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一章 阴谋的味道
    北燕。

    “你说,李暄自己将身中蛊毒的事在早朝上当众捅了出来?”冉秋心的脸色很凝重。

    “是的。”站在堂下的探子一脸的恭谨严肃,又道,“小姐,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办?”

    “东华……秦绾,果然有蛊师?”冉秋心沉吟道。

    “听说,是个白发蓝眼的年轻人,是摄政王妃的幕僚。”探子答道。

    “你先下去吧。”冉秋心挥了挥手。

    “是。”探子行了一礼,悄无声息地出去了。

    冉秋心坐在那里,半晌没动。

    “李暄还真是娶了个好妻子啊。”宇文忠背着双手从后堂走出来。

    “殿下以为如何?”冉秋心问道。

    “这件事先放在一边。”宇文忠一声冷哼道,“眼下想要吞并东华是不可能了,孤那个好弟弟还真是会挑时间,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东华的奸细!”

    “殿下言重了。”冉秋心无奈。

    这绝对是气话,宇文孝再怎么样也不会帮着东华,只不过……嘉平关大捷,打下东华也只是宇文忠的功劳,那宇文忠的太子之位就更稳当了,宇文孝当然是要拖后腿的。

    “你那个师兄……”宇文忠皱了皱眉,停顿了一下才道,“就非得认准了宇文孝吗?”

    “师兄是很固执的人。”冉秋心也无奈。

    如果可以的话,她是真的不想跟虞清秋为敌,只可惜,或许是一种骄傲,智宗的弟子,极少有两人选中同一个主君的,核心弟子更是如此。

    谋主的位置终究只有一个,谁也不会愿意屈居人下。

    “殿下……”停了一会儿,冉秋心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沉声道,“那个人,真的死了吗?”

    “哪个人?”宇文忠的脸上瞬间流露过一丝不自然。

    “殿下知道的。”冉秋心丝毫没有放松,“作为殿下的谋主,小女必须要知道,如果东华要以牙还牙,殿下是否有抵御之力。”

    “秦绾,她敢如此大胆?”宇文忠有些不可置信。

    “殿下不是也做了?那秦绾又有什么不敢的。”冉秋心不禁笑起来。

    你都敢了,却觉得别人不敢?这是个什么道理!

    “派人监视那个南疆人的动向,不能让他踏入北燕境内半步,可以的话,最好是杀!”宇文忠狠声道。

    “是。”冉秋心答应了一声,心里却很有些不以为然。

    北燕这次去行刺李暄的人中,可没有一个是南疆人。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不是非得本人才能施展。

    宇文忠很快就平静下来,若是秦绾真敢,他也不是没有底牌的。

    “殿下,关于兰桑郡主的事……”冉秋心迟疑了一下,又道,“小女不觉得秦绾如此好心,能主动提出用如此简单的条件便让我们赎回郡主。”

    谁都知道,有没有那张通缉令,对于唐少陵那样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孤自然知道,只怕,她和兰桑是达成了什么交换条件的,但是兰桑不回来,孤怎么能知道她到底有什么阴谋?”宇文忠一声冷笑。

    “殿下心中有数就好。”冉秋心点了点头。

    毕竟,兰桑郡主也是姓宇文的,她这个外人却不好说得太明白。

    “孤这个堂妹,从来也不是个省心的,回来后,你派人看着点。”宇文忠不屑道。

    “是。”冉秋心含笑应道。

    “还有太子妃那里……”宇文忠说着,又皱了皱眉,有些为难。

    自从谭永皓死在江阳之后,太子妃就和他有了隔阂,不再像原先对他的温柔和顺,仿佛浑身都长满了尖刺的感觉,最开始他还有些愧疚,但时候长了,也失去了耐心,已经很久没有进过太子妃的院子了,从前的恩爱夫妻,形同陌路。

    尤其,太子妃知道谭永皓死亡的计划是冉秋心安排的之后,就处处和冉秋心过不去,直恨不得杀了她给弟弟报仇,也让宇文忠脸上很下不来。

    计划虽然是冉秋心制定的,但却是他让冉秋心做的,看过之后也是他同意实行的,宇文忠虽然算不上气量恢弘的雄主,但也不至于把责任都推给属下。太子妃针对冉秋心的歇斯底里,让堂堂太子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相比之下,冉秋心却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和顺,还不忘自己该做的事。一边是形同泼妇,一边却是解语花,宇文忠会偏向哪一边,不言而喻。

    “殿下放心,太子妃只是伤心过度,才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小女可以理解。”冉秋心叹了口气,安慰道,“太子妃和殿下相伴多年,时候久了,就会好的。何况……小女确实对不住太子妃。”

    “不是你的错,是孤小看了秦绾。”宇文忠下意识地道。

    提起“秦绾”这个名字,他依旧咬牙切齿的。

    虽然素未谋面,但他们已经交手过几次,冉秋心也提醒过他,是他没有在意,本该想到的,就看冉秋心就知道,这世上,也有比男子更出色的女子。

    “殿下也不必烦心,不过是一时失利而已。”冉秋心微笑道,“即便是嘉平关被东华夺回,也不过是回到了原点,殿下并没有输,不是吗?”

    “秋心说的是。”宇文忠沉默了一下才道。

    当然,话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他们都明白,这场交锋,北燕其实是输了的。

    几十万大军的调动,耗费多少粮草物资,再加上江阳城外折损的十几万兵马,嘉平关内被唐少陵的有毒饲料放倒的士兵和无数牲畜,北燕在兵力和物资上的损失不计其数,甚至可以说是元气大伤,若是保不住嘉平关,至少未来三年内无力南下。

    但是,冉秋心更明白宇文忠的心理,正因为这个男人心里都明白,无需她提点,所以,反而可以适当宽慰一下。

    男人,都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

    宇文忠这样的人,其实更承受不起失败。

    “不过,谭家那边……”宇文忠有些不满。

    谭永皓的死虽然有他的责任,但也不是他有意的,何况,太子是君,谭家是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如今谭家却一副百般看他不顺眼的模样,在朝堂上也处处跟他呛声,仿佛这不是岳家,而是仇家似的。

    “谭家,殿下倒不需要太过在意了,不过两三年,谭家就成不了殿下的助力,反而会变成掣肘了。”冉秋心淡淡地说道。

    别说谭永皓死后,谭家失去了唯一的继承人,连爵位怕都要落到旁系去,就是谭永皓还在,等谭家主去后,那个不堪大用的纨绔子弟谭永皓能担当大任吗?不让宇文忠给这个小舅子处处收拾烂摊子就是烧了高香了。

    “你说得对。”宇文忠也长叹了一口气。

    “殿下若是有意,可以试试拉拢一下温家。”冉秋心想了想,又说道。

    “温家……”宇文忠有些迟疑。

    作为北燕第一大世家的温家,宇文忠当然是想拉拢的,可温家在诸位皇子之间的态度一向是不偏不倚的,而最重要的是,温家和谭家不睦,由来已久,加上谭永皓纠缠温家大小姐,更是让两家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以下。

    “小女前些日子和温小姐偶遇,也相谈甚欢,若是殿下不介意……”冉秋心轻笑。

    “那便有劳了。”宇文忠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喜色来。

    温家的男人不好入手,若是从女子的手帕交入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温家的大小姐虽说很是聪慧,但毕竟是个闺中少女,和冉秋心比起来,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对了,殿下若是有办法,不妨试试能不能救回温誉。”冉秋心又说道。

    “孤想想办法。”宇文忠揉了揉太阳穴。

    沧河上一场大火,烧掉北燕十万大军,副将温誉被东华所擒,这也是温家的心结。虽说温誉是旁系,但也是温家下一代中比较出色的一个,都是维护家族的羽翼,当然不愿意就这么失去的。

    “小女以为,在秦绾这里,任何人,任何事,都是可以有价码的。”冉秋心道。

    “任何人,任何事?”宇文忠有些不相信。

    “只要没有伤害到她在乎的人。”冉秋心淡然道。

    “听起来更像是商人手段。”宇文忠抽了抽嘴角。

    “不,只是一切向利益看齐罢了。”冉秋心摇了摇头。

    “所以,你的意思是,可以找秦绾……谈价钱,把温誉买回来?”宇文忠有些艰难地道。

    “是的。”冉秋心回答得很肯定。

    “好吧,孤试试。”宇文忠无奈。

    “殿下最好派个会做生意,会就地还钱的使者去。”冉秋心抿嘴一笑。

    宇文忠默默地擦了把头上的汗。

    “殿下不必如此,智宗训诫就有一条,邦交如经商,不过是利益交换,双赢之中,且看谁本事高,会谈价,谁就能争取到更大的利润。”冉秋心道。

    宇文忠楞了一下,但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这话虽然庸俗,却又很有道理,不觉问道:“是谁说的?”

    “智宗第一任宗主,鬼真人。”冉秋心悠然道。

    “那个一手乱了前朝,致使大陆四分的鬼真人?”宇文忠脱口而出。

    冉秋心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这位前辈所写的心得手札,在无名阁也是有副本抄录的,比起我和师兄,秦绾的行事作风更接近鬼真人,想必也是研习的他的手札。”冉秋心补充道。

    “无名阁。”宇文忠喃喃自语了一句,眼中流露出一丝势在必得。

    先不论无名阁的人,无名阁的号召力,就凭无名阁里珍藏的那些各家典籍,前朝遗物,就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宝藏。

    ·

    “阿嚏!”秦绾用力打了个喷嚏。

    “王妃怎么了?可是昨晚凉着了?”正在研墨的秦姝赶紧问道。

    “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惦记我。”秦绾一撇嘴,抬头道,“你继续。”

    “是,王妃。”站在书桌前的祁印商翻开了账册,指着其中一处继续说起来。

    秦绾现在的私产基本上都交给了祁印商在管理,包括醉白楼和明月楼,以及新近买下的辉耀阁。毕竟秦枫成家后,他的产业自然有柳碧君管理,却不太方便继续帮妹妹打理了。

    祁印商虽然出身官家,但祁展天犯事,他尽管得到了大赦,但肯定是与宦途无缘的了,不过现在在摄政王府,也未必比做个小官差。

    宰相家人都七品官,何况是摄政王府。

    祁印商为人精明却不失良心,秦绾于他有救护幼子之恩,他为她管理产业也更尽心尽力。

    何况,离开摄政王府,他的身份,也再找不到更好的出路了。

    说完了产业,秦绾喝了口茶又看看这个一本正经的年轻人,笑道:“怎么样,还适应吗?”

    “挺好的,多谢王妃。”祁印商歪了歪头,很平淡地说道。

    “你觉得好就行。”秦绾伸了个懒腰起身,又道,“最近本妃会很忙,账目三个月一报就行了。”

    “王妃倒是真相信我。”祁印商苦笑道。

    “本妃是相信你,但也不是无条件的。”秦绾笑道,“你们夫妻现在都已经无亲无故,膝下只有一个幼子,将来他的前程还不是要靠本妃?你又不是蠢人,何必为了一点无用的金银毁了儿子的前程。”

    “……”祁印商无语。

    好吧,王妃说得太有道理了。他们现在只有一家三口,住在王府,吃穿不愁,王妃给的酬劳也很高,夫人有足够的闲钱买些喜欢的首饰盒衣裳,要再多的钱财又有什么用呢?留给儿子?可有摄政王妃在,儿子将来必定不会像他一样绝了仕途的,要那么多钱也没有意义。

    王妃是个很大度的人,只要忠心,办事勤快,能给的,远比自己偷来的要多,还不会半夜做噩梦。

    “这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忠心,只有利益永恒。”秦绾悠然道。

    “王妃这话,请恕属下不能苟同。”祁印商反驳道,“王妃身边的蝶衣姑娘,难道王妃也不信吗?”

    秦绾倒是楞了一下,眼中也闪过一丝赞赏。

    祁印商来府里时间不长,之后她又离开了京城,说起来,相处时间并不长,而最近蝶衣跟着她的时间远不如荆蓝和秦姝,可祁印商居然看得出来,她对蝶衣是不同的,这份观察力也值得赞赏了。

    然而,对于他的话,秦绾沉默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流光,淡淡地道:“能陪你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不可信的。”

    口中说着同生共死,或者口口声声愿意为你去死的人,若不是真死过一次,谁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呢?就算说的时候是真心,可刀刃加身,生死关头,也许就退缩了。没有真正到那个时候,谁也不会知道自己最真实的反应。

    祁印商想起有一次偶然看见蝶衣颈上那个狰狞可怖的伤疤,也不禁沉默了。

    就从当初王妃只身一人在襄城将无数势力的探子都耍得团团转,悄然带走了账本,连天下第一高手南宫廉都被她坑了的那种娴熟手段就知道,这位王妃的过去定然也是多姿多彩的。

    “行了,本妃若是不能信你,也不会用你了。”秦绾又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就算本妃是个小女子,也是懂的。”

    “多谢王妃,属下告退。”祁印商拱手道。

    “去忙吧。”秦绾挥挥手。

    祁印商又行了一礼,抱着一叠账册出去了。

    书房的门一开,刚好和李暄擦肩而过,他赶紧侧身让路:“见过王爷。”

    “嗯,去忙吧。”李暄随意地点点头。

    祁印商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还真是夫妻,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回来啦?”秦绾笑道。

    “今天的早朝你没去,倒是少看了一出戏。”李暄一撩衣摆,在她对面坐下来。

    “那个任御史又去咬杜太师了?”秦绾想了想道。

    “他把杜太师为官前的事都查出来了,都时隔几十年,亏他还能找到当年的人证——这般能耐,当个御史可惜了,应该放到刑部去才对。”李暄摇了摇头,但话虽如此,他的语气中却不带褒义,显然对任御史这种夹带私怨的行为并不是很赞赏。

    “所以,执剑查出的没有错,杜太师以前真有妻有子?”秦绾一挑眉。

    “应该是吧。”李暄皱眉,再想起杜太师那道貌岸然的模样就更觉得恶心。顿了顿,简略地把任御史查到的东西说了一遍。

    杜太师是清流,并非官宦世家出身,其父只是个屡试不中的秀才,在家乡开了间私塾,教乡亲的孩子识得几个字罢了。不过杜太师本人倒是聪敏好学,父亲教不了他后,便一个人去了城里的书院求学,家贫,便给书院做些洒扫的活计换取学费减免,小小年纪就考中了秀才,之后迎娶了座师的女儿。

    然而,这位老师和他的父亲没几年就都去世了,家中除了妻子也没有别的亲人,正逢杜太师上京赶考,一举高中,偏又在那年的桃花祭上和一位书香世家的小姐一见钟情——毕竟,虽然他的岳父才学不错,却是个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老古董,他的妻子温顺贤惠,可大字不识,和他根本说不上话。

    而那位原配的糟糠之妻无依无靠,消息闭塞,更不知如何去寻找杳无音信的夫君,家中还有幼子要照顾,这一耽搁,便是几十年。

    “杜太师以前有个儿子?他不知道?”秦绾惊讶道。抛弃妻子的男人不少,但连儿子都不要的却不多见。

    “听说是杜太师上京后才发现有孕的,只是七岁那那年出了天花,没熬过去。”李暄叹息道。

    秦绾也跟着叹了口气。

    “不过……”李暄又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秦绾一怔,“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这么多年过去,云州又是大灾过后,不少百姓都流离失所,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查得如此清楚,也挺不容易的。”李暄意有所指。

    秦绾微微皱眉,回头道:“叫执剑进来一趟。”

    “是。”秦姝答应一声,放下墨出去了。

    “你怀疑,幕后有人?”秦绾沉声道。

    “事情是真的,但这个时候捅出来,未必没有人在暗中引导这件事。”李暄淡淡地说道。

    “可是,这对我们并没有坏处。”秦绾沉吟道,“难道是有人要跟杜太师过不去?这不是帮了我们吗?”

    “也或许……”李暄的话只起了个头,却没有说下去。

    “有人想借我们的手,挑起东华的内乱。”秦绾帮他说完了未出口的话。

    “也或许,就是我想多了。”李暄苦笑了一下。

    “派人查一查,有备无患。”秦绾想了想道。

    “王妃找我?”就在这时,执剑和秦姝一起推门进来。

    “杜太师那件事,你是怎么查的?”秦绾问道。

    “杜太师?”执剑一愣,随即答道,“属下派人拿着杜太师的画像去那妇人所说的地方询问,还有几个老人认得他。之后那人又暗中查访了几个人证,确认那就是土生土长的百姓,不是有人预先安排好的,便回来报告了,可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差错倒是没有。”李暄摇了摇头,却又道,“这么久远的事,你查起来倒是快。”

    “这个……”执剑被噎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道,“确实有点过分顺利,属下也有过疑惑,但事实肯定是不会错的。”

    “你怎么看?”李暄转头去看秦绾。

    “很浓的阴谋的味道。”秦绾一耸肩。

    “王妃,属下是不是……办错事了?”执剑有些不安。

    “不关你的事。”秦绾挥挥手,却又道,“看起来像是针对杜太师的,不过,杜太师倒了,对谁有好处?”

    “……”李暄沉默半晌才指指自己的鼻子,很无辜道,“我?”

    “……”秦绾也无语,“还有呢?”

    “任御史?”这回,李暄考虑的时间更长久。

    “做这些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他没这个城府。”秦绾不客气地道。

    就看任御史多年来致力于和杜太师为难就知道,真有这么大的把柄捏在手里的话,他肯定是不会隐忍至今的,怕是早就发难了。

    “看起来,东华的朝堂,还没有收拾干净啊。”李暄的声音有些发冷。

    “今年恩科考上来的进士,可以放出去一批了,在京城没什么大用,反而被满目的繁华给移了性情。”秦绾道。

    “我已经让东方牧安排了。”李暄点点头,又道,“对了,我给龚岚安排了个位置,他总算松口同意了。”

    “户部侍郎?户部主簿?”秦绾随口道。

    “京城令。”李暄吐出三个字。

    “咳咳……”秦绾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什么?”

    “京城令。”李暄重复了一次,眼中带了一丝促狭的笑意,很显然,是料定了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京城令需要精通刑名律法,可龚岚对这些一窍不通。”秦绾一脸的古怪。

    让一个精通算账数学的人去断案,这简直荒唐!

    “没办法。”李暄无可奈何地笑道,“龚岚是平民,连科举都没考过,顶多算是官宦之后,勉强有个荫封入朝的资格,但不管是户部侍郎还是户部主簿,一下子把他提拔到那些位置上,受到的阻力都会很大,可京城令不一样,这个烫手山芋谁也不愿意接,自然不好反对。等历练一阵子,有了资历,再平调就容易了。”

    何况,京城令这个位置虽然麻烦不好做,可必定是当今的心腹才能胜任,宋忠显然不合格了,他自己也很清楚,所以,这时候李暄让他官升半级外放,他求之不得。至于龚岚不通刑名,只要找个懂的幕僚提点就行了,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秦绾只要一想起龚少侠可能会有的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

    ------题外话------

    今天再多1000字,带我家小公主去动物园玩,回来好好码字,希望明天会更多,我有没有很乖呢?o(n_n)o~

    然后推荐好基友文文,权谋、宠文。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枼玥

    当嗜血帝君遇上冷血鬼医,当妖孽帝君遇上旷世妖女,妖孽帝君为了一个倾城祸国妖女画天下为牢的故事。

    一花一叶一追逐,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容颜绝色,倾国倾城之貌,上能安邦定国,下能祸国殃民,长期清醒,偶尔装装糊涂,计谋无双。

    他:绝世风华,嗜血帝君,威武霸气,遇见她之后,一见定终身,皇后太美,豺狼太多,一统天下,看谁敢觊觎他的皇后。

    ……

    “你比国事重要。”简单的回答,却撼动了她如寒冰般的心,他的声音很沉,却很温柔,他以为他无心,原来,只因还未遇见她。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