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媳妇儿,这次来真〕〔汉天子〕〔超级捡漏王〕〔地球保护神〕〔重生狂少归来〕〔威武小娘子〕〔一世葬,生死入骨〕〔一夜危情:豪门天〕〔废材狂妃:邪王盛〕〔快穿法则:腹黑男〕〔继承者的大牌秘妻〕〔一纸成婚:晚安,〕〔都市极品狂神〕〔农门丑妃〕〔娇妻在上:霸道总〕〔娱乐再成神〕〔医妃难宠:王爷和〕〔总裁的掌心宠儿〕〔相爷大人,您走好〕〔醉秋陶花之三生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八章 更二的和更倒霉的
    果然如李暄所料,第三天的清晨,六皇子李铮进京了。

    但是,怎么接待,却让叶随风犯了难。

    要说六皇子在京城也是有府邸的,一送就完了,可如今六皇子已经被废去了所有的封号,贬成了庶民,再住在从前的郡王府里,合适吗?

    然而,难道能把来奔丧的皇子送到驿馆去居住?显然更不合适。

    叶随风倒是想请教一下王妃怎么办,然而,布置完任务,秦绾就直接把他踢出去,自己和李暄一起进宫去了。

    叶三公子再次有想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最后,还是叶家主大概是良心发现了,觉得这么玩自己儿子不太好,给支了个招。

    叶随风恍然大悟,一本正经地去求见了礼部尚书柳长丰——这本身就是礼部的差事嘛。

    于是,李铮进了京城,发现来接他的竟然是叶家那个纨绔子弟,先是楞了一下,但下一刻,发现叶随风居然把他带到了皇城边上的一处宅院。

    院子不大不小,精致整洁,尤其紧靠皇城,肯定价值不菲,里面也配齐了下人和侍女,生活用具一应俱全。

    李铮黑了脸,毫不客气地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是人住的吗?”

    别说他在京城的王府了,就是圈禁在封地的这些年,皇家的庄子也极为气派。占地宽广不说,物资上也不会短缺了他。毕竟他是帝王之子,南安郡又是他的封地,也没人会苛待了他。何况,皇子夺嫡的起起落落都是常事,谁知道六皇子会不会有复起的那一天呢?

    所以,李铮从出生到现在,还真没住过这么小的房子。

    “这是礼部安排给李公子的住处,毕竟,王府现在有点不太合适,违制呢。”叶随风笑容可掬道。

    “……”李铮脸颊上的肌肉都控制不住地抽了抽。

    李公子……还真是好刺耳的称呼。

    数年之前,就算他不甚得皇宠,但毕竟是郡王之尊,身后又有隐形太子恭亲王,叶随风一个小小的世家庶子,连站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可如今呢?

    李公子,很好!

    李铮阴测测地盯了叶随风一眼,带着两个随行的侍从,大步走进了院子,眼底满是深不可测的阴翳。

    今天的耻辱,迟早要讨回来的。叶随风是吗?他记住了!

    “真奇怪的人。”叶随风摸摸头,嘀咕了两句。

    “那个……叶公子,然后怎么办?”礼部派来的一个主事苦着脸问道。

    这位叶公子心大,但他们这些最会察言观色的小官可看得清楚,六皇子是被气狠了,只怕将来此人一得势,今天在这里看过他笑话的人,包括这院子里伺候的下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行,得回去跟尚书大人说,这六皇子,决不能让他回京城!

    “什么怎么办?”叶随风倒是很乐观,随口道,“派人好好伺候着呗。”

    “哦。”主事应了一声,又疑惑道,“不需要给六皇子接风什么的……”

    “庶人进京,需要官员接风?”叶随风疑惑道。

    “……”主事无语。好吧,就当他没说过好了。

    “你先回去吧,我进去看看。”叶随风挥挥手,走进了院子。

    忙到这会儿,也是晌午了,李铮连夜赶路,早已饥肠辘辘,院子里的侍女很有眼色地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

    只是,李铮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一桌子的菜,稳着就挺香,对于一个很饿了的人来说,是个诱惑。可是……

    青菜豆腐、豆腐青菜。

    不是白的就是绿的,凉拌豆腐、水煮豆腐、清炒青菜、水煮青菜、哦,还有青菜豆腐汤和豆腐青菜包子。

    “李公子可还满意吗?”叶随风跟着走进来,一脸真诚地说道,“这里的厨子家里世代都是进宫做御厨的,手艺很不错,公子赶紧尝尝吧!

    事实上,能把青菜豆腐做得如此香气扑鼻确实也是一种本事,不过……本事个头啊!再好闻也改变不了那是一桌子青菜豆腐的事实好吗?就算是赶路时吃的干粮,也比这个丰盛些。

    “你就让本……公子吃这个?”李铮咬牙切齿道。

    “有什么不对吗?”叶随风楞了一下,疑惑道,“按照礼仪,太上皇明天才到头七,这几天公子身为孝子,自然应该吃这个,我还查了书,又询问了礼部尚书才让人安排的素斋。”

    “……”李铮只觉得脑后蹦出一个又一个的十字,差点想抛弃所有的礼仪教养直接出手揍人了。

    素斋?确实,父皇驾崩,身为皇子自然不可能大鱼大肉,尤其在头七里,必须茹素。可是,青菜豆腐不见油星那是前朝古礼,到了如今,谁还会遵循那么久远的礼节?一般也就是吃素,饮食清淡就罢了。就算是素斋,御厨照样能做得色香味俱全,最不济,也不至于只有青菜和豆腐吧!

    反正李铮不信宫里的李镶吃的也是这个。

    再看叶随风一脸真诚的模样,李铮却有种有火发不出来的憋屈。这人……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李铮自觉,从前和叶随风毫无交往,顶多就是互相知道有这么个人的程度,更谈不上恩怨。他和叶家也没仇,不应该故意派了这么个二缺来整他吧!

    “没事的话,公子用了饭就休息一下,下午我再过来接公子进宫祭拜太上皇。”叶随风说道。

    李铮用尽全力才把到了嘴边的一个“滚”字咽了回去,一声冷哼,坐下来开始吃饭。

    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时候长着呢,走着瞧!

    叶随风撇撇嘴,当真扬长而去。

    都是庶民了还这么难伺候,真当自己还是郡王爷呢?或者,他以为他还能恢复往日的荣光?还是让摄政王妃来教教怎么做人吧!

    ·

    书房里,听完执剑的报告,秦绾只笑得前仰后合。

    正在批奏折的李暄也忍俊不禁地搁下笔,抬头道:“你教他的?”

    “哪有!”秦绾一撇嘴,“要是我,才没这么便宜李铮。”

    李暄无语,敢情这还是对李铮有所优待了?

    “可是王妃,叶随风这么做,没问题吗?”执剑问道。

    “当然没问题,柳大人参详过,都是有理法可循的,任是谁也不能说一句不是来。”秦绾笑道。

    “李铮倒霉,你就这么高兴吗?”李暄笑叹道。

    要说也该是倒过来才对吧。毕竟,李铮从一个天之骄子沦落至今,还是拜秦绾所赐——虽然李铮不知道。怎么反倒是秦绾这般看李铮不顺眼呢。

    “我不喜欢他。”秦绾回答得很直接,很干脆。

    “他得罪你了?”李暄诧异道。

    他一直以为当初欧阳慧是帮李钰夺权,斗倒了恭亲王,顺便连六皇子和八皇子也跟着受灾,原来其中还有私仇的吗?

    “他看我的眼神太讨厌了!”秦绾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我知道了。”李暄的眼神也冷了下来。一个男人看女人,什么样的眼神会让女人觉得厌恶,简直不言而喻。

    执剑下意识地抖了抖。王爷好可怕!

    “不过,居然还有比唐少陵更二的人,我也算是长见识了。”秦绾立刻又笑了起来。

    叶随风这个人,还挺好玩的,难得世家里也会养出这么有点缺心眼儿,但又没学坏的子弟来。

    “唐少陵听到了也不会高兴的。”李暄道。

    “说起来,好些日子没见到他了。”秦绾若有所思。

    唐少陵跟着他们回到京城后,也没在丞相府待几天,整天神出鬼没的,连慕容流雪都觉得还是搬到摄政王府居住更好了。前些天太忙,秦绾也没在意,但明天就是太上皇的头七了,今天稍稍空闲下来,就觉得不太对劲。

    恨不得整个人粘在妹妹身上的二货哥哥,怎么可能多日不见踪影呢?

    有阴谋!

    “执剑,这几天唐公子在做什么?”秦绾转头问道。

    “王妃,这属下可不知道。”执剑一摊手,无奈道,“唐公子武功高强,他想甩开暗卫太容易了,毕竟是王妃的兄长,属下也不好派人跟得太明目张胆了。”

    “没关系,找人跟紧他!”秦绾一挥手,“不用管他发不发现,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总之,给本妃跟着他!”

    “要是唐公子生气呢?”执剑汗颜。那些暗卫加起来恐怕也不够唐少陵一个人打的,何况,王妃说的容易,就算不择手段,可武功上的差距太大了,如果唐少陵非要甩开他们,他们也无计可施。

    “要是他不让你们跟,就跟他说……”秦绾想了想,勾起一抹笑意。

    “告诉他,这是王妃的心意,若是他敢甩掉,就不用回来了。”李暄借口道。

    “啊?”执剑傻眼。

    “就这么说吧。”秦绾挥挥手。

    执剑晕晕乎乎地走出去,脑瓜子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我说,这样坑哥哥不好吧!”秦绾还没坐下,就见唐少陵一脸幽怨地从窗口爬进来。

    “王府有大门,谢谢。”秦绾面无表情说道。

    “这边走快。”唐少陵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来干嘛?”秦绾没好气。

    “无意中听说了件事,来看看你有没有兴趣。”唐少陵笑眯眯地凑过去。

    秦绾不禁扶额,上一次唐少陵用这样的表情凑过来的时候,引出了恩科的舞弊案,现在萧家风流云散也是拜他所赐,所以,这一次,又出什么大麻烦了?

    “希望不是和明天有关。”李暄也黑线了一下。

    明天是太上皇的头七,含光寺的主持空远大师亲自来做法事,文武百官、皇室宗亲都要到场,若是出了什么乱子,可不好收拾。

    “王爷真厉害,一猜就准!”唐少陵一脸的假笑。

    “……”李暄和秦绾互相看看,一起长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反应?”唐少陵纳闷道。

    “说吧,怎么回事。”秦绾坐下来,兴趣缺缺地问了一句。

    她这个模样,唐少陵反而失去了逗弄的兴趣,一耸肩,直接说道:“你们这个朝廷,好像有不少人对小皇帝很不满嘛。”

    “怎么说?”秦绾一挑眉,不动声色。

    “嗯……”唐少陵摸着下巴,沉吟道,“如果明天你们太上皇的葬礼上出现一点什么异象,比如说,晴天霹雳,或者像是前朝沧河石龟之类的,小皇帝会被退位吗?”

    “让皇帝退位哪是那么容易的事?”秦绾诧异道。

    “要我们西秦那个皇帝自己退位肯定是不可能,不过你们那小皇帝不就是个摆设嘛。”唐少陵不在意道。

    “你的意思的,有人想在明天的头七上,弄出不祥之兆之类的东西,逼迫陛下退位?”李暄总结道。

    “明天的场面,怕是还能用孝道压一压吧。”唐少陵道。

    若是在太上皇的葬礼上出现不祥之兆,身为人子,李镶自然是难辞其咎。

    纵然有识之士都不会相信什么天兆,但世上总是愚民更多,若是再有有心之人煽动,只怕会闹出大事来。

    “陛下退位,那谁上位?”李暄冷笑。

    “那还用说?”秦绾低眉一笑,“陛下的儿子都死得差不多了,而刚好这个时候六皇子回京,岂不是天意?”

    “你从哪里听来的?”李暄又问道。

    虽然唐少陵在大事上一向还是很靠谱的,但李暄也不能仅凭他一句话就去做什么。

    “前几天天气不错,本公子去城外的合心观玩了两天。”唐少陵道。

    秦绾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自从太上皇驾崩后,京城一直是阴雨连绵的天气,哪里“天气不错”了!

    “合心观?”李暄疑问道。

    “好像是家小道观,地方挺偏,挺破的。”秦绾想了想才道,“以前回京城时有一次走错路才无意中发现的,相信知道的人也不多。”

    东华信奉佛教,加上小燕山的含光寺太过有名,谁会注意一间小小的破道观呢。

    “你说的,是那个合心观吧?”秦绾确认道。

    “你知道啊。”唐少陵点点头,笑道,“那道观可一点儿都不破,里面藏着的好东西不少呢。”

    “你怎么会跑到那里去的?”秦绾好奇道。

    因为合心观的位置真的挺偏僻的,别说唐少陵了,就连京城本地人士也未必有几个认识路的。

    “本公子掐指一算……”唐少陵开口道。

    “别闹,说正事!”秦绾拿起一本奏折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我跟着人去的。”唐少陵鼓着脸瞪她,但还是乖乖地说道,“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我就是跟上去看看他想做什么,谁知道就看见那里藏着火药。”

    “火药?”原本还只是听听的李暄一下子脸色严肃起来。

    “放心,量不多,炸不死几个人的。”唐少陵道。

    “重点是数量吗!”秦绾哭笑不得。

    若是炸死了他们,或是小皇帝之类的,炸死一个就足够了吧!

    “我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要用来炸开皇陵的。”唐少陵道,“去晚了,有些话没听见。不过……听意思像是要弄个太祖显灵什么的……”

    “是什么人做的?”李暄道。

    “我又不认识你们东华的官!”唐少陵回答得极为理直气壮。

    “……”李暄也被他噎了一下。

    “跟我走。”秦绾豁然起身,一把揪住唐少陵的头发。

    “哎哎,痛!”唐少陵赶紧抢救自己的头发,一面道,“去哪儿?”

    “合心观!”秦绾咬牙切齿。

    “一起去。”李暄断然道。

    “我去就够了,你出城目标太大。”秦绾怔了怔。

    “事关重大。”李暄坚持。

    秦绾与他对视了一会儿,默不作声地揪着唐少陵先出去了。

    李暄笑笑,随即严肃了表情,迅速换掉一身王服。

    他有种预感,解决完这件事,东华的内政应该就能安定很长一段时间了。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