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零八章 重逢
    “于是说,你是要我潜水进去,把太上皇的陵墓给炸个窟窿?”沈醉疏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

    “能在沧河冰层之下潜行数里,想必区区三里地下水道,对沈公子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江辙点点头。

    沈醉疏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忽然就想起了这次去南楚的路上,荆蓝给他讲过的一件往事,当初他们一行人扮作死去的欧阳慧去吓废太子,南宫廉还客串了一回女鬼——好吧,他觉得现在他可以理解那时候南宫廉面对秦绾,听到对面的女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要他去把废太子偷出来是什么心情了。

    特么的这就是想暴走的心情!

    把陵墓炸个窟窿?别开玩笑了,这可是一国之君的陵寝!干这种事,你确定不会被事后算账吗?

    沈醉疏觉得自己是挺无所谓的,反正他也没剩两年好活了,他也没有可以被连累的亲族,可是这人也没有顾忌的吗?

    “听着!”江辙伸手一把揪住他胸口的衣襟,把他扯近了些,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要是紫曦有事,本相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沈醉疏怔了怔,这个距离,清晰可见江辙冰冷的眼底压抑着的疯狂,让他犹豫了。

    这个人,是认真的,为了秦绾这个义女,他同样无所畏惧,哪怕要炸的是皇陵。

    “但是,沈兄身上还有伤吧?”慕容流雪犹豫道。

    对于沈醉疏,他是心中有愧的,毕竟是飞花谷的事连累了人家身受重伤的。

    “那点伤早就好了。”沈醉疏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下意识地答道。

    慕容流雪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口,只是眼中依旧流露出一丝不赞同。

    这样的重伤,这点日子怎么可能完全痊愈,而地下水道的水压很容易造成伤口崩裂,也会压迫内伤发作。

    “不用担心他。”随同而来的苏青崖一声冷笑,“他就是打不死的虫子。”

    “喂喂喂,有你这么埋汰人的么?”沈醉疏黑线。

    “少废话,赶紧滚下去。”苏青崖一声冷哼。

    沈醉疏左右看看,江辙,司碧涵,苏青崖,慕容流雪,都是秦绾的人,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便也没有顾忌,稍稍压低了声音道:“我进去炸个门出来是容易,但我可带不出那么多人。”

    “管他们去死。”江辙不耐烦道。

    “……”沈醉疏抽了抽嘴角,决定暂时不想跟这个已经陷入偏执的人沟通,转头看看,最后去看司碧涵,眼中露出询问的神色。

    司碧涵一挑眉,倒是很欣赏江辙那句“管他们去死”,不过想想,她还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紫曦,李暄,还有……如果有可能,皇帝不能死。”

    “我尽力。”沈醉疏挠了挠鼻子,有些苦恼。

    秦绾和李暄好说,不过那个小皇帝,好像还只是个孩子吧?

    “真不行……就算了吧。”司碧涵轻飘飘地加了一句。

    “说起来,他们是在干什么?”沈醉疏好奇地看着远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凌从威。

    司碧涵一摊手,瞥了一眼江辙。

    总不能说凌从威那是不指望江辙能想起同样被困在陵墓里的小皇帝和其他宗亲,准备自力更生了。

    “火药呢。”沈醉疏道。

    “要小心。”慕容流雪郑重地交给他一个捆得紧紧的包。

    “不会潮吧?”沈醉疏确认道。

    “应该不会,火折子、绳索之类的东西都在里面了,还有一张江相刚刚绘制的墓道地图,你自己小心。”慕容流雪道。

    “知道了,别弄得我像是盗墓的一样。”沈醉疏抽了抽嘴角。

    “你们去白河水道入口吧。”江辙挥了挥手。

    “怎么,你不去?”司碧涵诧异道,很难想象江辙竟然不会想着能最快的速度见到女儿平安。

    “看着他们,别出幺蛾子。”江辙冷眼看着凌从威,以及躺在一边的杜太师,语气中带着一丝冷意。

    可以想象,如果妨碍到了他的计划,就算是凌家父子,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留下来守着他。”司碧涵想了想,拍拍慕容流雪的肩膀,又回头正色道,“别太豁出去,紫曦出来不会希望看见你把自己折腾出状况来的。”

    “本相可没疯。”江辙一声轻嗤。

    司碧涵摇摇头,直接走了。

    江辙没疯?没疯能干出杀光了皇子这种事吗?在欧阳燕死的时候,江辙就已经疯了。只不过,最可怕的是,他虽然疯,却依旧是清醒得可怕。这样的人,平时虽然没有危害,可一旦触及他的逆鳞,他能毁天灭地在所不惜。

    而秦绾,不巧就是江辙唯一的逆鳞。

    ·

    “王妃,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吧?”叶随风终于忍不住问道。

    跟着秦绾一条墓道一条墓道走过,他已经无数次腹诽皇家人把陵墓修建得如此宏伟干嘛,人死都死了,就是占着一口棺材的地方罢了,简直是用来折腾活人的!

    “还不到半个时辰。”秦绾淡淡地道。

    虽然人在黑暗和焦虑中会觉得时间特别长,就如同叶随风现在的状态,但她不一样,在危险中游走的次数太多,经历得太多,她早就不会遇到一点儿小事就紧张不已了,这种状况下,对于时间,更需要有清晰的认知。

    只要冷静,自然能从自己的吐息之中估算时间的流逝速度。

    “才半个时辰……”叶随风哀叹。

    除了皇后墓室的那几具尸体之外,他们并没有再发现什么线索,一路安静得诡异。

    “闭嘴!”秦绾一声低斥。

    夜光石毕竟不是火把,只能照亮身前不到三步的距离,在这样的黑暗中,最需要依赖的就是听觉,像是叶随风这样的聒噪,简直让人心烦。

    “哦。”叶随风立即抬手捂住了嘴。

    隐隐的,远远传来细微的风声。

    秦绾眼神一凛,挥了挥手,示意叶随风停下,随即迅速将夜光石收进衣袖里,一点儿光亮都没透出来。

    叶随风也不蠢,立即让背脊贴住了石壁,确保不会有攻击来自背后,慢慢放轻了呼吸。

    因为事发突然,除了秦绾的阴阳扇,就连李暄,为了表示对太上皇的尊重,今天都没带着纯钧剑,他自然是不会有武器在手的,只能捏了捏拳头,蹭掉掌心渗出的汗水。

    慢慢的,墓道另一头传来脚步声,很轻,若不是秦绾的耳力,加上墓中的绝对安静,还真不容易听到,可以想象,那绝对是个高手。

    只是,秦绾有些疑惑。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主墓室有点远了,若是这次阴谋的幕后之人,这时候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乱走?

    还没考虑清楚,脚步声却停了下来,显然,对方也发现了这里有人。

    秦绾一挑眉,毫不迟疑,先下手为强,阴阳扇一举,两根扇骨对着最后发出声音的地方射了出去。

    “叮叮”两声脆响,扇骨钉上了石壁,打空了。

    秦绾用力一掌将叶随风往后拍出去。

    “哎呀!”叶随风猝不及防之下,没忍住一声惊呼,却是被拍进了之前刚刚探查过的一间墓室。他反应也不慢,回忆起之前看见过的景象,迅速闪到了石门一侧。

    而秦绾把人扔出去后,果然感觉的一条身影幽灵般从身边经过,一声冷笑,阴阳扇张开,锋利的边缘朝着应该是脖子的高度划过去。

    “嗯?”那人也没察觉相遇的是两个人,被叶随风发出的声音吸引了心神,匆忙之间,用兵器猛地一格挡。

    只听“当”的一声,秦绾被震得右手隐隐发麻,差点握不住阴阳扇,不由得一惊。

    好快的反应,好深厚的功力,尤其,能格挡阴阳扇的,必定是一把神兵。

    黑暗中隐约有一道反光闪过,只是太匆忙,只能看见仿佛是短刀或者短剑似的兵器。

    “咦?”黑暗中,有人一声轻哼。

    秦绾的双手一样灵活,立即将阴阳扇交到左手,甩了甩还在发麻的右手,却毫不迟疑地一按机括,又是三根扇骨射了出去。

    这下子距离近了,那人显然没躲得这么轻松,闪过两根,第三根几乎插进脑袋,是在最后关头被兵器格落的,不过,秦绾也终于看清了那把神兵的真面目。

    随着最后一根扇骨掉在地上,两人都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动手。

    好一会儿,秦绾重新拿出了夜光石,青蒙蒙的光亮驱散了一丝黑暗。

    “绾绾……”那人一脸的委屈。

    “你怎么会在这里!”秦绾一头黑线。

    不能怪她下死手,实在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唐少陵居然会在陵墓里!

    “说来话长。”唐少陵手一抖,鱼肠剑拢回衣袖里,随即讨好地蹭过来,“绾绾你怎么样?我没伤到你吧?”

    “唐公子别忘了,我是第一,你是第二。”秦绾嫌弃地推开他,没好气道,“还不给我把扇骨捡回来!”

    “哦。”唐少陵对于自己出手有没有伤到人其实还是心里有数的,也就是习惯性地问问,闻言立即转身走了。

    后面的三根就在脚下,不过之前射出的两根有点远了。

    秦绾叹了口气,收起阴阳扇,揉了揉右手,又撅起了嘴。

    师父果然够偏心的,不说现在,就是当年鼎盛时期的欧阳慧,怕是也打不过唐少陵的。

    不过,就算是自己哥哥,也还是很不想输呢。

    很快的,唐少陵就凭着之前的记忆把扇骨找了回来,屁颠屁颠地送上来:“绾绾你看,有没有少的?”

    “你先给我长话短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秦绾一边问,一边一根根地把扇骨插回去。

    “跟着人进来的,结果被甩了,还迷路了。”唐少陵一摊手。

    不过,这可真是“长话短说”了,短得让秦绾都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跟着谁来的?”

    “看打扮,像是工匠?”唐少陵摸着下巴沉思道,“不过身手太好,虽然他熟悉墓中的道路,但这么容易甩掉我,轻功也是真的好。”

    秦绾神色一沉,果然是扮成了工匠?不过……

    “你不可能是从陵墓正门进来的吧?”秦绾问道。

    毕竟,外面有文武百官,皇室宗亲,还有无数禁军盯着呢,大白天的怎么可能让他混进来。

    “不是,应该是修建过程中开的暗门,不过现在也塌了。”唐少陵道。

    秦绾叹了口气,刚刚才升起的希望立刻熄灭,总觉得不是滋味。

    “王妃?”叶随风迟疑着探出头来。

    “没事,自己人。”秦绾道。

    “原来是唐公子。”叶随风打了个招呼,很聪明地没有多问什么。

    “走吧,先回主墓室去。”秦绾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至少唐少陵肯定了这陵墓里确实还有别人在,那么,就要从长计议了。

    ------题外话------

    嗯,今天比较顺,连着昨晚的一口气写完了6千,希望今天一样顺……别忘了看昨晚更的那一章,(⊙﹏⊙)b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