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八章 婚事
    李少游的办事效率很高,没过几天就带来了回音。

    白荷听了侍女的转述后,对于自己的婚姻并没有什么意见,只说了一句全凭王妃表嫂做主,于是李少游就带了个暗示给东方家。

    东方牧能做到吏部尚书这个位置,不仅仅是办事的能力不差,心性更是果决,尤其刚刚被杜太师给气着了,说他改弦易辙太快?很好,就改给你看看!

    没过几天,东方夫人就挑了个黄道吉日,亲自带着官媒上摄政王府提亲了。

    在东方牧看来,摄政王李暄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那可是曾经替太上皇暗中监察百官的人,什么小动作能瞒过他?与其想着两面讨好,还不如坚定立场。

    秦绾也是爽快的人,热情接待了东方夫人,还把一身盛装的白荷唤了出来见客。

    原本,虽然碍于东方牧的坚持,但东方夫人对于白荷并不看好。毕竟,听说是小地方长大的庶女,母亲和姐姐又是那般模样。不过,见了面,她倒是改观了不少,原本有些勉强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真心。

    眼前的姑娘落落大方,却又让人觉得端庄沉静,怎么看都像是高门大户养出来的名门闺秀,比起她原本看中的几位姑娘也不差什么,而身后的背景却对夫君和儿子的前程更有帮助。

    秦绾很清楚她的小心思,所以才让白荷出来待客。

    对于东方夫人的不满,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比起男人更关心女子身后的势力,女人却更关心儿子的幸福,能不能娶到一个贤惠的妻子。白莲的名声太差,难免会带累白荷,这无可厚非,只能让人眼见为实。

    白荷是个不错的姑娘,秦绾也愿意为她打算一二,毕竟和李暄总有一点血缘在,而白荷对她也够尊敬。

    东方牧的幼子东方临各方面都不差,也算是个良配,而白荷身后是摄政王府,东方家的人只要不是脑抽了,就会把她高高供着,她自然能生活得很好。

    送走了和来时心情大不相同的东方夫人,白荷这才松了口气。

    “紧张什么?”秦绾淡淡地道,“对于婆婆,你虽然应该尽到应有的礼数和孝道,但也不需要怕了她,记住你是摄政王府出去的小姐。”

    “是,表嫂。”白荷吐了吐舌头,笑道,“最近一直和嬷嬷学规矩,我表现得怎么样?”

    “不错。”秦绾点点头。

    白荷的出身不算好,又不像白莲那般野心勃勃地刻意要求自己,礼仪上确实差了些,想要嫁入高门,自然是需要恶补一下的。

    想了想,她又问道:“你想不想见一见那位东方公子?”

    “呃……”白荷楞了一下,迟疑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秦绾倒是忍不住笑了。

    在这种事上,其实京城的名门千金比起小城里的小家碧玉还更自在些,梅花节,桃花祭,重阳登高,都是为了这些青年男女准备的。

    “算了吧。”白荷撇撇嘴,还是说道。

    “没兴趣?”秦绾有些诧异。总归是自己要嫁得人,居然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吗?

    “看不看都那样,反正看过画像了。”白荷挽着她的手臂,笑眯眯地说道,“反正表嫂挑的肯定不会差。”

    “你自己就没什么想法吗?”秦绾无奈道。这两姐妹,明明是双胞胎,白荷的心机全在娘胎里就被白莲吃掉了吧!

    “有啊。”白荷一抬下巴,理所当然地道,“我想过得好,生活富足不愁吃穿,夫妻和顺相敬如宾,最好婆家不要太难缠——我听表嫂的,这些都可以有。”

    秦绾闻言,不禁“噗嗤”一笑。

    好吧,比起小心思太多的白莲,大大咧咧的白荷其实反而更像是大智若愚。

    有多大资本,就要多大好处,而白莲,太高看自己。

    亲事已定,接下去就是走流程,自然有李少游负责,不需要秦绾来操心。

    而另一件婚事,则是已经到了迎娶的阶段了。

    秦珠和安谨言。

    今年办婚事的人家也不少,大家都默认了,太上皇是撑不过今年的了,若是等太上皇驾崩,就要一年不得嫁娶了。

    秦建云打发人来问了一句,秦绾虽然不在意秦珠,不过却不想让有心人觉得她和安国侯府有嫌隙,便还是以长姐的身份回了府,送秦珠出阁。至于李暄,秦珠的婚事当然是没那个资格让摄政王亲临的。若是将来秦珑出阁也罢了,而秦珠,如今也就是个庶女。

    现在秦珠交好的姑娘也没剩几个,还是贺晚书特地来陪着她的。老太君再看见贺晚书,神色间也亲密了不少,仿佛之前的“春色”事件从未发生过似的。

    二房的秦瑶在年初就已经出阁,匆匆忙忙许了个外地的小官,至少也是安国候的亲侄女,在京城秦瑶虽然是个笑柄,但外嫁,她的身份也不是那么低。

    出嫁女是客人,所以秦珠的婚事大多是长嫂柳碧君操办的,有了儿媳妇,秦建云自然不会用这等小事劳烦大长公主。

    秦绾只带着秦姝一人来参加婚礼,和秦枫夫妻打过招呼,就被秦建云叫到了书房。

    “父亲有事?”秦绾笑道。

    “你和摄政王,真的要动南楚?”秦建云的眉头锁得很紧。

    “那是自然。”秦绾认真地点头。

    “毕竟那是你母亲的故国。”秦建云叹了口气。

    “外祖父不在了,现在不打,难道等舅舅和表弟登基再打?”秦绾一脸的诧异。

    “……”秦建云很心塞。

    明明是鸡同鸭讲,可为什么女儿的话听起来,竟然很有道理!

    “何况,现在的南楚皇帝,跟女儿可是有仇的。”秦绾一声冷笑。

    秦建云当然知道了李暄在西京遇刺是怎么回事,摇摇头,又道:“只要你不怕世人的说法。”

    “世人的说法都是欺软怕硬的。”秦绾不禁笑了起来,又道,“何况,出嫁从夫。”

    秦建云白了她一眼。

    出嫁从夫?这分明就是李暄从了你才对!

    “夏泽苍那边也已经商量好了。”秦绾道。

    “为父并不是反对,只要你心中没有犹豫和疑惑就好。”秦建云道。

    “女儿心里有数。”秦绾微微一勾唇角。

    当初从南楚回来之前,她曾经和舅舅密谈过一次,就算是为了这个身体的母亲清河公主,有些事,也必须要弄清楚!

    “父亲。”就在这时,秦枫敲响了房门,“花轿已经出了安家的大门了,父亲可还有什么话要嘱咐妹妹吗?”

    秦建云去看秦绾。

    大长公主的身份,对于一个不太熟的庶女自然没什么好嘱咐的,而秦建云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说什么,真要有话要说,就是秦绾了。

    “我去看看她吧,毕竟是亲妹妹。”秦绾微微一笑起身。

    “你能这么想就好,珠儿以前再不好,终究还年幼,等成了家,就会懂事了。”秦建云欣慰道。

    “父亲说的是。”秦绾悠然一笑,出门对着秦枫一点头,带着秦姝去了新房。

    比起秦珍和秦绾出阁的时候,秦珠的新房算得上冷清了。

    秦珠从前交好的姑娘,如尹无双姐妹都已经惨死,曾经因为安国侯府的关系讨好她的,如今对她避之唯恐不及。毕竟,摄政王妃和秦珠关系不好,在京城的闺秀圈子里可不是什么秘密。

    剩下那些靠不上秦绾,想赌一把巴结她的,秦珠却不想请了。

    经历得多了,自然长大得快,看事情也清醒很多。

    最终,只有贺晚书来陪她。

    秦绾只是象征性地敲了几声门,就推门而入。

    “大姐。”秦珠呐呐地叫了一声。

    “表姐。”倒是贺晚书亲昵地迎了上去。

    “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的。”秦绾的脸色很平静。

    “我很好。”秦珠答道,随后又无言了。

    虽说上次长谈后,她和秦绾算得上是已经和解了,但敌对得太久,一下子也转不过来。

    秦绾也不在意她的态度,偏了偏头,秦姝捧着一只精致的匣子过来,打开后放在桌上。

    “好漂亮!”贺晚书赞叹道。

    “你出阁的时候,表姐自然也会送添妆的。”秦绾一笑。

    “谢谢大姐。”秦珠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艳,还有微不可查的释然。

    匣子里是一套华丽的赤金红宝石头面,包含了发饰、耳坠、项链、手镯、戒指整套十几件,不但价格不菲,款式更是精致,显然挑选的人是用了心的。

    能送出这样的添妆,也让秦珠安了心。

    就像是大姐说的,她们……终究还是姐妹吧?

    然而,这也让她更怨恨起本该更亲密的秦珍了。

    不用说添妆,端王妃来了之后,只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后堂角落里,不合女客交往,也不来看她这个亲妹妹。

    “这婚事是你自己求来的,以后的日子,就好好过吧。”秦绾淡淡地道。

    “我知道了,我不会忘记,我是秦家的女儿。”秦珠郑重地道。

    “嗯。”秦绾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就算秦珠有心,她也不看好这个小丫头能帮着她什么,只要安安分分过日子,不给她拖后腿就行了。就像是秦珠自己说的,她是秦家的女儿,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看做是安国侯府的教养。

    “那便这样,二弟身子不适,一会儿大哥背你出门。”秦绾道。

    “是。”秦珠点点头。

    秦桦是不是真病了,她也不关心,反正现在秦桦已经变得她完全不认识了。

    “你陪着她吧。”秦绾对着贺晚书吩咐了一句,起身离开。

    “表姐放心,有我呢。”贺晚书笑眯眯地应道。

    秦珠看了她一眼,脸上浮起一丝羡慕。

    其实,她们姐妹几个,最聪明的是贺晚书呢。

    “王妃对三小姐倒是宽容。”秦姝有点不高兴。

    “算了,只是个孩子,和秦珍到底不一样,也比秦桦识相。”秦绾淡然道。

    然而,没走几步,前路却被人一声不吭地挡住了。

    “有事?”秦绾一挑眉。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秦珍哑着声音道。

    一段时间不见,秦珍又瘦了很多,单薄的春衫穿在身上显得空空荡荡的,整个人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

    “这话从何说起?”秦绾诧异地一挑眉。

    自从李钧死了之后,她还真没关心过端王府的事,不过,按理说,秦珍守寡,不是应该比李钧在的时候更惬意吗?反正本来也是守活寡,没差别。李钧死了,皇室还会更善待遗孀,整个端王府就是秦珍做主了。

    “你别装蒜!”秦珍咬牙切齿,好一会儿,发现秦绾还是一副茫然的模样,尽管难以启齿,还是硬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绪娘。”

    秦绾一愣,那是谁?

    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似乎……还真有这么个人?

    ------题外话------

    踩点,一会儿继续码字,明天恢复正常的中午11:10更新。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