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九章 有鬼?
    李铮走进灵堂,恭恭敬敬地上了香,一副沉默的哀伤的模样。

    乔太后一脸的麻木,原本她对这些庶子也没什么感情,若非还有李惜在,简直让人怀疑她会不会就这么随着太上皇去了。

    “摄政王呢?”李铮走出灵堂才问道。

    “这个,摄政王殿下早上进宫过一趟,中午前就出宫了。”引路的内侍低眉顺眼地答道,“不过,王爷问公子,是留在宫里给陛下守灵,还是出宫呢?”

    李铮脸色一沉,这可真不是个好回答的问题啊。

    祭拜完就走,好像他这个为了父皇驾崩千里赶回来奔丧的孝子是个笑话似的。但是……守灵?李铮敢保证,他要是留在皇宫里,怕是就别想再出去了。

    想了想,他温言道:“我想去看看母亲的故居,不知可方便吗?”

    “这……长春宫封宫已久,没有陛下的命令,恐怕不太方便。”内侍为难道。

    李铮也不意外,长春宫主位郑贵妃就是恭亲王的生母,被赐死后,长春宫就封闭了,他和李键的母亲丽嫔进宫前是依附于郑家的小家族之女,所以进宫后也同样依附于郑贵妃,只是丽嫔去得早,倒是得了个善终。

    “那么,我想去祭拜一下母亲的墓。”李铮道。

    “是。”内侍应了一声,带着他往宫外走。

    毕竟,祭拜父母乃是人之常情,任谁也不能说出不对来。

    丽嫔早逝,没有牵扯上恭亲王之案,居嫔位,又有诞育两子之功,虽然不能随葬于太上皇的皇陵里,但在旁边还是能占据一席之地的,而过后,虽然太上皇流放了李铮和李键,但还不至于把早逝的丽嫔再从坟墓里挖出来。

    所以,李铮想要拜祭丽嫔,也得赶去皇陵。

    “公子,今天是不是太晚了?”走到宫门口,内侍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都这会儿了,只怕赶到皇陵天都黑了,别说赶不及回城了,就说祭拜,也没有晚上去祭拜的道理啊。

    “母亲想必不会怪儿子来得晚的。”李铮淡淡地说道,“若是赶不及关城门,我便在母亲坟前守一夜,也算是尽尽孝心吧。”

    “……”内侍无力吐槽。

    要尽孝心,在宫里给太上皇守灵也不是一样的?当年在京城时也没见您对丽嫔这么有感情嘛。

    还是说,被太上皇流放了,于是觉得爹不好,还是娘比较亲?

    能被李暄派来应付李铮的内侍当然也不是普通人,他叫刘五,原本是伺候太上皇的贴身内侍小夏子带出来的徒弟,只是还没来得及接师父的班,太上皇就倒下了。当然,这个刘五原本就是李暄安排在宫里的人,最开始只是随手埋个暗线,结果被小夏子一眼相中带去当了徒弟也算是意外之喜。

    太上皇在时,李暄从未动过这枚暗桩,直到现在,陪了太上皇半辈子的夏公公不愿意再服侍新帝,只想守着晴风轩养老,所以李暄就示意了一下,让小夏子把刘五推荐给了李镶。

    不过,不管怎么说,为母守灵都是个不好拒绝的理由,负责接待的叶随风不好拒绝,想了想,干脆带了两名叶家派给他的侍卫,连同李铮自己的两名随从一起,护送他去皇陵。

    “夜晚的陵墓,叶三公子倒是不怕。”李铮的脸色有些古怪。

    要说叶随风这个人,他了解得不多,六大世家除了一个被逐出萧家的萧无痕,也就一个尹飞鸿能稍微看得上眼些,其他都是一群米虫,若非这几年里六大世家被灭了大半,世家人人自危,想必也没有这纨绔子弟出头的机会,被当成了摄政王假仁假义拉拢人心的幌子还不自知,也是够蠢的了。

    “李公子不是也不怕嘛。”叶随风笑眯眯地说道。

    “那是我母亲的坟墓,自然是不怕的。”李铮淡淡地道。

    “嗯嗯,所以有公子你在,我自然也是不怕的。”叶随风拍拍胸口。就在这时,马车的车轮似乎卡到一块石头,猛地一震,顿时让他一头撞到了侧壁上去。

    “……”李铮无语。

    这个,绝对是真傻吧!能装成这样的话,也是个人才了!

    本来骑马,不过两刻钟就能到达皇陵,可这个蠢材自称不会骑马,又要带上很多祭拜用的香烛酒菜不方便,硬是拉了辆马车来。李铮不想跟他计较,马车就马车吧,看在他把祭品准备得如此周到的份上。

    虽然算是借口,但在南安郡被幽禁的日子里,他确实很容易就想起年幼时母亲温柔的拥抱和笑容,对于从未得到过父爱的李铮和李键来说,母亲在心里还是有很高的地位的。

    所以,去皇陵祭拜,一半也是真心。

    因为马车速度慢,等他们到达皇陵,已经是大半个时辰后了,早有骑着快马的侍卫先行来报信,看守皇陵的偏将齐末早已在门口等候。

    六皇子虽然看起来复起无望,但毕竟是姓李的,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何况随行而来的叶三公子尽管没有官职,可他是摄政王妃身边的新贵,没见每个当过王妃侍卫的人都前途无量吗?这样的人,就更不能得罪了。

    “齐将军忙去吧,我就去扫个墓。”李铮下了马车,淡淡地说道。他当然知道齐末这种人的小心思,不过这世道就是如此,捧高不踩低的就已经是难得地会做人,既然面子上过得去,他也犯不着为这个生气。

    “是。”齐末一拱手,递过去一个哨子,爽快地道,“军营就在那边,皇陵里也有巡逻的卫队,公子若是有事,可以随时吩咐。”

    “知道了。”李铮点点头。

    叶随风身边的侍卫接过了那个传讯用的哨子,仔细收好。

    皇陵里当然是不能骑马或是让马车通行的,一行人提着各色祭品,步行走了进去。

    齐末站在皇陵门口,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睛。

    “将军,摄政王妃在皇陵里,这不用告诉他们吗?”他身后的副将小声道。

    “叶公子是王妃的人,哪里还需要我们来通知他王妃的事?”齐末胸有成竹道,“何况,万一这不方便让六皇子听到,我们岂不是坏事吗?”

    “还是将军考虑得周到。”副将一脸敬佩道。

    “行了,今天记得加派几班巡逻的人马,王妃在这里,小心为上。”齐末挥了挥手。

    “是,将军。”副将应了一声。

    ·

    “还没到?”叶随风一边走,一边百无聊赖地问道。

    东华立国千年之久,历代皇帝长眠的皇陵自然是宽广无比,用走的还真是挺无奈的。

    “就在前面了。”李铮已经不想和他计较了。

    将来若是能得势,区区叶家一个庶子,弄死他不比踩死一只蚂蚁难多少,若是事败,那什么都不用提。

    丽嫔不算得宠,能随葬皇陵还是因为她有生育了两位皇子的功劳,陵墓自然不会很大,不过,毕竟是皇陵,就算小,也建造得精致华美。墓前干干净净,摆放着鲜果,显然是一直有人在打理的。

    李铮的脚步顿了顿,从侍从手里接过放着香烛的篮子,走上前,跪在墓碑前,亲自点燃了香烛,一丝不苟地插好。

    叶随风自然不想去跪一个嫔妃的墓的,干脆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

    然而,李铮当真就这么跪在墓前不动了,叶随风又很苦恼。

    好无聊……站着也好傻,可是……能坐下来吗?人家跪着自己坐着似乎不太好。于是,自己为什么要脑子抽风地跟着来?

    旁边叶家的侍卫瞅着自家公子,心里也在吐槽。公子你这站没站相、东张西望、一脸写着“我很不耐烦”的表情,也没显得有多尊重死者好吗?

    眼看着天色慢慢黑下来,李铮却毫无反应,看起来真像是要在丽嫔坟前跪上一晚的模样。

    叶随风挠了挠头,觉得果然跟了摄政王妃后就一直在倒霉。难不成自己也要陪着在这里站一晚上?可夜幕下的皇陵里黑灯瞎火的,坟前的香烛也已经烧尽,远处的陵墓影影绰绰,看不真切,随着凉风吹过,隐隐能听到几声鸦叫,格外渗人。

    李铮的随从也有几分不安,但主子不动,他们当然也只好陪跪。

    叶随风简直是欲哭无泪,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

    就算是初夏了,可皇陵的夜晚还是有些凉的,不止是天气冷,更是有一种心理上觉得浑身发毛的寒意。

    “公子,我们真在这里等到明天?”一个侍卫小声道。

    叶随风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没好气道:“你说呢?”

    “属下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侍卫苦着脸道。

    “……”叶随风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越说越可怕了好么?”

    “本公子祭拜母亲是孝心,叶三公子可不必陪着。”李铮忽然开口道,“虽然城门已闭,但三公子大可以在守陵禁军的军营里凑合一晚。”

    叶随风闻言,心中一喜,刚想答应,但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鬼使神差地咽了回去,心一横,强自道:“没事,这里挺好,挺好的!”

    侍卫无语问苍天,好个鬼!公子您还真会打肿脸充胖子!

    李铮更无奈,这个该死的一根筋的纨绔子弟!被他在身后这样直勾勾地看着,难道自己还真在这里跪上一晚?

    不是对母亲没有感情,连跪一晚都不愿意,只是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咔嚓!”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似乎是树枝被踩断的轻响。

    叶随风是习武之人,耳目灵敏,顿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警惕地道:“谁?谁在那里?”

    李铮本来没注意到那声轻响,反而被叶随风吓了一跳,回头斥道:“你胡说什么?”

    然而,叶随风根本没理他,如临大敌一般,目光炯炯地盯着……丽嫔的墓。

    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李铮不由得怒道:“叶随风!你别在我母亲坟前装神弄鬼的!”

    “公子……”两个叶家的侍从倒是脸色发白。他们很清楚自家公子不是那种无聊的人。

    一阵夜风吹过,隐隐夹杂着“沙沙”的脚步声。

    “谁?”这回,李铮也听清楚了。

    声音,是从陵墓的……后面传来的?

    “公子,我们叫禁军过来吧?”一个侍卫捏紧了传讯用的口哨,紧张地道。

    “先看看。”叶随风强自镇定道,“就算真有鬼,本公子也揍得他再死一次!”

    “胡说八道!这世上哪有鬼?”李铮冷哼了一声,站起身,喝道,“什么人在那儿装神弄鬼的?”

    叶随风撇撇嘴,忽然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这种时候,只要有个比自己还怕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没听李铮说得凶,但声音都是发抖的么,只有他自己没察觉到。

    ------题外话------

    终于把亲戚都走完了,简直虚脱。不过我家小公主收了不少红包乐呵呵的……算了……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