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升级系统〕〔神剑至尊〕〔渣男要洗白[快穿]〕〔万古金身〕〔宋少的亿万新妻〕〔独占娇妻:闪婚老〕〔我的绝美鬼夫〕〔蜜宠田园:农门娇〕〔头条天后:君少,〕〔我创造了巫师〕〔超级神仙抽奖系统〕〔福星高照农家郎〕〔口袋逗游〕〔圈里的大神都爱秀〕〔医妃在上:九爷,〕〔豢养人类〕〔剑叩天门〕〔重生七零俏娘子〕〔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王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四章 请王妃主持公道
    秦绾的好心情只维持到了下午,因为孟寒来了。

    “你说,宇文靖也沉睡不醒了?”秦绾的脸色很难看。

    “嗯,就跟他上次的症状一样。”孟寒淡淡地看了李暄一眼。

    “能活着吗?”秦绾想了想才问道。

    不过,就看孟寒连等她回府都来不及,一得到消息就直接找到丞相府来也知道,肯定是不会太好的。

    “不好说,你跟我去一趟,试试能不能压制。”孟寒沉声道。

    “好。”秦绾立刻起身。

    “紫曦为什么能压制蛊虫?”李暄突然问了一句。

    所有人都不禁愣了一下。

    对啊,秦绾虽然百毒不侵,可为什么能压制蛊虫呢?毒和蛊虽说不分家,但从没有听说过百毒不侵的人能连毒物都怕她的,除非,她这个百毒不侵的能力,原本就来源于此。

    “王妃之前还说要让孟公子把蛊虫转移到自己体内呢。”秦姝忽然插了一句。

    李暄一怔,猛地转过头来,盯着秦绾不放。

    秦绾摸了摸鼻子,去看江辙,莫名地有些心虚。

    她体内有轮回蛊这件事,至今为止,除了孟寒,知道的就只有三个人,墨临渊、江辙、蝶衣。

    最初不告诉是李暄,是存着三分防人之心。毕竟,他们最初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双方都觉得合适。等到慢慢地有了真正的感情,越来越深厚,秦绾就更不想说了。

    谁愿意让枕边人知道,自己身体里有条虫子?就看金蚕蛊那种可怕的模样,想想就让人心里发毛了。

    然后,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为什么?”李暄又追问了一句。

    “这个……当初孟寒救我的时候,用了点非常的手段,所以……我不怕蛊,顺带百毒不侵。”秦绾扁扁嘴,答道。

    “非常手段?”李暄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他看得出来,秦绾……心虚了。

    “绾绾受过很严重的伤吗?”唐少陵问道。

    秦绾扶额……好吧,秘密太多的人,迟早是要有报应的。

    当时也是为了不节外生枝,江辙只告诉唐少陵,秦绾是他的妹妹,并没有提欧阳慧,所以唐少陵理所当然认为秦绾不是秦建云的亲生女儿,只是顶替了疯了的秦大小姐的身份而已。毕竟谁也不会去关心一个疯子,要说秦绾之前是在无名阁长大的,也不是不能理解。而秦家大小姐,十八岁前后的差距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让人怀疑那根本就是两个人。

    就连秦建云自己,也默认了女儿从小被高人带走,留了个替身在家,一年多前才回来的解释。

    “绾绾,你应该好好解释一下。”唐少陵笑眯眯地把拳头捏得咔嚓作响,似乎只要知道是哪个混账害妹妹受伤的,就准备把他揍得连爹娘都不认识,只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用不着你,那人的尸骨都早就化成灰了。”秦绾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随后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如果有尸体的话。

    阴山老魔最后是被苏青崖的毒和孟寒的蛊一起弄死的,谁知道那尸体留着会害死多少人,当时就被来善后的孟寒收拾干净了,连灰烬都没剩下一点儿。

    “行了,你们先去处理宇文靖的事。”江辙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追问。

    唐少陵看看江辙,微微皱眉,敏锐地感觉到,江辙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我要去吗?”李暄问道。

    “你还是别靠近蛊虫为好。”孟寒淡然道。

    “好。”李暄并没有异议,反而看看唐少陵。

    这会儿,两人倒是极有默契。

    “本相公务繁忙,摄政王又离京多日了,留下不少折子,就不奉陪了。”江辙却一声轻笑,悠然起身。

    李暄愣了愣,随即苦笑,跟江辙玩心眼,他们果然还是嫩了点,那可是……几乎把东华皇族给灭了的老狐狸!

    于是,两人面面相觑地看着江辙跟在秦绾后面,也施施然离开了,就把他们撂下在家里。

    唐少陵是和这个父亲相处太别扭,不知道怎么服软,李暄……是不能拦。他堂堂摄政王,难道能让自己的丞相不去办公吗?

    “没问题吗?”出了门,孟寒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吧,他们算计不过我爹。”秦绾偷笑。

    因为不想被问东问西,或者被秦姝那种眼巴巴的目光盯着看,她干脆就一个人都没带。

    江辙这人,除非是碰到只动手不动脑的蛮夫傻子,否则真不见他会吃谁的亏。秦绾和唐少陵能气到他,只因为,他们是他的亲生儿女,心里自然就柔软了。

    孟寒并没有带上斗笠,一头白发,蓝色的双眸,走在大街上引来无数侧目,拜秦绾的高调所赐,也有不少百姓认出了这是摄政王妃——秦绾和李暄提前回来并不是需要隐蔽的事,路上是怕又碰到刺客,但到了京城了也无所谓了。她今天一现身,还正好给某些心里打着小算盘的官员们警醒一下。

    王妃回来了,那么,摄政王呢?是回来了,还是和大队在一起?

    要说王爷和王妃总应该是一起的,可这位摄政王妃却不是普通女子,一个人去江州接管军权的事都能干,一个人先行返回京城办什么事有什么奇怪的。

    于是,今晚怕是有不少人都要睡不着觉,明天的早朝上,摄政王究竟会不会出现?

    “你确定,没问题?”孟寒忍不住问道。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这么毫无遮掩地走在人群的视线下了,或者,从有记忆开始,就从来没有过。

    虽然是同样的一句话,但秦绾显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淡淡一笑道:“我扛得住。”

    “是吗?”孟寒瞥了她一眼。

    太上皇灭南疆,被史官捧为一生最大的功绩,想要让南疆平凡,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总要慢慢做的。”秦绾认真地说道。

    “我怕操之过急。”孟寒犹豫了一下才道。

    “就算我扛不住了,这不是还有我家王爷吗?”秦绾笑得很无辜。

    “……”孟寒抽了抽嘴角,半晌才道,“那也得你家的那位王爷先过得去眼前这关。”

    “说实话,很严重?”秦绾闻言,心底微微一沉。

    “还不知道,我……”孟寒一句话还没说完,猛然间,边上砸过来一件庞然大物。

    秦绾眼疾手快地拉人退了一步。

    “呯!”巨物砸在面前,竟然是个人。

    “怎么说,也不必行五体投地的大礼吧?”秦绾淡淡地看着脚下的人。

    四周被吓了一跳的百姓闻言,楞了一下,都是哄堂大笑。

    “王妃……”地上的人爬起来,一脸的尴尬。

    “好久不见了,梅四公子。”秦绾莞尔一笑。

    梅家庶出的四公子梅恒攸,去年因为和萧慕白在醉白楼争风吃醋打架,被朔夜揍了一顿,但因为当时的秦绾对萧慕白更没好感,所以无形中偏向了梅恒攸,倒让梅公子现在见到她并不怎么害怕。

    “这是干嘛呢?”秦绾随口问道。

    就算是庶出的孩子,可是敢把梅家的公子砸到大街上摔个头破血流的人,还是挺少见的。

    “请王妃做主主持公道!”梅恒攸突然眼前一亮,也没空去想怎么摄政王妃会出现在京城里,麻溜地一跪,就喊冤。眼前的女子,从前只是秦家大小姐,可如今却是摄政王妃,多少重臣在金銮殿上都只能仰视她,自己跪一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秦绾无语,斜睨着他不开口。这些纨绔子弟,不让别人找人主持公道就不错了,谁还能仗势欺他不成?

    “你还敢喊冤!”说话间,不远处风风火火走过来一个姑娘,一身大红色骑马装,干净利索,手里还拿着一根皮鞭,看起来像是一团烈火,虽然不是最漂亮,却很吸引人。只是,这样的做派未免太过嚣张,就算再漂亮,也不讨人喜欢。

    就算邵小红和顾星霜那样的江湖女子,在大街上也不会如此。

    “怎么不能喊冤了?你把人打成这样,还有王法了?”梅恒攸理直气壮地指着自己额角的伤口,那是摔到地上时被擦伤的。

    连秦绾都差点被逗笑了。

    梅恒攸说……还有没有王法了?这不该是人家姑娘的台词吗?

    “你活该!”少女抬着尖尖的下巴,一脸傲然。

    “王妃,你看,我真的很冤枉的。”梅恒攸却不理她,看着秦绾一脸的乖巧。

    “王妃?你是王妃?”红衣少女转过头来,好奇地打量着秦绾,眼珠咕噜噜地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哪家的?”秦绾问了一句。

    这少女眼生得很,她并没有在各处宴会上见过,可若是出身太低的女子,似乎也不能和梅家的公子扯上关系?

    “我叫叶彤。”红衣少女答道。

    秦绾转头去看梅恒攸。

    这姑娘不但眼生,连教养都很有问题,一看就知道出身不会非常好,就算是普通读书人家出来的,也不该如此不知礼数。

    秦绾并不是看不起出身草莽的女子,连她自己也不是真正的名门千金,但就算在江湖长大,可该有的礼仪规矩也该有,身为女子,若是和某些汉子一样不拘小节,虽然不能说是错,但她是不欣赏的。

    尤其,这里是京城,连入乡随俗看人眼色都不会,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我表嫂。”梅恒攸脱口而出。

    “谁是你表嫂!”叶彤气得满脸通红,扬起皮鞭就要抽。

    “救命啊!杀人啦!”梅恒攸一声大叫,吓得他一溜烟往秦绾身后一躲。

    看着朝自己扑面而来的鞭子,秦绾眼神一凛,却没有动作。

    “快闪开啊!”叶彤大惊失色,闭上了眼睛不敢看。

    她也没真傻,当然知道这一鞭子要是抽中一位王妃,不管是什么王妃她家都承担不起。

    “啪!”

    好一会儿,叶彤才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过去,却见鞭子一头被秦绾稳稳地抓在手里。

    “你是跟萧慕白退亲的那个叶氏?”秦绾淡淡地道。

    “我……”叶彤被吓了一次,下意识地松开了鞭子,惊魂未定地点点头,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赶紧道,“所以,我和那个混蛋没有关系!”

    “你说退亲就退亲?”梅恒攸探出头来,越说越理直气壮,“你叶家一介商户,当初是死皮赖脸地要把女儿高嫁,如今萧家遭了祸,又是你们急急忙忙就要退亲,就这等人品,你才活该嫁不出去!”

    “你!”叶彤气得满脸通红,要打嘴仗,她还真斗不过纨绔子弟梅恒攸。但是,她更清楚,今天梅恒攸的话传扬开去,别说是嫁入高门了,就是稍次一些的人家也未必还愿意娶她。

    倒是秦绾有些意外地看了梅恒攸一眼。从前看他和萧慕白打得你死我活的,好像不共戴天,如今萧家落魄,各大世家都袖手旁观,连萧夫人的娘家梅家都没有伸出援手,却不如个庶子有情有义。果然,人不能只看表面,就算是梅恒攸这样百无用处的饭桶,也是有优点的。

    “我说得又没错。”梅恒攸看到人家姑娘都要哭了,声音小了点。

    “那是族中长老的决定,跟我有什么关系!”叶彤的声音里带着哭音,但气也不是那么直。

    “都闭嘴!”秦绾喝道。

    一句话,让两人都愣愣地看着她。

    “本妃赶时间,既然要主持公道,那就直接说吧!”秦绾脸色一肃,沉声道,“叶家既然已经退亲,那就和萧家毫无关系,四公子你若是害了叶小姐一生,未免过了。”

    这话一出,两人的表情各自变了。王妃这是……向着叶彤?

    “你们俩男未婚女未嫁,本妃看你们也是天作之合。”然而,秦绾继续道,“既然如此,四公子你就派人去提个亲吧,本妃给你做媒了!”

    “啊?”叶彤脸上的喜色也未浮现,瞬间又变得一片苍白。

    “她?”梅恒攸目瞪口呆,半天才苦着脸道,“王妃,我梅家可不是萧家那么不讲究,就算我是庶出,也不能娶个商户女啊。”

    说话间,还不忘损了萧慕白一通。

    “娶妻还是纳妾随你们梅家。”秦绾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人。

    梅恒攸还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消化了她话里的意思。不过,娶妻虽然为难,可纳妾……虽说那是甩了萧慕白的女人,好吧,就因为她是甩了萧慕白的女人,纳回来放在屋里,好像还不错?

    “不!我不做妾!”叶彤一声大喊。

    “摄政王妃都发话了,还由得你吗?”梅恒攸想通了,这会儿倒是悠闲自在了,连额头的伤都不管了。

    “你无赖!”叶彤气道。

    然而,周边的百姓也都在窃窃私语,一言半语地飘进耳朵里,更是让她气得想哭。

    “你看她不顺眼?”孟寒回头看了一眼。

    “算不上吧。”秦绾一耸肩,这点儿小事,连占用她时间的资格都没有,随口就能处置了。

    “你不怕她出事?”孟寒道。毕竟,当众指婚,若是这姑娘想不开,回家怎么了,对于秦绾的名声可不好。

    “她要真有那么烈性,和萧慕白定亲的时候就该闹了。”秦绾毫不在意地道,“定亲没闹,退亲也没闹,她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未来,何况,你以为这么一闹,她还能嫁到什么样的人家?梅恒攸不错了。”

    孟寒无语,若是嫁给梅恒攸,倒也不比萧慕白差多少,虽说是庶出,可毕竟是和梅家扯上了关系,比起走向落魄的萧家不知道好了多少。可前提是,是做正室,不是妾。

    秦绾的心思早已放在宇文靖身上,处置完了,也就算了。

    她阅人无数,可不是孟寒那样不与人接触的单纯可比,叶彤……说是叶家的意思,可这姑娘自己一看就是有野心想要往上爬的,何况,梅恒攸,算是很好的选择了,至少,梅恒攸对女人不错,否则她不觉得就凭叶彤能把一个大男人打成这样,最不济,还有梅家的家丁呢!

    ------题外话------

    争取明天再多一点o(n_n)o~

    恢复状态中~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