄断然走出去。

    “摄政王,你看。”李柽的脸色有些发白。

    在黑暗里久了,隐约也能看见些东西,就见原本干净整洁的墓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许多细碎的沙粒,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几乎要没过脚背。

    “沙子?”李暄还是蹲下身拈起一些确认了,才惊讶道。

    “就在刚才,一下子就出来了。”李柽说着,指了指墓道前方。

    “这里地势低,刚刚我们就是一路往下走的,难免。”秦绾也跟了出来。

    “不好!”李键忽的一声惊叫道,“这沙子流淌的速度这么快,我们该不会被活埋吧?”

    这话顿时惊醒了一群人,有人喊道:“快,快进墓室,把门关上!”

    “不行,里面也有。”沈醉疏喊道。

    李暄和秦绾对望了一眼,立即返回墓室内,这才发现,那些沙子竟然是从墙壁里流出来的,速度还越来越快,如今墓室的西墙简直就像是一面流沙瀑布!

    “这是皇陵最后的机关,能将盗墓者全数困死在里面,永久封闭陵墓,但是……怎么启动的?”李暄沉声道。

    “言绝泓!”秦绾脑中灵光一闪,随即咬牙切齿道,“他们扮作工匠的最大目的,是把开启流沙的机关和这个出口链接在了一起!要不然,没必要非要混入工匠之中。”

    “哈哈哈……”躺在地上的言绝泓突然畅快地大笑起来。

    “绾绾!”就在这时,唐少陵的脑袋从头顶的洞口冒出来,急促道,“我来不及走到尽头,不过通道很长,是往上的,很有可能可以出去,最重要的,里面没有流沙!”

    秦绾下意识地去看李暄。

    流沙毕竟不是洪水,想要掩埋掉整个皇陵需要时间,这时候,他们还是可以从沈醉疏进来的地下暗河脱身的,当然,其他人多半要葬送在里面。但是,走通道的话,却不知道能不能出去,万一是死路,那就真的上天入地无门了。

    “你和沈醉疏走地下河出去。”李暄低声道。

    “不行!”秦绾想也不想地反对。

    “太危险,听话。”李暄道。

    “不是必死。”秦绾反驳。

    她不会干陪葬这么蠢的事,哪怕对象是李暄。事实上,如果确定没有生路,哪怕打晕了李暄她也会把人拖走。

    但是,她要关心的人不止是李暄一个,唐少陵的伤势并不像是他自己表现得那样无所谓,若是被长达三里的激流冲刷,就算不失血过多而死,他的左手也很容易留下后遗症,这对一个剑客来说,绝对是致命伤。

    就算她从没有叫过一声哥哥,可并不代表她真的不在乎唐少陵。

    ------题外话------

    终于写到*了……争取明天贴个大章/(tot)/~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看最新更新就到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知青女配已上线〕〔太古龙神诀〕〔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