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零三章 炸了!
    连绵的阴雨天,终于在太上皇的灵柩入葬皇陵的早上放晴了。ggaawwx

    京城上空,白幡飘扬,哭灵之声不断。

    在禁军的护送下,长长的队伍从皇宫出发,迤逦向着皇陵前进,八皇子李键终于赶在出发之前回到了京城,匆匆换了一身孝服,和小皇帝李镶一起扶灵。

    李暄是长辈,本不需要给晚辈戴孝,只是一身素白的衣裳,和秦绾一起,站在皇陵大门口等候。

    还有一个跟在后面的,就是李铮。

    李铮形容憔悴,眼底青黑,看起来倒像是因为父亲去世而伤心欲绝的模样,事实上,他只是不安李暄到底发现了多少,**没睡罢了。

    然而,李暄却什么都没说,仿佛昨晚的事都从来没发生过似的。

    这样的平静,反而让他更加不安。

    “起灵~”远处传来礼官的声音。

    “去吧。”李暄淡淡地说道。

    李铮毕竟是皇子,这会儿自然是要和李键站在一起的,两人目光交汇,李铮微微摇了摇头。

    一片肃穆中,棺木进入皇陵,最后落石封墓。

    什么都没发生?

    顶着两个黑眼圈站在禁军最后面的叶随风一脸的慕名奇妙,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呢?

    昨天晚上,他可是亲手从皇陵边上挖出了一大堆的啊,这么大的事,明显就是要破坏今天太上皇的葬礼,就算摄政王下令让禁军封锁京城都是应该的,可为什么如此风平浪静呢。

    亏他还辗转了一晚上睡不着觉呢!生怕大半夜的“轰”一下,整座皇陵就被炸到天上去了。

    跟着行礼的李铮就更不安了。

    于是,这是发现了还是没发现?是有准备还是没准备?

    站在身边的李键轻轻地拽了一下他的衣角。

    李铮微微偏过头,两人用眼角的余光对上。

    干不干?李键的眼神询问道。

    李铮咬了咬牙,只要想起昨晚秦绾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没由来地就感觉到一阵心底发凉。

    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如预料的那样发展,但是,已经箭在弦上了,若是不拼一把的话,怎么样都不会甘心的吧。

    想着,他一咬牙,用力一点头。

    是死是活,是龙是蛇,就看这一次了,若是不拼一拼,难道下辈子就要一直过这样幽禁的日子吗?

    李键可不知道自家哥哥昨晚经历了什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见他算是恢复了正常,才放下了心。

    李铮是有苦说不出来,这种时候,他也没法提醒李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阵阵佛音梵唱声中,礼官用悲怆的声音缓缓念着祭文。

    祭文是李暄让萧无痕写的,无痕公子的作品自然是辞藻华丽,文采不凡,祭文中历数了太上皇一生的功绩,收复南疆自然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有心人却听出了其中的一丝特殊的味道。

    是“收复”,不是灭南疆。

    收复的意思,是将南疆纳入了东华的版图,不论是土地,还是人,除了图谋造反之外,普通的南疆人的待遇和东华百姓无异。

    杜太师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最近杜太师被脸上的伤弄得只能闭门不出,再加上流言的愈演愈烈,还真在府中称病了一段时间,直到太上皇驾崩,虽然他眼眶下的青紫还没有全部消退,但也不得不出来了。却没想到,李暄跟他玩了这么一手。

    既然在太上皇的祭文中都盖棺定论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翻旧账。甚至,按照一直以来的规则,收复一个小国后,如果那个国家的王室足够安分,正常的处理方式就是给继承人封个爵位,留在京城做人质。

    可是,那个南疆后裔摆明就是摄政王妃的人,人质之说只是个形势,封爵……岂不是更助长他们的气焰?

    终于,一篇祭文念完,开始了最后封墓的活计。

    这一瞬间,李铮闭上眼,捏紧了拳头。

    生死成败,只在这一刻。

    许久,他才睁开眼睛,但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么可能?

    明明,昨天晚上,他们并没有发现……

    一抬头,却对上了一双笑意隐隐的眸子,深处似乎闪耀着看透一切的了然和嘲讽。

    李铮死死地抿着唇,脸色极为难看。

    并不仅仅是因为计划可能一败涂地,而是……被人完全当做跳梁小丑一样,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那种羞辱,远甚于一次失败。

    “六哥,怎么回事?”李键凑了过来。

    这会儿,就算被人发现他们交头接耳对太上皇不敬,也是顾不得了。虽然计划大多是李铮做的,但是他帮的忙也不少,若是事情败露……他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就不敢去想这种可能。

    日头过午,葬礼接近尾声,以空远大师为首的含光寺的僧人自然要继续做法事,但百官已经可以先行退场了。

    最后剩下的,除了皇族子弟,就只剩下禁军了。

    当然,所谓的皇族子弟其实人也不多,乔太后和几位公主以及后宫妃嫔自然是不能来的,直系就只有李镶和李铮、李键三人,剩下的几位郡王和世子,一眼看过去也就寥寥十几人。

    当年太上皇登基,也同样是在兄弟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来的,所以皇叔辈的也没剩下了几个。

    “陛下,节哀。”李暄和秦绾并肩走过来,淡淡地说了一句。

    “皇叔祖,朕……”李镶张了张口,一下子却没说出话来,只是微微红了眼眶。

    原本以为不会真的伤心,但他自己都没想到,在封墓的那一瞬间,却真的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李暄一声轻叹,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若说这里的皇族,真心还会为太上皇哭一哭的,恐怕也就是小皇帝了。太上皇的兄弟们,心怀不轨的早就死得只剩一堆白骨了,剩下来的这些,几十年来也是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唯恐踏错一步被抓住把柄就被清算了,这会儿太上皇驾崩,说不得还要在心里松口气。李铮和李键在封地被幽禁的这几年,若是他们对太上皇没有怨恨,傻子都不信,没看李铮连在皇陵里埋的事都毫不顾忌了吗?

    也就是李镶,虽然没得到过什么父爱,但也没受过什么伤害,就是再被冷落,终究还是有一分父子亲情的。何况,李镶本来就不是什么狠心的人,甚至还有点懦弱。

    见状,几个郡王爷走过来,反正安慰一下皇帝侄子还能刷刷好感,何乐而不为?就算摄政王把持朝政,可皇帝毕竟也是皇帝,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还得慢慢观望才是。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闷雷似的响声,连带地面都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李镶失声道。

    “好像……是从皇陵里传出来的?”有人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

    “信王叔,话不能乱说。”李键僵硬着说道。

    “听着像是……”之前说话的信郡王李柽皱了皱眉,但还没说完,地下又连续传来几声闷响。

    这下可好,不用他说,众人也能清楚分辨出声音的来处,就是刚刚才封好的,太上皇陵寝的内部!

    “这不可能!”李铮的脸色惨白。

    刚才火药没动静,他可以当做是自己的计划被彻底发现了,那火药自然也被全部移除了,摄政王只不过是要在葬礼过后才找他算账。但是,现在陵墓内部的声响,分明就是火药炸了!

    李键偷偷拽了拽李铮的衣摆,眼神中也带着些恼火。商量的时候,可没说过要把放在皇陵内部,不管对于父皇有多少恨,可毕竟那是父皇,把他的尸体挫骨扬灰这种事,他也是怕遭报应的!

    李铮甩开他,狠狠地一眼瞪回去,差点就想骂死这个榆木脑袋的弟弟,这种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

    然而,下一刻,他就僵住了……不是自己做的,难道会是……

    目光落在秦绾脸上,却见她微皱着眉,担忧中隐隐带着一丝谨慎,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让他又把刚才的想法收了回去。

    炸了父皇的棺椁这种事,只怕秦绾……也是没胆子做的吧?何况,摄政王夫妇根本就没有这么做的动机,若是为了对付他,皇陵外挖出的火药就足够了。

    “王爷,这是不是得下去看看?”李柽走过来,硬着头皮说道。

    除了李暄,信郡王算是最得太上皇信任的兄弟了,只能代表其他人开口。

    但是,已经封死了的墓门再次打开,这种责任谁也担不起。

    “开墓门。”李暄只沉默了一下,便断然道,“凌子霄,让禁军守住整个皇陵,一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封锁消息。”

    “是!”凌子霄立刻领命而去。

    陵墓之前,一群和尚也都面面相觑,只有空远大师依旧纹丝不动,盘膝坐在那里,慢慢地念诵着往生咒,不紧不慢,连语调都没有一丝变化。

    陵墓的建造,一旦墓主入葬,本就没有再让人进去的道理,所以设计墓门的时候,一旦封死,再想打开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尤其,摄政王和众皇子都看着,打死几个工部派来的匠人他们也不敢采用一些太过粗暴的方式,这就导致了,大半个时辰过去,墓门依旧纹丝不动。

    “摄政王,这可不是办法。”李柽低声道。

    “是啊,万一太上皇的遗体有所损伤……”廉郡王在两个孙子的搀扶下,巍巍颤颤地走过来。

    “廉王爷的意思是?”李暄有些迟疑。

    “想必……陛下泉下有知,定然也不会怪罪的。”廉郡王隐晦地说道。

    李暄抿了抿唇,微一犹豫,转身向着墓门走过去。

    “摄政王恕罪。”几个工匠满头冷汗地跪了一地。

    虽然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和他们没关系的,可看见了皇家的阴私之事,很有肯能会被灭口的吧?

    “让开。”李暄一声冷喝。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却见李暄一掌拍在石门上。

    “轰!”整座墓门一震,虽然没有倒塌,但用来封墓的石灰却洒落一地。

    “啊……”眼尖的人不由得一声惊呼。

    秦绾一个闪身,出现在李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受伤了。”

    “没事。”李暄摇摇头,抽出手,只看了一眼虎口上被震裂的伤口,便没再在意,继续一掌劈了上去。

    秦绾微微张口,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只静静地看着他。

    就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下,只见封口处的裂缝越来越大,碎石簌簌掉落,终于,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石门重新开了。

    一时间,墓前鸦雀无声,只剩下空远大师的诵经声。

    “进去。”李暄甩了甩手上的血珠,看了看在场的人,淡然道,“廉王爷年纪大了,里面的路不好走,就请留在这里主持大局吧,几位郡王和皇子一起下去便是。”

    “有劳摄政王。”廉郡王肃容道。

    落在最后的李铮和李键对望了一眼,虽然不安,但也只能跟了进去。实在是……不去也不行,因为秦绾却不是跟着李暄第一个进去的,而是守在墓门口,正冷冷地看着他们。

    ------题外话------

    昨天果然断更了……泪,大姨妈来袭,晚上还自己作死,为了驱寒喝了一瓶酒,于是昨天一躺下直接起不来了……我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二更补偿(⊙﹏⊙)b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