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二章 闹事
    京城里的官员实在太多,京城令也才四品,四品官在地方上还算是一号人物,但在随便丢个铜板就能砸到一个官的京城,那就不算什么了。若非京城令的地位比较特殊,更加无人会在意。

    原京城令是太上皇提拔上来的人,所有人包括宋忠自己都知道,这个位置,迟早是要腾出来的。

    京城令,官不大,不讨好,但必定是今上心腹。

    宋雅外放宁州,历来没有父子两人同地为官的先例,所以宋忠去了云州,众所皆知,云州缺乏能员。

    而新上任的京城令龚岚,着实让一直猜测摄政王心思的百官都跌破眼镜。

    原本,很多人都以为,这个位置是为萧无痕准备的,毕竟,虽然暗自鄙视萧无痕的出身,但从未有人鄙视过他的才能,若非命运不济,这个时候他本该已经能做到一方大员了。尤其,萧无痕那是摄政王真正的心腹之人!

    可是……龚岚,是谁?

    十之**的官员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几经打探,才算有点眉目,前户部尚书之子,也算是官宦之后,只是流落民间多年,不知怎么的就入了摄政王的眼。

    就算是官宦出身,可一介白身,连科举都没参加,一跃成为四品官,这个升迁速度也算是惊世骇俗了。

    反对的人不是没有,但杜太师正焦头烂额,他一系的官员没了领头之人,内部正混乱着,零零散散的弹劾却没什么力道。于是,莫名其妙就变成京城令的龚少侠就卷包袱上任了。

    “王妃,龚少侠,他没问题吧?”秦姝有些担心。她曾经跟着龚岚学了一阵子看帐,和他也比较熟了,很清楚那人对于刑律什么的根本就一窍不通,顶多知道偷盗入狱、杀人偿命两条。当京城令?他行吗?自己不行就算了,别出了什么差错,还连累王妃就好。

    这会儿,他们正在醉白楼的大堂喝茶。听着边上的人议论,大多说的都是这件事。

    京城令不是普通的官员,是需要一定的学识的,这可不是普通学子研读的那些经史子集。

    “去看看?”秦绾歪了歪头。

    “好啊好啊。”执剑立刻道。

    “那走吧。”秦绾笑着起身。她今天出门只带了两人,甚至稍稍做了些掩饰,就连醉白楼的客人也没发现王妃就坐在角落里。

    执剑和秦姝对望了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只是,王妃的模样,根本不像是担心,而是……去赶着看热闹的吧!

    可怜的龚少侠。

    京城令的衙门秦绾倒是第一次去,从前宋忠作为京城令,虽然他本人并没有做过什么不好的事,但因为张氏的关系,她还是挺膈应的,平时有什么事,也是丢给了刑部。

    “见过王妃。”一路的差役都愣了一下才认出来眼前的女子是摄政王妃,一边忙不迭地行礼,一边派人去通知新上任的京城令大人。

    “不必麻烦了,本妃和龚大人也算是故交,自己进去就行了。”秦绾挥了挥手,自顾往里走。

    不过,话虽如此,该通报的还是要通报的,要不然,万一上司正在做什么不方便的事被王妃撞了个正着,以后可不是要给他们小鞋穿?

    秦绾走进书房的时候,龚岚正捧着一本书,研读得很认真。

    “临时抱佛脚也救不了你。”秦绾笑着挥退了带路的衙役,执剑顺手关上了门。

    “总比不抱好。”龚岚一抬头,白了她一眼,很淡定地合上书,塞到一叠文书的最下面。

    不过,他这个多此一举的动作反而激起了秦绾的好奇心,伸手就把书抽了出来:“我看看是什么……东华律法?真在临时抱……”

    可惜,她的话才说到一半,就随着顺手翻开的书页戛然而止。

    龚岚来不及抢回来,一只手还伸在半空中僵住了,定定地看着她,嘴角直抽搐。

    “龚少侠,龚大人……”好半晌,秦绾才淡定地合上书,“啪”的一下扔回书桌上,没好气道,“我本来也没指望你有用,不过,你用东华律法的书皮里面装订风月话本,真不怕遭报应呢!”

    龚岚额边流下一滴冷汗。

    执剑和秦姝你看我,我看你,各自汗颜。

    刚刚看到龚岚认真读书的那一瞬间,还真以为这位龚少侠转了性呢。

    “我说,明明是你害苦我的啊,让我干这什么劳什子京城令!”龚岚叫屈。

    “王爷不是说,是你同意的吗?”秦绾怔了怔。

    “我同意,对啊,我同意的!”龚岚一拍桌子,怒视她,“我以为你家王爷让我去户部,想着反正给你管账和给户部管账没什么区别,还有俸禄拿也不错,谁知道居然是来干京城令啊!”

    “噗——”他还没说完,秦绾就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好吧,这事绝对是李暄坑了龚岚的。

    “你还笑!”龚岚愤愤地瞪她,“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是是是,要不然怎么是夫妻呢。”秦绾好脾气地附和。

    龚岚无言,果然不要脸的人最可怕!

    “不管怎么说,这个京城令你得先干几天。”秦绾干咳了一声,淡淡地道,“王爷应该有派个师爷给你吧?你听他的就行了。”

    “怎么觉得我像个傀儡。”龚岚无语。

    “嘛……升官发财总是喜事,走吧,去庆祝庆祝,请你吃饭。”秦绾拍拍他的肩膀。

    “盛世!”龚岚目光一亮,立即答道。

    “你倒是会挑。”秦绾白了他一眼,“只要不打架。”

    “大小姐,我还敢打架吗?再打就连一辈子都赔给你了好么?”龚岚怒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秦绾笑嘻嘻地说了一句,起身道,“走吧,还有,收好你的东西!”

    龚岚一撇嘴,拎起那本表里不一的《东华律法》,塞进了书柜的最下面。

    “龚大人,您的公务?”他们一出书房门,就有府衙的官吏正好捧着一叠公文走过来。

    “交给师爷处置。”龚岚眼睛都不眨一下,答得极为顺口。

    反正这些东西他是有看没懂,还不如直接扔给摄政王派来的师爷算了,迟早也就是他来处置。

    “啊?可是……”那小吏一脸的难色,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上官把自己的公务推脱得如此光棍,还是当这摄政王妃的面,这真是……不要脸的极致啊!

    “行了,就丢给那个师爷吧。”秦绾好笑地挥挥手。

    真让龚岚来处理这些,没准明天就是一群拦轿告状的苦主了!

    一行四人出了府衙,步行来到盛世,远远地就见门口围了一群人。

    “不是吧?还有人敢在盛世闹事不成?”秦姝惊讶道。

    别说以姬夫人的身份地位,一品大员都得让她三分,不敢开罪,就说姬夫人的那一手药膳养生之术,谁不愿意与她交好?谁不想无病无灾,长命百岁呢。

    “去看看。”秦绾倒是挺有兴趣的,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回头顺手一拽龚岚,“京城令,你的活计!”

    “我不去盛世了还不行吗?”龚岚垮下了脸。

    今天出门绝对是忘记看黄历了,不,今天根本就不宜出门!

    “行了,大姑娘上花轿也总有头一次,走吧!”秦绾不耐烦道。

    龚岚滴汗,但明明也没见秦绾怎么用力,可就是挣不脱,除非他把袖子撕掉一截——又不是断袖!大街上也太伤风败俗了好吗?于是,他就不由自主地被拉过去了。

    当真是欲哭无泪。

    “怎么回事?”执剑上前拨开了人群。

    就在这时,只听“呯”的一声,一条人影从大门内飞了出来,重重地砸在大街上,半天爬不起来。

    “啊,你又有免费帮你打工还债的人了。”龚岚木然道。

    “这个……洗碗肯定打碎盘子,跑堂……客人都要被吓走了好么?”秦绾抽了抽嘴角。

    实在是,那人身材魁梧,一脸的络腮胡,看着就觉得凶悍之气扑面而来,换个弱质女流或者文弱书生,真要被吓跑,谁还敢进来吃饭!

    “大哥,这是为什么打起来的?”执剑凑了过去。

    “还不是红颜祸水!”一个青年脱口而出。

    “啊?”执剑傻眼。争风吃醋?就这德行?难道不是强抢民女被路见不平的英雄给揍了吗!

    说话间,那个“祸水”就从里面冲了出来,抹着眼泪跑了,后面的侍女慌慌张张追了上去。

    秦绾一挑眉。

    那个是……杜芊儿?

    “芊儿!”紧接着,又匆匆走出来一个一表人才的年轻人,只是满脸的焦虑之色,实在看不出他那小身板能打飞一个彪形大汉。

    “这位公子留步。”盛世的掌柜笑容可掬地拦住了他。

    “让开!本公子没空和你浪费时间!”那年轻人说着,便要从他身边绕过,去追跑远的佳人。

    “原来吃霸王餐是叶家的传统?”掌柜脸色的笑容也冷了下来,淡淡地道,“若是叶三公子月例银子不够,前面的盛记就不错,盛世这种地方,还是不来为好。”

    “噗哈哈哈……”围观的百姓已经有不少笑了出来。

    这掌柜的嘴也太毒了,盛记和盛世虽然只差一个字,其实却是家小面馆,真的很小,只摆得下两张桌子一个灶台,面条也便宜,两个铜板,味道平常,不过管饱,是做苦力的伙计们最爱去的地方,就算没有座位,端着碗直接顿在门口吃也成。

    就看那年轻人一身锦衣华服,配饰都价值不菲的模样,就算家里给的银子再少,也不至于沦落到那地步。

    秦绾也不禁莞尔。

    这个掌柜并不是她派的人,是姬夫人自己任命的,听说和无名阁负责采办的那位老伯有亲戚关系,也算是自己人。

    “你!”那年轻人被气得脸色铁青,胸口不住起伏,而这么一耽搁,杜芊儿早就跑远了。

    不过,掌柜的一称呼,秦绾也立刻知道这人是谁了。

    六大世家之一叶家的第三子叶随风,虽说是庶出,但母亲生他时难产去了,他是主母带在身边,和嫡子一起养大的,在叶家的待遇和嫡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别说叶彤的那个什么叶家,在京城,也只有那一个叶家出来的,才是公认的“叶三公子”。

    “妈的!”地上的那汉子终于爬起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语言之粗俗,让听的人都脸红。

    “就这样的,也能进盛世?”龚岚一脸的惊奇。

    “盛世一楼,认钱不认人。”秦绾淡淡地道。

    贵宾席由姬夫人亲手制作,一天只接一席,若是遇到姬夫人不高兴,关门也是常事,不仅仅是贵的离谱,没点门路的,就算你有金山银海,也订不到席面。但一楼却正好相反,明码标价,只要出得起饭钱,就算乞丐也能进来,所有的位置都不预订,只凭先来后到。

    最开始的时候,权贵人家当然不是自己来,而是派个家人来排队。每天盛世还没开业,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队,极度影响京城的治安,也不好看,所以姬夫人规定了,谁来排队谁吃饭,这才让人消停了,不得不自己提早一些过来抢位置。幸好盛世的饭菜那是真的贵,非常贵!再有钱的人家也不能天天来。

    龚岚其实也不是出不起这个钱,自从他帮秦绾管账后,无论是秦绾还是李暄,对待自己人都大方得很,龚岚也接得爽快——本来就是自己劳动所得嘛。

    但是,没有秦绾,谁也吃不到姬夫人亲手做的菜就是了。

    “怎么回事。”秦绾走上前。

    “大小姐。”掌柜赶紧见礼。无名阁众人还是不习惯叫秦绾做王妃的。

    “见过摄政王妃。”叶随风吓了一跳,赶紧上前见礼。

    “盛世门口,闹什么呢,不把本妃放在眼里?”秦绾一声冷哼。京城谁不知道盛世是挂在她名下的产业?

    “是这个人侮辱杜小姐!”叶随风一指那大汉。

    “什么侮辱,老子就是说了句那个杜大人不知道有几个私生女,怎么就是侮辱了?老子碰她一根手指了?”那大汉大声吼道。

    秦绾又好气又好笑,用膝盖想都知道,那大汉之前说的话,虽然意思一样,但用词肯定不会那么好听。只是没想到杜太师的风流韵事竟然已经人尽皆知到这个地步,连这个一看就是外乡人的汉子都耳熟能详。

    于是,她的笑容又渐渐地淡了下来。

    按理来说,金銮殿上的事不会外传得如此迅速,而当时大街上那一幕,虽然有不少百姓看见,但禁军已经迅速封锁现场,下达了封口令,尽管想要完全禁止是禁不住的,可传播速度却不会那么快。

    所以,果然是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吧!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叶随风怒道。

    “老子说什么了?”大汉白了他一眼。

    “……”叶随风却被噎住了。“好歹他也是世家出身的公子,家教礼仪是刻入了骨髓的东西,就算让他把那些低俗污秽的话重复一遍,他也……说不出来!

    “够了!”秦绾一声斥责,冷哼道,“你要英雄救美本妃管不着,把打坏的东西赔了就行!账单本妃会派人送到叶家。”

    “为什么要送到叶家?”叶随风汗颜。她爹要是知道他得罪了摄政王妃,能抽死他!

    “你赔得起?”秦绾一脸惊奇地看着他。

    盛世的饭菜贵,所用的桌椅碗碟器具更是无意不贵,像是叶随风这样身份的,上位成家,没有分府,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产业,月例虽然不少,吃几餐饭没问题,可叶家再怎么也不会给他这么多银钱零用的。

    “……”叶随风泪奔。

    “还有这位……”秦绾转头看看那汉子,半晌才道,“要是赔不起,后院倒是缺个砍柴的。”

    顿时,刚刚幸灾乐祸的大汉也僵住了。

    ------题外话------

    写到早上7点啊7点!哎,果然不能出门玩一天,不过看到小公户这么高兴,通宵也认了,泪流满面,去睡觉!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