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零五章 本妃缺个诱饵
    “我们是不是……把火给熄灭了?”好一会儿,李柽才问道。

    “为什么?”立刻就有人反对,“这黑咕隆咚的,又没人带着照明之物。”

    “可是这么烧下去,墓室中的空气会烧完的,等到救援之前,我们都要闷死在这下面!”李柽解释道。

    “可是……”

    即便明知如此,要在如此漆黑的墓室里伸手不见五指,或许要呆上几天,大部分人还是感觉无法接受。

    “想死还是想活?”李暄只问了一句。

    顿时,没人做声了。

    但是,整个棺盖都已经燃烧起来了,冒起的火焰足有两尺高,墓室中没有水,想要扑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话说回来,用金丝楠木来做棺椁,是因为本身这种木料就防火防水防虫,外层还额外涂上了隔火的漆料,到底用的是什么燃料,才能一瞬间让整个棺盖都烧起来的?

    “都让开些。”李暄道。

    秦绾立即护着李镶退到了角落里,叶随风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不止是因为他是侍卫,更重要的是,总觉得王妃身边特别的安全!

    李暄眼神一凝,一掌对着火焰打了过去。

    “呼~”火焰猛地蹿起一人多高,吓得最近的两个郡王一声尖叫,随即又一下子缩了回去,闪了闪,竟然真的慢慢熄灭了。

    墓室中顿时暗了下来,只余下烧红的棺盖还隐隐带着一丝残光,很快的,等这点火星也灭去,墓室就会陷入完全的黑暗。

    人群动了动,自觉地分成了几块站立。人的本能,在无助的时候就会靠近自己信任的人,自然而然的,就划分出几个小圈子。

    李柽想了想,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站在了李暄身边。

    皇族中人多半是练武的,就算练不成高手,但眼力总有那么两三分,单凭掌风是不可能压灭火焰的,而火焰会被熄灭,是因为李暄那一掌太过刚烈,一瞬间抽干了旁边的空气,硬生生抽走了火焰赖以生存的养料。

    在这样的人身边,肯定更安全,何况李柽自认自己坦坦荡荡,可没有别的小心思。

    能在太上皇时代活下来,还活得不错的王爷,怎么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多久才会有人来啊?”黑暗中,也不知道是谁说话。

    这些宗亲,秦绾一大半都没有交往过,顶多也就是认得谁是谁,还没到在黑暗里仅凭声音就能把人认清楚的地步。

    “休息一会儿吧,保存体力。”李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秦绾也不矫情,一撩裙摆,找了个角落就坐下来。

    灭火之前,她就先闭上了眼睛,这会儿再睁开,已经能隐约视物,却不必像旁人一样抓瞎。

    “想什么?”李暄低声道。

    “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秦绾凑了过去。

    “你怀疑,除了主墓室,还有其他地方被动了手脚?”李暄一挑眉。

    “有备无患。”秦绾沉声道,“万一再炸一次,我可不想被活埋在下面。”

    “墓道中的路我们都不熟。”李暄犹豫道。

    皇陵的结构极为复杂,进来的时候,还是因为他之前跟着工匠进来过一次,记得通往主墓室的路,可要再往边上走,就不一定了。

    “左右不离风水和机关,就当是验证一下这些年跟碧姨学的东西吧。”秦绾一声轻笑。

    “小心。”李暄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他们被困在这里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出去的,他需要在这里压制这些皇族,只要秦绾小心些,至少能护住自己才对。

    “走。”秦绾一把揪住叶随风。

    “我也要去?”叶随风一脸的苦相。

    “本王妃缺一个试机关的诱饵。”秦绾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叶随风一声惨叫。

    然而,秦绾可不管他愿不愿意,拽着他的衣领,丢进了边上她早就看好的另一条墓道。

    主墓室中鸦雀无声,大家都下意识地远离了这边,生怕下一个被王妃扔进去探路的就是自己了。

    叶随风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几步,一头撞在坚硬的石壁上,直撞得眼泪都流下来。

    “轰隆~”石门在身后缓缓闭合。

    “王妃?”叶随风心惊胆战地叫了一声。

    “嗯?”秦绾应了一声。

    叶随风这才松了口气,若是让他一个人关在这墓室之中,真还不如快点死了好呢。

    随后,一点青蒙蒙的光明亮了起来,只见秦绾手里托着一块不规则形状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石头,但那青光确实是从石头内部发出来的,虽然不太亮,但至少能看清所处的环境是一条长长的墓道。

    “王妃,这是通向什么地方的?”叶随风问道。

    “按照墓室一般的结构来看,应该是皇后的墓室。”秦绾耸了耸肩。

    不过,虽说她没看过皇陵的设计图纸,可想来太上皇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墓修得特别不合群,所以按照常理和常识推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乔太后还在,想必还是一座空墓室吧。”叶随风乐观道。

    能与帝王合葬的,只能是皇后。当然,或者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昏君想和宠妃葬在一起,可太上皇明显不是。太上皇当初虽然宠爱周贵妃,但和乔太后少年夫妻,多年相伴,自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敬重,何况如今周贵妃的骨头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也正是因为乔太后还在,在乔太后安葬之前,皇陵内部的一部分不可逆转的机关才没有开启。

    “谁知道呢。”秦绾一耸肩,凉凉地说道。

    叶随风小脸一白,脚步也慢了下来。

    “我说……你怕鬼?”秦绾忽然道。

    “谁、谁怕鬼了?”叶随风勉强道。

    “嘴硬。”秦绾嗤笑。

    “我不是怕鬼,就是怕黑而已!”叶随风辩解道。

    “你一个大男人怕黑?那怕不怕打雷?”秦绾无语。

    “谁说男人不能怕黑了?”叶随风小声嘀咕了一句,幸好墓道里静得落针可闻,倒是听得很清楚,“我就是天一黑,没有光亮就什么都看不见罢了。”

    “看不见?”秦绾楞了一下。一般来说,在黑暗里适应一会儿,正常人都能隐约视物,尤其在外面的话,还有月光星光,并不是像墓道里的完全黑暗。而昨晚叶随风看见她走出来的那一声“有鬼”实在叫得太惨绝人寰了点。

    “就是看不见啊。”叶随风哭丧着脸道。

    也幸亏他是习武之人,就算眼睛不好使,至少还有耳朵能听风辩位,长年累月习惯了,勉强不会被人看出来,就算如此,只要天一黑,他还是不太愿意出门的。

    “夜盲症?”秦绾想了想道。这个倒是有点麻烦,若是从文还好,可叶随风是习武的,多半是走军队这条路,晚上看不见,难道晚上不能行军?就算只当个侍卫,也不能天黑就不办事了。

    “好像是。”叶随风无奈道,“以前有大夫看过,说是治不好。”

    “哪个庸医?”秦绾不屑道,“回头找苏青崖去。”

    “真的?”叶随风惊喜道。

    自从苏青崖在京城安家后,想找他看诊的人多如牛毛,可苏宅门口日夜有侍卫守着,苏青崖又不常独自出入,就算有几个不怕死的能堵住他,也要看苏公子心情好不好。

    心情好,痛个两天就算了,心情不好……会让人觉得还是干脆医不好了早早了断更解脱。

    “本妃对自己人一向很大方的,叶公子以后就知道了。”秦绾笑。

    叶随风闻言,突然心念一动。

    自己人?王妃当他是……自己人?

    “年里的赏花宴上,本妃倒是见过你家小妹,叫叶灵的?”秦绾忽然转过了话题。

    “啊,是,小妹回来还说了好久摄政王府那片冬天里也暖如春日的桃林呢。”叶随风怔了怔才道。

    “可许了人家?”秦绾道。

    她虽然像是随口一问,但身份不同,叶随风可不敢当成随便听听,心思拐了十七八个弯,这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王妃想要为小妹做媒吗?”

    “本妃最近觉得,难怪以前几位皇妃总喜欢牵红线。”秦绾笑道。

    叶随风心里透亮,赶紧接口道:“王妃看上的人自然是好的,想必爹娘和小妹也会喜欢的。”

    “出去之后,让叶小姐来王府玩几天吧。”秦绾淡笑道。

    “是。”叶随风立即答应。

    反正,摄政王妃不管为叶灵许了什么人家,总是她的心腹,有了这桩联姻,叶家就能搭上摄政王的船,从此不再怕被新帝清算。就算婚事不成,叶灵在摄政王妃身边待几天,回府后也能身价百倍,看梅家的梅夕影就知道了。若不是身为舞阳长公主的伴读,自幼在宫中长大,梅夕影和六大世家其他的小姐又有什么区别?可如今的梅夕影,别说叶灵不能比,连梅家的家主做决定前都要先考虑这个大小姐的意见。

    秦绾微微勾了勾唇角。

    六大世家中,叶家从商,名下的商铺遍及天下,别说市农工商商最末,从商到叶家的地步,已经连皇室都要忌惮三分了。虽说这些年由于太上皇的打压,叶家的利润缩水了很多,但数百年底蕴依旧不可小视。比起梅家那个有些糊涂的家主,秦绾更看好和叶家合作。

    她不怕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怕本来不聪明,还要自作聪明。

    “王妃,前面没路了。”叶随风忽然道。

    “我看看。”秦绾越过他走上前,举起手里的夜光石,慢慢照过去,再回忆之前李暄开门的样子,很快就找到了机关,石门缓缓上升。

    果然,既然是帝后的陵寝,机关也是一模一样的。

    “王妃,小心有机关。”叶随风一闪身,先踏进了墓室。

    “现在不怕了?”秦绾好笑道。

    “这个……嗯,王妃不是说了,缺个试机关的诱饵嘛?”叶随风赔笑道。

    不怕?怎么可能!

    不过,就算他是个纨绔子弟也知道一个道理,如果叶家的人不成器,那就算上了摄政王的船,也只会被当做棋子算尽利用价值后丢弃,不是上位者的冷酷,而是世间事本应如此。而作为叶家的男人,既然有了机会,谁不想为家族更好?

    他自幼生母早逝,主母待他如亲生,兄长说不上亲密,但也友爱,小妹更是感情好。至少,要为母亲和妹妹挣出一份功绩来。

    秦绾借着夜光石的微光看了一眼他脸上坚定的神色,满意地点点头。

    挺好的,这不就是能克服吗?只要有了为之拼命的目标和信念就行。在这杀机四伏的地方,她可不想带着一个随时一惊一乍的侍卫来拖后腿。

    大约是在空气中暴露的时间久了,夜光石的光亮比之前更亮了些,足够照亮大半个墓室。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应该是老时间吧……今天出去散步,走路走了2小时理情节,终于顺了点,好想马上写下一卷大杀四方……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