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逆转女王〕〔总裁爸比从天降〕〔极品透视保镖〕〔重铸星海〕〔九天御龙诀〕〔超强电脑管家〕〔钻石王牌之投手归〕〔御天神皇〕〔神秘老公有点坏〕〔等你18岁,爸妈要〕〔海贼之坚守正义〕〔一碗炒饭引发的穿〕〔战灵之全能刺客〕〔魔厨剑圣〕〔恐怖娃娃机〕〔我独仙行〕〔我的工作是花钱〕〔画圣〕〔我的外挂是只鬼〕〔镯镂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三章 喜事祸事
    叶随风直挺挺地站在中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实际上内心的小人早就在抹眼泪了。

    他又不傻,怎么不知道摄政王上位后,对付世家的手段只会比太上皇更激烈,就看尹家和周家的下场就知道了。周家因为周贵妃和太子逼宫的关系,本就该满门抄斩也就罢了,可尹家却着实有些冤枉。就算江涟漪跟着李钰谋反,可江涟漪毕竟是姓江的,连她娘尹氏也只是尹家的外嫁女而已。

    尹家被血洗,满门不存,下场居然比周家还惨烈。谁都知道这事是丞相江辙做下的,甚至连尹淑妃和益阳公主、十一皇子都没放过,真可谓大逆不道了。可摄政王上位后,却置之不理,仿佛京城从来就没有一个尹家似的。

    好吧,尹家已经没有苦主了,剩下的唯一一个和尹家还有点关系的,就是天牢底层那个还半死不活地被关着的江涟漪了。

    满朝上下哪个不是人精,自然不会有人闲着去为一个已经灭了的尹家抱不平,开罪摄政王和丞相,只是,同为六大世家,其他几家就算和尹家有什么不睦,这时候也未免有兔死狐悲的感伤。

    秦绾直接把人带到了二楼的雅间,也不说话,就这么笑吟吟地看着。

    至于另一个汉子,王妃表示,把后院那一堆几乎塞满了拆房的柴火劈完,就可以走了。不干?那就去跟新任的京城令龚大人好好交流交流去吧。

    于是龚岚很淡定地把一锭银子捏成个银球。

    大汉泪奔了,这东华的人是怎么回事!刚才的世家公子是个高手,现在文质彬彬的官儿也是个高手,听说,最厉害的高手还是这个王妃!

    “那个,王妃还有什么吩咐吗?”叶随风终于忍不住赔笑道。

    “就这点耐心?”秦绾斜睨了他一眼。

    “……”叶随风摸了摸鼻子,眼神飘忽。

    这不是……生怕回家被老爹抽死么。

    要不然,让小妹叶灵去摄政王妃那里求个情?

    就在这时,姬夫人端着个托盘走进来。

    几样小菜,分量不多,但样样精致,色香味俱全。当然,也不会忘记秦绾最喜欢的桂花糕。

    龚岚急忙上前接过托盘。

    “在盛世打架?”姬夫人转过身来,扫了叶随风一眼。

    “我错了!”叶随风立即说道。

    “孺子可教。”姬夫人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才道。

    “多谢夫人。”叶随风一躬身。这应该是……夸奖吧?

    “我要出门几日,盛世这边你派人看着点。”姬夫人对着秦绾说道。

    “夫人是要回圣山吗?”秦绾心中一动。

    “嗯,时间久了,有点担心你师父。”姬夫人叹了口气。

    秦绾脸上微微一暗,又想起了被圈养在猎宫后山谷里的那朵灵花。只可惜,前几日刚刚才听到看守的人回报,明明已经到了花期,可花朵却依旧没有要盛开的迹象。按照苏青崖的说法,宝物有灵,像是这种花期极为漫长的灵植,也不是到了花期就准时开花的,受天气和各种外力影响,提早或是延后个一两年都是常事。

    所以,真是可惜了。希望能赶上师父一百零八的寿辰吧。

    “放心,盛世我会打理好的。”秦绾道。

    毕竟,就算姬夫人不在,关门的也只是楼上的贵宾席,而一楼还是要照常经营的。只不过,敢在盛世闹事的,本来也找不出几个。

    姬夫人点点头,自顾出去了。

    “好香。”龚岚已经要趴到桌子上去了,一脸的垂涎欲滴。

    “吃你的!”秦绾把筷子丢给他,只把那叠桂花糕端过来放在自己面前。她刚刚在盛世喝过早茶,这会儿倒是不怎么饿。

    龚岚毫不客气,将所有的饭菜都挪了过来,大快朵颐。

    叶随风看得目瞪口呆。

    这个,好像真是新上任的京城令吧?就这样的?

    “三公子功夫不错啊。”秦绾仿佛这才想起他还杵在屋里似的。

    “还好,还好。”叶随风抹了把汗,赶紧道,“跟王妃比起来,这点功夫不登大雅之堂。”

    “从小练的吧。”秦绾笑道。

    就算再怎么掩饰,可身体上从练武留下来的细微痕迹是无法掩饰的,除非像她一样,重新换了个身体。

    “是,就是跟着武师,随便学两手。”叶随风道。

    “武师?”秦绾一挑眉,“哪个武师教你的凌天堡的摧心掌,说来听听,本妃聘他来做摄政王府的侍卫统领。”

    “……”叶随风愣住,好半晌才有些古怪地道,“这也看得出来?”

    “本妃与凌天堡少主霍绍齐,倒是有一面之缘。”秦绾笑道,“何况,跟你打架的那人虽然现在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回去后大概会莫名其妙心痛几天吧?”

    木兰渡口,第一个响应秦绾的话,筹集药材运往青岩县的少年,她的印象还不错。后来听沈醉疏说过,霍绍齐一直在青岩县待到了瘟疫彻底被控制。

    叶随风干笑了两声,知道瞒不过,抓了抓头道:“其实,我亲娘是霍家人,听说是我爹去南方的时候偶遇的,就那啥了。所以,我是照着娘留下的一本秘籍练的。”

    “倒是没练死你!”龚岚插了一句。

    秦绾也很无语,无人指导之下,自己摸索着练内功心法,没有走火入魔还真是命大!

    “小时候不懂事嘛。”叶随风干笑道,“后来我爹给我请了个师父,随便学学招式,也就图个强身健体,其实也没什么用处,我这种出身,又不能去闯荡江湖。”

    “你就没想过要从军?”秦绾无奈。

    学武,就只有闯荡江湖一个选择吗?

    “嗯……”叶随风摸摸下巴,好一会儿才道,“不敢想。”

    “噗——”秦绾被他逗笑了。

    不敢想,就是想过,但是明知道没希望,所以就不敢想了。

    太上皇当政的时候,忌讳世家,像是叶云飞那样的旁系,做个刑部侍郎还能安抚一下世家,其实也没什么实权。但直系子弟想要进入军队,太上皇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不过,那是太上皇。

    秦绾也不喜欢世家,但世家这东西,是灭不干净的,今天没有了六大世家,隔个几年,又会有新的世家。这两年连灭了尹家和周家,萧家也倒得差不多了,言家更是早就名存实亡,勉强还算有个言凤卿,但也当不起“世家”的称谓了。剩下的两家还是应该以安抚为主。何况,比起和萧家有亲的梅家,叶家显然更安分,也更聪明些。

    就看叶家名声在外的只有几个女儿就知道,叶家的男子,深通藏拙之道。

    “去跟叶家主说一声——”秦绾转头朝着执剑吩咐道,“就说,三公子得罪了本妃,本妃罚他当一个月的侍卫,刚好补顾宁的空缺。”

    “是。”执剑忍着笑出去了。

    “啊?”叶随风茫然。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后半句……惩罚?当摄政王妃的侍卫算是哪门子的惩罚?就看前任的顾宁,前前任的朔夜,现在在做什么?就算是这个一直跟着王妃的执剑,在京城也绝对比他这个空有世家公子身份的人强多了。

    所以,这绝对是奖励才对吧?

    “怎么,不乐意?”秦绾道。

    “不不不,很乐意,很乐意!”叶随风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一面在心里思索着,摄政王妃这是……同意让世家直系子弟出仕的意思?

    当然,这个出仕不是挂着个好听的名头,高高供起的象征意义,而是真正掌握实权。

    “那么,说说吧,怎么回事。”秦绾拈起一块桂花糕,慢慢地放进嘴里咬着,一边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叶随风不解。

    “杜小姐。”秦绾提醒了一句。

    叶家,若是安分明智,子弟又有能力,她自然不怕用,但若是和杜太师一系纠缠不清,就要考虑了。

    “这个……”叶随风有些尴尬,好一会儿才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王妃您说是不是。”

    “所以,杜小姐认识你吗?”秦绾道。

    “……”叶随风的眼神有些飘忽,默默地看着天花板。

    秦绾不禁叹了口气。

    杜芊儿这个姑娘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虽然性子不坏,但出身清流,自有一股目下无尘的清高傲气,断然是看不上叶随风的。

    传言中的叶三公子,一介纨绔子弟,她看不上。真正的叶随风,重武轻文,和文人之道相左,她一样看不上。

    “行了,你去收拾东西,搬到王府来吧。”

    “啊?还要搬到王府?”叶随风目瞪口呆。

    “本妃的贴身侍卫,当然要随传随到,你还想出门逛街顺便调戏个把美人?”秦绾诧异道。

    “没有……”叶随风欲哭无泪。

    好吧,就算他说不,他爹也会打包把他扔过去的。

    “你真用他?”直到叶随风浑浑噩噩地出门,龚岚才问道。

    “他怎么了?哪里不好?”秦绾奇道。

    “没什么。”龚岚一脸的纠结,好一会儿才道,“你就是这么……每次都从大街上捡人回去的?”

    “你在说你吗?龚少侠。”秦绾看着他。

    龚岚抽了抽嘴角,这会儿也真不知道自己当初在醉白楼打的那一架是倒霉还是机缘了。

    “可是王妃……”秦姝忍不住说道,“那人一副油腔滑调的模样,看着就不可靠!”

    “就是当一个月的侍卫,能打就行了,你想到哪里去了。”秦绾失笑道。

    以叶随风叶家直系的身份,就注定他不可能接触到王府的机密,叶随风,也不是拿来当做执剑一样用的。

    “一个月?”秦姝有些不明白。

    “看看,若是可以,就放出去吧。”秦绾笑笑,淡然道,“给点甜头,也免得世家以为我和王爷想要赶尽杀绝,狗急跳墙了。”

    “哦。”秦姝这才放下了心。

    “吃完了?”秦绾问道。

    “好饱。”龚岚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也难怪,姬夫人准备的是两个人的量,却被他一个人吃完了,不撑着才有鬼。

    “那就走吧。”秦绾起身道。

    “去哪儿?”龚岚下意识地问道。

    这位王妃带他来是庆祝他上任,请他吃饭,现在饭都吃完了……

    “饭吃完了,你该干活了。”秦绾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

    “干什么活?”龚岚忍不住抖了抖,总觉得没好事。

    “跟着来就知道了。”秦绾说道。

    龚岚无奈,只能跟了上去。

    然后,没多久,他就证实了自己的预感是对的——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秦绾忙不迭地找出来塞给龚岚。

    龚岚就看着自己手里一叠不住地增高的书籍,后脑冒出一排冷汗。

    “好了,就先这些吧。”秦绾终于停了下来,拍了拍手。

    “王妃,一共十二两三钱银子,就算十二两吧。”书肆掌柜笑眯眯地说道。

    摄政王妃人好,买东西从来不会不给钱,还很大方,比大部分的权贵子弟都好伺候多了。

    秦姝立即上前给钱。

    “这些……给我的?”龚岚抱着足有一尺厚的书籍,艰难地道。

    “虽然你只是个赶鸭子上架的京城令,不过也不能太白目了。”秦绾一脸的理所当然,“这些都是和律法相关的书,你先背熟了吧。”

    “背熟?”龚岚睁大了眼睛,一声怪叫。

    原本还以为就是让他看看,可是……背熟?背熟!他又不像去考状元!不对,就算状元也未必就会懂这些好吗?

    “有意见?”秦绾微笑。

    “……”龚岚只觉得背后一阵阴风恻恻,冒起一阵细密的汗珠来,一个“有”字就没说出口。

    “很好。”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我回去看书了。”龚岚麻木地丢下一句话,晃晃悠悠地走了,那脚下轻飘飘的,仿佛失了魂似的。

    “王妃,龚少侠这……是不是有点……”秦姝有点小纠结。

    其实,就连前任京城令宋忠,对于这些书页顶多只看过一半,还未必都答得上来,让一个从未接触过这些的人去死记硬背,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太强人所难了。

    “看他太闲了,找点事给他做。”秦绾一耸肩,很轻松地说道,“难道本妃还有时间去抽查他有没有背熟不成。”

    “……”秦姝无语,只想说,龚岚那个表情,可是把您的话当真了呀。

    “他要真能全背出来,也是好事,不是吗?”秦绾笑道,“至少做个京城令是绰绰有余了。”

    “……”秦姝更无语。

    王妃,龚少侠不会感谢您的,绝对不会。

    说笑完了,秦绾顺便挑了两本书肆刚到的新书,带着秦姝慢慢地往回走。

    “王妃。”迎面走过来一个王府的侍卫,见到她,赶紧行礼。

    “有事?”秦绾淡淡地道。

    “王爷请王妃回府,北方有信使到了。”侍卫恭谨地道。

    “知道了。”秦绾顿了一下,加快了脚步。

    回到王府,李暄果然在书房,见她进门就扬了扬手里的一封书信,眉宇间尽是笑意:“冷将军来的信。”

    “送到你这里的,是公务?”秦绾顺手接了过来。

    若是私信,理应她比李暄更先看到才对,冷卓然在这些细节上从来不会出错。

    “嘉平关大捷。”李暄笑道。

    秦绾挑了挑眉,没有太意外的感觉。

    自从宇文忠的大军撤回北燕,嘉平关被夺回就是个时间问题,所需要考虑的是,夺回嘉平关,东华的损失会有多大。不过李暄既然说了是“大捷”,想必损失被控制在了预计范围之内。

    一目十行地看下去,冷卓然的信就和他本人的性子一样,简洁直接,由于这不是一封正式的奏折,所以写的东西更多。

    另外,随信还附有一张功劳表,聂禹辰、陈巍、顾宁,江州一干将领都榜上有名。

    “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就是因为这事?”秦绾有些好奇。按理,这是捷报又不是告急,等她回来再说也来得及。

    “还有这个,刚刚从南安郡传回来的。”李暄敛去了笑容,递给她一张轻薄的绢纱,是信鸽用来传书的。

    秦绾接过来,心中就微微一沉。

    白绢上的深褐色污迹,绝对不是滴落的墨汁,而是……血!

    用人命传回来的消息,重要性可见一斑。

    然而,南安郡……

    秦绾一抿唇,也好一会儿才想起,那里似乎是六皇子李铮的封地。

    ------题外话------

    第四卷开始收尾了,绾绾清洗完朝堂,下一卷就要争霸天下啦!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大明小书生〕〔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剑起风云〕〔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