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眼神卫〕〔冷艳总裁的至尊老〕〔阴媒〕〔高冷秦少,好体力〕〔中华灯神〕〔都市全能大宗师〕〔宠你一世又何妨〕〔赖上婚床:林先生〕〔[娱乐圈]与权萌萌〕〔喜劫良缘,纨绔俏〕〔文学少女的异界绘〕〔我的黑碑有灵气〕〔幻想轮回日〕〔宠妃打脸日常〕〔神之再临〕〔诸神永恒〕〔重生之寒门武士〕〔情缘一线牵〕〔赤曜星城〕〔仙不容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零九章 有病趁早治
    主墓r>

    随着烧红的棺盖上最后一丝火星也散去,室内恢复成纯粹的黑暗。

    “皇叔祖……”许久,李镶弱弱地拉了拉李暄的衣袖,叫了一声。

    “嗯?”李暄淡淡地应了一个字。

    “我们会不会出不去了?”李镶问道。

    “不会。”李暄答道。

    “咕噜……”李镶还没说话,肚子先叫了起来,让他瞬间红了脸,幸好在黑暗里也没人看的见。

    虽说李镶不是每顿青菜豆腐,但也是少油盐,清淡饮食,今天早上更是只喝了一碗白粥,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到了这个点自然是饿了。

    “拿去。”李暄顺手塞了个小包给他。

    李镶怔了怔,用手捏了捏,却发现是一包松子糖,不由得满眼的古怪。

    对于这位皇叔祖,从小他就是有些惧怕的,直到他们的身份转变为皇帝和摄政王,他还是惧怕。可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位冷面冷心的亲王,居然会随身带着小女生的糖果,这也和她的形象太违和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爱吃糖的恐怕是那位王妃,只是……在父皇的葬礼上都带着糖?

    “想多了。”李暄很平静地道。

    他还真不至于特地带包糖在身上,还是昨天晚上秦绾闲着无聊,折腾齐末手下的兵,让人跑去城里敲开一家蜜饯铺子“买”的,今天早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塞在他身上了。

    李镶默默无语,拿起一颗糖塞进嘴里,慢慢抿着。

    淡淡的甜味在口中化开,冲淡了一些饥饿的感觉。

    他抬头看了看李暄,虽然黑暗中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背影,但没由来的,焦虑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

    杜太师天天耳提面命摄政王的手段,却不知道在李镶心里,就是因为他的话,才更把这个男人神话了,总觉得李暄就该是无所不能的,要不然为什么太师这么怕他呢?

    没错,在李镶心里觉得,杜太师是恐惧摄政王的。

    “王妃走了有半个时辰了吧?”李柽凑过来,低声说道。

    “墓道里的机关大半都还没开启,不会有事的,倒是我们该想想怎么出去。”李暄道。

    “这靠我们自己,没办法吧?”李柽迟疑道。

    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可是地下数十丈深,就算有工具,也不可能靠他们自己从内部挖出去。只是,陵墓塌方这么大的动静,外界不可能不知道,总会有所行动才对。

    “你指望谁敢下令挖皇陵?”李暄反问道。

    “这……”李柽顿时哑口无言。

    廉郡王……那位宗正最是胆小不过,肯定没胆子冒天下之大不韪背这口锅的,难道能指望百官吗?皇族都不敢,官员怕就更没有人敢了。

    李暄微微皱眉,心中倒是浮现起一个身影。

    不,也不是没人敢的,只要知道紫曦被困在这里,别说挖,就算毁了整座皇陵江辙也敢做,但是,如果闹得太大,惊动了其他三国,对于之后的计划并没有好处。只希望江相这次……别太狠了。

    “如果出不去,我们会怎么样?”黑暗中,有人颤声问道。

    “说不得,只好在这里陪陛下了。”好一会儿,人群中才响起一声嗤笑。

    “李椹,你别幸灾乐祸了,别忘了你自己也是其中一个!”之前说话的人咬牙切齿,显然和他极熟。

    “老子又不怕死。”回答他的声音更加不屑。

    “都闭嘴!”李暄喝道。

    “……”一瞬间,主墓室中鸦雀无声。

    不管是李暄的辈分,还是摄政王的威势,用来压一压这些早就被太上皇打压得没脾气的皇族,还是足够了的。

    “皇叔祖,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李铮走过来问道。

    反正对他来说,情况也不可能更坏,无论如何,就算要死他也不想死在陵墓里给父皇殉葬!

    “等着。”李暄道。

    “……”李铮捏了捏拳头,眼神阴狠。

    “还有问题?”李暄问道。

    “没有。”李铮一咬牙,还是转过身去,找了个墓室的角落里坐下了。

    隐隐的,一点青蒙蒙的幽光由远及近,从打开的墓道里悠悠地飘过来。

    “鬼、有鬼啊!”胆子小的李键顿时一声尖叫。

    这一下仿佛一滴水掉进了烧滚的油锅里,原本众人的心情就是高度紧张,全靠李暄的威望才压下来的,可这一声“有鬼”,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顿时打破了勉强维持的平静。

    “吵什么吵!”一个清冷的声音压下了一片鬼哭狼嚎,“一个两个都把本妃当鬼,本妃就长得青面獠牙,形如厉鬼吗?”

    “王、王妃?”好半晌,众人才反应过来。

    秦绾走进主墓室,扫视了一圈,不禁一声冷笑:“就这点胆量?真是养尊处优太久了吧!”

    就算墓室中黑暗,别人看不见,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感觉。

    “王妃这是……”李柽好奇地看着秦绾手上的夜光石。要不是这碧幽幽的光,也不会引发这场骚乱。

    他算是有点见识的,何况夜光石虽然少见,却也不是什么太珍贵的东西,他府里也是有几块的,铺在荷花池底下,晚上映着月光,倒也好看。可是,谁没事会把夜光石揣在身上携带?又不是早知道自己会被关在陵墓里!

    “唐公子的。”秦绾面不改色。

    身后的叶随风泪流满面……王妃您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信口拈来,都不带打个草稿的。

    “本公子乐意,你管得着?”唐少陵一声冷哼,却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跟谁说的。

    秦绾微微抽了抽嘴角,她当然听得出来哥哥这是警告叶随风,他乐意给自己妹妹背锅,关旁人屁事!

    不过,这时候众人才发现,秦绾两个人出去,居然多带了一个人回来。

    “你怎么会在皇陵里?”李铮咬牙道。

    “真奇怪,你怎么不问叶三公子为什么在这里?”唐少陵一脸的惊奇,随即啧啧两声,又摇头道,“不过六公子你见到个人就喊有鬼,这活见鬼的毛病可真的不好,得治!”

    “刚才不是我喊的!”李铮怒道,然而,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不由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煞是好看。

    连边上的人都一个个用一种很稀奇的眼光看他。

    刚刚不是你喊的?那就是说,之前你也喊过?什么时候的事?

    “你……”李铮气结。

    “这位公子是……王妃的侍卫?”李柽犹豫了一下才道。

    把叶随风拿来作对比,是因为叶随风是摄政王妃的侍卫,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是啊。”唐少陵笑眯眯地点头,却几乎趴在秦绾肩膀上了。

    “站好!”秦绾翻了个白眼,直接给了他一手肘,打得他抱着肚子弯下腰去,整张脸都扭曲了。

    李柽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这个人哪一点像是侍卫,不过偷瞄了一下无动于衷的李暄,终于还是咽了回去。

    “唐兄在里面逛了许久,可曾找到出口?”李暄也不纠结唐少陵为什么会在的问题,直接问道。

    “出口没有,不过能要命的杀手倒是有一个。”唐少陵悻悻地道。

    “什么?”一句话顿时又引发了混乱。

    “要命的?”李暄确认道,“能有多要命?”

    唐少陵挠挠头,随手挽起了左手的衣袖,露出一条还在渗血的伤痕,足足从手肘拉到手腕,差一点就要划破脉门了,也是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不容易看出破口,又一直扎紧了袖口不让血腥气透出来,才没被发现。

    “你受伤了?怎么不早说!”秦绾吃了一惊,随即怒视他。

    “别担心,皮外伤而已。”唐少陵苦着脸道,就是不想让妹妹担心才隐瞒的,不过……除了这个,他实在没有办法用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他们,陵墓里的这个人,很强!

    “包扎!”秦绾拽着人到边上坐下,立即从怀里取出伤药,不过手巾给了李暄包扎伤口,只能从自己的衣摆上撕了一截布条下来当绷带。

    “不用管它也会好。”唐少陵一脸的满不在乎。

    “你闭嘴!”秦绾吼道。原本她也以为是皮外伤,但上药的时候才发现,伤口看似一条极细的血痕,仿佛没流多少血,但却划得很深,只要再深半分,就要伤到筋骨了。能留下这样的伤口的兵器,绝对不是凡铁。也亏得一路走过来,这人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不对,之前他还跟她动手过了两招!

    “呃……”唐少陵倒是被她的反应吓到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别哭啊!”

    “谁哭了?”秦绾用力缠紧了伤处,给绷带打结,一边咬牙切齿道,“你死了我都不会哭,讨厌死了!”

    “……”唐少陵无言地转头去看李暄,一脸的无辜。

    “能把你伤成这样,难道是南宫廉这个级别的高手?”李暄沉声道。

    “这不至于吧?南宫廉可是天下第一!”一向胆小的李键却插了一句,语气中满满的是对南宫廉的崇拜。

    确实,无论是天下第一的名头,还是圣山武宗宗主的身份,南宫廉都有让所有习武少年崇拜的资格,当然,前提是……没见过他一副嗜酒如命的颓废大叔模样。

    就连秦绾都不得不承认,要论一代宗师的卖相,庄别离能甩南宫廉几条街。

    “他是唐少陵。”李暄只回答了一句。

    “……”主墓室中一片静默。

    比起可以说是上一辈的南宫廉,同龄的唐少陵显然更能让年轻人崇拜,可重点是……西秦鸣剑山庄的少主,为什么会做他们摄政王妃的侍卫?也不对,连摄政王都称一声“唐兄”,显然不是拿他当侍卫看的。

    尤其是李铮的表情最扭曲,昨晚就被这人狠狠戏耍了一把,今天又接着被耍,他还不知道这人的姓名,原来……唐少陵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放心吧,本公子都伤成这样了,那个混蛋怎么可能安然无事。”唐少陵靠着墙,一边抚摸着手腕上的绷带,一声冷哼。

    言下之意,虽然很强,但不可能强到南宫廉的程度,顶多也就跟他半斤八两。

    “认得出来历吗?”李暄道。

    “不认识,倒像是盗墓的。”唐少陵一撇嘴,“在墓道里窜来窜去跟个猴子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他家祖坟才跟逛自家后花园似的熟门熟路。”

    “放肆!”这是好几个声音的合奏。

    秦绾也忍不住踢了唐少陵一脚,不管怎么说,这话也太大逆不道了。

    “别说放四,放五放六都没用了,有本事先出去。”唐少陵一摊手。

    “你能不能闭嘴一会儿。”秦绾没好气道。

    “最后一句。”唐少陵想了想,很认真地转向李铮道,“跟你说了,有病,趁早治。”

    李铮抓狂,这人是跟自己有仇?有仇?

    本,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念情深,万念婚〕〔前夫,慢慢撩!〕〔太古龙神诀〕〔国民校草别撩我〕〔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乱伦大杂烩〕〔总裁的贴身特助〕〔英雄?我早就不当〕〔引凤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