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七章 倒霉的叶公子
    叶随风觉得自己真的挺倒霉的,不过,那杜家的小姐虽然长得好看,可却是个灾星!要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这么倒霉了。

    父亲得知摄政王妃要他做护卫,立刻让人收拾了他的行李把他扫地出门了,差点就没放几个爆竹欢庆一下了。然而,到了摄政王府后,他才知道,做王妃的侍卫,和他知道的当侍卫的方式完全不一样!

    那个执剑说,王妃武功比侍卫好,真有刺客还不知道是谁保护谁,所以,当王妃的侍卫,最重要的就是办王妃交代的各种差事。

    原本,叶随风还觉得这样挺好的,他可受不了天天寸步不离地跟着一个人的那种无聊日子。出门办差嘛,只要把差事办漂亮了,稍微偷个懒也没什么。

    然而,事实证明,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就像美女和野兽之间那么大。

    王妃派下来的差事简直是千奇百怪,而且风马牛不相及。

    前天让他去缉捕江洋大盗,昨天让他去调解城郊两个村子的纠纷,今天又让他去整理皇庄的田亩收成——简直一天换一出!

    叶随风觉得,这位摄政王妃绝对是看他不顺眼,故意整他来着!

    因为,整理完收成后,下一个任务竟然是让他帮京城令去把最近积存的案子都审完了——

    叶随风很想撂挑子不干了,这些差事看着似乎都不难,但世上哪有人是样样精通的?一大半他都不会好不好!

    只可惜,他不敢。

    倒不是怕不干了王妃能砍了他,而是怕他爹能抽死他!

    这些年,世家一直在皇家的威势下战战兢兢地生存,即便叶家出了两位王妃和一位世子妃,也不敢有半点出格的地方。可现在手握实权的摄政王妃向着叶家递了一根橄榄枝——王妃并不只是看中了叶随风这个人,这代表着摄政王对世家的态度或许会有所改变,而叶随风,或许就是让世家重新走上前台的那个契机。

    所以,就算叶随风再不情愿,他也只能唉声叹气地抱着一摞账本垂头丧气地出城去皇庄。

    “还是单纯了点,不过,叶家的家主倒是六大世家中最聪明的一个。”李暄笑着说道。

    “你碰到叶随风了?”秦绾从一堆书籍里抬起头来。

    “一早看见过他,像是只落毛的鸡,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李暄评价道。

    “先磨着吧。”秦绾失笑。

    “就看他懂不懂你的意思了。”李暄一耸肩。

    “就算他不懂,他爹也会懂的。”秦绾不在意地道,“你不是也说,叶家的家主是个难得的聪明人吗?”

    “是个聪明人,就是心眼儿有点坏。”李暄想了想道。

    “噗……”秦绾喷笑道,“好吧,反正人家玩的是自己儿子,和我们没关系。”

    要说叶随风也回过家两次了,叶家主若是有心指点,叶随风现在肯定不会是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很显然,叶家主就是沉默这,看着儿子被折腾得要死要活。

    “你在看什么?”李暄坐下来。

    这间小书房给了秦绾之后,他就很少来,里面的东西也都是秦绾自己的。

    “慕容流雪给我的手札,挺有意思的。”秦绾说着,拿起正在看的一本书递给他,整个人也凑了过去,指着一页道,“你看这个,应该是连弩吧?你觉得,工部能不能照样做出来?”

    “嗯……”李暄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道,“做出来倒不是很难,不说碧姨这样的高手,工部有好几个匠人都能做,但效率太低了,三年也装备不了一支军队。”

    “我也觉得,技术上这里有个难题,普通匠人怕是没那手艺。”秦绾道,“回头让慕容流雪找碧姨探讨探讨,能不能简化一下工艺,让普通的匠人都能制作。”

    “慕容流雪……你是把他当工匠用?”李暄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就算让苏青崖去管账,看起来也比让慕容流雪去做工匠来得协调些,那个男人,太过纯白无暇,就像是画中人,无法想象他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人尽其才,怎么了?”秦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没怎么。”李暄摇摇头,有些好笑。

    秦绾根本就没这根筋,她就是个很俗的人,就算是真正的画中仙,若是能有好处,她也可以论斤卖。可是……李暄觉得,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真性情的秦绾,俗也能俗得张扬而肆意。

    “不过,这些东西,还真是无价之宝啊。”秦绾悠然道。

    “赚到了?”李暄一挑眉。

    “当然!”秦绾立即说道。然而,停了一会儿她又微微皱眉,“不过,我也没想到,南楚的那个皇后,看起来挺端庄大方的一个女人,竟然能这么狠。飞花谷都是一群不谙世事的女孩子,犯得着这般赶尽杀绝吗?”

    “或者,她已经和你见到的那个太子妃不一样了。”李暄道。

    “也许吧。”秦绾叹了口气。

    不是不能理解,上官珏的事给皇后的打击肯定是巨大的,但是,打击真的能让一个好好的女人变得如此扭曲吗?只是见不到面,上官珏可还好好活着没死呢,活着,她在伤痛那个无缘的亲生骨肉?

    “对了,春山图,你怎么想?”李暄又问道。

    “夏泽苍……不,他身后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老怪物肯定是知道点儿什么的,至少知道,‘钥匙’是什么人。”秦绾摸着下巴沉吟道。

    “从夏泽苍口中套出话来可不容易。”李暄道。

    “空手套白狼是不行,不过,春山图在我手里了,还怕他?”秦绾得意地一笑。

    “我今天下午要去一趟皇陵,一起吗?”李暄问道。

    “算了,皇陵那种地方我可没兴趣。”秦绾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开始整理散了一桌子的古籍,一边说道,“可惜荷儿的婚事也要被搁置了,要不然这会儿都可以办嫁妆了。”

    “已经订了亲了,不着急,她年纪也不大,不急着出阁。”李暄道。

    “行吧,趁着这一年,我也要替身边的人看看,明年大概多办几场喜事了。”秦绾道。

    “那是好事。”李暄笑道。

    “还早,出去逛逛?”秦绾收拾完书桌,提议道。

    “嗯。”李暄应了一声,把她拉起来。

    不过,因为还在头七里,京城的大部分店铺都关门歇业了,也没什么好逛的,最终还是在自家花园里。

    桃花早就谢了,枝头已经可以看见一个个小小的桃子,牡丹的花期也到了尾声,反倒是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好。

    秦绾让下人送来鱼食,荆蓝在一边捧着,自己挽起衣袖,一把把往荷塘里洒,一边笑:“本王妃今天心情好,让你们也让吃得饱饱的。”

    几十条锦鲤被吸引过来,藏身在碧绿的荷叶下,互相追逐嬉戏争食,看起来好不热闹。

    “说起来,你到时没想着把这一池的锦鲤烤了吃。”李暄站在一边看她喂鱼,若有所思。

    按照秦绾喜欢的花草里理由是“好吃”来看,这池塘里的锦鲤,早就该变成王妃的盘中餐才对。

    “看着活蹦乱跳的,宰了于心不忍。”秦绾随口道,“哪天若是淹死个一两条的,就吃了吧。”

    “噗嗤……”荆蓝忍不住笑出声来,“王妃,鱼怎么能淹死呢?”

    “俗话说,善泳者溺于水,鱼为什么不能被淹死?”秦绾反问道。

    “这……”荆蓝词穷了。

    鱼当然是不可能被淹死的,可要和王妃一本正经地辩论“鱼为什么不会被淹死”这个问题,她觉得自己还真无理可说!

    “你就欺负荆蓝。”李暄失笑。

    “哪有。”秦绾很无辜地一摊手,眼看着抢完了鱼食要散去的鱼群,立即又撒了一把下去。

    “你悠着点,鱼会撑死的。”李暄提醒道。

    “撑死就吃掉。”秦绾笑眯眯地继续喂。

    有些鱼散去了,有些鱼依旧抢得欢。

    “这世上,有些人就和这几条鱼一样。”秦绾一边撒着鱼食,一边漫声道,“争着,抢着,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消化掉,到了哪天真的撑死了,也就是别人桌上的一道菜。”

    “快马加鞭的话,三天后更近些的六皇子李铮就能进京了。”李暄沉默了一下才道。

    “叫叶随风去接待六皇子。”秦绾想也不想地道。

    李暄不禁莞尔,叶三公子真会想哭的。

    “我这是为他好。”秦绾一本正经地道。

    ·

    “她这是为你好。”同一时间,萧无痕也说道。

    “哪里是为我好了?分明就是折腾我!”叶随风不住地吐苦水。

    他一早上都在皇庄里忙着,刚刚回城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立刻就跑到醉白楼去吃饭,正好碰上了同样一个人的萧无痕。要说从前,两人也就是认识的程度,没什么交情,不过至少叶随风从未对萧无痕有过不友好的行为,偶尔在花楼那种地方见到,还会点点头打个招呼。但现在两人都算得上是摄政王府的人,倒也熟悉起来。

    “蠢。”萧无痕喝了口汤,一脸的鄙视。

    “我蠢?”叶随风睁大了眼睛。

    “让你干这么多事,当然是因为,她也不知道你能干什么。”萧无痕道。

    “哈?”叶随风更茫然了,“什么意思?”

    “你知道你自己能做什么吗?”萧无痕直接问道。

    “我能……”叶随风只吐出两个字就卡壳了。

    是啊,自己能做什么呢?学了一身武艺,去打仗吗?可除非去当个小兵,否则他连军队的编制都弄不清楚。那……从文?考科举肯定是妄想,荫封入仕是有很多限制的,何况,六部之中,具体的事务他也搞不明白。

    想来想去,能做的好像只有不需要思考的侍卫?可王妃根本不需要正常的侍卫。正因为不需要,所以才把他支使得团团转。

    所以,话题又绕回来,他能干什么?

    “可是,这和王妃故意折腾我有什么关系?”叶随风的语气也弱了下来。

    “不就是因为不知道你能干什么,所以让你全试试看,看你最适合做什么呗。”萧无痕看他的表情写满了“你是傻瓜吗”五个字。

    “是这样吗?”叶随风怀疑道。王妃……是怎么用心良苦的人?

    “你爹没告诉过你?”萧无痕奇道。按理说叶家的老狐狸不可能看不明白才对。

    “……”叶随风想出去泪奔一圈。

    他爹哪里是看不明白,分明就是看他的样子觉得有趣才故意不说的吧!够坏心眼的。

    “行了,好好干吧!”萧无痕拍拍他的肩膀道,“王妃愿意折腾你,说明你还有用,挺好的。”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好吧。”叶随风哭笑不得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当然,这会儿酒楼也不卖酒,酒杯里装的只能是茶了。

    ------题外话------

    连着要出门两天走亲戚,都还不在本市,简直生无可恋……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