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零二章 败露
    唐少陵当然不是真的二得无可救药,秦绾话里的潜台词他听得明明白白。

    何况,秦绾话虽然这么说,但也不是真让人数着步子走的,毕竟秦绾这一路走过来自己都不可能记清走了多少步。所谓百步,不过是距离的一种计算方式而已。

    转瞬之间,唐少陵已经计算出方位和距离,来到秦绾说的地点。

    那是太上皇皇陵的侧面,距离陵墓前宽敞的空地不远,但前面有建筑遮挡,直接却是看不见。

    而现在的季节,这个位置正是处于下风口,即便有些气味,传到陵墓正面也会很淡了,的确是个很适合的地点。

    唐少陵在这个范围不大的地方转了一圈,目光扫过,很快就找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靠近墙根的位置,有一处土,近期被人重新翻过!

    虽然那人已经很小心,翻完后重新将旧土和碎石子洒在上层,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那一块的土色稍稍浅了些。

    只是,唐公子有些犯难了埋东西的人肯定是带着铲子的,可他却没有工具,难道要傻乎乎地用手去挖土吗?

    想了想,他右手一抖,鱼肠剑从衣袖中滑落到掌心,一边嘀嘀咕咕:“你可别怪我,谁叫本公子手里只有你还算是工具。”

    于是,当李暄往这边找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唐公子蹲在墙角,一手握着千古名剑,当做铲子用作挖土,一边还抱怨着没铲子好用。

    喂喂,名剑会哭的!

    “看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唐少陵抬了抬头,不满道。

    李暄沉默因为他同样不可能有挖坑的工具。

    唐少陵的目光落在他腰间。

    李暄一瞬间黑了脸,休想让他用纯钧剑去挖土!

    “都是十大名剑,谁比谁高贵得到哪里去?”唐少陵扬了扬沾满泥土的鱼肠剑,没好气道,“要说排名,鱼肠还比纯钧排名高呢,矜持个什么鬼。”

    “紫曦送的。”李暄只回答了一句。

    “这不是绾绾说的要挖坑吗?”唐少陵翻了个白眼。

    李暄皱了皱眉,或许是看唐少陵的效率实在太低,终于还是走过去帮忙。

    毕竟,这下面埋的很可能是高纯度的黑火药,只能用冷兵器挖掘,要不然一掌下去倒是能很快打出一个坑来,可若是火药炸了怎么办!

    另一边,李铮已经是大汗淋漓,只是他是脸上不会流汗的体质,倒是不容易看出来,而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浸透了几层,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六公子考虑得怎么样了?”秦绾依旧笑容可掬,一派悠闲淡定。

    “这个,既然王妃都说了,就一起去看看呗。”叶随风插了一句。

    现在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出来事情不太对劲了。

    “王妃,请。”李铮不得不点头。

    “那就走吧。”秦绾笑笑,却道,“大半夜的,这皇陵里看起来就鬼气森森的,让人觉着不舒服,就好像随时会有个什么东西冒出来呢。”

    她说得漫不经心的模样,但听的李铮却浑身汗毛倒竖。

    他敢肯定,若是自己不跟着去,没准一会儿这位王妃真的能弄只“鬼”出来吃了他!

    李铮选择来看丽嫔,其实也有一个原因,丽嫔的陵墓距离太上皇是真的很近,毕竟太上皇年纪不大,他的妃嫔年纪更除掉一些没资格进入皇陵的低品女侍,高位妃嫔中,连常年身体不太好的乔太后都还好好活着,何况其他更年轻的呢。周贵妃被剥夺了资格,尹淑妃好吧,这个原本应该是有资格的,毕竟尹家在明面上是被屠杀的,和造反没有关系。可诡异的是,谁也没提出将尹淑妃葬入皇陵,李暄也当做不知道,皇陵里只安葬了益阳公主和十一皇子,至于尹淑妃,却和尹家的众人葬在一起了。

    谁也不会为了一个没有了苦主的尹家,得罪当朝的丞相,何况江相身后还是摄政王。

    所以,丽嫔的陵墓就修建在太上皇不远处也没什么奇怪了。

    秦绾的脚步不快不慢,仿佛踩在李铮心上,但毕竟真没多少路,就算是闲庭信步的速度,一盏茶的时分也走到了。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人目瞪口呆。

    两个男人拿着一长一短两把剑当工具,已经将墙角下的新土挖开了一个大坑。

    “你们”秦绾扶额,半晌才哀叹道,“名剑有灵,恐怕都想换个主子了,简直暴殄天物!”

    “不就是一把剑么,不用来挖土还用来干嘛?”唐少陵理道。

    “”秦绾几次张口,都没说出话来。

    因为唐少陵的表情实在太过理直气壮了。

    不用来挖土还能用来干嘛这本来就不是用来挖土的好吗!

    “那个是、是、是鱼肠剑?”叶随风一脸吃惊,结结巴巴地指着唐少陵手里的剑问道。

    “是啊。”唐少陵满不在乎地回答了一声。

    “你不是很喜欢这把剑吗?”秦绾叹息。至少,让她用阴阳扇去挖坑的话,她肯定是不干的。贴身的武器,多年下来早已心意相通,怎么舍得。

    “是喜欢啊!”唐少陵一脸的坦然,又道,“可我喜欢它能杀人能挖土能炫耀,方便好用,若是这不能那不能的,像是供了个祖宗似的,我还喜欢它干嘛?”

    秦绾楞了一下,再仔细一想,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好吧,你高兴就好。”

    一边的李暄若有所思地看着唐少陵,眼中闪过一丝赞叹和淡淡的羡慕。

    这个人,看似傻缺白目,实际上透彻得近乎于彻悟,所以他能断言,他们这一辈人,在武道巅峰上,无人能超越唐少陵未来的成就,连南宫廉也不能。

    “你不在陛下灵前,在皇陵做什么。”李暄走过来。

    李铮傻眼了一下才认出眼前的人是谁,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摄政王,那个冷面冷心的皇叔祖,居然大半夜的和一个看起来脑子有毛病的侍卫一起,在皇陵里挖坑!

    真是太惊悚了!

    “绾绾你看,挖这么深够不够?”唐少陵又凑了过来。

    秦绾扫了一眼,只见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居然挖开了一个足有一米长,一尺深的大坑,浮土之下,隐约可见下面露出一角油纸。

    李铮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只需要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挖的位置毫无错误。

    “拿出来看看,小心些。”秦绾凝重道。

    “我来。”唐少陵一挽袖子,他再大条也不敢那锋利无比的鱼肠剑去戳那些可能是黑火药的油纸包,顿时收好了剑,小心翼翼地用手拨开上面最后一层浮土,捏住油纸包一角,慢慢地提起来。

    “轻点。”李暄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叶随风眼巴巴地盯着他们,心里似乎明白自己大概是卷进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里去了,但再想想,这不是有摄政王和王妃挡在前面嘛,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唐少陵轻若无物地把油纸包放在地上,一层层揭开,里面果然是一些黑色的粉末,颗粒粗细不均,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果然是黑火药。”唐少陵脸色一变。

    “都起出来。”李暄沉声道。

    “啊,哦。”叶随风被他盯着,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走上前才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

    黑火药!是火药啊!就像是江湖上霹雳堂用的那种雷震子,“轰”的一下,就能炸飞一座房子!

    “喂喂,你那么怕就躲远点,小心别引爆了!”唐少陵黑线道。

    “”叶随风欲哭无泪。他也不想怕啊,可身体就是僵硬得不听使唤,手指不住地发抖,他能怎么办!

    “放松点,黑火药不遇见明火或是猛烈的撞击,还是安全的。”秦绾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唐少陵一眼,这才安慰道,“只要小心点,并无大碍的。”

    “是,王妃。”叶随风脸上红了红,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让自己的手稳了下来,学着唐少陵的样子,拨开浮土,将油纸包一个个拿上来,放在地上打开。

    “六公子不怕?”秦绾道。

    “又不会引爆,没什么可怕的。”李铮面无表情,心下却有些踌躇。

    这个女人究竟知道多少?摄政王呢?

    “也是,本妃也觉得,果然还是鬼更可怕些。”秦绾若有其事地点点头。

    李铮的脸色顿时青得发黑,看起来,这个该死的女人是想要把他之前的丑态记一辈子了,果然,还是要趁早弄死她!

    “一别数年了。”李暄慢慢地走过来。

    “是的,皇叔祖安好。”李铮一边迅速转动着念头,但礼仪依旧分毫不差。

    “千里迢迢来为陛下送灵,想必陛下泉下有知,也会感念你一片孝心。”李暄淡然说道。

    “多谢皇叔祖。”李铮低下了头,避开他那平静到极致的目光。

    人的心理一旦先入为主了,那听到什么话都觉得有更深刻的意义。

    就如现在,李铮想的却是,李暄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说,父皇泉下有知,若是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只怕死了也要诅咒他。

    “好了,都在这里了!”叶随风长舒了一口气,抹去了额头的汗水。

    虽然夜晚挺凉的,但高度紧张之下做完这些,他才发现自己早已热出了一身汗。

    “辛苦了。”秦绾笑眯眯地递了块丝帕给唐少陵。

    “还是绾绾最好了。”唐少陵接过来,虽然他干这些一身从容,不至于出汗,但手上也沾了灰土,当即毫不客气地拿来擦了手,顺手又还了回去。

    叶随风看得目瞪口呆。

    他他他王妃的贴身汗巾,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敢接过来用!而且最离谱的是,他用完了特么的居然再还回去了!

    唐公子表示很无辜,不还,他拿着妹妹的汗巾做什么,真当他变态么?

    秦绾也很无辜,不还回来,她还没糟蹋东西到这种上好的雪蚕丝汗巾也用脏一块扔一块的地步好吗?救灾、内政、战争,小到王府开支、柴米油盐,哪一样不要钱!

    “叶随风。”李暄叫了一声。

    “王爷!”叶随风一挺背脊,紧张道。

    “送六皇子到齐将军那里休息。”李暄淡淡地说着,后面半句却转向了李铮,仿佛是在解释,“陛下的陵墓边上出现这么危险的东西,京城一定还有别的刺客,不清楚刺客的目标,此刻回城也有危险,不如在军营里休息一晚。”

    “但凭皇叔祖吩咐。”李铮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不过他的唇边也勾出一丝冷笑。

    以为这就完了吗?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看着叶随风把人护送走,李暄沉吟道:“紫曦,你觉得怎么样?”

    秦绾的目光从地上被挖出来的黑火药上扫过,莞尔一笑:“和你一样。”

    “嗯。”李暄闻言,也微笑起来。

    “喂喂喂,你们两个别卖关子,快点说!”唐少陵不满道。

    “其实,明摆着的事。”秦绾看着李铮离去的方向,星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

    的确,胜负尤未可知。

    题外话

    昨天的文是晚上更的,大家不要漏了一章哟

    猜猜看这卷的**ss是谁?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