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章 我们是私奔的
    合心观真的很破旧,而且偏僻,难怪李暄这个在京城生活了近二十年的人都不知道。

    秦绾虽然来过,也是几年前的事了,还是唐少陵带路,三人才找到了这座位于离城十里左右,建造在一处无名小土山背后的这座小道观。

    山门用破旧已经不能形容了,几乎倒了一半,四壁漏风,正殿里的三清像油漆都剥落了,若非唐少陵信誓旦旦表示有人,秦绾都觉得这里荒废已久了。

    “你上次来的时候,这里有人吗?”李暄问道。

    “不知道。”秦绾摇摇头,“我上次想问个路,拍了门没人应,但到底是真没人,还是没听见就不清楚了。”

    “小心些。”李暄道。

    “知道了。”秦绾说着,便想上前。

    “我来我来。”唐少陵抢在前头,一把推开了殿门。

    “轰隆!”

    本来就是年久失修,哪里经得起他这么一碰,两扇大门顿时轰然倒塌。

    “这个……绝对是意外。”唐少陵汗颜。

    “来了来了,谁啊!”后面匆匆跑出来一个老道士,见到大门的惨状,沉默了一下才道,“赔钱!”

    “本来就一碰就倒,本公子还没找你们呢,要是砸到人怎么办?居然还好意思叫人赔钱?”唐少陵怒道。

    “这不是没砸到人吗?”老道士不服气地瞪他,“但是,你现在确实是砸坏了老道观里的大门,怎么能不赔?”

    后面的李暄和秦绾互相看看,面面相觑不已。

    这个似乎掉进了钱眼里的老道士,难道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吗?

    “行行行,我赔我赔。”唐少陵不耐烦跟他纠缠,随手掏出一锭银子砸过去。

    “真的假的?”老道士嘀嘀咕咕地,用力咬了一口银子,这才如获至宝似的藏进怀里,抬头问了一句,“你们几个来干嘛的?请三清祖师保佑的话,怎么连贡品都不带?”

    “我们是……”唐少陵转头看看,随口道,“嗯,私奔。是的,私奔。”

    “……”秦绾无语。

    老道士一脸的古怪,目光从几人身上一一掠过,终于落回唐少陵脸上,怪异地道,“私奔?三个人?”

    “……”秦绾忽然有种把唐少陵的脑袋摁进树洞里去的打算。

    “是啊……没见过吗?真少见多怪。”唐少陵一脸的鄙视。

    “所以,你们私奔来这里做什么?”老道士其实很想说,见过私奔的,但真没见过两男一女一起私奔的。

    “走错路了嘛,看见有道观想歇一晚,谁知道这么破!”唐少陵嫌弃道。

    “本观不留客。”老道士道。

    李暄默默地又递过去一锭银子。

    “咳咳!”老道士干咳了两声,目不斜视地将银子塞进衣袖里,一边正色道,“看在你们确实有难处的份上,下不为例。”

    “没问题。”唐少陵笑眯眯地应道。

    秦绾觉得很无力……这个老道士,完全没有能干大事的模样,还是说,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三人走进破破烂烂的大殿,唐少陵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问道:“这地方看着挺偏,不会有人找过来吧?”

    “当然不会!”老道士信心满满道,“别看这地方离京城其实不远,但不在官道上,平时也没人走到这里来,老道在这里当了三十年的观主了,也没见过几个陌生人。”

    “……”秦绾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问道,“这难道是件很骄傲的事吗?没人知道,所以这里才会破败成这个样子吧?”

    “啊哈哈……”老道士楞了一下,随即一阵干笑。

    落在最后面的李暄摇摇头,给秦绾使了个眼色。

    秦绾微微点头。

    这个老道士,如果不是被人利用来当了幌子的,那绝对就是个最难缠的对手!

    道观的后面倒是没有前殿这么破旧,至少看得出来是个住人的地方。

    “他骗人,昨天明明就有人来。”唐少陵和秦绾偷偷咬耳朵。

    “昨天也是他?”秦绾回道。

    “嗯……”唐少陵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我看到他和那些人在一起,不过半夜躲在房间里商议事情的时候没有他。”

    “会不会也就是挑中了这里偏僻,又靠近京城?”李暄也凑了过来。

    “有可能。”秦绾点点头。

    “三位……感情真是不错啊。”老道士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三人互相看看,随即都黑了脸。

    本公子和绾绾感情当然好,至于姓李的哪儿凉快滚哪儿去!——这是唐少陵的独白。

    大舅子太惹人嫌。李暄也很无奈。

    哥哥太二了,秦绾表示,做妹妹的很心塞。

    “老道是个出家人,不会胡言乱语,三位尽管放心。”老道士笑眯眯地道。

    秦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暗自决定回去后一定要把某人修理得连姨母都认不出来才行!

    “你们可以住这两间客房。”老道士停在走廊门口,指了指两扇门道,“就这两间打扫过,将就一下吧,至于怎么分配……”

    老道士看着他们,眼神又古怪起来。

    “道长。”秦绾赶紧打断道,“这里不是没有人来吗?为什么会有两间干净的客房呢?”

    “这个啊。”老道士不在意地道,“前日也有一队客商走错了路来投宿,他们人多,自己打扫了,不过今天天不亮就走了。”

    “这样啊,那有劳道长了。”秦绾笑道。

    “小观就只有老道一人,也没什么规矩,几位自便,不过,晚饭却要自己解决了。”老道士说完,拢着双手,施施然走开了。

    “啪!”秦绾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在唐少陵额头,没好气道,“你又败坏我的名声。”

    “绾绾绾绾。”唐少陵却凑过来,兴致勃勃道,“我觉得,这道观里一定有鬼!”

    “我看你才见鬼了!”秦绾再拍开他。

    不管他们打闹,李暄已经推开了一间客房的门,走了进去。

    “走啦。”秦绾赶紧拽着唐少陵跟上。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一桌两椅,一张床榻,别无他物,床上甚至连寝具都没有。

    “紫曦,来看看这是什么。”李暄弯腰在床榻上看了一会儿,等他们进门便招了招手。

    “嗯?”秦绾神色一凛,立即挨了过去。

    屋子狭窄,他们这么一站,顿时把唐公子给挤到了后面去。

    秦绾伸手在木板上摸了摸,拈起一撮黑灰色的粉末,轻轻捻了捻,又放到鼻端闻了闻,顿时变了脸色。

    “是那个?”李暄沉声道。

    “嗯,是黑火药。”秦绾点点头,凝重地补充道,“而且,纯度很高,不是普通的小作坊能做得出来的,配方很完美。”

    “火药?”唐少陵也正经起来,低声道,“我就说,这道观里肯定有鬼!”

    “火药这会儿肯定已经不在这道观了。”李暄断然道,“明日太上皇的棺椁便要进入皇陵,如果他们想要有所动作,今天必须把火药安置在皇陵里。”

    “对,黑火药不可能混进京城,那些所谓客商,肯定也不是朝着京城去的。”秦绾赞同道。

    “走,我们去皇陵。”李暄立刻转身。

    “那个老道士呢?”唐少陵道。

    “让暗卫看着他,先别打草惊蛇,皇陵的事要紧。”李暄边走边道。

    三人刚走到前殿,却见那老道士正拿着把破破烂烂的扫把在扫地,只是很有越扫越脏的趋势,见到他们,不由得诧异道:“三位这是怎么了?”

    “哦,我们想了想,觉得私奔果然不太好,所以决定回去了。”唐少陵一脸轻松地道。

    “哈?”老道士傻眼。

    “对了,多谢道长开导,过后本公子一定派人来重修道观,重塑三清法相,告辞。”唐少陵的话还没说完,人早已走远了。

    “滚啊你!”秦绾终于没忍住一脚踹了过去。

    他们的马匹就放在不远处的小林子里,由执剑看守着,顺便刚好也让执剑去监视那老道士。

    来到皇陵的时候,因为他们是一路快马加鞭,远比李铮快得多。

    李暄换的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色长袍,站在秦绾身后,齐末竟然没发现不止是王妃,连摄政王都来了,就从他眼前经过。原本,他被派来看守皇陵这个形同放逐的地方,就是不得上意的,也只有李暄大婚那天远远见过一次。认识秦绾是因为摄政王妃实在太与众不同了,就算只见过一次也不会忘记。何况,秦绾一到门口就表明了身份。

    太上皇的陵墓从他登基之日起就开始修建,三年前堪堪完工,极尽辉煌。

    因为明天就要入葬,陵墓的大门是打开着的,长明灯尚未点燃,露出黑黝黝的直通墓穴深处的通道。

    “要进去吗?”唐少陵犹豫道。

    “不用。”李暄摇了摇头道,“既然想要文武百官都看见,那一定不会安置在墓室内部,最有可能的就是陵墓周围,分头找找吧。”

    “哦,本公子倒是要看看皇帝的墓有什么特别的。”唐少陵不理会他的话,却钻进内部去了。

    “算了,里面也检查一遍比较好。”秦绾叹了口气。

    “我去那边看看。”李暄指了个方向道,“半个时辰后在墓室门口汇合。”

    “好。”秦绾答应一声,转向了相反的方向。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完全不需要担心对方,需要的只是互相信任。

    陵墓很大,即便只是地上的部分,也不亚于一座宫殿,既然不能打草惊蛇让守陵的禁军来搜查,仅凭三个人,找起来还是挺费劲的。

    秦绾一边走,一边思索,如果是自己安排这一出,会把机关设置在什么地方呢?

    肯定不能距离正门太远,远了就看不见了。但也不能太近,文武百官都在场,黑火药又有个很难解决的缺陷,就是使用过后残留的气味极重,很容易就被人发现猫腻。

    虽然说,会相信真是天兆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半数,多半是愿意去相信的,但也不能假得让人一眼就能看穿。

    这样算下来,合适的地点就不多了。

    正思索着,忽然间,远远的,昏暗的夜色中亮起了两点烛光。

    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在祭拜?

    秦绾皱了皱眉,当即就走了过去。

    那方向正是他们来的路,经过时她还看了一眼,似乎是……丽嫔?

    是李铮么。

    秦绾微微勾了勾唇角。

    很好,反正她是不信李铮是真的因为惦记丽嫔,才这个时候来扫墓的。

    “咔嚓!”脚下踩断了一根枯枝。

    秦绾也没在意,她来皇陵经过了齐末,并不是什么秘密,也没有隐藏的必要。

    “是谁?”有人警惕地喝道。

    秦绾一挑眉,叶随风也在?倒还真盯住李铮了啊。

    她走近前,也懒得理会李铮那色厉内荏的质问,直接便从丽嫔坟墓后的阴影处抄了近路过去。

    “有鬼啊!”猛然间,有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随即,一个黑色的影子像是暗器一样,迎面砸过来。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